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梁沐橙发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子身家千亿,差你那点嫖资?

    “支付宝!”陈琅咬牙道。

    梁沐橙立马笑嘻嘻地打开支付宝调出二维码。

    陈琅也没失言,转了两百万给他。

    “赶紧滚吧。”

    “我不!”

    “怎么?吃定我了?”陈琅气笑了。

    “没个胆量。你答应我亲自开车送我回家,我就走,要不然你打死我我也不走。”

    “行!我送你!”

    陈琅看看时间还早,反正跟黄同尘约的是下午,索性答应下来,扭头对老王道,“王叔,安排一辆车。”

    老王微微躬身:“不知陈少是要轿车,SUV还是跑车?”

    你们吕家人咋哪哪都是一副炫富嘴脸,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家有钱似的。

    陈琅刚想说随便,梁沐橙就蹦起来雀跃道:“跑车,超跑!”

    “那就跑车吧。”

    当老王把一台法拉利488开出地库的时候,陈琅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车没问题,几乎全新,造型也秉承了法拉利一贯风格,炫酷无可挑剔。

    问题出在车身颜色上——少女粉。

    正经男人谁开这车?

    “王叔,你平时就开这车?”陈琅吐槽道。

    老王笑道:“陈少,说笑了,地库里除了一台宝马,剩下的十几台车都是大小姐的座驾。”

    “她又不住粤州,买这么多车能下崽?”陈琅持续吐槽。

    “陈少有所不知,大小姐每年冬天都会来粤州住一段日子。”好网

    “住一段日子,至于买十几台车?”

    “陈少有所不知,我家侯爷有钱,区区十几台车不值一提。”

    “……尼玛!”陈琅嘴角一抽,“给我换一台。”

    “不嘛,人家就喜欢这台。”梁沐橙嘟着嘴撒娇道。

    “你做作的样子真恶心。走吧走吧!”

    粉色法拉利一路狂飙,吸睛无数。

    陈琅的心情却逐渐恶劣起来,原因无他,又被梁沐橙这个贱人耍了。

    这小娘皮口口声声说家在荔湾区,走到半路立马改口说家在从化。

    本来要赶她下车,但梁沐橙却泫然欲泣,指天发誓说只要陈琅送她回去,从此之后绝不再纠缠陈琅。

    露水孽缘也是缘吧。

    陈琅心一软,无奈答应,一路上却只是冷着脸开车,再懒得跟梁沐橙说一句话。

    “不要生气嘛,人家就是想跟你多待一会儿。”梁沐橙刻意讨好,说着话小手又不安分起来。

    “想死啊你!”陈琅那禁得住撩拨,当场大怒。

    “嘻嘻,要不然现在来一次?超刺激的。”

    “你长得太丑,没兴致。”陈琅冷笑道。

    “知道,要不然我早缠着你了。”梁沐橙也不生气,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就安静下来。

    法拉利在一座墙皮斑驳,看起来十分老久的小区门外停下。

    “等会,我没带钥匙,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梁沐橙拨通电话。

    “喂,妈,你在农贸市场吗?收摊回家……”

    “老乞婆,还有闲心接电话……”

    “阿橙,别回来,等会妈打回给你……”

    砰!

    陈琅皱皱眉头,应该是手机被摔爆的声音。

    梁沐橙脸色登时一寒,解开安全带跳下车,转身跑向对街的肉食店,抢了一把放在档口的剔骨刀就往南边跑。

    “橙子,你拿我的刀干嘛?”档口老板探着脑袋大喊。

    陈琅吸了一口气,调转车头追上梁沐橙。

    “上车!载你过去!”

    梁沐橙一怔,打开车门钻进来,目视前方,手里仍是紧紧的攥着剔骨刀。

    “前面红绿灯路口左拐直行,大概六百米。”

    一分钟后,陈琅把车开进了农贸市场,在蔬菜区的摊位停下。

    “都给我让开!”

    梁沐橙握着剔骨刀歇斯底里的大叫。

    围观人群纷纷往两边闪开,陈琅跟着走过去,就见蔬菜摊被掀翻了,各种蔬菜被扬的到处都是。

    一名大约四十岁的中年女人坐在一堆烂菜上,手里紧紧捏着一把散票,大概几百块的样子,眼神平静地看着冲她骂骂咧咧,言词粗鄙不堪的五名壮汉。

    两名带着红袖章的市场管理人员拦在中间,不停地劝说,却被为首的壮汉一手提留一个推到一边。

    “敢打我妈,我杀了你们!”

    梁沐橙状若疯魔,一刀朝壮汉的后背扎了过去。

    陈琅急忙探出手捏住梁沐橙脖颈,把她提留起来。

    梁沐橙两脚悬空,不停蹬踏,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姓陈的,我叼你老母,你看不到他们打我妈,放开我!”

    壮汉闻声回头,一瞅梁沐橙,顿时大喜过望:“哎呀,橙子终于肯回来了,那就好办了。哥几个儿,给我拿下!”

    “阿橙快跑!”梁沐橙母亲往前一扑,死死抱住阿勇小腿。

    “阿勇,做人不要太过分,你再这样我叫巡捕啦。”某位老者面有不忍,仗义执言。

    阿勇抬脚把梁沐橙母亲踢翻,骂道:“我叼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子有借据在手,你把武警喊来也没用。”

    陈琅扔下梁沐橙,也没那个闲心问缘由,直接飞起一脚把阿勇踹飞出去。

    “槽!敢动勇哥!兄弟们盘他!”

    沃日!

    陈琅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话太有歧义了,你特么的别不是有毒吧?

    陈琅推了吕予锦脑袋一把,鄙视道:“省省吧,要不是看老吕面子,我随便运点力,牙都给你崩掉。”

    “你敢欺负我,你给我等着!”吕予锦气急败坏地跺跺脚,丢下一句毫无威慑力的狠话,扭头就走。

    切!

    “你还没给钱呢?”梁沐橙随口回道。

    唰!

    克里斯蒂娜和老王的目光同时飘了过来,那眼神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就见吕大小姐头发蓬松,睡眼朦胧,不仅憔悴的我见犹怜,还顶着两个黑眼圈,跟饿脱相的熊猫似的,一副纵欲过度的可怜模样。

    吕予锦咬牙切齿,一把薅住陈琅的T恤衣领,凶巴巴地说道:“你再敢在离我十里之内冥想修炼,我就杀了你!”

    “哦。”

    陈琅不屑地翻个白眼,施施然地到了客厅,扫了一眼并排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克里斯蒂娜和梁沐橙,再看看慢条斯理喝着咖啡的管家老王。

    “跟王管家说说你家住址,让王管家派车送你回去。”陈琅不冷不热的对梁沐橙说道。

    陈琅那受得了这个,早受够了吕予锦动辄甩脸子的大小姐脾气,当即威胁道:“我跟你讲,跟我客气点,你的妖莲除了我可没人能拔除,当心我放生你。”

    吕予锦大怒,拽过陈琅胳膊张嘴就咬,奈何陈琅的身体早被龙血强化,虽称不上铜皮铁骨,但就吕予锦那点咬合力,最多也就咬点牙印出来,连皮都咬不破。

    这一世有家有口,陈琅还是很爱惜羽毛的,梁沐橙既不是天香国色,也不是黄花大闺女,跟她开车,真心感觉有点吃亏,说出去还容易落人口实,有饥不择食的嫌疑。

    “谁招你了?”陈琅定定神,待看清吕予锦的脸,不由蓦然一惊。

    这娘们儿是天生灵体,堪称是人形版超极品灵石,这里又没有绿腰阁那种屏蔽灵气弥漫的禁锢法阵,陈琅一冥想,吕予锦自然挡不住自身灵气灵韵的外泄。

    “不要那么小气嘛,你天赋异禀,这点损失,睡两天觉就能补回来,多大点事,至于这么大火气。”陈琅笑嘻嘻地说道,“等回岛,我送你两块灵石作补偿。”

    “有多远滚多远!”吕予锦恼羞成怒,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出门。

    陈琅恍然大悟。

    心想我说咋昨晚就冥想了俩小时,就抵得上往常一个礼拜的进境。

    第二天一早,陈琅刚起床,房门就被吕予锦粗暴的一脚踹开。

    陈琅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大早就人来疯的吕大小姐,没来由的一阵心虚。

    难道昨晚的事她知道了?

直播超级妖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豪婿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清茗学院同人亮剑之铁血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