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一秒永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即便是通过遗迹考核,在屠龙号里依然过不了试炼之域,陨落在试炼世界的不计其数,以至于现在屠龙号里仅存几名学员都不敢轻易进试炼之域深处去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

    直到他遇到陈星,懊悔于相见恨晚。

    相见恨晚不是朔伯对陈星一见如故有什么想法,而是朔伯一眼就看破陈星病入膏肓命不久矣,好不容易寻觅到一名屠龙族后裔,却是晚了一步,朔伯怎么能不懊悔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早点遇到陈星呢。

    屠龙族后裔有一个通病,脱离深海生活引起的基因病。朔伯找到陈星时,陈星的病其实已经到了晚期终末期,原本朔伯也是抱有叶炾类似的想法,将死之人断无有进化之用,屠龙号择人一向讲究最佳优选,老弱病残绝对是屏弃在外的。

    本是准备拍拍屁股走人的朔伯,不知道那天脑筋抽了什么风,突然醍醐灌顶领悟到自己这几千万年来想错了,也做错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唯有将死之人才是真正可以突破禁锢之人,暖房里培育不了栋梁之才。

    所以朔伯设计主导了双云桥事件,把陈星送到叶家当着叶炾的面喂了足量的进化丸,其中就有绿色的防护盾专用进化丸,也不考虑什么了,一股脑喂了再说,成败得失就这么一锅烩了。

    失败了也就失败了吧,反正也就是一个试验品。

    把陈星留在人世间而不是一如既往的带回他的飞船,朔伯是故意而为之,他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假借叶家和其他家族的贪婪之心,给陈星创造了许多次陷入将死之境的机会。

    这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尝试,虽说是个试验品不心疼,如果陈星半途熬不过去不小心死了怎么办?朔伯不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真的死了那就死了吧,朔伯上人会替陈星讨回一个公道的。

    然而让朔伯意外的是陈星居然活了下来,还活的挺好挺滋润的,进化程度更是远超朔伯预料之外,乐得朔伯在他的飞船里捧着酒缸子整日里就盯着陈星的踪迹。

    蓝色幽光划过黑龙庞大的漂亮龙角,铁塔一样的龙角突然塌落,一万七千米的海底依然遵守地心引力的自然规则,被陈星一剑斩断的龙角轰然下落。

    笼罩着陈星的粒子束光突然熄灭。

    乌角有着陈星类似的内置智慧系统,只是没有被融合。

    没有融合的内置智慧系统抢先在乌角决择之前已经做替他做出了选择,测算出粒子束光照射无损于陈星,内置智慧系统迅速关闭单兵粒子束枪开关,同时控制乌角两只手上举。

    内置智慧系统以最快的速度计算出没有赢的任何盘面,当机立断认输投降,以此来赌一把陈星会放过自己。

    乌角满脸绝望地双手抱头等待蓝色幽光把自己一劈为二,双眼紧闭干脆等死,大脑的反应总是要略慢于内置智慧系统。

    等待是一种煎熬,等死也是一种折磨,等对手决定自己的生死更是一种耻辱,一个二流五等的小有成就者竟然要等一个不入流的新人定其生死,活脱脱是一种羞辱。

    一秒永恒,仿佛几个世纪。

    乌角同样有把一秒拆分为千万份的时间计算能力,能力越大痛苦越大。

    普通人一秒钟眨眼就过,不用等待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乌角不行,他的一秒可以演绎出一生,一生濒临死亡的感觉让他接近崩溃。

    一秒、两秒、三秒……

    没有想象中的死亡之剑,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另一种崩溃。

    陈星最后一刻还是剑走偏锋,没有劈乌角,不是他突然良心发现或者说遵纪守法不杀人什么的,他还没有那么高尚纯洁。

    滴亚剑柄射出的蓝色死光在接近乌角还有一公分距离之时,光剑突然断了没了。

    自然不是陈星刻意而为之,是能量实在支撑不住了,没有输入能量怎么可能还有产出光剑,能量守恒定律放之四海而皆准,银河系如此,宇宙任何星系都如此。

    人的愤怒也就一口气,既然对手自动服了软收了武器还举手投降,自己这边能量匮乏也一下子打不起来了是吧,那啥的,就先隔一边吧,搁置争议先共同开发这两条巨龙和一头沧龙吧。

    陈星心里还以为乌角是过来和自己抢食来的,心还想这么大的猎物有必要要抢个你死我活的吗?

    催动滴亚特别耗费能量,肚子里已经饿的慌,这不有现成的吃食不是吗?吃点先,保持体力再干架也不迟,砍不到乌角顺手把黑龙肚子上的一块肉割了下来。

    扯了一块一人大的肉块直接啃了几口,心里还是对乌角抱有浓厚警惕,这手电筒照过来跟小刀子割肉似的。

    还是算了吧,不和他计较,又割了一大块黑龙肉,轻蹬双脚要浮上去离开海底,不争了,两块肉也够自己吃个饱了。

    乌角一看陈星要离开这里,吓的魂都没了,若让陈星就这样浮上海面,这是比死都可怕的结果。

    要知道,陈星是来考核的,乌角和大师兄虽都是负责具体考核事宜的考官,其实是有分工的。

    大师兄负责遗迹考核,他乌角其实是负责接应通过遗迹考核的新人去屠龙号报到,只要陈星一出遗迹就算是通过考核,不同于以往新人入籍。

    以往新人知道考核内容和整个过程,朔伯都是有过一对一培训的,甚至于有的新人还提前熟悉考场,来个模拟考什么。

    陈星他什么都不知道啊,所以需要乌角来负责解释,并且介绍屠龙号招收新人的一切门门道道。

    本以为悄悄杀了陈星,回头就编个由头说陈星考核过程中受其重伤身死道消,这个事也就过去了,谁知道机关算尽就没有算到陈星会这样逆天,这要是让他回海面上回家去了,即使朔伯能放过他,他们的便宜师傅豆挺杨也饶不了他。

    所以他一直在思考和研究究竟是哪一个步骤出了问题,为什么一样的血脉同样的进化丸就不能达到应该达到的进化程度?

    每一次寻到屠龙族后裔,总是小心谨慎地当宝贝一样供着,供其修养到一定程度再送到海底基地考核,却是十之八九难过遗迹考核。

    要产生系统防护盾,最基本条件是身体里要有这种特种超微智能细胞,这是一种极稀罕的细胞,正因为稀缺性,所以屠龙号上的一众人在没有达到二流八等进化程度前没有得到服用这种防护型的物资。

    这不是朔伯偏心,中间是有原因的。

    防护盾系统相当于人的免疫系统,人的免疫系统若是太过活跃,会怎么样?是不是能很轻松地抗拒所有病毒感染细菌感染?甚至消灭癌细胞?

    这是有过先例的,曾经的惨痛教训换来千万年来的一个规矩,屠龙号第子未达二流八等禁止服用绿色防护盾进化丹丸。

    几千万年都过来了,为什么朔伯又给陈星服用了绿色防护盾进化丸,是嫌弃陈星活的太舒适让他早点自己把自己弄死吗?

    朔伯当然不可能有这种想法,屠龙族后裔可不好找,能过考核的更是稀罕之极,朔伯的焦虑已经达到了无法言喻的程度。

    “熊你个奶奶的,撕你个混蛋!……”

    陈星怒不可遏,能不狰狞拼命嘛?海水里传声嗡嗡嗡咚咚咚的,不习惯的还真的听不清楚,陈星就听差成乌角在咒骂自己“熊”什么什么“撕”什么什么。

    更要命的是那些照射光看似对陈星毫发无损,实质还是有伤害的。

    不是这样的,免疫系统太过强烈会引起对许多自然物质严重过敏,会导致严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最终自己的免疫系统会杀死自己的特定功能性器官组织,也就是自己杀了自己。

    同样道理,在身体进化尚未完善之前,那些网状大细胞有可能会吞噬部分超微智能细胞,或者吞吃神经网络元细胞。

    不是陈星天资聪慧骨骼惊奇能自我进化出一套防护盾系统,那种玄幻体育直播中的天赋异禀的套路,这个宇宙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再怎么神奇的人物也不可能凭空进化出系统防护盾。

    要知道系统防护盾是什么,是大量网状特种超微智能细胞密布全身构建而成,这些细胞颗粒要大于其他功能性超微智能细胞,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吸收波束能。

    这里说的人是指二流八等以下的人,若是朔伯和豆挺杨之流大能,这把粒子枪的威能还是偏小了点。

    亲眼目睹陈星跟没事人一样沐浴在粒子枪强光照射之下,满脸狰狞地举起长剑就要劈来,乌角心神俱颤,这还是新人吗?仙人板板的,这是来了尊大神好吧!

    防护盾系统挡下了粒子束,并且吞噬了以光波为形式的粒子束颗粒团,但是还是有一部分粒子束影响到了陈星的神经元系统,仅仅是一丝丝的漏网之鱼就足够让陈星痛到痛不欲生。

    痛!痛到陈星发了狠的要劈了乌角,劈了这个欲置自己于死地的罪魁祸首,若没有防护盾系统,自己已经死的渣渣都不剩了。

    说起这个防护盾系统,乌角还真的没有,乌角没有,东方昊、红姑都没有进化出这么一身防护盾,所以他会惊恐于陈星怎么会没事人一样。

    陈星看起来好端端的有什么伤害?粒子光束照射到身上痛啊!痛到撕心裂肺锥心刺骨!

    陈星举着滴亚劈出蓝色死光斩杀黑龙,那是拼了命的战斗模式,不拼命他也激发不了滴亚的蓝色死光,拼命状态下全身的防护盾自动开启,也亏得开启了防护盾系统,要不然还真没有陈星什么事了。

    “兄——兄弟,不,不,师,师弟……”

    乌角心肝俱颤,说话也不利索了,一瞬间他有些时空错乱之感。

    还没有人能从他的粒子枪照射光下逃生,更不要说全身而退,能留几根骨头已经算是进化道行深到了不得的一塌糊涂了。

直播第三流人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第九特区色女穿越古代――一女N男快穿100式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重生在民政局门口重生官场之红色贵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