第303章 纵横来去的交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其人的身上无时无刻不流露着一股青春、健康的气息,有一种“长寿延年”的感觉,似乎身体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缺陷和不足。

    “虚无一,中央世界之子,应运而生的武道中人,你刚才的一拳,本应在我炼化恐怖神王的时候再出手,说不定能打出效果。”

    伴随着陈希象的淡淡开口。

    星空另一边的虚无一气质彬彬有礼,微微一笑:“神机兄,在下一向信奉的是自己的肉身和拳头,打碎一切阴谋诡计和法宝,这种暗中伤人,趁人不备的事情我不会做,也不屑于做。”

    他的口吻中流露出了一种对于自身的无比强大之自信,或者说是一种信念。

    “要和你交手,我只会用这双拳头,亲手打死你,这才过瘾!”

    看到陈希象已经来到了星空。

    虚无一几句话之后,也没说什么要陈希象交出不朽丰碑,或者其他废话,一出手就是抬步搂膝,双手一臂在前,折转为肘,迅速间身躯撕裂了星空冲杀过来。

    一肘撞击,撞得整片星空都晃了一下。

    他这一动之间,身躯撕碎了距离,霎时星空之中遍布着亿万条气劲,被这一肘打了出来。

    陈希象瞬间感觉到了自己身躯每一寸部位,都是虚无一攻击的目标,血肉炸毛。

    但他反而眸光微动:

    “好好好!肉身贴身短打,我也很久没有这样战斗过了。”

    霎时,他浑身大筋和肌肉都弹抖了起来,这一抖之间,立即将覆盖过来的千万重气劲从身上抖掉,继而单手伸出如枪,身躯一个移闪,就是星空中的一座山脉活了过来,带着震荡滚滚虚空的压迫性,贴身朝着虚无一的肘击撞了过去。

    这一反应之快,就好像山崩海啸,宇宙中有千军万马一起杀了过去。

    砰砰砰!!

    星空中连续爆出千万道气浪炸开声音,那是虚无一的肘击气劲被陈希象这一手化枪,身如山的冲杀下,撞得纷纷破碎的声音。

    虚无一见状,眼睛微微一亮:“这似乎不是大千世界的武道,也不是中央世界的武道,有意思。”

    这是陈希象横跨诸界,对于国术身体各种技巧的运用,从而以如今修为再度凝练出来的武道技法,有点“铁山靠”的意思在里面,又有“阳神”“风云”的武道在其中。

    面对陈希象狂风暴雨而来的这一冲杀,虚无一开口:

    “可惜,你我境界有差别,你来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血肉衍生。”

    他肩膀一晃,将肘击改为大手探出,双手一上一下,分别轰出一拳,像是将星空从上下打穿。

    最恐怖的是,他的手臂伴随着拳头无限延长,膨胀,壮大成了两只通天拳头,狠狠砸向陈希象的身躯,宛如一个巨人,要双手一拍,把别人拍成肉泥。

    “血肉衍生……”

    陈希象眸光微起波澜,一眼就看出了虚无一的这两拳不是拳意的凝聚,而是真正的血肉之体膨胀扩大,演变成了两个小山一样的拳头。

    血气呼啸膨胀,几乎融化了大片星空,其可怕的阳刚意念,纵然是九劫高手都要感到难受!

    “这就是血肉衍生,我得了空的道果之后,也只是初步了解这个境界,现在终于亲身体会到了这种力量,虚无一的血肉可以通过吸取天地元气不断膨胀,就算只剩下一滴血,也能继续衍生出来新的肉身!”

    一缕淡淡明悟从陈希象心头升起,他在比自己高一个肉身境界前的虚无一拳头下,面色不变,轻轻一踏步,五指徐徐捏起,无声无息间,一拳击出。

    肉眼不可见的,虚空中的空间破灭了,时间也暂停了。

    轰!

    随之,一方层层套叠着的天穹从星空中旋转升腾而起,每一重的天穹之中都有亿万仙人的虚影,或飞舞,或打坐,伴随着这一拳打出,三十六重天之中的亿万仙人和陈希象体内的穴窍共鸣,齐齐咆哮,震荡,嘶吼!

    拳风横扫而过,星空中的陨石纷纷成齑粉,好似让天地宇宙都要被打回最原始的鸿蒙状态,回归一切的起源!

    与虚无一的血肉衍生两拳碰撞在了一起。

    “起源……”

    虚无一面色微变,立即知道这是他父亲说的,对方将永恒国度炼入了身体,吸纳了起源之气,让其远超本身的境界。

    这一拳的境界,虽然差自己一境,但是其中这股拳意的意境之浩荡,力量之狂霸,简直出了任何人的想象!

    轰隆!

    恐怖的宛如开天辟地的波动扩散出去,无远弗届,令星空中的行星、恒星纷纷颤抖,开裂,差点爆碎开来。

    这才是对撞的余波,不难想象,如果真的有星球承受了两人的攻击,绝对会被打穿!

    “神器之王!这就是把神器之王炼入了体内的力量!果然强大,让你以拳意实质的境界能够和我血肉衍生之境交手,你的确是走对路了,跟我的理念一样,肉身就是肉身,不必依靠任何法宝,但是把法宝炼入体内,注定会不纯粹,你没有我的肉身纯粹,不会是我的对手!!”

    恐怖的虚空洪流之中,虚无一五指暴涨,一拳抓击而出:

    “穴窍粉碎法!”

    霎时,他的浑身穴窍都震荡了起来,气血攀升,让星空中的星辰都在颤抖。

    一股震荡粉碎的力量,伴随着他这一拳,也粉碎到了陈希象的体内,仿佛要让陈希象的体内穴窍这时一同粉碎开来,自我爆炸。

    “呵!”

    但陈希象早就有了之前和虚易交手的经验,哪会着道,身躯一晃,全身的皮肤都发劲鼓起,在这股力量下,也不退缩,正在演化神魂地府的力量呼啸而来,在掌中捏出了一招“太极图”,硬砸过去!

    “只修命不修性,此乃修行第一病,就算让你将肉身纯粹修炼到了粉碎真空,也超脱不出去,空言大话无用,接拳!”

    神魂力量滚动而来,在肉身的加持下,以“摩诃金刚波若波罗密”的根基推演出来的“九转玄功第三层”倏然转开。

    全身皮肤好似琉璃,一根根血管都清晰可见。

    太极图一拳轰击过去,竟然透出了几分“彼岸”的味道。

    彼岸,彼岸!

    就是要神魂、肉身,加众生愿力融合才能到达的无上境界,纯以肉身,便是修炼到死,到了粉碎真空,也到达不了,否则起源之地怎会有那么多粉碎真空高手的遗蜕尸骸。

    在拥有八劫神魂、拳意实质、再加地府轮回,起源之气的陈希象之底蕴下,就算是带着阳神念头的虚易到来,他都有把握与之一战,何况是肉身才只有血肉衍生的虚无一。

    这一拳过去,直接将虚无一的穴窍粉碎之力,完全碾灭。

    “八极神!”

    虚无一面色震动,迅速再变招,手臂快出了残影,似乎在身上长出了八只手臂,打出了喜,怒,哀,乐,悲,苦,怒,惊,八种极端的情绪。

    思维意念,震荡星空,能让任何八劫高手都失神,发狂。

    轰!

    轰隆隆!!

    巨大的波动传荡出去,两个人各退数千里,然后,再度俯冲向了对方。

    两人交手到现在,都是赤裸裸的力量和技巧碰撞,一次次平分秋色。

    但虚无一却是面色抖动。

    因为他比陈希象足足高一个境界,却竟然还拿不下对方。

    “好好好!梦神机,你不愧是现在大千世界的第一人,我是中央世界的气运之子,你我的战斗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分出胜负,既然这样,那就战个痛快,用千拳、万拳,直至打到彼此元气崩溃,血液干枯来决出一个结果!”

    心念一转,虚无一大声道:

    “我有预感,这场战斗之后,不是你顺利突破进入血肉衍生,就是我再进一步打到‘千变万化’的境界。”

    虚无一身形一幻,整个似鹤非鹤,似松非松,周身翩翩起舞,衣衫摇动,再度打出了一门罕见的拳法,有点长生大帝那股长生自在的意思,搏杀过来。

    “松鹤延年!”

    将虚无一的攻势和话语听在耳里。

    陈希象抬步移动,眸光淡漠:

    “我赌你先被我打爆!”

    周身穴窍距离震荡,掌中挥出三计神刀斩杀过去。

    砰砰砰…………

    又是平分秋色,两个人身形碰撞之后,快速分开,继而再度朝着对方俯冲而过去。

    轰隆隆~~

    两人在星空之中不断交手,拳意浩瀚撕裂星空。

    针对于虚无一的五花八门的各种中央世界武学,

    陈希象太虚塔、太极图、太始钟、太初鼎、轮回路、宇、宙二篇道术、太上三刀等等招式纷纷使出,就是没有动用那一半永恒国度。

    因为,在这不断的肉身交手过程中,他曾经吞下的空的那颗完整的道果,其中的各种武学智慧经验,在飞速的消化……

    当初空可是几乎粉碎真空的高手,其中的武学经验如何庞大,足够陈希象以之顺利的踏入千变万化。

    然而他才只跨越到了拳意实质。

    现在,就要借助虚无一这个罕见的肉身极致的对手,将空的道果中所有经验和精气全都消化。

    与此同时。

    他的轮回地府也在不断加速炼化着恐怖神王的肉身。

    等于说,他身上背了两个大的续航之物,跟虚无一战斗的越久,他能消化的东西越多!

    而虚无一的优势会越来越少!

    直至,被陈希象完全追上肉身境界,继而,加上神魂巨力,碾压之!

    踏!

    陈希象一步踏过,前方无限空间尽头,已经映见出了虚无一的面貌和体型。

    一双晶亮黝黑的眼睛,望着天穹上踏步而去的白衣道人,本能的将陈希象的身形和面貌,死死地记在了心底。

    并,打上了杀母仇人的标签。

    而在另外一个地方的朱家。

    “这个人就是这方的太上道宗主梦神机,为什么,我依稀感觉他的身上气质有一些熟悉……是,在哪见过?”

    他又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怎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星空之中。

    不是用肉眼看到的,而是源于这股接近天地宇宙间肉身极致的拳意渗透出去,已经让天地宇宙间的日月星辰出现了共鸣,因此渗透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梦神机!”

    玉京城中的乾帝杨云及咬牙切齿,看着心灵中的那个白衣道人,一步一重天,几步之间,就踏出了大千世界之外。

    朱文正怀抱着朱易,此时也抬头看去。

    朱易同样望着那白衣道人的背影,陡然心中微震:

    “洪易,你看到了吧,那个人就是你的舅舅,也就是杀了你母亲的人,你要是有本事,以后就去找他报仇吧。”

    两三岁的洪易尚且有些懵懂,但不妨碍他已经被人很多次说过“梦神机杀了他母亲”的这一事实。

    因为星空中那个白衣青年的确拥有让他爆发全力的修为境界。

    在这种全力爆发的拳意之下,大千世界之中,不管地处任何地方的人,都从那纵横上天的刺目光芒中,感知到了一个白衣道人的形象。

    此时看到陈希象这爆发拳意之时的恢弘血气,他们才终于知道在那日渡劫时候,陈希象对付他们根本连千分之一的修为都没能拿出来。

    大罗派的某地。

    赵飞儿专门将一个两三岁大小的孩子拉了出来,目视着天穹,冷笑道:

    其他地方的孔雀王、四大家主、大周太祖、公羊愚等人,纷纷畏惧心颤:

    “这才是他真正的力量吗?”

    轰隆隆隆~~~

    无远弗届的拳意就好似一轮从大千世界上空升腾而起的永恒太阳,其光芒炽烈阳刚,照耀在了大千世界的任何一处。

    这是陈希象罕见的爆发自己的全身血气和巅峰拳意,没有任何的藏私。

直播诸天演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重生在民政局门口网游之我有十倍攻速色女穿越古代――一女N男万界登录之最强玩家我在末日捡属性超级王者荣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