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九地暴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哼——我昆仑的东西,你也敢随便拿吗!”

    一只缠绕清气的大手从九地上方探下,正好按住玄鹏大魔君的动作,又把焚天火境内的神火柱卷走。

    焚天大魔君见状,马上出手阻拦。无数道火焰人影发出尖利叫声:“青玄,这里不是你的九幽!”

    “但这里是三界,而我是青玄上帝。”那只手掌攥住通天神火柱,化作拳头狠狠迎向焚天大魔君。

    嘭——隆隆——

    大魔君的无数火焰分神被一拳打碎,只留下无数火光在这一层地壳蔓延。

    “你们八位不入人间,一切好说。如果敢上来,那就看我能打死几个吧。”

    青玄大手缓缓退走,几位大魔君纷纷凝视着这只手,但无人敢轻举妄动。

    逃到第三地的玉柱道君松了口气,跳到青玄大手上,借势离去。

    只是望着九地中的八位大魔君,他心中仍忐忑不安。

    别看青玄放话狠,但以青玄一人之力,恐怕打死两个大魔君就会被迫飞升。

    而且在九地大战,怕是整个九州浩土被一场地震翻覆啊。

    这时,九地上空照起无量仙光,好几件灵宝坠入九地。

    一面宝镜缠绕阴阳龙蛇,那龙蛇首尾互咬,组成一幅先天生死太极图。

    一支白玉仙瓶轻巧落下,瓶口水光粼粼,承载五湖四海之水。

    一把宝扇吞吐焰光,有凤凰、鸿鹄、孔雀等等灵鸟法相。

    一朵金莲飘飘荡荡,时而变化为三道金环组合的遁龙金柱,时而幻化为自成一界的七宝金莲。

    一条金索如游龙穿梭,亿万符光从绳索表面亮起,演化层层叠叠的须弥世界。

    ……

    一件件重宝落下,玉柱道君彻底把心安回去。

    “诸位师兄师姐,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玄鹏大魔君躲藏在黑暗中,当阴阳仙光触及祂垂云遮天的羽翅时候,祂马上收拢翅膀,遁回自己那一层地壳。

    其他大魔君也是如此,当先天灵宝出现在自己身边,一个个缩回地层,不敢再随便冒头。

    只是,他们答应魔教的事还是干了。

    八位大魔君联合震动地壳,引发一场席卷整个九州世界的大地震!

    趁此机会,青衣魔君率群魔杀入人间,与玄都九道君鏖战。

    ……

    天外仙天,风黎和宿钧闯出九龙神火罩。一人冲出去阻拦伊道人,另一人抓向挂在大殿门口的九皇元宸星杖。

    伊道人目光一凝,打量冲出来的女性道君。

    “她不是星魔吧?这是哪位同道在帮星魔?星宿宫的道君不是早就没了?”

    伊道人不慌不忙,扔出一个蒲团催动先天风火二气困住风黎,然后伸手去抓星魔。

    “小友,这场闹剧该结束了。玉传观跟你有缘,我玄都一脉不会杀你。姑且留你在后山思过三百载。”

    这只手探出,和辛道君的混一道炁,桑道君的阴阳之辨都不一样。手掌弥漫一股奇妙的若水道意。

    宿钧看到这只手,仿佛从水光中看到另一个自己。

    从自己的一生,回溯到自己的道心,然后返还最朴实无华的本我。这一刻,宿钧停下动作,愣愣看着伊道人这只手。

    在己无居,形物自著。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

    这正是伊道人最可怕之初。

    他不会对你发动攻击,而是以若水之法,借水为镜,映出你自身的本质。如果你要发动攻击,那么水光中便会出现另一个自己,相当于自己打自己。而伊道人自身无损,仍是那副超然物外的姿态。

    “这法子好诡异。”任鸿在旁观摩,心忖:“在己无居,形物自著。这是化去自身,将自身打磨为一面照映大千的镜子,从而明观大道。同时,也能用这面镜子去照其他人。此乃道德上观之术。唔……倒是符合太清一脉的风格。”

    宿钧被伊道人一掌困住,任鸿藏在袖子里的手默默动了动,但并未动手。

    另一边,伊道人和风黎仙子交手。

    因为风黎仙子不敢暴露真身,动起手来束手束脚。而伊道人则依仗地利,随意应付风黎仙子。

    “这位道友,你是我哪位熟人?看你这一身仙气,外加对我太清道法的了解,莫非是我三清内里人?是碧游宫的哪位师姐妹,还是妙玉师姐给贫道开玩笑?还有这剑术……”

    伊道人开玩笑:“总不能是金泉师兄男扮女装,过来寻我玩笑吧?”

    风黎不言,心中暗暗吃惊于伊道人的道行进度。

    前番见他,还没恢复到这个地步。难怪师伯放弃辛郁华,选择把道统交给他打理。

    伊道人斯斯文文,下手十分有分寸。直到九州地动,几位大魔君合力掀起大地震,彻底激怒伊道人。

    “道友,恕贫道得罪了!”

    伊道人挥动太清仙光,从天外仙天深处抽出一把仙剑,对风黎仙子轻轻一斩。

    瞬间,风黎仙子道躯重创,身上的遮掩之术渐渐散去。

    宿钧见事不对,不再纠结于伊道人的手掌,亮出自己的紫色宝珠。

    “泰一珠,给我破!”

    管你什么若水道德,我只管一力破道,全打碎就好!

    泰一珠灵光闪耀,无数星辰在伊道人掌心幻化,以满天星斗之力将其弹开。

    然后,宿钧散化为无数星蝶。一部分星蝶扯住九皇星杖,另一部分星蝶溜到风黎身边。

    “我们撤!”

    星蝶背面亮起花纹,与天穹北斗呼应,直接展开一座传送阵。

    “泰一珠?太一传人?”伊道人看着自己的手,难掩讶色。

    虽然星宿宫有太一教传承,但泰一珠认主,说明星魔是太一教的正统传承者。

    “难怪,难怪他要盗取天下之宝。根本不是在寻找星宿宫遗物,而是在找太一教传承吗?”

    伊道人看到星蝶即将遁去,立刻出手:“道友,且留下吧!有些事,咱们不妨坐下谈一谈?”

    关于太一教,这可是三清道统的大事。

    “师兄,我来助你。”

    眼看伊道人再度出手,任鸿下场了。

    他扔出六合天象珠,六合神兽全部显化,化作先天元气之海扑向风黎和星蝶。

    “星魔,还不留下伏法!”

    天外,更有无穷雷霆炸响,勾陈雷君从神庭天宫飞升而来,以雷光乌云遮掩九天彩云间。

    伊道人眉头一皱,在雷光和先天元气海的阻隔下,他将动作顿了一瞬。

    不然,自己的攻击打到任鸿身上,或者破了勾陈雷君的这尊化身,那笑话可就大了。

    五色光海阻隔,先天雷霆遮掩,恰好打了个时间差。风黎趁此机会,重新加固遮掩秘术。素手轻挽剑花把靠近的任鸿逼退,在他衣襟划出一道口子。

    然后,她反收拢星蝶,化作五色云霭坠入滚滚乌云,彻底失去踪迹。

    玉柱道君神合玉清,借着大道尊之力自保,匆匆逃往上层地壳。可半道,玄鹏大魔君出手,将他祭炼多年的神火柱打落,直接扔回焚天火境。

    “你在我们这里炼宝,这件宝物权当利息了。”

    玉柱这下彻底惊住。

    主宰第七地,支撑整座地壳世界的大魔君竟然出手了?哪怕千年魔劫,祂也老老实实在地下沉睡啊?

    但转念一想,玉柱道君恍然大悟。

    那群火焰怪人并未阻拦,眼睁睁看着他进入第六地。

    玉柱道君头顶阴风呼啸,他看到第六地的大魔君。这尊大魔君没有形体,只有九渊般幽邃的空洞吹出无穷魔风。

    那风催魂灭魄,天仙亦难逃厄运。

    九地深处,一道道魔君气息爆发。

    首当其冲的,就是第七地,焚天火境中的玉柱道君。

    他面前的火海喷出一道道火柱,三位魔君从第八地上前。接着又有两位道君级的魔兽上潜。

    是了,第一地的太岁大魔君兵解离开,对九地其他大魔君而言,无疑是一场冲击。眼下玄门把持第一地,这八位大魔君怕是都要展开行动了。

    想到这,玉柱道君不敢再留在九地。他收起已经祭炼妥当的神火柱,匆忙逃离九地。

    此外,第七地各处冒出火光,围绕玉柱道君形成一道道朦胧人影。

    “焚天大魔君?”

    “不能等了。反正咱们是冲击人间,牵制那些道君,跟咸池战场关系不大。”

    “那就一起发力!”

    左侧魔君一袭青衣,他不慌不忙,展开自己空洞洞的袖袍。上空所有道神天兵,统统被他这一袖拢走。

    接着,中央那位魔君出手,他手臂皮肤裂开,一只只红宝石般的魔曈射出邪光,迫使玉柱道君从焚天火境之畔离开。

    右侧那位魔君咧嘴一笑,招呼两尊魔兽王杀向玉柱道君。

    “玉清敕命!”玉柱道君身后浮现玉清大道尊法相,召唤道神道兵布满焚天火境。

    当三位魔君真身跨入焚天火境,天空中的道神天兵立刻发起万钧之势。

    九地尽头,一道道魔念交织纵横。

    “时机差不多了。”

    “阿古颜真还没打出信号,要不要再等等?”

直播玉虚天尊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洪荒之最强通天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