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一 符印之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于桑阳道:“哎哟,我们哥几个的剑都已经几十年没有使用过了,不妨这样,为了公平起见,咱们只比功法,不拼力气?如何?”

    栗花落略微思索,笑道:“哈哈,好,那就依师叔。”说着,栗花落闪掉了外衣,外衣之中“咯吱咯吱”有东西在响,但是被栗花落放在一旁。众人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当栗花落把那东西放在地上的时候,大部分都能看出,那是一副傀儡,而这就是栗花落的武器。既然于桑阳说了自己不会亮剑,栗花落有自信也能胜出,所以为了彰显气度,也把自己的傀儡放在一旁,并且他决定不使用傀儡之术。

    于桑阳早已准备好,待栗花落也准备好,互相道了一声“请”,于桑阳双手结印,同时对着左青道:“孩子,记住我的手势,这一张符叫做风字符,其疾如风!”

    随着于桑阳的手势,风声在所有人的耳边划过,以风为主的天地元气有规则的凝聚,形成一张风字符,好像天罗地网,于桑阳双臂发力,将风字符向前推送,直接向栗花落压去。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因为符印之法,在新莽大陆上,或者说在当今天下,只有于桑阳一个人会,就算修为再高,也没人修炼,因为一则大多数人觉得实用性不强,不如刀枪棍棒来的直接,二则其窍门无人知晓,符文、符咒、以及手印,都不知道。当今天下,除了于桑阳,也就只有灵剑门南园一支的弟子,高长久、关明、向婉、向婷等人学习了一些皮毛。因为稀奇,所以众人都大开眼界。

    栗花落见一张符印飞速向自己压了过来,其速度之快,好像疾风一般。他不敢怠慢,腾身而起,速度显然快过了风字符,栗花落整个人好像一片花瓣,飘飘然在疾风过处安然无恙。

    于桑阳似乎早已料到如此,双手翻飞,打出各种奇怪的手印,“孩子,记下这些手势,这叫火字符,侵掠如火!”众人就觉得滚滚热浪在脸颊划过,都被凝聚在一张庞大的符印之上,流动的符印好像滚滚岩浆,于桑阳自上而下将这张符印拍向栗花落。

    栗花落忽见头顶之上,好像有千军万马,踏着滚滚烈焰,向自己奔来,这次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但他并不慌张,迅速凝聚元气,以二指做剑,二指直接砸向符印,好像蜻蜓点水,无数涟漪在岩浆烈焰之上荡漾开来,这是栗花落修为高深、精力雄厚的表现,只一下,就将火字符击碎,外泄的元气在金顶之上吹起一层热浪。

    栗花落微微一笑,“师叔,你是拿我当靶子,教你徒弟呢吧?你也知道,你的这点招数是伤不到我的!既然这样,我就给你加点难度如何?”

    栗花落精力流转,元气更迭,整个人似有似无,好像与天地融为一体,这正是无我境巅峰的状态,一种真正的无我状态。

    “千堆雪!”

    随着栗花落的一声呐喊,无数雪白的花瓣好像鹅毛大雪般从天而降,迅速将整个净山金顶笼罩。

    于桑阳还未来得及做出应对,脚下就已经积满了厚厚一层花瓣,而每一片花瓣似乎都有力量,一边吞噬于桑阳,一边在卸掉于桑阳的精力,没有精力,就运用不了元气,没有元气就无法施展任何功法和符印。

    于桑阳手臂擎天,口中念念有词,以身躯和四肢做出姿势,“孩子,记住为师的姿势,这是第四道符印,林字符!其徐如林!”随着于桑阳口诀和印法的完成,天地之间仿佛架构了无数支架,这些支架就像规则一般让每个人、每块石头、每片花瓣、每缕清风,都要遵守相应的秩序,在规定的位置存在,以规定的线路流动,而施法者自身也好像得到了这种秩序的辅佐,有序、节制,不慌不乱。

    再看天空中飘扬的无数花瓣,好像静止一般,难在落下,而在地上的花瓣,却像流水一般,缓缓流动,毫无半点杀伤力。

    而对面的栗花落也收到了符印的压制,行动变得迟缓,功法收到限制。

    栗花落眼角斜视,像是在想办法,突然,细长的身体在空中翻腾几下,好像挣脱枷锁一样,无数花瓣也被震飞,满天飞舞,恰像“卷起千堆雪”!

    栗花落一声暴呵,强行以无我境巅峰的元气优势炸开林字符,让自己的招法和于桑阳的招法同时失效。这是完完全全纯粹的实力压制,以雄厚的元气破掉符印。

    于桑阳被震得倒退数步,没来得及站稳,突然觉得双脚不能动弹,然后双手好像也被束缚,然后头、躯干,整个身体突然变得好像不听自己使唤。

    傀儡术!

    于桑阳暗叫不好,但是想要挣扎已然来不及,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净山金顶的下方飞去,下方乃是万丈悬崖。

    于桑阳爽朗一笑,“没关系,岁数大了,就想活动活动。”

    栗花落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欺负师叔,久闻黔灵四老的威名,虽然不能见识四灵剑阵,但是能与其中之一较量也是我的荣幸,请师叔亮剑吧!”

    栗花落微微一笑,全不在乎,但是让他意外的是,侯亮的宝刃并没有过来,而是被一张符印阻挡住了。

    那是一张由元气组成的“山”字符,岿然不动,将侯亮的兵器阻挡在外,于桑阳手腕轻翻,符文流转,侯亮的宝刃“慎”被送回刀鞘之中。

    接着,于桑阳一边来到场地中间,一边对着左青说道:“孩子,这道山字符你记住了吗?我今天就先教你四道符印,你可看好了!”

    于桑阳点点头。

    栗花落道:“您和我的师尊同辈,但是您的修为大家都知道,如果我误伤了您,恐怕不直播啊……”

    其实,栗花落的话不假,于桑阳的修为只是无我境三重,单从修为方面,刚刚突破的罹淇儿现在已经超过了于桑阳,而对面的栗花落很早以前便是无我境十重巅峰的境界,于桑阳毫无胜算。

    左青紧握丘明金笔,规规矩矩双膝跪地,向上叩头,“师父,请您教我符印之法,我虽然不能运转精力,但是我可以向笔借力,以纸为媒,将符印画出来。”

    “这个……”于桑阳头一次听说这种方法,惊讶而又疑惑,但是对左青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寻求修炼的毅力颇为赞许。

    这时罹淇儿回归本队,欲将宝剑还给林楷涵,正听到左青和于桑阳说话,快速上前,道:“师叔,不妨让老兄弟试一试吧,刚才我以身入画,似有所悟,可能老兄弟说的就是类似这种情况吧。”

    “记下了,师父!”左青开始全神贯注。

    见于桑阳来应战,栗花落也不在意,轻轻一笑,“呵呵,前辈,您确定要和我一战吗?”

    栗花落眼角微微抽动,强压心头愤怒,再次嘲讽,“我净山宗乃是天下第一宗门,包容大度,自然不会和凡人一般见识,但是凡人这般有恃无恐,那么一定是他的后面有人在撑腰,这就说明什么?俗话说的好,这叫狗仗人势!”

    “你这面条精需要放屁,我来收拾你!”因为栗花落身材细长,所以被骂做面条精,说话的正是未济门侯亮,侯亮早就看不下去栗花落这般嘴脸,话音未落,宝刃“慎”就已经横空直取栗花落。

    左青认真地点点头,“是的,师父,我决定了!这条路我一定要走下去!萎猖烟、妖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还要去海的那边,去寻找我的祖籍,和左氏族人。”

    于桑阳微微皱眉,“孩子,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你的身体如何能承受?”

    栗花落这话故意嘲讽左青没有本事,全靠别人搭救,并且尝试用激将法让左青和自己比试,这样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收拾掉左青。

    突然,林楷涵从人群中走出,来到场地中央。栗花落看这书生一愣,问道:“莫不成这位小哥要替左青出头?”

    林楷涵并不搭理他,围着栗花落绕了一圈,然后又在场地四周转了一圈,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捡起了自己的剑鞘,然后高兴地对罹淇儿喊道:“师姐,找到啦!我的剑鞘在这里,这剑鞘也是我家祖传的,我可不敢弄丢啊!”林楷涵一边说着一边来到罹淇儿身边,仿佛视场地中央的栗花落不存在。

    于桑阳也亲眼看到罹淇儿发生的一切,对这样的现象也感到诧异,最后,于桑阳考虑到不管左青说的方法是否真的可行,都应该助徒弟一臂之力。

    忽然,净山宗这边栗花落走下场地中央,开始叫阵,“刚才这头一阵算我们输了,淇儿师妹临阵突破,连升三重,惊为天人,实在佩服。想必这位就是昨晚以凡人之躯,大破离魂擂,斩杀天海境河拳潮的左青兄弟吧?不知道下一阵是左青兄弟亲自上场呢?还是再找一个人替你出风头呢?”

    于桑阳见左青气色明显好了许多,左青赶忙给师父行礼。于桑阳将左青扶起,拉到自己身边,问道:“孩子,昨晚米力已经跟我说了你们的大致经历,你到底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左青将丘明金笔交给师父,道:“师父,我曾经做过设想,但不确定,知道我得到了它,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于桑阳认得丘明金笔,知道这是一件旷世宝物,但是并不明白左青的意思,便问:“孩子,你到底有什么想法?难道你还要走修行之路?”

直播仙神殁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我能复制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