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 术业有专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如果我们成亲了的话,你就可以拿着这些信去顺天府打官司告他们,然后讹一大笔钱。”

    他说得煞有介事,关小朵甚至都有些恍惚——你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吗?

    接着,心里不禁又是一阵感慨:想当初,铁憨憨是多么一个老实话少、勤奋又踏实的好憨憨啊!终于也在我的影响下变成一朵奇葩了吗?

    见她的神情渐渐变得复杂,铁寒试探道:“怎么样,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吗?”

    “还差一点。”

    关小朵眯起眼睛,笑容活像只狐狸:“照这样的理由,你再给我找齐一百个,咱们差不多就能成亲啦!”

    “别差不多啊,倒是给个准话。”

    “朵爷发话当然都是真的!就这样决定咯!”关小朵信誓旦旦地答应道,但却随即话锋一转:“好,你的问题已经回答完毕,现在开始讨论我的问题。”

    这回轮到铁寒纠结了——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其实刚才我走神了完全没注意到她在讲什么?

    不行,肯定会被打死,而且是很惨的那种。

    铁寒拧着眉头想了片刻,终究倒是也没辜负他跟关小朵瞎混了这么久,灵机一动道:“我有个建议想不想听听?”

    “嗯?”

    “你干嘛不直接去将军府先瞧瞧别人都是怎么上课的呢?天天闷在家里闭门造车能有什么用?”

    铁寒指了指被她扔了一地的书本和纸团:“对于根本没做过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试试嘛。”

    “有道理!”

    关小朵眼前一亮,十分赞赏地拍拍他的肩膀:“不愧是你!”

    说做就做!关小朵立刻卷好那叠书稿、随手抓了件衣服就往外走:“马小六!套车!我要出门!”

    ¥¥¥¥¥

    这还是关小朵头一回来将军府。

    在她以往的想象中,女学嘛,就是几位教书先生带着一帮小丫头片子念书识嘛!顶多就是教书先生全是女的,别的还能有什么不同呢?

    姬无艳今天没在府上,似乎是出门办事去了。府中倒是有个认识她的小丫鬟,听说她专程来瞧瞧上课时的情形,便带着她在将军府里四处转悠起来。

    毕竟是皇帝敕造的官邸,比寻常权贵的私宅要气派得多,跟槐花胡同那宅子差不多算是同一品级,似乎院子要更大些。东西两厢的几间正房都被改成学堂,耳房也改成了其它用途,使整个将军府看起来更像是一间大学堂。

    女学将女孩子们按照年纪分为不同的小班,每个小班里十来个孩子,相差最多不过四五岁的样子。而她们平时安排的课程更是远远超出关小朵的想象:不仅有普通私塾里的四五书经,另外还有武师教打拳;后院的荷花塘也改建成了方方正正的水池,专门教孩子们游泳,在夏天还有纳凉之用。

    关小朵一路上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她向来自诩主意最多、创意不同凡响,但如今看来,将军府搞的这些既有用又有趣的小名堂才真是好棒啊!若是再倒回个几年,连她自己也想来这儿上学了!

    “其实我们对于教书先生的要求很简单。”

    负责接待她的丫鬟名叫玲儿,跟她年纪相仿,十分热情地介绍道:“并不拘于你能讲什么,就算是坐在孩子们当中讲讲你过往的经历,或者分享一下你最擅长的事都可以!”

    两人边说边走,关小朵望到一间屋里静悄悄的,见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先生正在给孩子们比划手语,却是一句话也没有,台下听课的孩子们也都安安静静地跟着他学。

    “这是在干嘛?”关小朵小声问道。

    “徐先生是位聋哑人。”

    玲儿也同样小声答道:“他在教孩子们学哑语。”

    “好厉害!”

    “不仅如此呢。”

    玲儿笑着解释道:“其实我们办学的初衷,就是能教给女孩子们尽可能多的技能,学东西也不拘于看书识字。女红之类的也是有学的!除此之外,就是靠姬帅帮我们寻些有本事、有见识的人来讲课,随便讲些什么都好!俗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嘛!只要是有用的技能,我们都愿意教给孩子们。”

    “真的是好厉害!”

    关小朵羡慕道:“反正女孩读书多了也不能像男孩子一样去科考博个功名回来,倒是学些更实用的技能才好!这样将来即使身处困境,也不会害怕饿死!这主意真挺棒的!”

    “我们老夫人也是如此说。”

    玲儿说道:“最初的时候,我们总共就办了一个班、十二个女孩子,老夫人有空了就亲自教她们看书识字。府上若是来了客人,就会让客人随便教点什么,客人不好驳老太太的面子也就答应下来。孩子们都还小,大家就想着反正艺不压身,多学点东西说不定将来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呢?”

    关小朵狂点头。

    当初自己跟街坊小孩学用弹弓打鸟的时候,也没想到还能用这玩意对付欺负她的坏同学。总之,多学点生存技能总是没坏处,她对此深有体会。

    “你也不用太紧张。”

    玲儿劝道:“大部分头一回来讲课的客人,刚开始都挺紧张的。其实但凡你能多看看孩子们的脸、听听她们说话,就会知道她们有多需要你,就不会紧张了。”

    关小朵苦着脸挠头道:“我是怕我讲不好,误人子弟就太坑了。”

    玲儿摆摆手:“大可不必这样。”

    说着,她拉着关小朵悄悄从后门贴着墙走进一间教室里。这班上的孩子看起来已有十二三岁大了,全都围坐在正中间的一张八仙桌旁,桌上放着一只笸箩,里头满是扎成小捆的各色丝线;而负责讲课的人,看打扮应该是街上摆摊卖杂货的老奶奶,正在耐心地教孩子们如何打各种络子,还有用丝线编织各种小物件。

    眼下这个场景倒是比较符合关小朵对于‘女学’的想象。她一直觉得会做女红的女孩子肯定个个心灵手巧、挺让人羡慕的,反正她是没那个天份。虽然她也‘心灵手巧’,但这种技能似乎只是在拆家和发明新玩具的时候会发挥作用。

    而正经的女红,像是裁剪衣裳、缝补衣物,打花式绳结做成扇坠子、挂件、小装饰品等等,她觉得关华在这方面已经无法超越了,而且还能乐在其中——至于自己嘛,还是算了。她甚至曾经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大概算是有残疾,就是本来挺灵巧的手一碰到针线就变成了猪蹄。

    玲儿伸手从笸箩里拿过一把丝线来,也抽出一条递给关小朵。

    关小朵有点尴尬地接了过来,又问:“像这种打络子的老师,也是路边随便找的吗?”

    玲儿答道:“倒也不是。有的是受过将军府的恩惠之后就主动来帮忙的。比如说这位宋婆婆,她是摆小摊做生意的,赚点小钱贴补家用。因年岁大了,那日中了暑在路边晕倒,可巧正遇到我们府上外出买菜的厨娘,便带回来喝了碗绿豆汤,缓了半日才自行离去。她心存感激,虽说不识字但还有些小手艺,就趁得空的时候过来教教孩子们。……我们的女学就是这样教学生的,你帮助我、我也帮助你,大家各取所长。”

    关小朵听了,心里不由一阵感慨:果然是各人术业有专攻!哪怕是像叶三娘那目不识丁又常被男人打的悲催小媳妇,相处久了也能发现她身上有些不寻常的本事呢!比如她的烙饼就很好吃,收拾屋子又快又好——就像刀美丽说的,再普通的人身上也会些不同凡响的特长,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

    如此一来,关小朵一直紧张的心情倒是有些释然了。

    ——咳,我这干嘛呢?一群十几岁的小毛丫头,她们需要的是各种生存技能,我教她们点有用的东西好不好啊?干嘛就非得在书本上死磕呢?那种无聊到连铁憨憨都能走神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想到这,关小朵把藏在袖子里的十几页手稿撕成碎片,悄悄丢到门外去了。

    【《恶女朵爷》】之 第一七一章 术业有专攻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油爆枇杷拌蛰面】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的这一本【《恶女朵爷》】之 第一七一章 术业有专攻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恶女朵爷》之 第一七一章 术业有专攻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油爆枇杷拌蛰面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恶女朵爷》之 第一七一章 术业有专攻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织成各种小玩意,也算是种简单的糊口.技能——这些都是关小朵在来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她起初觉得‘女学’肯定就是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免费让女孩子们上学,甚至还提供免费食宿,那么肯定会让她们背负上某种使命,比如回报朝廷、将来要创造更大价值好去帮助更多的姐妹——但是,并没有。 就像在黄昏时分路过行人渐少的巷尾时,豆腐坊里捧出的那碗热乎乎的豆腐脑,不求回报,也不问前程,仅是想凭一己之力给她一丝温暖。 其实也不见得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善事,神圣的三尺讲台上也不见得只能讲书本上的大道理,哪......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哎呀铁憨憨快过来!”

    关小朵正像只焦虑的困兽一样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一看铁寒推门进来,立刻就扑了过去:“你来得正好!”

    铁寒一脸懵逼被她像个玩偶一样摆到椅子上端端正正地坐好,就见她将那叠手稿卷成筒捏在手里,结结巴巴开始讲她准备了三天的演讲。

    其实她讲的什么内容,铁寒一直都没注意听,脑子里始终还思考着林少平方才说过的话: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也……很难说啊。

    就先不说有钱没钱的事,关小朵本性就是个颜狗啊!不分男女,只要见到肤白貌美大长腿肯定就会想尽办法往上凑,一旦混熟了就粘住不放!身边的例子简直不要太多了!比如一见到厉雪竹就女神女神地叫,林少平能混成‘扇子大仙’不也是因为长得直播么!

    当初,但凡厉景秋能使出点阳间的撩妹套路来,就他那形象气质,怎么也不至于被她收拾成现在这惨状啊!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厉景秋尽管已经跌成了孙子辈,那也还是一家人啊!既没有绝交也没有拉黑,还能时不时地见上一面呢!

    ——诶,突然头疼。

    “怎么样?”

    这时,就见关小朵的脸在眼前迅速拉近,严肃认真地等他表态。

    “呃。”

    ——你刚才说啥?

    考虑到会被打死的风险略大,铁寒犹豫了一下没敢问,而是十分违心地点点头:

    “还成。”

    “很糟糕对不对!哎呀——!”

    关小朵把手稿一丢,整个人放弃地趴到躺椅上,悲观道:“我就知道我肯定不行嘛!连你都听着听着就走神了呢!”

    铁寒有点尴尬地挠头:“能提个问题吗?”

    “嗯。”

    “咱们什么时候成亲?”

    “?”

    显然关小朵是费了很大劲才把思绪从讲课切换到他这个思路上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就……很想知道,所以问问嘛。”

    关小朵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两眼望着天:“其实,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嘛……”

    铁寒循循善诱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老是有人给你写很多奇怪的信?”

    “对啊。”

    “如果我们成亲了的话,你就可以拿着这些信去顺天府打官司告他们,然后讹一大笔钱。”

    他说得煞有介事,关小朵甚至都有些恍惚——你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吗?

    接着,心里不禁又是一阵感慨:想当初,铁憨憨是多么一个老实话少、勤奋又踏实的好憨憨啊!终于也在我的影

    铁寒循循善诱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老是有人给你写很多奇怪的信?”

    “对啊。”

    关小朵把手稿一丢,整个人放弃地趴到躺椅上,悲观道:“我就知道我肯定不行嘛!连你都听着听着就走神了呢!”

    铁寒有点尴尬地挠头:“能提个问题吗?”

    “嗯。”

    显然关小朵是费了很大劲才把思绪从讲课切换到他这个思路上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就……很想知道,所以问问嘛。”

    关小朵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两眼望着天:“其实,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嘛……”

    当初,但凡厉景秋能使出点阳间的撩妹套路来,就他那形象气质,怎么也不至于被她收拾成现在这惨状啊!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厉景秋尽管已经跌成了孙子辈,那也还是一家人啊!既没有绝交也没有拉黑,还能时不时地见上一面呢!

    ——诶,突然头疼。

    “咱们什么时候成亲?”

    “?”

    “还成。”

    “很糟糕对不对!哎呀——!”

    其实她讲的什么内容,铁寒一直都没注意听,脑子里始终还思考着林少平方才说过的话: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也……很难说啊。

    就先不说有钱没钱的事,关小朵本性就是个颜狗啊!不分男女,只要见到肤白貌美大长腿肯定就会想尽办法往上凑,一旦混熟了就粘住不放!身边的例子简直不要太多了!比如一见到厉雪竹就女神女神地叫,林少平能混成‘扇子大仙’不也是因为长得直播么!

    “呃。”

    ——你刚才说啥?

    考虑到会被打死的风险略大,铁寒犹豫了一下没敢问,而是十分违心地点点头:

    “怎么样?”

    这时,就见关小朵的脸在眼前迅速拉近,严肃认真地等他表态。

    “哎呀铁憨憨快过来!”

    关小朵正像只焦虑的困兽一样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一看铁寒推门进来,立刻就扑了过去:“你来得正好!”

    铁寒一脸懵逼被她像个玩偶一样摆到椅子上端端正正地坐好,就见她将那叠手稿卷成筒捏在手里,结结巴巴开始讲她准备了三天的演讲。

直播恶女朵爷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祸水养成系统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沈浪苏若雪国王游戏[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