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隆冬之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宋皇宫里的惨剧很快就传到了辽南京。

    萧燕燕叹了口气:“宋人还说自己是礼仪之邦,现在看起来,哎……”

    景宗皇帝耶律贤看了看徐咏之。

    “耶律休哥。”

    “臣在。”

    “打他一下。”

    “陛下的意思是?”

    “攻宋。”

    “什么时候?”

    “三天之后。”

    “是不是太着急了?”

    徐咏之也是吃了一惊,按说准备一支军队南下,至少需要一个月。

    “我们契丹人不需要那么多的准备,我们天生就是战士。”耶律贤说。

    萧燕燕来到辽南京城之后,调整了徐咏之的部队,毕竟他是一个新归顺的汉人,所以大家会发现,高梁河大战之后,虽然升迁成了于越,但是耶律休哥的部队反而少了,而且以汉人杂牌部队居多。

    萧燕燕会说话:“方便你沟通,此外,早就听说你善于练兵,队伍给你带,能成为精兵。”

    徐咏之却也不介意这件事,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容身之所罢了,再说就算练出十万精兵,又能如何?直接攻下汴梁吗?

    耶律贤说契丹人三天可以出兵,还真的不是吹牛,皮室军携带者奶酪、干肉和奶酒,确实可以直扑河北中部的宋军营地。

    徐咏之的兵马跟在韩匡嗣麾下出击,如果我们看史书,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奇怪的安排,刚刚立下大功的耶律休哥,已经在高梁河统帅全局,为什么这会儿被安排在韩匡嗣麾下。

    其实原因就是,这里的耶律休哥,是徐咏之,耶律贤必须要看他的行动,才能决定是不是可以信任他。

    萧燕燕在城外的山坡上,看着辽军出击的队伍,辽军都认识皇后娘娘,也敬重她,大家纷纷举起长矛和剑敬礼。

    看见徐咏之的旗帜的时候,萧燕燕骑马从山坡上跑了下来,徐咏之赶紧下马行礼。

    “你起来,辽军里不许行大礼,这个时候的你,会没有办法作战。”

    “是。”徐咏之点了点头。

    “他在展示自己的力量。”

    “谁?”徐咏之问。

    “皇上。”萧燕燕说。

    “展示给谁看?”徐咏之问。

    才一说完,他就明白了,真是傻话。

    不过萧燕燕倒是毫不介意。

    “你,还有我。”萧燕燕说。

    “陛下对我不放心,对吧。”徐咏之说。

    “嗯,有韩大人担保,他知道你不会反,但是他不服你。”

    “不服我?”

    “他认为你是大宋第一勇士,他想你看看契丹第一勇士的作战。”

    真是孩子气,徐咏之暗想。

    “为什么还要展示给你看?”徐咏之问。

    “他担心我会喜欢你。”

    “我不想惹麻烦。”徐咏之说。

    “不会有麻烦,这是我们两口子之间的默契,他不会杀死那些爱慕我的人,而我,也不许真的跟那些人有些什么。”萧燕燕说。

    “我信你个鬼,这种游戏不能玩!”徐咏之暗想。

    “麻烦娘娘一件事。”徐咏之说。

    “什么事?”

    “臣的妻子在家里,双耳失聪,就烦劳娘娘多照顾她一下。”徐咏之说。

    “这事儿交给我,放心吧。”萧燕燕笑道。厽厼

    徐咏之行了个大辽的军礼。

    “我还会看好你的仇人,这点你也放心吧。”萧燕燕又说。

    这女人太聪明了。

    徐咏之调转马头,追上了自己的副将韩德凝。

    “还是那句话,大人,离皇后娘娘远一点儿,太危险了。”

    “我知道,我跟她说了,我不想惹麻烦。”

    “你这场仗才麻烦呢,你要怎么打?”

    “自然要全力去打。”

    “你赢得太多的话,超过了皇上怎么办?”

    “那我难不成要打输了吗?”

    “更不行,那皇上不得办你吗?”

    “两头都是罪过,我按兵不动好了。”

    “这是更大的罪过,我们都会被处决的。”韩德凝说。

    “那你教教我,我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徐咏之说。

    “你跟着我爹,所有的功劳都算他的就好了。”韩德凝说。

    徐咏之看看韩匡嗣的旗帜。

    “一言为定。”

    “不是我们爷俩套路你,抢你的功劳啊。”

    “咳,什么功劳不功劳的,我根本就不在乎。”

    “你不想封王吗?”

    “什么王?”

    “陛下会给这场战斗当中功劳最大的人封王,而且是宋王。”韩德凝不动声色地说。

    “啊,没什么区别。”徐咏之说。

    “有区别的,如果真的打下了汴梁,汴梁城就是你的,这是报仇的好机会。”韩德凝说。

    “那我就全力让你当上宋王好了。”徐咏之对韩德凝笑了笑。

    “我肯定不成,如果你愿意,就可以帮我爹做到这一点。”韩德凝说。

    “他已经是燕王了呀,这么好的南京城。”徐咏之说。

    “这还不够啊,南京虽然繁荣,但它是大辽的南京,永远都不会是任何一个王爷的封地,我爹的封地在蓟州,那差得远了,但是如果封了宋王,那他的封地就可以是汴梁,打下来了汴梁,那座城就是他的。”韩德凝说。

    “好,我答应他,帮他成为宋王。”徐咏之笑了笑。

    辽人对黄河没有概念,他们也许可以突破河北,但是哪怕再大的辽人势力,想要突破黄河都很难,他们可以踏冰过河,但是宋人可以依靠城池据守,等到冰化了之后,水军就可以从背后抄辽军的后路,两路夹击。

    要想攻克汴梁的话,一定要有攻城器材,还要控制渡口,只有骑兵的部队,会在汴梁城外消耗殆尽。

    “有您的相助,家父一定会感激的。”韩德凝说。

    徐咏之笑了笑,一个字啊,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至于么?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这个字的力量,它是一种正统的可能。

    宋王的下一步,就是宋国皇帝。

    耶律贤对让辽国攻克中原和南方没有信心,也没有兴趣,契丹贵族认为汴梁太热了,而且不能养马。

    他们更希望找一个亲近他们的中原皇帝,给他们提供纺织品和奢侈品,因为辽国有了辽南京之类的城市,他们不再像匈奴人那样渴望铁器,他们有这些武器和农具的制造业了。

    韩匡嗣如果能够在这一战当中表现亮眼,那就可能成为石敬瑭那样的傀儡皇帝,这也是韩德凝说这番话的理由,他可能像李世民一样,作为第一个功劳最大的小儿子,在未来的皇位争夺上有所表现。

    人人都有野心,皇位这东西,谁不爱呢?

    无弹窗()

    赵普想了想:“官家,燕云十六州之后的事情,确实我们没想过,但是我看短期之内,我们会和契丹人在拒马河一带拉锯了,也许,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守住这里。未来以西北作为我大宋的养马场,练出好骑兵,就用在河北,最后收买女真、奚人之类的部落在契丹内部作乱,我军再乘胜追击,也就是了。”

    别说,最后辽国的灭亡,真的就是这个思路,只可惜北宋在辽亡之后很快也就灭亡了,这就是赵普想不到的了。

    “你怕冷吗?”

    这话说得噎人,其实赵光义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动兵的好时机。

    夏天在高梁河的大败当中,宋军的死者就有一万多人,伤者四五万,丢弃的军器粮草和马匹不计其数。

    赵普也赶紧跟进:“马匹损失比较大,幼马要想长成,还要等二三年,补充一下马匹比较好。”

    赵光义当然也明白,叹了口气,“朕心里好气,过去大宋的策略,一直都是先南后北,平定南方割据,而后攻打北汉和契丹,收回了燕云十六州,自然就能够压制契丹,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收复不了燕云十六州,又当如何呢?”

    赵光义这句话说出来,王继恩就不敢搭话了,这是国家大事,他一个内臣,不好对答。

    什么也没有查出来,没有妖物、更没有鬼。

    这下赵光义心里稍安,那就只有一种东西了,那就是敌人。

    如果没有高梁桥的战败,所有的悲剧都不会发生,赵德昭不会死,赵廷美可能也不会背叛,那赵元佐,自然也不可能发狂。

    几个月后,就调集兵马,又能有多少可用之兵呢?

    “伤者还没有痊愈,死者也刚刚得到抚恤……怕是……”王继恩壮着胆子劝道。

    王继恩看了看官家,还是应该进谏一下了。

    “官家,正值隆冬,真的要打吗?”

    有明白的人暗暗地说,这是太祖皇帝死得不明不白,德昭殿下也死得委屈,才会报应在赵光义身上,这种谣言一出来,赵缇娅就到处派人去抓传谣言的人,但是毫无头绪,也没有什么势力在后面编造谎话,大家都是自己脑补出来的。

    最后赵光义只好从真定府隆兴寺找了圆通大师回汴梁,发扬他真言宗的背景,好好地查查是不是有什么邪祟。

    “北伐,准备北伐!”赵光义叫来赵普。

    皇上在盛怒当中。

    赵普不敢对抗他,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因为赵廷美和赵元佐的事情,在弹劾赵普。

    都怪徐矜。

    徐矜是大宋的敌人,是一切不幸的根源。

    赵德昭、赵廷美自杀,赵元佐得了疯癫之症,三个可能继承大宋皇位的人在几个月之内惨遭不幸,赵光义觉得自己遭到了诅咒。

    厽厼。他直接把给自己出主意的张悲打入了大理寺天牢,张道爷在里面蹲了六个月,才托了赵普的门路说清,从里面放了出来。

    过去李连翘在身边,他对儿子是一种很忽视的态度,而今李连翘不在了,他开始用了更多的时间来陪孩子,怎奈很快太子就遭了厄运,也是始料不及。

直播金匮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顶级神豪豪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麻衣神婿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