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既要又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韦见素和房琯都点头应“是”。

    李辅国紧步上前,搀着顾佐入堂:“先生伤得这般重,如何还出来迎接?快些坐下歇息。”

    顾佐含笑请众人入内,就座之后,将情况简要说明,道:“手下人着急,未得将令便擅自入城,惊扰了诸君,是顾佐之错。”

    几人都道“无妨”。

    顾佐又道:“今日请诸君前来,有要事商议。安逆将于今日僭称伪帝,不日必将提兵来犯,当此危急存亡之际,列位有何高见?”

    韦见素当先道:“我议,今上年迈,无力治国,当退位以让太子。”

    高力士等都点头称善,各自拿目光盯着杨国忠。

    却见杨国忠笑了笑,点头道:“此言甚合我意。”

    高力士、韦见素和李辅国都有些吃惊,房琯则道:“杨相高风亮节,令人敬佩。”

    顾佐和杨国忠达成默契之事,还没来得及告知他们,若是天子退位,贵妃娘娘地位不保,这对杨国忠伤害最大,他能爽快同意,有些出入意料。

    但随即一想,也就释然了,顾佐提兵入京,面对这支在剑南包圆了益州兵的虎狼之师,杨国忠能不同意吗?

    顾佐道:“既然诸位都同意,那就照此办理。今日是陛下于宫中排演霓裳羽衣舞的日子,便借着这场舞,送陛下入兴庆宫修养吧。但在此之前,为保朝堂安宁,需将各方权责敲定,令朝堂稳固,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皆称“善”,却无人答话,各自低头不语。都知道今日一议,将奠定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朝堂格局,相互间又都无法信任,涉及这种大事,先看看再说。

    顾佐见大家都不说话,不禁失笑:“诸位都是谦谦君子,但此时却非谦逊之机,有什么就说出来,大家都抓紧一些。”

    杨国忠首先开口:“顾长史有定鼎之功,本相以为当晋太师。”

    顾佐笑了笑,所谓三师,于他而言并不重要,他是修行中人,要的是天子在太液池折腾的那些隐秘,探寻成仙之路,要的是大唐盛世不堕,让自己和亲朋好友安安生生的修行。

    既然可有可无,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又问:“还有吗?”

    见大家还不说话,干脆快刀斩乱麻,拿了个自己的方案出来:“顾某有个想法,且与诸君商议,我意,加大将军尚书令,开府仪同三司,仍知内侍省事,诸位意下如何?”

    这句话一出口,众人皆惊。尚书令向不封人,究竟有多少年没有过尚书令了,这个问题在座无人能够确知,今天怎么就有了这番提议?而且加封的还是一个宦官!

    高力士高声道:“不可……”

    顾佐摆手制止:“我先说完,说完之后同议……陈玄礼,可加冠军大将军,掌龙武军、羽林军,免王承业羽林将军之职,迁李嗣业代之。”

    房琯道:“李嗣业前些时日辞官归隐了。”

    顾佐道:“国家正在用人,起复吧……李嗣业人在哪里?何时能回京上任?”

    房琯皱眉,刚要回答须得派人寻找,恐多有难处之时,高力士已然接话道:“李督便在京师,暂居崇德坊。”

    房琯看着高力士说不出话来,高力士则向他微微一笑。

    顾佐接着道:“杨相可加卫国公,仍兼中书令、掌政事堂;韦相迁门下侍郎、房相晋侍中,共参国事。李宅使迁内射生使,加千牛将军。”

    顿了顿,顾佐环视左右:“诸位可有异议?”

    高力士皱眉道:“怎会如此?”

    杨国忠狠狠向旁边的二相道:“何人如此大胆,一定要严查!”

    刘玄机想说这不都是您给塞进来的么?忍住道:“回去我就好好训训他们。”

    顾佐道:“你能训得了?你这筑基圆满两年了,至今不破金丹,自身修为提不上去,还想带好队伍?”

    刘玄机无语,只好点头称是,答应一定努力修行。

    顾佐瞧了瞧滴漏,已至申时初刻,距离动手只剩四个时辰了,于是吩咐:“传令,我要在西河道馆议事。”

    半个时辰后,西河道馆就来了几位客人:高力士、杨国忠、韦见素、房琯,以及李辅国。

    顾佐脖颈处缠着纱布,将整个左肩都覆盖住了,纱布内层还隐隐透着血迹,他在道馆的正堂门前迎候着五人的道来,挨个和他们打招呼,脸色有些苍白。

    正说时,鲁班和晴姑入内回禀,说是广平王咬死了不认,只说他是让唐淞元出面,邀请顾佐会面。

    顾佐不屑道:“他手下那么多人,偏偏让唐淞元出面邀请?这话能信?再者,他还盗用沈师姐的名义,这是坦诚相待的态度?”

    晴姑翻了个白眼,道:“他说,知道长史和沈妃有旧,所以借用其名,是想给沈妃一个惊喜,没想到会变成如今这番模样......”

    顾佐道:“让唐红玉、张富贵、尹书他们带人,搜索京师,寻找三名刺客的下落,注意,既要做到不惊扰百姓,又要做到不遗漏任何角落,去吧。”

    刘玄机苦着脸下去布置了,仔细琢磨着顾馆主的“既要”和“又要”,不禁一个头两个大。

    顾佐在身后摘鞋,扔了过去,晴姑拽着鲁班加速逃离,她先转过门去,鲁班没搞明白出了什么事,落在后面,被一鞋底仍在后脑勺上,莫名其妙挠着头回身看,终于被晴姑扯走了。

    顾佐气道:“你看你看,这就是你们法司的人,老刘,你这参军怎么当的?队伍怎么带的?”

    刘玄机琢磨片刻,问:“成仙我知道,飞升是什么?”

    顾佐:“……”

    顾佐道:“当然!前因后果,让他如实招来,也不要避实就虚,牵扯旁人。”

    晴姑拽着鲁班往外走,边走还边向鲁班小声道:“你看,你看,急了,急了。”

    鲁班扭头:“啊?谁?”

    顾佐怒道:“血口喷人!什么叫做有旧?那是......患难之交,但此情非彼情,师姐师弟的情谊!”

    晴姑笑了笑,道:“要不要用刑?”

    顾佐失笑:“闹了半天,你是打这个主意?曹孟德我也不当,总之将来必不会令尔等没了下场就是。”

    刘玄机好奇:“将来?馆主有何打算?”

    顾佐道:“我是要成仙飞升的,不仅我要成仙飞升,我还要带着你们一起成仙飞升,飞升不好吗,当什么曹孟德?”

直播道长去哪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超级提取我的道观通洪荒从锦衣卫到仙国大帝道极妖尊武侠之神级扫一扫系统超神学院之传道宇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