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乌云下的希望(为‘西仙山陡寂’加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章惇怔了又怔,这是新的观点,但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这里是封丘县,放而大之,是不是说,大宋国几千万人,在养那两三百万人?

    章惇思索一阵,再次看向老者道:“你觉得,怎么样才有希望?”

    老者看着章惇,有些狐疑,默默一阵,道:“让我做大户。”

    章惇听明白了,道:“给他二十文钱。”

    老者连忙说道:“官人,小老儿也读过书,不要钱,希望能跟您,为您做点事。在封丘县,我地头很熟。”

    章惇没理他,径直离开。

    老者跟在后面,喊了好几句,见章惇没理会,幽幽叹了口气,道:“大户不行,给点小官也好啊……”

    章惇出了县城,直奔村落去。

    这几天在地方上,见得多,看得多,着实令他有了许多新想法,算是看到了‘真实人间’,触动极大。

    到了傍晚,章惇在一处田头,与一个老汉全家闲聊。

    老汉的二儿子很热衷于‘入仕’,是这一带县衙指定的‘丈量队长’。

    他咬着饼,与章惇兴奋的道:“大先生,您可能是南方人,不懂这里的事情。我跟你说,等我这里丈量完,我能分到五十亩,咱们村子里,所有户籍人家,少数也有四十亩,而且税收大降。县尊说了,要是有人敢乱来,告到县衙,保证严惩不贷。”

    章惇身边一个人见着他兴奋模样,笑着道:“都说官官相护,就不怕他们是一起的?再说了,县官一般就做两三年,换个人还不是一样乱来?”

    这年轻人有些不满的斜看了他一眼,道:“就说你们不懂。前一阵子东明县好像是,有县官乱来,告上去,不过半个月人就被拿走了,我跟你说,现在不一样了,看着吧,在开封府还敢乱来的,没有好下场!”

    章惇道:“一户四十亩,够用吗?”

    年轻人又高兴了,道:“四十亩种出来的,朝廷要的一亩都不到,人口再多都够吃了……”

    “好了,赶紧吃。”他父亲眉头皱了皱,喝了一声道。

    年轻人有些不满的挪了挪屁股,又看向章惇说道:“大先生,如果你想在这里买地,就别想了。我听县衙的人说,以后田亩交易,会收重税,可能一亩地五贯要收三贯的税,另外三年不种又会收归朝廷,不划算的……”

    章惇这会儿讶然了,这个土地交易收重税,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目前来说,朝廷对于田亩还在‘丈量’的层面上,连分地都没做到,更何况是其中的买卖了。

    “还不快去!”年轻的父亲又呵斥了一声。

    年轻人幽怨的看了老爹一眼,快速吃完手里的饼,站起来,拍了拍屁股,道:“今天差不多丈量完我们村子了,你们就等着分地吧。”

    年轻人十分兴奋,拿起铁锹,大步离去。

    老者喝了口水,笑着与章惇道:“小儿年轻鲁莽,让大先生见笑了。”

    章惇倒是很欣赏那年轻人,笑着说道:“老兄弟,你们家,这次会分不少地吧?”

    老者听着,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道:“让大先生见笑了。县尊确实说过要分地,但具体多少,还不知道。”

    章惇轻轻点头。

    ‘方田均税法’的条文早就公布出去,现在就是推行的进度问题。

    按照封丘县的人口,一户人家分得四十亩,其实是少了,起码要有八十亩。

    但是其中还有种种复杂问题,实际分得,应该在六十亩左右。

    不过,六十亩,对于十口之家,那是相当富裕了。

    前提是,天下太平,没有苛捐杂税,没有地痞恶霸的敲骨吸髓。

    章惇慢慢吃着东西,脸上带笑。

    他下来这几天,感觉到了种种困难,压力十分的大。

    但是就在这地头,小树林下,与几个最普通的百姓聊了几句,他看到了希望!

    最底层,最真实,也最容易实现的希望!

    吃完这些,章惇留下十几文钱,硬塞过去,确定老人一家收了,这才离开。

    走出不多远,章惇背着手,笑着道:“京里,还扣着那些知县?”

    他身后的小吏道:“是。蔡相公来信,说最多这一两天,就得放他们回去,不得耽搁时间太长。”

    他说着,看着章惇罕见的面露笑容,心里暗自惊讶。

    章惇看着不远处清晰的河水,不知为何,突然来了兴致,道:“你们给我挡一挡,我洗个澡。”

    他身后文吏,侍卫面面相窥,这才初春,章相公都快六十了,下河洗澡?

    章惇却不管他们,真的就开始解衣服,准备下河游泳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章惇眉头立起,道:“若是给你二十亩田,没有东家,正常交税,可否活下去?”

    老子看着章惇,仔细想了想,还是摇头,道:“官人,这么说吧,封丘县人丁十四万,十二万人在养那一两万人,你觉得我们能活得下去吗?”

    “谁让他卖了呢,卖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

    章惇一直站在边上静静的听着,他面上严肃,穿着朴素,谁都认为他只是个普通的私塾教书匠。

    等人走的差不多,他身后的人见章惇没动,低声道:“先生。”

    不多久,在一处茶楼内。

    章惇看着有些战战兢兢的老者,道:“若是给你二十亩田,你还卖儿卖女吗?”

    老者已经看出来,眼前的人是个大人物,消瘦的脸上苦涩的道:“这位官人,但凡能活得下去,谁愿意卖儿卖女?当初那一亩田所得,一大半给了东家,十几亩地,连半年的口粮都没剩下,女儿好歹还活了几年,小儿子一年后是被活活饿死的……”

    但他搬出了熙宁年间的‘雇佣法’,说那份买卖契约无效,要求大户赔偿。

    大户哪里是好欺负的,不止说他女儿是自杀,还搬出了元祐初废除了‘雇佣法’,原告一切都不合理。

    “休堂,三日后再审!”

    章惇脸角微动,醒过神,看向那个还没走多远的老者,道:“将他带过来。”

    他身后的便衣侍卫听着上前,直奔那老者。

    “老李头也是不容易啊……”

    “听说他的地都被那员外弄走了,他那闺女小时候我见过,十分标致……”

    原告是五年前将女儿卖给县里一个大户,只有区区三贯,那时才十二岁,而今这个女子不明不白死在大户家里。

    按理说,原告不应该再告,这种奴隶契约是终身制的,一旦卖出,就与他无关了。

    老者吓了一跳,畏畏缩缩不敢答话。

    大户大步离去,神情嚣张,态度专横。

    衙门围观的人三三两两散去,但议论却没有停。

    大理寺的三位判官,做出这样的决定。断案不止要合乎律法,还要综合考量人情世故,风俗习惯以及舆情。

    “老东西,你给我等着!”大户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出了大衙,神色阴狠的盯着原告老者。

    朝廷这边都还顺利,但章惇在下面却很不开心。

    封丘县。

    章惇目睹了当地大理寺,审理的一场卖儿卖女案。

直播宋煦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恶霸山炮香艳乡村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战之无限暴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