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晨曦融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楼阁一层。

    白问晴早已准备好各色早餐,热腾腾的,香气四溢。

    苏奕一个人坐在那,惬意地享用着,不得不说,白问晴的手艺竟极为不俗,无论荤素,皆鲜美可口。

    元恒和白问晴陪坐在一侧,这是用餐时却不免有些拘谨。

    正值清晨,楼格外鸟雀叽喳,晨光熹微,青翠的竹林和花草在风中摇曳,沙沙作响,池塘中,彩色灵鲤成群游弋,摇动莲花,不时掀起一串浪花,荡开一圈圈涟漪。

    清宁静谧。

    当月诗蝉来到楼阁一层时,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原本略带紧张的心情也变得平静下来。

    “苏兄。”

    月诗蝉走上前问候。

    元恒和白问晴皆不禁生出惊艳之感,好美!

    就见少女白衣胜雪,肌肤晶莹,一张瓜子脸清丽绝美,直似从画中走来般,空灵出尘。

    只是,她气质很清冷,并非有意为之,而是骨子里便如此,让人远远看着,凭生自惭形秽之感。

    苏奕点了点头,道:“坐。”

    月诗蝉在一侧坐下,倒也并不拘谨,从容自然。

    只是她明显没心思吃饭,坐在那迟疑片刻,便问道:“苏兄,能否跟我讲一讲事情的经过?”

    苏奕言简意赅地把昨晚发生在浣溪沙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罢,月诗蝉似松口气般,起身致谢道:“多谢苏兄救命之恩!”

    苏奕摆手道:“小事而已,坐下吧,莫要客气,反倒是你,怎会被那司空豹擒下?”

    月诗蝉略一思忖,便把事情原委娓娓道来。

    当初她启程离开大周后,孤身一人负剑而行,横跨千山万水,最终在数月前抵达大夏。

    也是从进入大夏开始,她遇到的磨难和坎坷多起来。

    大多数纷争和坎坷,皆和她那堪称绝代的姿容有关,毕竟,似她这等美人,无论走到哪里,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但凡遇到这等纷争,月诗蝉从不肯退让低头,一人一剑,杀出了一条血路。

    可她终究来自大周,无门无派无根基,也因此得罪了许多修行势力。

    就像这次,因为杀了司空豹的两名属下,结果在抵达九鼎城后不久,便被司空豹带人唯独,一番恶战之后,不幸被擒。

    她说的简单随意,寡淡无味。

    可却让元恒和白问晴听得心惊动魄。

    一个堪称世间绝色的少女,仅凭一把剑,便一路杀到了九鼎城,这期间她该遭遇多少凶险和坎坷?

    又经历过多少次生与死的考验?

    须知,这可是大夏!

    月诗蝉如今只有元府境修为,且孤身一人,能够办到这一步,无疑太不容易了。

    苏奕也有些感慨,也很欣慰,月诗蝉依旧是如若当初,倔强且骄傲,即便是在这大夏境内,也不曾磨灭其一身傲骨。

    像秋横空,在饱经世事磨难,认清现实的差距后,选择了加入天枢剑宗修行,隐忍负重。

    这也是大多数修士会选择的做法。

    可月诗蝉不一样。

    她哪怕遭遇过诸多磨难,历经过无数坎坷,其性情一如从前!

    就如其求道之心,勇往无前,从不低头。

    而这,也正是苏奕最欣赏月诗蝉的地方。

    身为剑修,自当无惧生死,无虑成败,便是这险恶世事,也不能打碎一身傲骨!

    “苏兄,昨晚是你帮我……疗伤的?”

    月诗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来,神色微微有些不自在。

    “你们先退下。”

    苏奕看了元恒和白问晴一眼,两者很识趣地起身离开。

    而后苏奕这才把目光看向月诗蝉,说道:“不错,你体内的巫魔毒蛊,只有我能救治,眼下仅仅只是将其禁锢,想要灭除,还需要数天时间,这段时间,你每天来我房间一趟便可。”

    “啊?”

    月诗蝉怔了一下,绝美如仙的玉容罕见地浮现一抹窘迫之色。

    她可没想到,苏奕这番话会说的如此磊落坦荡,完全就不考虑男女之间避嫌的问题……

    “那……昨晚帮我褪去衣服的……也是苏兄?”

    说这句话时,月诗蝉已低下螓首,不敢正视苏奕的眼睛。

    没办法,纵使是仙子,面对这种牵扯自己隐私的事情时,也难免尴尬和难为情。

    “不是。”

    苏奕坦诚道,“不过,当时为了帮你疗伤,难免会有肌肤上的接触,这一点,想来你应该也会理解的,毕竟事急从权。”

    月诗蝉:“……”

    半响,她才稳住心神,道:“那……以后疗伤也需要如此?”

    “这是自然。”

    苏奕回答的不假思索。

    “这……”

    月诗蝉一想到每天晚上都要去苏奕房间褪去衣衫,进行那种极隐私的疗伤,脸皮发烫,耳朵都红透了。

    “疗伤而已,你莫想多了。”

    苏奕一阵摇头。

    这丫头,怕是不知道自己每天晚上为她疗伤,要消耗的力量和心神有多大,换做其他人,就是跪着求他,都不会答应了。

    “苏兄,多谢你了!”

    月诗蝉深呼吸一口气,再次致谢。

    苏奕微微一笑,道:“我在大周时说过,愿意当你在剑途上的引路人,虽然你拒绝了,但却难掩我对你的欣赏,之所以帮你,也是不愿眼睁睁看着你这样的好苗子被毁了。”

    月诗蝉怔然,下意识问道:“仅仅如此?”

    苏奕笑起来,道:“当然,你生的美丽也占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月诗蝉:“……”

    以她清冷如冰的性情,都有些招架不住苏奕这种坦然直接的交谈方式,

    换做其他人敢这么说,非被她视作耍流氓,拿剑捅几下不可!

    可偏偏地,月诗蝉却能看出,苏奕并不是耍流氓,他的确是有什么说什么,完全不屑掩饰。

    太过直接,反倒让月诗蝉一时颇有些手足无措。

    苏奕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月诗蝉神色间的忸怩和不自在,当一个清冷如冰的女子露出这等神态时,自然别有一番滋味。

    不过,苏奕可不是愣头青,不会就这般让气氛尴尬下去,说道:“你应该也察觉到了,体内的巫魔毒蛊虽被禁锢,可只要它还活着,你一身修为也无法施展出来,以后这段时间,就暂且住在这里为好。”

    他没有问月诗蝉的打算,而是直接替对方做出决断。

    作为男人,在一些事情上,绝不能把选择权抛给女人,这样会陷入被动中,也极容易坏事。

    比如你问一句想吃什么,很可能会得到一个“随便”的答复。

    可你若再问下去,得到的答案注定是这也不吃,那也不吃。

    这就太被动了,还容易被女人拿捏。

    以苏奕的骄傲性情,自不会容忍这等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反倒是替对方做决断,往往更能获得女人的信任感,甚至是感激。

    就如此刻,月诗蝉明显被感动到,绝美如仙的神色浮现一抹感激之色,低声道:“苏兄不止救我性命,还收留于我,为我疗伤,我……”

    “不说这些。”

    苏奕摆手道,“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让你感激涕零,总之,你只要记住,只要我在,你便不会有性命之忧,便足够了。”

    月诗蝉心潮起伏,泛起久违的暖意,看向苏奕的目光,也带上一丝柔润,就如冻结的冰层无声地消融。

    自从离开大周至今,她一人一剑,习惯了独自去面对那凶险叵测的磨难和坎坷,也习惯了独自去承受一切,

    而今,来自苏奕的关照,就如这清晨洒下的温煦曦光,浸润她以冰为壳的心田。

    月诗蝉轻咬粉润的唇,白皙如玉的玉容一阵明灭不定。

    半响,她摇了摇头,开始穿衣服。

    月诗蝉眼神恍惚,半响才终于敢确信,自己并没有做梦。

    自己,是被苏奕救了!

    轻轻将柔软的被子拥进怀中,月诗蝉原本紧绷的心弦这才一点点松懈下来,但同时,诸多疑惑涌上心头。

    也在这一瞬,她看到在自己腹部,有着一个红色掌印,这让她星眸睁大。

    难道昨夜是苏兄脱了我的衣服,还曾将手按在我……我这里?

    这岂不是说,他……他该看不该看的都……

    月诗蝉玉容骤变。

    难道……

    “放心,你没事。”

    “待会去问一问苏兄就知道了。”

    月诗蝉深呼吸一口气,从床榻上起身。

    苏奕说话时,从软榻上起身,一指床头一侧木柜上的衣服,道,“这是为你准备的衣服,旁边有洗漱沐浴之地,收拾妥当后,待会记得下楼用餐。”

    说罢,他负手于背,施施然走出房间。

    旋即,她唇中发出一声惊呼。

    就见被子从身上滑落,让她上半身暴露出来,虽非不着寸缕,可也仅仅只剩下肚兜遮掩着胸前。

    “苏兄,怎么是你!?”

    月诗蝉瞪大美眸,都有做梦般的不真实感觉。

    “若不是我,你在昨夜可就遭了那司空豹的毒手。”

    一道熟悉的淡然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月诗蝉扭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软榻上,一个青袍少年懒洋洋躺在那,清俊的脸庞在晨光下泛起一层柔和的光影。

    清晨。

    月诗蝉从浑噩灰暗的意识中醒来。

    睁开眼睛的一瞬,她猛地坐起身来,清丽的小脸露出戒备警惕之色。

直播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我能复制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