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他承认他是有目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终于,白氏门派排在了前五六名的位置。

    可是每次冲锋,想要越过前面四个门派,争夺四大家族头衔的时候,总是被刷下来。

    她母亲分析得出,不管白氏的名声,做得再赫赫有名,他们缺少一种威力,让江湖人信服他们的威力。

    而要登上四大家族的排行榜,必须要挤走其中一个门派。

    不然,他们常年都会被那四大家族压榨。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赵玉舒。

    那个时候,是在参加公会上遇到的赵玉舒,他刚想从假山旁路过,刚好听到了赵老门主和赵玉舒在对话,这么冒冒失失的出去打断人家,是件很不礼貌的事,他只好退回假山旁,等待她们母女两谈话结束,再出去。

    很不巧,赵老门主是在训斥赵玉舒。

    他的母亲虽然也强势,但极为宠爱他,绝不会像赵老门主那样,对待女儿,丝毫没有留情的,有多狠就骂多狠。

    赵玉舒刚开始还能默默的接受她的批评、责备,可是当赵老门主越骂越狠的时候,她再也接受不了,眼泪簌簌落下。

    赵老门主没有一丝心疼,见她落泪了,怒斥她是个无用的人,然后甩袖离去。

    不知为何,白灏天看到眼眶泛红,却硬生生的隐忍着哭腔的赵玉舒,居然鬼使神差的,走到她身边安慰她。

    面对敌对的白灏天,赵玉舒没有给好脸色,只连连道了几声谢谢。

    热脸贴冷屁股,白灏天也不会闲得无事,死乞白赖的缠着她,转身离开了。

    他好奇心泛滥,快走出花园的时候,竟回过头,偷偷观察赵玉舒。

    一瞬的时间,赵玉舒的双颊忽然红彤彤的,捂着心口,像是在克制情绪,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白灏天觉得奇怪,以为她接受不了赵老门主的责骂,精神出现了问题。

    回去之后,他苦思冥想,才明白过来,赵玉舒是情窦初开了,而让她情窦初开的人,就是他自己。

    白灏天费尽了人力财力,查到了与赵玉舒相关的消息,再结合那日她的反应,觉得她是个缺乏安全感,又极度缺爱的人。

    她看似强硬,在赵氏拥有巨大的权利,所有的人,都不敢不服从她的命令。

    走出赵氏,又有一帮人,前仆后继的,讨好谄媚她,说她是新一代的武则天,也不为过。

    但是她内心里,却是个善良纯真的女人。

    于是,白灏天对赵玉舒展开了追求。

    希望将来

    赵氏的财力权利,能为白氏所用。

    跟赵玉舒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的,白灏天竟然堕入了爱河,真的爱上她了。

    后来,他希望能与赵玉舒成亲。

    赵老门主和白老门主的坚决反对,让他们心生苦恼。

    这时候,江湖上的人,又对他传出了些流言,评价他白灏天,是个游手好闲,生活在母亲羽翼下的巨婴。20多岁了,白老门主还不愿意放权,让他管理门派的事项。

    (本章完)

    他们辛苦创造业绩,整改门派,参加慈善活动,结交志同道合,能辅助他们一把的江湖人,终于,让白氏获得了民心。

    白氏门派,一夜之间家喻户晓。

    白灏天不顾长辈和晚辈之分,狠狠地瞪了眼赵老门主,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过去撕烂她的嘴。

    没有理会赵老门主的挑拨,他顺着傅司言的话说下去,“是的,如笙。父亲不敢说,只是因为不想失去你这个女儿。”

    第一次,他竟然有了感激傅司言的心思。

    是,他接近赵玉舒,是带着目的的。

    他们白氏,是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门派

    ,但却是不愠不火、不上不下的,保持在百名之内,甚至被嘲笑是三教九流一类的门派。

    白如笙制止了他的言语,冷喝道:“够了,你别再说了!”

    白灏天一直以有苦衷的说法,来搪塞她,只会让她觉得虚伪至极。

    赵老门主布满皱纹的脸庞,勾起一抹得逞后的冷笑。

    果然,白如笙在听到这句解释之后,面上冷冷的表情,终于有所缓解,“敢做敢当,这件事如果你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大家,自然没有什么不敢说的。”

    白灏天狠极了赵老门主,为什么,为什么当年她出来阻止反对他跟赵玉舒的爱情,十九年后,还要出来挑拨他跟女儿的关系?!

    她不知道,白灏天是怎么收获白如笙的真心,让她在面对一个抛弃了她十多年的父亲,居然也能做到平静无常地面对他。

    难道不是应该,万分憎恨他的吗?看来白灏天为了得到如笙的原谅,可谓是用心良苦。

    “那你说说,你当初为何要抛弃母亲?”白如笙望着他黝黑的脸庞,渐渐露出难言之隐的神色,替他回答了此事,“你又要说,你是有苦衷的吗?”

    白灏天知道自己的解释显得很无力,如笙根本不相信他,他心里面也感到很无力,“如笙,或许你不相信,但父亲真的是……”

    傅司言望着失神的白灏天,那双慌乱无措的眸子里,夹杂着浓浓的担忧,他都看在眼底,好像在害怕,他和白如笙父女之间的关系,会因此变得疏离,他缓缓说道:“如笙,或许岳父大人是因为害怕你憎恨他,所以才不敢说出事实。”

    眼看着白如笙成功被她挑拨,她不能因为傅司言的三言两语,再次让她对白灏天有所改观,赵老门主连忙说道:“就是因为背后隐藏着不得而知的事实,他才不敢实话实说。”

    混沌的双眼,不满的看了眼傅司言。

    白灏天的心,如急速下降的飞机,“砰”的一下,震得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知道,白如笙是相信了赵老门主的言语,认为他和她母亲在一起,是有目的的,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有了他的开始,才让整件事没有回转的余地。

    赵玉舒是个好人,如果不是他有众多的不得已,他应该会和赵玉舒一起生活下去,养育教子。

    白如笙静静地凝视着白灏天。

    白灏天那一抹心虚,她不是没有看到,她在猜测,此事的真实性。

直播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顶级神豪豪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麻衣神婿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