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从此梵净斋再都没有古猿标本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并没有想击杀,是魏涂动了杀心!”

    “放屁!你若不指示,魏涂一个随从,哪有胆量!”

    羊舌肸怒气冲天道:“尤主任为梵净斋培养弟子,呕心沥血数十年,竟然被你这样的畜牲侮辱……老子一想到就有杀人的冲动!”

    风布默不作声,现在话多就挨的打多。

    羊舌肸骂了半天觉得无趣,翻来覆去就那几句,便高呼一声:“出来,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

    立刻一个壮汉从一棵大树上跳下,飞速奔过来,躬身道:“拜见羊舌前辈!”

    羊舌肸责问道:“你是宗门密探,见到丑八怪胡乱杀人,为何不阻止?要你们密探是吃干饭的吗?”

    密探的责任是打探消息,阻止杀人却越界了,再说人家是长老,还有蝶真境护卫,我随便阻止不是找抽吗?

    密探不敢说话,半晌诺诺赔笑道:“前辈,职责所在,请见谅!”

    “啪!”

    羊舌肸一个巴掌将密探抽翻,而后怒冲冲道:“见死不救,你当什么密探?老子且问你,你打探到什么消息,说不全,老子废了你,宗主也不敢放个屁!”

    密探起来见羊舌肸那吃人的眼睛,忙低头诺诺道:“小人探到他们要杀黎五朵。”

    羊舌肸厉声道:“谁?说清楚!这么多人,他们指的谁?”

    “魏……”

    密探刚开口,抬头就见羊舌肸那吃人的眼神,然后突然改口道:“是风长老,他指示魏涂杀人!”

    好!

    老子要的就是这句话。

    羊舌肸又问道:“老子且问你,你看了半天,觉得这个女娃子有没有前途,能不能成为梵净斋未来之星,有没有能力为梵净斋挑起未来重担?”

    密探清楚,这些疑问句绝对不能否定,只能有肯定回答一种方式。

    “黎五朵是小人在梵净斋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天才,可以这么说,现在内门的所有弟子,如果黎五朵排第二,就没有人敢排第一。下一次核心弟子选拔赛,她绝对是第一,小人觉得她肯定是一招制胜……”

    不收费的讨好话不说白不说,密探没有节操的话说了一大堆,听得羊舌肸点头微笑。

    密探松了口气。

    羊舌肸道:“如此说来,风布真是

    胆大妄为,不把梵净斋利益放在首位。为一己私利,居然要杀灭梵净斋第一天才,这可算他罪过?”

    “算!绝对算!”

    密探连忙配合,羊舌肸又道:“你是密探,自然清楚尤主任在梵净斋中的地位,你且说说她的功劳在哪里?”

    梵净斋密探隶属宗主,知道的事情必然多,立刻把尤妙真在梵净斋的事迹略略说了一遍。

    而后羊舌肸再道:“你说说,这个丑八怪不但派人禁锢尤主任,还出言不逊。哎,你说说,丑八怪说尤主任就从了我吧,这句话是不是丑八怪要对尤主任行不轨之事?”

    “这个??????这个??????”

    密探自然不敢胡说,羊舌肸接着道:“老子清楚了,你的意思就是丑八怪就是这样做的!”

    密探:“??????”

    老爷子,我没有说话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羊舌肸一把拎起风布道:“丑八怪,你可知罪?”

    风布无话可说,只能木然点点头。

    “你做的这些事情,已经不配做内门长老,老子代表梵净斋??????”

    羊舌肸突然停下,就在大伙认为他要撤销风布长老职务的时候,羊舌肸突然道:“老子代表梵净斋惩恶锄奸,将你这恶贼从世上抹除!”

    “啪!”

    无理由的一掌。

    风布的脑袋碎了,浑身上下慢慢碎成粉末。

    从此梵净斋再都没有古猿标本了。

    密探吓得呆住了。

    他出手就杀了风布,他可是内门长老啊!

    这在宗主面前怎么交代?

    虽然你和宗主是师兄弟,关系匪浅,但好歹风布也是长老啊!

    完了!

    老爷子这是晚节不保!

    密探脑子在飞速运转,就听羊舌肸道:“你去告诉宗主,就说老子是替梵净斋除却败类,刚刚老子和你说过的罪行,你一个字不少的说给宗主!”

    “小人明白!小人告退!”

    密探赶紧走了。

    尤妙真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

    羊舌肸骂了一句,又道:“这女娃子前途无量,以后必定会成为梵净斋翘楚,你却想击杀,把宗门利益放在何处?”

    风布狡辩道:“我只想抓捕,

    本来风布想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两巴掌到了脸上后,也是忍不住怒气冲冲。

    老夫是长老,你竟敢打我?

    风布不相信似的看着羊舌肸,突然吼道:“羊舌肸,你以下犯上,掌掴长老,我要去宗主前告你!”

    羊舌肸一阵拳打脚踢,一会儿风布便抱着头躺在地上。

    风布还算硬气,自始而终没有求饶,没有嚎叫。

    “老子把你这个丑八怪打成死狗,你一并宗主前告去,这样证据确凿!”

    不过还手他也打不过,人家一个手指头就将他弹死了。

    见风布死狗一条,羊舌肸又责问道:“丑八怪,老子且问你,为什么要杀这小姑娘?”

    “老夫怀疑她是内奸!”

    老子都等不上机会打你,你还敢嘴犟,打成死狗,一并去宗主前告状吧!

    噼噼啪啪??????

    复一巴掌,另一个脸上也有了血色。

    羊舌肸还觉得不过瘾,见风布不说话,又变成责骂。

    羊舌肸瞪大眼睛骂道:“你欺负不过老子,你就来欺负水系的女子,你他妈还算是人吗?”

    风布不敢说话,也不敢看羊舌肸,低头任他责骂,决定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羊舌肸怒冲冲问,风布轻飘飘答:“将黎五朵抓起来,就能审问出证据!”

    “放你娘的狗屁!这不是没有证据吗?你诬陷这女娃娃,就是在报复老子的徒儿肖戈,明知道她是肖戈女朋友,你却想杀了她,你这个不要脸的丑畜牲!”

    羊舌肸越说越气,一个巴掌甩过去,风布的脸便有了血色。

    风布想好对策,到时候把责任全部推给魏涂,反正自己是长老,羊舌肸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最多嘴上占便宜,手上使点劲,还能杀了自己不成。

    “证据呢?”

    “羊舌??????”

    尤妙真刚张口要说话,羊舌肸便打断道:“先把这个丑八怪处理了,再说其他!”

    “丑八怪,老子见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直播祥和森林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剑临诸天叶尘池瑶体育全场免费直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