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救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大富和肖根腾将战术背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司腾摇了摇头:“这是一种混合毒素,没有针对性的血清无法医治。”

    蛮族战士们听不懂司腾几人说的是什么,也不在乎,全都看向了楚辞。

    正当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掏着耳朵的道格拉斯问道:“蛇毒是当时发作的吗?”

    卡麦和大贝尔同时摇了摇头。

    道格拉斯想了一下,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利爪树懒自身明显能够抵抗蛇毒,要不是因为剧烈运动,蛇毒不会扩散的这么快。。。”

    说到这里,道格拉斯止住了嘴,目露思索之色。

    老乔治连忙抓住道格拉斯的手问道:“道格拉斯大师,您有办法吗?”

    一声大师,给道格拉斯叫的如坐云端,还没等再矜持两下,楚辞吼道:“有屁快放,没看都快挂了吗。”

    “有这么和大师说话的吗。”道格拉斯用木仗敲了一下楚辞的脑袋,故作高深的说道:“也不是没办法,可以一试,大致就是稀释毒性,然后利用利爪树懒本身的抗毒体质硬撑过去。”

    “靠!”楚辞一拍脑门,这不就是抽血换血吗。

    “大吼大叫什么,你又不懂。”

    道格拉斯鄙视的看着楚辞,刚想卖弄两下,谁知楚辞已经动上手了,从战术背包里找出了镇痛。

    道格拉斯狐疑的问道:“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镇痛扎在了大企鹅的身上,针头直接崩断了。

    楚辞倒也不是太意外,对着卡麦说道:“马上准备几根中空的金属管,就是铁管,顶端磨成尖锐状,再弄几根有弹性的。。。不用,背包里有,快点去,就按照这个模样弄。”

    楚辞将针管子扔给了卡麦,差点没扎人家眼珠子上。

    见到楚辞一副忙忙活活的样子,道格拉斯抱起了膀子:“你小子到底是谁,怎么什么都懂?”

    楚辞懒得解释,不断的大声催促着矮人们尽快。

    不一会,卡麦就带着楚辞所需要的全部工具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楚辞接过工具,看了看旁边的几只大企鹅,直视着它们的眼睛,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们相信我吗?”

    利爪树懒们傻乎乎的看着楚辞,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

    楚辞拿出临时改造的针头,对着最近的利爪树懒的大爪子就扎上去。

    “啪”的一声,针头断了。

    被扎的利爪树懒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看了看楚辞,一脸无辜加不明所以。

    楚辞急忙给卡麦叫了过来,劈头盖脸一顿骂:“还大陆第一铁匠,铁你大爷,这种硬度能扎进去吗,再弄几个,快点的,死了就让你陪葬!”

    卡麦怎么说也是矮人长老,当着族人的面被骂成这样,哪还有面子了。

    一甩脸子,卡麦转头冲着族人骂道:“听没听到,丢人的笨蛋,这种硬度能扎进去吗,重新弄,蠢货,都是蠢货!”

    一旁看热闹的肖根腾冲着王大富悄声说道:“看着没,咱楚科到哪都能混的开,虽然听不懂说的是啥,但是一看就知道是老大。”

    王大富深感赞同,齐胜男则是奇怪的问道:“楚科现在的身材怎么这么好。”

    “是啊。”老王一脸狐疑:“也就分开了一个多月,这是甩脂增肌了?”

    肖根腾耸了耸肩:“不造。”

    司腾坐在战术背包上,笑呵呵的观察着营地,喃喃道:“终于跟上进度了。”

    齐胜男问道:“什么进度?”

    “刺激的旅程。”

    齐胜男:“。。。”

    过了一会,几个矮人又拿出了新的针头。

    这次是用圣庭赞助的上等钢铁制作的,又粗又大,闪着寒光,捅人都够了。

    楚辞用足了力气,一针头扎进了一只大企鹅的爪子上面。

    被扎的大企鹅,低头看了看针头,抬起了另一只爪子,掏了掏耳朵。

    “咦?”楚辞看到似乎一点血液都没有流出来,满脸困惑。

    司腾提醒道:“血管不对。”

    “哦。”楚辞拔出针头,又对着爪子稍微上一点的地方扎了下去。

    “还不对?”

    楚辞换了个地方又扎了下去。

    “噗呲。”

    “还不对?”

    “噗呲。”

    “这也不是啊。”

    司腾走了过来:“是不是没压力啊?”

    那只被扎了十多下的利爪树懒终于忍不了,这次没等楚辞拔针,自己就把胳膊上的针头挥手拍飞了。

    “你干什么呢?”道格拉斯都看不下去了:“你到底是救人家还是虐待人家。”

    “抽血啊,就是你说的换血啊。”

    道格拉斯走到楚辞面前,一把夺过针头:“不懂就闪开,浪费时间。”

    要是平常,楚辞早就不乐意了,肯定二话不说给道格拉斯一顿喷。

    不过眼下这个情况,也只能指望这老家伙了,因为这老家伙看起来似乎很懂恶样子。

    只见手拿法杖的道格拉斯,手指虚空比划了两下后,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小水球,随即覆盖在了大企鹅的伤口处。

    肖根腾失声叫道:“魔术师?”

    司腾:“魔法师吧。”

    楚辞翻了个白眼:“人家这边叫元素师。”

    “水元素?”

    “大致是吧,炎熵说这也是某种能量使用方式。”

    一提起炎熵,司腾几人询问了起来。

    楚辞三言两语将情况说了一下,不过并没说十日之约,怕四人担心。

    再看道格拉斯这边,利爪树赖的伤口处喷出了一条血线,只不过不是红色的,而是蓝色的,最终汇聚了一个元素的球体,腥味扑鼻。

    直到那条血线开始慢慢变红,道格拉斯才一屁股做到了地上,满身都是汗液。

    道格拉斯又转过身来,如同刚才那样,召唤出了一个水球,覆盖在了另外一个健康的大企鹅身上。

    大企鹅的毛孔开始向外渗出鲜血,汇聚成了一个个红色的血球。

    周而复始几次,盘坐在地上的利爪树懒一个没落下,全都贡献了体内的鲜血。

    这些健康的血液最终全部注射到了中毒的利爪树懒体内。

    而中毒的大企鹅呼吸越来越平稳,双眼中的灰暗之色也逐渐褪去。

    “好了好了。”小乔治兴奋的叫道:“导师真厉害。”

    道格拉斯明明都累的和死狗似的,非得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说道:“小事,举手之劳。”

    楚辞:“老装逼犯。”

    看见同伴好转了,大企鹅们嚎叫了起来,将脑袋凑在道格拉斯身旁一顿拱。

    不同周围人的兴高采烈,围观的科尔多,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没个正经样子的道格拉斯,双眼之中带着十分莫名的色彩。

    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一样,道格拉斯突然扭头望向科尔多,猥琐的笑了笑。

    科尔多神情微变,连忙别过头去。

    道格拉斯走到科尔多面前,少了一颗门牙有些漏风的嘴,微微说道:“水系秘术,上不得台面,见笑了。”

    科尔多一张脸笑的如同哭一样,连忙不住的点头。

    “嘿嘿!”道格拉斯笑了一声,自顾自的离开了人群,深藏功与名。

    楚辞眼尖,注意到了两个人的异常。

    见到科尔多凝望着道格拉斯的背影,仿佛带着强烈的戒备之意。

    大贝尔急的和什么似的,连楚辞和老酋长都没办法了,这只利爪树懒等于是被宣判了死刑。

    司腾拿着放大镜观察了一下伤口,皱眉说道:“局部伤口红肿,发热,皮肤组织出现坏死,毒素已经被吸收了,再不救治的话,会出现神经症状,尤其是血循造成的损害会导致窒息或者心力衰竭。”

    “来了来了,又怎么了。”道格拉斯顶着黑眼圈,刚从被窝里被人拉了出来。

    还没等走进,道格拉斯吓了一跳道:“这么多利爪树懒?”

    楚辞招手给道格拉斯叫了过来,急忙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一帮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全都束手无策。

    或许是感受到了大家的无奈,大企鹅们坐在了地上,将手上的同伴围了起来,低声轻唤着。

    看见利爪树懒颓废悲伤的模样,小乔治抓着楚辞的手,失声痛哭。

    老乔治的眼泪如同雨点似的往下落。

    已经被巨大幸福感包围了的老乔治仿佛换发了人生第二春,以当年入洞房的速度跑了过去迎接楚辞。

    当离的近了发现楚辞等人忧心忡忡,这才看清他们身后的情形。

    道格拉斯有些犯难,望了望科尔多。

    科尔多连忙摆手:“关于至暗时代史前异种的记录很少,没有描述怎么解毒。”

    “蓝翼蟒!”老乔治倒吸一口凉气,连忙问道:“有多久了?”

    “有一会了,科尔多呢和道格拉斯呢,怎么还没来?”

    族人们中注意到这边后,很多蛮族妇女失声尖叫,战士们全围了过来。

    利爪树懒于狼齿战士,如同键盘于键盘侠。

    顾不得询问司腾几人是谁,老乔治连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会再细说,来个人,去把道格拉斯和科尔多叫过来。”楚辞把周围族人打发走,只留下了老乔治父子。

    “啪”的一声,大贝尔把已经绑成个粽子形状的蓝翼蟒扔到了地上,瓮声瓮气的说道:“利爪树懒被它咬了一口。”

    除了司腾四个地球崽外,还有一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利爪树懒,

    利爪树懒们也不怕生,只是围在晕过去的同伴旁,黑溜溜的大眼睛注视着楚辞。

    当老乔治望见归来的楚辞时,眼眶湿润了,泪如雨下。

    望着楚辞的身后,老酋长们如同买了五十年彩票终于中奖的老农民,满脸都是不可自持的兴奋之色。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好多只利爪树懒啊!

直播我真不是故意的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韩三千苏迎夏沈浪苏若雪荒岛女儿国他和她的猫从代工厂到科技霸主重生香港之风流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