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二更继续大肥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算侥幸碰不上那些东西,一个十岁的孩子,在山里也无法生存下来。可这顾老二也是命不该绝,他被一个猎户救了。

    那猎户也是个命途多舛的,他十多岁时被后母弄去山里,碰到了一只豹子。他也是个厉害的,居然把豹子弄死了。

    可他的脸却被豹子咬去了一大半,吓人的紧。就算他后来打猎颇有所得,赚了许多钱,也没人愿意嫁给他。

    他就这么一个人在山里生活,刚好碰到了顾老二。猎户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一个半大的孩子,他当然出手把顾老二带了回家。

    问清楚顾老二的情况,猎户心里十分复杂。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尤其是顾老二这样的小可怜。他已经明白了哥哥的用意,不愿再回家去了。

    猎户对顾老二有些同病相怜,他自己又一个人孤苦伶仃,就想收养顾老二。顾老二同意了,只是顾老大的事还要解决。

    顾老大这样狠心,想要顾老二的命,他也不会心慈手软。顾老二直接在猎户的陪同下,去了族里和长辈处把顾老大想杀了自己的事说了。

    乡下人家虽然时常有些龌蹉,但这样胆敢杀人的还真没有。而且顾老大还丧心病狂的,想杀自己的亲弟弟,族里人都无法容忍了。

    古代氏族的势力还是非常大的,尤其是乡下这种小地方。顾老大想杀人,因为没有成事,所以族里当时就要打顾老大八十大棍。

    这八十大棍下去,人不死也废了。顾家长辈有不忍心的,就出来做和事佬。让顾老二原谅顾老大,让顾老大陪些东西。

    顾老二同意了,顾老大想杀弟弟令人发指。可自己这个弟弟若是真的狠心,看顾老大去死,也会被人说道。

    还不如要些东西做保证,最后顾老二要了顾老大家,三分之二的银钱,还有一半的地。

    顾家还有房子呢,他都没要。若是正经分家,也就比这少一些。顾老二这样,大家都说他厚道。

    顾老大两口子却不这么想,他们可是从没有想过,分给顾老二一丝一毫东西的。这下子给出这么多东西,不是割他们的肉一样吗。

    顾老大夫妇不愿意,族里人却不给他们面子。有顾老二小小年纪就这么识大体对比。顾老大一家不仅毫无人性更是贪婪十足。

    族李人让顾老大选,八十大棍还是顾老二说的补偿。顾老大夫妇能怎么办呢?只能选补偿。

    不过他们却是抱着,以后再要回来的心思。但谁知道顾老二居然要被猎户收养,顾老大夫妇,肯定不愿意。

    但他们却已经没了话语权,而且有不良前科在先,族中人怕他再对顾老二不利。就同意了猎户的收养,顾老二特别会做事。

    他知道自己年纪小,猎户要打猎不会种地。他直接把自己的地,出租给了族里德高望重的人家。既避免了顾老大找事,又卖了那些人人情。

    等顾老二长大后,继承了猎户的绝学,顾老大又总是不死心那些地,顾老二干脆把地卖给了族人。左右他们打猎赚的钱不少,根本没有空。

    猎户恨后母,更恨的还是亲生父亲。他也不让顾老二改姓,顾老二依然还在他亲生父亲的族谱。

    顾老大对不起顾老二,可顾老二的亲生父母,却是没有对不起他。尤其是他娘,更是为了他丢了性命。顾老二不认哥哥可以,可若是连父母都不认,就不应该了。

    不过亲生父母都死了,也不用养老尽孝。逢年过节祭拜一下,清明节中元节烧些纸钱也就足够了。

    猎户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所以顾家祭祖不光拜祭猎户,顾老二的亲生父母,也是会拜祭的。

    不过顾老二虽然记得生恩,对养父也是极为孝顺的。也是因为猎户虽然不爱说话,但对顾老二,也是掏心掏肺的好。

    这两个可怜人也算是互相取暖了,也正是因为猎户的原因,顾老二才会毫无芥蒂的接待顾念渊,反而对他视如己出。

    猎户和亲生父母都是一样样祭拜的,不过猎户已经和所有亲人,都断绝了关系。可顾家先祖,却还都在顾氏一族的祠堂里。

    因此,青娘想带着顾念渊祭祖,无可避免的要去顾家祠堂。青娘自己本想低调行事,可顾族长,和族里的老人却不愿意。

    顾念渊虽说只是个小小秀才,但在顾氏族人中,却已经是头一份了。在乡下哪个村落,或是氏族,有个秀才就已经跟威风了。

    在别人面前,也会多一份底气。比如每个村。抢水的时候,也能压过别人。

    因此族里的意思是大半一下,也让十里八村的人,看看。这个族里出了个秀才,不是等闲人可以欺负的了。

    这也算是好事,青娘没有直接拒绝,只说问问顾念渊。

    顾念渊考虑了一下,也同意了。族中人对自家还不错,前世记忆中也有帮扶过,虽然出力甚微,却也是有过的。

    左右不费什么事,顾念渊也愿意,让族里人和自己借光。族里的族老,倒都很清醒,而且也不贪得无厌。顾念渊愿意借了名头,就很满足了。

    祭祖也不是说祭马上就祭祖的,还要挑个合适的日子。所幸最近的黄道吉日就在几日内,因为顾念渊还要去赶考,所以族人也顾不得时间急迫,就定了最近的日子。

    族里人急急忙忙的,把祭祖用的东西准备好,很快就到了祭祖那日。顾家人还没到,提前去布置祠堂的人,却已经聊了起来。

    “这青娘也算熬出头了,他儿子如今成了秀才老爷,而且还是什么头名,她以后日子好过着呢。”一个正在最后打扫一遍祠堂的妇人,对着一旁摆东西的妇人说道。

    摆东西的妇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一边回答,手上动作也不停。

    “可不是吗,要我说人这一辈子,真是没个定数,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那青娘做姑娘时,日子多难过啊,长的五大三粗的,却是个打十下,都不出一个屁的受气包。”

    “一直拖到二十才嫁出去,好不容易嫁人后,男人对她还不错,又那么早就走了,抛下她们孤儿寡母的。当时大家都说,她家肯定完了。”

    ”没有男人赚钱,肯定供不起孩子读书。儿子那么大也没干过地里的活不说,最重要的是,家里又没有地。还有个不懂事乱花钱的女儿,大家都说日子没多久,就过不下去了。”。

    “可谁知道渊哥儿,居然当年几天考中了秀才,还那么厉害,她家可是一下就翻身了。”

    另一个妇人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青娘她女儿还那么不懂事吗?我娘家还有个侄子,若是长大懂事了,过一阵子就让我嫂子去说亲。”

    “我呸!”摆东西的妇人面露不屑,狠狠地吐了打扫的妇人一口。

    “你脸怎么那么大呢?就米娘家谁不知道谁啊,穷的都要揭不开锅了,还想娶秀才公的妹妹?”

    打扫的妇人被别人直白的说,有些挂不住脸面,可她却依然嘴硬道:“穷点怎么了,我侄子条件好,人长的俊俏也肯干。秀才公的妹妹多什么了,我没觉得哪里好,反而又败家又不懂事。要她没有个好哥哥,我嫂子该看不上她呢。”

    摆东西的妇人简直都不想搭理,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了。但她实在忍不下对方的无知,压下脾气和她解释道。

    “人家姑娘早就不像以前那样了,之前不懂事是年纪小,家里人也愿意宠着,爱花钱也是因为以前她爹在,能赚家里不缺钱,人家青娘和男人。也愿意惯着女儿。也没花你家钱,你多嘴什么。”

    妇人没忍住怼了一句,又继续说道。

    “但是从那姑娘爹一死,家里条件变差,人家马上就懂事了。不仅不像从前那样任性,而且还赚了许多钱呢。我男人总是去县里摆摊,我看过她好多次。每次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给青娘买东西,孝顺的很。”

    “而且那姑娘也是长大了,不像从前那样不搭理人。三姑,你是不知道。她可和善了,每次见我都笑,还特别讲究,说话可有礼貌了,都是什么“顾五婶,您先请,您坐这里之类的。”

    顾五婶对妙妙印象极好,止不住的夸赞她。

    顾三姑对于顾五婶的话,有些怀疑:“真的假的,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我去年冬天,她爹死后还看过她呢。还是那副讨人厌,瞧不起人的德性,见到我理都不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顾三姑越说越不相信:“而且你说的,赚好多钱也太假了。她一个小姑娘满打满算也不到十六,靠什么赚那么多钱。”

    顾五婶很是愤怒,“三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还能瞎掰不成。那姑娘厉害的紧,手艺不错也有能耐。之前族长家孙女,买的那个香皂你记得不。”

    “怎么不记得?就那点玩意,居然要好几两,听说还是最便宜的。”顾三姑一向小气,很是不理解,有人花那么多钱买那么个东西。

    没错因为供不应求,加上原料费上涨,香皂已经涨到了一两一块。就这样,还买不到呢。因此衍生了古代版本的黄牛,靠倒卖香皂卫生。

    人家也是凭本事抢来卖的,而且数额不大,妙妙也管不了。族长孙女的就是转手买来的,才会这么贵。

    ”那肥皂就是顾家姑娘搞出来的,人家还在镇上开了个铺子,赚钱的很。”顾五婶表情有些得意的,看着顾三姑,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原来是她开的铺子,买的那贵都出奇的玩意,我的亲娘啊!”顾三姑惊讶不已,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一块卖二两,十块是二,四,…”

    顾五婶不会算,却也能感觉到是一笔大数目。“这丫头可真能赚啊,真是黑了心了,一块香皂赚这么多钱。”

    顾五婶不愿意听了:“三姑,你怎么说话呢。人家姑娘老老实实卖东西怎么黑心了,都是明码标价的,不爱买就不买,也没人强求。而且原料不花钱,伙计不花钱,都是白来的不成。”

    “你这么凭白说一个小姑娘黑心,也太过分了。”

    “我…”顾三姑梗着脖子,还没来得及嘴硬反驳,却被另一个人刻薄的声音打断了。

    “可不是黑心吗!赚那么多钱,也不知道孝顺孝顺长辈,帮扶帮扶亲戚。和她爹一样,都是冷心冷肺的,一点亲戚样没有。”

    顾五婶闻言表情十分难看,她皱着眉头,转头看向来人,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狗蛋娘,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人家赚的钱是自己的。还亲戚,说的是你家吧。你们家也好意思说这话,这么多年不走动的亲戚,算什么亲戚。”

    “更何况,当年的事,你公爹是不是以为没人记得啊,咱们村里稍微有点年纪的人,谁不知道你家做的那些缺德事!”

    说出去,村里人都得把顾老大夫妇脊梁骨戳弯。顾老大又是个要面子的,说白了就是当了biao子,还要做牌坊。他们居然打算把顾老二送到山里,到时候就说他自己瞎跑,不小心被狼吃了。

    他们夫妻俩心底都黑了,为了自己的名声,就想害了一个那么小的生命。那时候的山里,可不像现代,不说狼,就连老虎都是有的。

    大家也看出来了,有老二,就有老大。顾老二是遗腹子,他娘生他时也难产去了。所幸他大哥顾老大那时候已经十七了,顾老二就跟着哥哥生活。

    哥哥开始还是个好的,但他媳妇却不是善良宽厚的。她对这个吃自家闲饭的小叔子,是厌恶的不行,觉得他占了自己不少便宜。

    她可不想想,若是父母活着,可是要分家的。他家现在这样的东西,都是有顾老二一份的。尤其是大嫂有了自己孩子之后,她对顾老二更是恨的不行。

    终于,就在顾老十岁时,那年收成不好,顾老大在妻子的劝说下,把顾老二扔到了深山里。

    顾老大之所以不把顾老二,卖了或是送人,也是怕名声受损。虽然乡下也有送孩子的,但那都是过不下去的人家。顾家其实条件不错,颇有积蓄。

    就算收成不好,顾家也不是没有余粮。都是一个村住着,谁不知道谁。大家也都知道顾家的条件。有吃有喝的,家里还有许多地,就这么都容不下亲生弟弟。

    没到四天,旨意和赏赐就都到了清风县。

    传旨的人到时,妙妙和顾念渊正一同,和大柳树村的极品亲戚扯皮。

    虽然顾念渊过一些日子,就要去参加乡试,也就是举人试。举人试和县试不同,举人试一般三年一次,一般在秋季八月。

    顾老二三岁时就开始做家务了,他哥哥开始还对他挺好,可儿子出生,顾大嫂又经常吹枕头风。慢慢地顾老大,也觉得弟弟是个拖累了。

    顾老二从小就要干许多活,而且从来没有吃饱过。就这样,顾大嫂还越来越容不得他。

    大柳树村大部分人,都姓顾,也都是一个族的。顾父也是顾氏族人,他平日里虽然没有亲戚来往,其实也是有亲戚的。

    这些事说起来其实有些龌蹉,顾念渊他养父叫顾老二。不是昵称,就叫这个名字,乡下人起名都不怎么讲究。

    一骑红尘妃子笑,大家都听过吧。古代的物流想快,那是真的快。太后皇后都下了懿旨,还有各宫嫔妃的赏赐,最重要的是皇帝还御赐了牌匾,这样的东西,那些人可不就要以最快速度啊。

    没两天就到,还是碍于有宫里派来的传旨太监。就算已经顾及太监,尽量减慢了速度。

    不过在这之前,青娘还是打算先祭祖。她想把顾念渊考中秀才的好消息,和顾父说一声,也和顾家的列祖列宗说一声。

    虽说顾念渊不是顾父的亲生孩子,当当年顾父却是在他周岁后,就带他见过列祖列宗的,并且还让人把顾念渊写进了顾家的族谱。

    往后的每年,顾父都带着顾念渊祭祖。顾父没了,顾家长辈逢年过节烧纸点香的事,也要靠顾念渊。而且顾念渊身世这个秘密,青娘是打算一辈子不说的,所以顾念渊中秀才这么大的好事,是一定要祭祖的。

    今年刚好赶上举人试,县试和乡试撞上,有的对自己没信心,出于稳妥考虑都会暂时不考。

    但顾念渊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所以打算继续往上考。他自己有自信,县试成绩又那样好,青娘和妙妙当然不会拦着他。

    古代皇帝被称为天子,所以谁也不能越过皇帝。景明帝不赏赐也罢了,既然他有东西赏赐妙妙,其他人包括太后都要等他一起。

    虽说景明帝赏赐的是牌匾,他写完还要笑做。但毕竟是皇帝亲自下令,宫里上上下下,都忙活起来,不到两天,精美绝伦的牌匾就做好了。这些懿旨和数量惊人的赏赐,也就可以动身了。

    宫里办事,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走的驿站。之前也说过,古代的驿站就是官方物流其实是很快的。不光可以寄信,也可以寄东西。

直播穿成真千金后养兄他登基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祸水养成系统韩三千苏迎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