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化灵境大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当滂沱大雨轰然垂落,当靠近金色宝灯所化的光幕时,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飞。

    闻心照、元恒等人身心所遭受的影响,皆随之消失。

    看着这一盏滴溜溜悬浮的金灯,皆神色异样,好神异的秘符!

    便在此时,一道温醇如酒般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这灵阶秘符倒是不俗,当出自符道大家之手笔。”

    一字字,如晨钟暮鼓,飘荡天地间,就见云收雨住,雷霆消弭,原本灰暗压抑的天地,倏尔变得静谧旷远。

    云破月来,皎洁清辉四溢。

    之前发生的一幕幕诡异景象,皆烟消云散。

    而伴随声音,一道身影从夜色中飘然走来。

    这是一名身着藏青长袍,鬓发灰白,身影瘦削的中年男子,行走时,身影四周有云雾弥漫,如腾云驾雾似的。

    他模样清奇,眼眸呈黄褐色,随着一步步靠近,一股无形的威压也是扩散而至。

    元恒和白问晴皆心中一颤,相顾骇然。

    面对这长袍中年时,两者皆凭生渺小如蝼蚁,惊惧难安的感觉,如视天上神祇驾临!

    闻心照娇躯发冷,眸泛惊疑,好恐怖的妖气!

    “灵道层次的大妖!?”

    章蕴滔倒吸凉气,内心震颤,脸色骤变。

    清芽下意识地朝苏奕身边缩了缩身体,水灵灵的大眼睛泛起一丝惊悸,“这人好可怕啊!”

    苏奕眉头微皱,露出一丝不悦,屈指一弹。

    嗡!

    金色宝灯骤然大放光明,灿然如日,灯芯四周,层层叠叠的光影像花瓣似的绽放,释放出一波波涟漪似的金色光霞。

    金灯曜日符!

    苏奕最近在宝船上炼制的灵阶秘符之一,攻守兼备,妙用无穷。

    不远处,踏步而来的长袍中年瞳孔微凝,当即止步,袖袍翻飞,生出无形的力量波动,才将那一重重冲击而至的金色光霞化解。

    只是,他的身影也是微微一晃。

    “这灵阶秘符,妙不可言!”

    长袍中年赞叹了一声。

    说着,他朝苏奕那边微微拱手,微笑道:“鄙人应阙,此来并无恶意,之前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各位道友息怒。”

    说话时,他浑身气息收敛,气息淡然,一派出尘超然的气象,大袖翩翩,直似神仙人物。

    众人心中皆稍稍安稳不少。

    苏奕却似笑非笑,道:“冒犯不至于,我倒是巴不得你怀揣恶意而来。”

    长袍中年应阙一怔,微笑道:“小友此话怎讲?”

    苏奕探手一抓,金色宝灯倏尔化作一道秘符,落入其掌心。

    而后,他这才淡然开口:“很简单,若你之前敢试着出手,我便剁了你的鳞爪,扒皮抽筋,啖肉饮血,如此,岂不美哉?”

    其他人心中一震,都不禁惊诧。

    虽然应阙收敛了气息,可他们都早已察觉到,这是一个极可怕的化灵境存在,一个拥有操纵雷霆,驾驭云雾手段的大妖!

    可苏奕却似根本就不把对方放在眼中,言辞之间,尽是不屑和淡然,视对方如猎物,可任凭宰割!

    长袍中年应阙那黄褐色的瞳孔骤然一眯,旋即笑起来,道:“小友年纪轻轻,以辟谷境修为,却敢说出这番话,看来是有所依仗啊。”

    苏奕目光看向篝火,一边饮酒,一边随口道:“你不必再试探,惹我不耐烦了,这断龙崖畔,便是你埋骨之地。”

    应阙沉默了。

    他那一身的淡然气息,翻腾不已,那等属于化灵境层次的恐怖威压,尽管收敛着,可依旧让众人心神压抑,有窒息般的感觉。

    这是修为境界上的绝对压制!

    灵道之路,分作化灵、灵相、灵轮三大境。

    踏足灵道者,皆被称作“大修士”,搁在整个大夏,乃至整个苍青大路上,都是伫足世间之颠的存在!

    须知,便是大夏四大顶级道统、三大宗族势力、以及大夏皇室这等等庞然大物中,之所以能够俯视天下,睥睨四海,便因为有诸多灵道大修士坐镇。

    不夸张的说,一位化灵境修士,无论在哪里,都是足以让任何修士仰望和敬畏的存在!

    苏奕他们中,修为最高的章蕴滔也仅仅只是聚星境中期修为,是元道修士,远无法和灵道大修士相提并论。

    因为相差的不止是境界,还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道途!

    这等情况下,来自化灵境的威压,就如山中之虎,虽不发威,也足以让百兽仓惶畏惧。

    可最终,应阙没有动怒,反倒愈发收敛自身气息,黄褐色的眸望着苏奕,拱手道:“是鄙人孟浪了,还望道友莫怪。”

    众人皆惊疑不定。

    不明白应阙为何态度会变得这么快。

    事实上,应阙的态度,已经变化了三次!

    第一次,是在他未曾现身时,引来天雷大雨,令天地势变。

    可在被苏奕以金灯曜日符化解后,他似察觉到不妥,当即收敛神通,令天地恢复往昔宁静,并亲自显现踪迹。

    第二次,则是迈步前来时,眼见金灯秘符所产生的奇异变化,当即收敛一身气息,止步不前,朝苏奕出声见礼。

    而现在,随着和苏奕交谈,眼见苏奕视他如任凭宰割的猎物般不屑,似让他意识到不对劲,当即出声,再次道歉。

    这一幕幕,发生在一位化灵境妖修身上,任谁能不惊?

    他究竟在忌惮什么?

    难道说,从苏奕身上,让他嗅到了威胁的气息?

    众人心中疑云重重。

    “你倒是聪明。”

    苏奕冷哼,眼见这应阙没有被激怒,让他不免有些意外,也让他暂且按捺下动手屠蛟的心思。

    聪明?

    长袍中年应阙眼皮跳了跳,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道友,实不相瞒,我此次之所以显化身影,乃是在刚才时候,无意间听到了道友那一番斩杀蛟龙的言辞,心中颇不舒服,才决定亲眼来看一看。”

    众人心这才明白,原来是苏奕那番话,引出了这位化灵境大妖!

    清芽睁大眼睛,脆声叫道:“你难道是那条黑蛟吗?”

    长袍中年应阙眼神泛起一抹哀伤之色,道:“你们口中的黑蛟,便是鄙人的父亲。”

    嘶!

    众人倒吸凉气,相顾骇然。

    那传说竟然是真的!

    那头曾渡化龙之劫的黑蛟不止曾经存在过,还有后裔!

    “这么说,你此次前来,是要来找我泄愤的?”

    苏奕问道。

    这时候,其他人都早已起身,唯独他坐在藤椅中,懒散惬意。

    应阙坦然道:“一是泄愤,二是想看一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说出那一番灭杀蛟龙的言辞。”

    旋即,他神色微妙,道:“但现在,见识了道友的风采后,我亦钦佩不已,自不会再做出莽撞冒失的事情。”

    苏奕道:“你就不怀疑我是虚张声势?”

    应阙黄褐色的瞳孔闪动了一下,道:“只看在场其他道友的神态,便让我清楚,道友绝不是虚张声势之辈。”

    在他眼中,修为最高的章蕴滔都面露惧色,忌惮万分,其他人等也无不如临大敌。

    唯独苏奕这样一个辟谷境少年,自始至终淡定从容,浑不见一丝慌张,这本身就很反常。

    并且,应阙一眼看出,闻心照等人,皆一副以苏奕马首是瞻的样子,这也让应阙愈发意识到,苏奕不简单。

    故此,他的态度才会发生如此变化。

    总之,若不是苏奕的表现,让应阙心存忌惮,以他的性情,怕是早已动手,灭杀掉苏奕等人!

    可这时候,苏奕却似有些意兴阑珊般,挥手道:“你既不打算动手了,还留在这里作甚?”

    这就是下逐客令了。

    可应阙却犹豫了,神色变幻半响,似做出决断般,双手抱拳,见礼道:“道友,鄙人斗胆,有一事请教!”

    ——

    ps:感谢“小哥大基”童鞋又一次盟主赏!感谢莲心妹纸、书友705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

    光幕外凄风苦雨,雷霆大作。

    光幕内却静谧祥和,温暖如春。

    就在众人疑惑时,忽地心有所感般,望向天穹。

    轰!

    一阵闷雷声突兀地在天穹黑云中响起,顿时狂风大作,有滂沱大雨随之倾泻而下。

    再看元恒和白问晴,虽强自镇定,可他们躯体却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脸上不可抑制地浮现惊慌、忐忑之色。

    苏奕袖袍一挥。

    一枚秘符悬浮虚空,砰的一声化作流光溢彩的金色宝灯,当空旋转,滴溜溜洒下一片金灿灿的光幕,将苏奕等人笼罩其中。

    元恒忽地皱眉。

    “元恒大哥,怎么了?”

    清芽问。

    天地间,顿时凄风苦雨,陷入灰暗压抑氛围中。

    这一瞬,便是闻心照、清芽他们都感受一阵扑面的危险气息,心神惊悸,呼吸都感到困难,当即色变。

    当察觉到众人那惊疑的目光,他不由哂笑,“不必紧张,只是一只小爬虫来了而已。”

    小爬虫?

    远处浩浩荡荡奔涌的大江水流,似也变得温驯安静下来。

    “嗯?”

    闻心照、清芽、章蕴滔三者皆吃了一惊,警惕起来。

    “云从龙,风从虎,天地势变,性灵先惊,你们两个乃妖修,能察觉到这种变化,倒也正常。”

    苏奕收回远眺的目光,拿起酒葫芦饮了一口。

    元恒目光却看向苏奕,道:“主人,我神魂忽地产生一阵压抑悸动之感,内心有惊颤之感,就像有祸事将要发生般。”

    白问晴也连忙道:“我也是。”

    月朗星稀,夜风习习。

    在苏奕目光下,一片黑云无声无息地从远处天边掠来,将天穹那一轮皎洁明月悄然遮蔽。

    天色顿时灰暗下来。

直播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绝世神皇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