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六章 魏延夺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有!”魏延点点头,将一份诏令卷在箭杆上,一箭射往城头。

    箭簇速度不快,力道也不大,而且是射往杨维身后,被杨维顺手一把抄住,看了魏延一眼,打开诏令。

    确实是洛阳诏令,不过并非来自皇宫,而是来自大将军府,乃是李儒签发。

    既然不是朝廷调回来的,那就可以谋取了。

    至于魏延?无名后辈,若他愿意归降便罢,若不愿意,杀了他,事成之后,也没人会跟自己追究这种事。

    当下点头道:“稍等。”

    “将军,真要放他进来?”副将来到杨维身边,低声询问道。

    作为杨维的同乡和心腹,对于杨维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放进来吧,一会儿伺机夺其军权!”杨维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一边走一边吩咐道:“一会儿可能要动手,你去调集些人马过来,看我脸色行事,一旦动手,先杀那魏延!”

    “喏!”副将了然,当即答应一声,先行离开。

    杨维则带着几名亲随下了城门,做出迎接魏延的架势。

    “末将见过杨将军!”魏延带着人马入城,装作不经意间看了看杨维身后的亲卫,咧嘴一笑,不等杨维说话,突然拔剑,架在杨维脖子上。

    杨维脸上还保持着笑容,只是那笑容随着魏延的动作僵硬起来:“魏将军,这是何意?”

    “在下此来,乃是奉命接掌伊阙关,为免杨将军不配合,不得不如此。”魏延接到的命令,确实是接手伊阙关,不过却没有直接出手的意思,而是在确定杨维有反意之后,再行动手。

    不过如果杨维有反意的话,他直接说出来可能连门儿都进不了,所以,魏延决定将这个过程倒过来,先夺了兵权,然后再确定杨维有没有反意。

    事实上,魏延觉得洛阳里发号施令的人,应该也察觉到这杨维不对,否则好端端的,干嘛让他跑来接手伊阙关?

    总之,先拿下伊阙关再说。

    “放肆,你想干什么!?”副将带着人马匆匆赶来,原本是来帮杨维夺兵权的,谁知道刚来就看到这么一幕,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眼见杨维被魏延制住,哪还顾得了许多,当即带着人马上来,就想把魏延围住,却见魏延带来的南阳兵迅速上前,将这些人挡住。

    “吾乃魏延,奉命前来接掌伊阙关!”魏延没理会副将,一看就是杨维的人,不用在此人身上浪费精力,直接拿出临行前张辽交给他的令牌给一众将士看,冷然道:“杨维私通曹贼,如今已被擒获,尔等莫非也要造反!?”

    不管如何,先把帽子给对方扣上再说,这样也方便自己掌控权利。

    一众伊阙关将士闻言,顿时一滞,气势也弱了几分,不少人纷纷收起了兵器。

    这也是陈默兵制的好处,将士家属集中起来,有着优厚待遇的同时,也是变相的威胁,所以哪怕将有反意,兵一般都不会反,杨维一直以来,也没敢将自己投敌的事情公布出来,就是知道如果一旦说出来,恐怕多半将士是不愿意跟他一起干的。

    此时魏延拿出令牌,又直接把通敌之罪扣在杨维头上,自然让大多数伊阙关将士本能的开始跟杨维划清界限。

    “休要听他胡言!”杨维怒道。

    “杨将军不会是连这面虎令都不识吧?”魏延把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随后指了指杨维的副将道:“将杨维还有那个都给我绑了!封锁伊阙关,从此刻起,任何人不得出入!”

    自有南阳将士上前将杨维绑了,又有人去抓副将,副将自然不愿,但四周的守关将士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也不敢乱帮忙,那副将挣扎片刻后,被魏延上来一脚踹倒,看向四周的将士道:“怎的?本将军的话不管用?”

    “喏!”一名军侯犹豫片刻后,还是答应一声,命人前去通知各级将领来见魏延,至于杨维和他的副将,则被暂时关押起来,在彻底掌握伊阙关防务之前,魏延也没心思去审问什么,等正事办完再说。

    虽然比马超都要年轻不少,但魏延在治军方面确实有一套,很快便将整个伊阙关梳理了一遍,彻底将伊阙关军权抓在手中。

    “末将乃是奉了洛阳诏令而来。”魏延朗声道。

    “诏令何在?”杨维皱眉道,洛阳怎会从南阳调集兵马?而且为何事先没有通知自己?

    “何事?”杨维笑道,这副将是他的同乡,也因此颇受杨维照顾,算是心腹之人。

    “关外来了一支兵马,自称是南阳兵马,奉命调往洛阳,是否放行?”副将躬身道。

    “南阳兵马?”杨维有些意外:“有多少人?”

    当下,杨维带着副将来到城头往城下看去,正看到一支兵马立于城外,为首一员将领看着有些眼生,年纪看起来也不大,不过南阳那地方,除了张辽出名之外,吕布走后,也没听过有什么厉害人物,杨维当即道:“尔等何人?”

    但见那军前将领策马来到城下,抱拳道:“末将镇南将军帐下讨逆校尉魏延,见过这位将军。”

    “既是张将军麾下,不在南阳驻守,来此地却是为何?”杨维看着这支兵马,默默地盘算着能否将其吞下,毕竟如果曹操得手之后,到时候手中能够多些兵马,也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而且陈默这一仗的胜算,在杨维看来是高过曹操的,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走这条死路?就算曹操赢了,自己到时候再投降也比现在背叛陈默来的好,收益差不多,但另一条风险太大,万一陈默赢了,他将万劫不复。

    但赵申等人找上门,那就不一样了。

    朝廷内部存在争斗,他是知道的,但却从未放在心上,这距离自己太远,而且凭这些人手中的实力,如何能跟陈默相斗?

    “两千左右。”副将躬身道。

    “走,去看看。”杨维起身道,两千可不是小数,伊阙关守军加起来也不过三千,虽然之前他已经私自放了不少曹军进来,但南阳来的兵马,如果进了洛阳,会否会令如今已经明朗的局势发生变故,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背叛陈默,杨维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跟杨定不同,当初他是顺势投降的,陈默没有重视他,也不像对待杨定那般对他杨维,自然没必要因为所谓的背叛而生出耻辱感和惶惑感,陈默如何厉害,他感受其实不太深。

    “将军!”副将来到门外,对着杨维一礼。

    西凉众将之中,能被陈默重用的是华雄和徐荣,这两位已经是独镇一方的将领,而杨维,论能力显然不能与二人相比,论威望,显然也不够格,所以他只能看着旁人不断被提拔,而自己距离陈默的核心团体越来越远,这里显然不是靠资历就能升迁的,陈默的用人制度虽然为他挖掘了大量的优秀人才,但也同样让许多平庸却又有着野心之辈心生怨恨。

    而杨定、杨维便是这类人,面对几乎能够一眼看到头的职业生涯,杨维原本已经不抱希望,曹操曾暗中联络过他,但杨维并未接受,他很清楚,在陈曹未分胜负之前,就算自己暗中降了曹操除了一些赏赐之外,多半也不会被重用,甚至还不如在陈默这里呢。

    如果自己能在这其中起到重要作用的话,那不止赵申这边给出的利益他可以拿到,而且曹操那边的,他同样可以一起吃下。

    没错,杨维从一开始,就准备把伊阙关卖两次,先卖给赵申,然后再卖给曹操,虽然其实两家目的一样,但杨维这里却能收两份好处,这样一来,就算最后拿走了自己的兵权,自己也能混个九卿级的官职,后代说起来,那都是公卿之后,这门第立刻就不一样了。

    何况,杨维估计就算最后曹操攻占了洛阳,这赵申这一伙跟曹操之间恐怕也有相争,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捞上一次,这样的买卖,值了。

    但这次不一样,作为军队体系内的人,杨维很清楚,如今河洛一带的兵力状况,陈默带走大半兵马,如今的河洛真的很薄弱,而更关键的是,这次不知为何,竟然让他来守伊阙。

    这地方若放在平时,并不算重要,就算曹军攻破伊阙关,面对洛阳的护卫军,他们也没能力打进来,但现在,确很可能成为左右陈曹之战胜负的关键。

    伊阙关,随着陈曹之间的战争愈演愈烈,豫州虽非主要战场,但曹仁与张辽之间的战争,也使得这一带的主要关卡紧张起来。

    当然,这并不包括伊阙关,并非伊阙关不重要,相反,如果伊阙关被破,那洛阳四周的防守将出现极大地漏洞,但对于已经决定倒戈的杨维来说,这正是他想要的。

    至于杨维为何判陈默,一来作为昔日的西凉降将,他跟杨定一样面临着军人生涯的天花板,所不同的是,从一开始,杨维以降军身份投降之后,不说被打压,但也没遇到过赏识,他比杨定都惨。

直播庶族无名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日之我是楚云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