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底线、及格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认识黄老师,开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时见过好几次,她是前辈,我肯定尊重她。”

    “黄老师是个善良的人,从来不斤斤计较,你跟人家相处时也要大气点。”

    “嗯!我明白。”

    黄瀚特意这么说是知道四叔两口子扣扣索索惯了,希望换了环境增加了收入后能够有所改变。

    一石三鸟,这份功德无量的事不仅仅帮了四叔两口子,还会给朱校长、黄老师带来荣誉。

    毕竟小学期间,他们对自己真心不错。

    为何说给黄道涵夫妻俩增加了收入?教师的工资不都是有规定的吗?

    黄瀚早就想好了,“全力企业”出资并且冠名这套注定会好评如潮的教学录像带。

    所有参与制作的老师都能够拿到补助费,最起码不低于他们一年的工资。

    相信汉语拼音录像带能够形成销售,以后应该有不少电视台播放,出资的“全力企业”不吃亏。

    聊完了黄道涵家的事儿,又聊了聊其他,张芳芬蛮关心徐若男,问她道:“你四姐的喜酒咱们已经喝上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呀?”

    “三舅母,我还小呢!”

    想抱孙子都黄锦兰不乐意听了,道:“二十四,不小了。”

    为什么是抱孙子?不应该是外孙吗?

    那是因为她们五姐妹和爸爸妈妈早就商量好了,老五不出嫁,招女婿。

    徐若男道:“阿母,那是虚岁,我才二十二好不好?”

    “算实岁哪有减两岁的!”

    “我不是生日小么!”

    “三嫂,你不知道啊!现在五丫头的眼角太高了,上个月人家给介绍了个大学生,她倒好,看都不肯去看!”

    张芳芬问徐若男道:“为什么呀?”

    “我都忙死了,去年我们公司的服装厂不是开始生产女装么!没想到办个服装厂千头万绪,哪有时间谈情说爱?”

    黄锦兰道:“才五十几个人的厂子,你三舅母的厂子有几千人呢,照你这说法,岂不是连饭都没时间吃,成天不睡觉?”

    张芳芬道:“是啊!这不是理由,有条件过得去的还是处处吧!”

    徐若男这几年和张芳芬接触得最多,愿意听三舅母的。

    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黄锦兰顿时来劲了,道:“你说话要算数啊!明天我就跟六婶联系。”

    她见张芳芬不明白,解释道:“六婶是我们家的老邻居,是个热心人,以前处得不错,我家五丫头有些特殊,要人家入赘呢!我不知道拜托了多少熟人。”

    姑妈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应该就是没儿子,可是计划生育越抓越狠,沪城抓得更加紧。

    生了孩子跟女方姓,而且是唯一的孩子,在传统思想下,绝大多数男方难以接受。

    书友们别抬杠,双胞胎毕竟是小概率。

    黄瀚笑道:“姑妈,我给你出个金点子,五姐要求男方入赘的条件就变成了不是条件!你想不想听?”

    “啥?你不是开玩笑吧?”

    “肯定不是,我哪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哎呦喂!计划生育了,家家户户都只能生一胎,入赘这个条件提出来,不知道让多少小伙子一听就摇头。”

    “关键就是计划生育,嘿嘿,我有办法不上计划。”

    “不行不行,挺着个大肚子到处躲,这种事五丫头做不来,我也舍不得!”

    “我有可能出这种馊主意吗?我是给五姐一个金点子,而且肯定办得到!”

    一直在听着的黄哲远也很关心,道:“你快说啊!”

    “又不是全世界都执行计划生育,可以去其他国家生啊!”唯一中文网

    “啊?跑去外国,肯定不行啊!躲到乡下你姑妈都舍不得,去外国更加舍不得了。”

    “嘿嘿!就在沪城生,而且是在最好的护幼保健医院生,只要结婚后的五姐愿意,生三个都没关系!”

    黄道武是个急脾气,道:“急死我了,你赶紧说怎么弄行不行?”

    “哟!五叔你急什么?难不成也想生二胎?”

    “我?我从来没想过啊!”

    赵秀贞急了道:“你哪能不想啊?如果生出个跟黄瀚一样聪明的儿子呢?”

    原本黄道武是真没想过,被赵秀贞这么一说居然思想动摇了,他看向方桂兰。

    有可能他们夫妻俩商量过,都不准备生二胎。

    要知道五叔的闺女黄芸出生时才一九七八年,方桂兰可以再怀孕时应该是七九年。

    那时计划生育刚刚政策刚刚出来,还抓得不太紧。

    他俩真的想要第二胎能够做得到,至多也就是罚款几百块钱了事。

    方桂兰没说话,看了看黄瀚貌似下了决心,点了点头。

    媳妇的动作赵秀贞当然看见了,她立刻迈开小脚走到方桂兰坐的三人沙发那一边,挤着方桂兰坐了下来,乐呵呵道:

    “放心吧,你们俩真的生了大胖小子,我来带!”

    “万一还是个闺女呢?”

    “不可能!”

    “奶奶……”黄芸已经是个二年级小学生,立刻不依了,居然哭了起来,道:“我不要妈妈生弟弟,呜呜呜……”

    赵秀贞当然最疼这个亲孙女,连忙把她搂进怀里哄。

    黄道武还能怎样?唯有和方桂兰相视苦笑。

    方桂兰叹口气道:“孩子大了,懂事了,我们还是别折腾吧!”

    “嗯!我听你的。”

    “你们先听听黄瀚怎么说,别忙做决定啊!”赵秀贞还没死心。

    “奶奶,这事儿其实不太容易,估摸着要花好多钱呢!”

    “要花钱啊?”

    赵秀贞穷了大半辈子,这几年才把日子过宽裕了,听说要花好多钱,立马住口。

    黄哲远发话了,道:“想一出是一出,你们都别插嘴,黄瀚在给锦兰出点子呢!”

    他和赵秀贞想法根本不同,黄家有五个孙子,七个孙女,是不是多一个,他根本不在意!

    黄瀚道:“五姐只要弄到香港户口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香港户口?这怎么弄啊?”黄锦兰顿时失望透顶。

    “我有办法,估摸着有个五十万肯定能够办得成这件事!”

    黄瀚其实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弄,得花多少钱,但是为了避免其他人想入非非,随口报个惊天价格五十万。

    因为后世,五十万美金就可以跑去某个国家办投资移民,二零一零年后的五十万美金肯定比不上当下五十万人民币的价值。

    对于包括黄道武在内的亲戚们来说五十万无疑是天文数字,但是在徐若男眼里真的不算啥,毕竟她的总资产已经接近千万了。

    张芳芬问道:“你是不是准备请秦淑洁办这件事!”

    “嗯啊!有钱好办事,我不会为难人的。”

    “为难也得办,你姑妈恐怕只剩下这个心愿,你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得帮着办!”

    “哪有那么恐怖?投资移民而已。

    有秦淑洁帮着咨询相关法律程序,五姐拿出五十万去香港注册个公司就八九不离十了,况且这钱又不是白白给了谁!”

    “真是这样吗?”黄锦兰激动不已。

    “肯定是啊!香港是中国的,成为香港人依旧是中国人。

    结婚了,丈夫顺理成章也成为香港人,这条件足以抵消沪城男青年入赘带来的心理阴影。

    五姐选择男朋友时还可以提高条件,我建议不仅仅得是大学生,最好是名牌大学毕业生。”

    “嗯!嗯!现在的风气变了,不知道多少年轻人想着跑外国去,做我家的女婿就能够成为香港人,肯定有太多小伙子上赶着!”

    “条件其实是其次,人品最重要!”

    “我知道,要防着图钱,奔着香港户口来的呢!”

    这黄瀚就没法给建议了,婚姻这东西祸兮福兮谁也说不好。

    也存在一开始对方是奔着条件来的,相处后后有了感情,能够白头偕老。

    也有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

    人最难琢磨,穿越者除了已知这个优势,判断陌生人的人品时,跟寻常人是一回事。

    一大家子一直聊到接近十二点才上车回三水县,黄哲远夫妻俩坚决不肯再留一个月。

    客去主人安,黄哲远知道黄锦兰一家子忙婚事都累得够呛,留下,她们还得伺候,所以他坚持跟大伙儿一起回家。

    眼泪松的黄锦兰送别老父亲时不由得又哭了。

    黄哲远也不禁老泪纵横,他一天老似一天,知道回去后未必有机会再来沪城。

    不再是经济条件不允许,而是身体条件……

    唉!太多老年人感叹,年轻时想吃、想玩由于太贫穷根本做不到,经济条件改善了可以天天吃肉,可是不敢吃也吃不下,有钱了,能够出去玩玩,怎奈腿脚不利索喽!

    回家的路上黄瀚跟黄道舟聊了聊出资的事儿。

    制作一套汉语拼音教学录像带算足了给老师们的报酬,加上制作费,有五万块钱足够了。

    “全力企业”财大气粗拿出这点钱绝对是九牛一毛,况且黄道舟早就明白了广告宣传的重要性。

    听了黄瀚的安排,黄道舟叹了口气,道:“唉!祸兮福兮,你算计成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此时黄道舟和黄瀚坐在大巴前排,后排靠窗是张芳芬和小颦,并排是在打盹的黄哲远和赵秀贞。

    黄瀚父子俩压低声音说话,后边的人基本上听不清。

    “爸爸,我算计什么了我?我都是本着行善积德互利共赢的目的,教学录像的事儿做好了带来的社会效应该有多大?你们‘全力企业’沾光大发了!”

    “所以我才说你精心算计,连做好事的能顺带着让自己家沾光!而且每一次都是!”

    窦晓霞道:“我教了十几年语文,不可能出现错漏,你放心吧。”

    “千万别过于自信,黄老师水平高,你要尊重她,凡事跟她商量着办!”

    赵秀贞不乐意听了,连道:“呸呸呸,说什么呆话,我们还要享满堂儿孙的福呢!”

    “对对对,我说错话了,我还想着看到黄瀚考上大学,当上大干部呢!现在怕死得很。”

    “哈哈哈……”全家人都笑了。

    黄道武帮腔道:“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电视台哪里会买实验小学的账?黄瀚跟县里的领导是什么关系?”

    “这我就放心了,明天我就去找朱校长谈谈!”

    黄瀚叮嘱道:“教学录像带的质量不能马虎,一点点错漏都有可能误人子弟呢!”

    黄瀚就差跟黄道武说,你微信玩不起来不就是因为不会拼音输入法,用手写输入法不仅仅慢,还因为提笔忘字根本写不出来。

    但是此刻为时过早,说了也没人能够想象得出三十年后的中国在通讯、支付、交通领域领先世界。

    黄道涵忽然间想到了一个实质性问题,道:

    黄瀚对黄道涵道:“四叔,你其实多虑了,朱校长的人品不错,也是个明白人。

    他知道我安排你牵头办这件事肯定有后手,只会全力支持你,不可能安排人取代你。”

    现如今黄瀚家崛起了,大话不敢说,永远不欺负人是底线,轮不着被别人欺负是及格线。

    黄哲远乐得见牙不见眼,道:“有你这句话,我可以含笑九泉了。”

    黄道武问道:“汉语拼音真的很重要吗?”

    “四叔、四婶牵头把教学录像带弄出来,你最好也认真补习,汉语拼音以后真的很重要。”

    但是我们家的实力截然不同,其他地方我不敢吹牛,在三水县没人敢动我家的蛋糕!”

    这话说得霸气十足,黄家的儿女儿孙都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杆。

    原本轨迹,黄家都是本分人,老实人,一切向钱看的年代,不欺负他们欺负谁?

    “我找去实验小学,毛遂自荐牵头制作汉语拼音教学录像带,万一朱校长采纳了,却不让我负责,我岂不是给他人做嫁衣!”

    “四叔的顾虑是对的,创意被窃取的例子太多了。

    三水县电视台播放汉语拼音教学录像,农村小学完全可以组织老师、小学生看电视,学标准的汉语拼音。

    而且不怕错过了,因为每天重复播放两次,三个月循环一次,只要有需要,永无止境。

    以后不仅仅学生可以更好地学习汉语拼音,成年人也能够自学,二十几年后进入电脑时代,这份功德无量。

直播一九八一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港片世界从逃学威龙开始宫学有匪中餐厅之我是大名人福运娇娘重生之符箓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