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驭风者与暗夜仆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施夷光知道他是敌人,因为他的穿着,武器都和之前对他们射箭的黑衣人极为相似,不止是相似,似乎还更加高级。

    “高阶血裔,A级以上,戒备。”五人组中的领队提醒。

    五人组中偏向于战斗的鹰大和熊二端起枪,直指前面的黑影。

    而此时那黑影“桀桀桀”的怪笑两声,已然握着手中的长剑径直朝十人组冲杀过来。

    三把九五式全自动扫射,火蛇吞吐,密集子弹旋转着从枪口爆射而出,几乎无一例外的命中三十米开外的黑衣人。

    施夷光本以为这个黑衣人会像之前十几个黑衣人般扑在皇城街上,却不想他的身影只是猛地一晃,竟然宛若无形之体穿过弹幕,速度丝毫不减冲杀过来。

    “不是实体,停止射击,是隐匿袭杀类的契约。”五人组领队松了扳机。

    “我来打前排,帮我看着屁股。”熊二冲到众人身前,一扬手把九五式被丢给了代号秋刀鱼的学姐。

    他本人一转身,身后背负的武士刀压在左侧,腰身侧转,身体前倾,右手搭在刀把上,双目闭合,右耳轻抬,仔细分辨前方传来的声音。

    居合术,拔刀斩,施夷光认识这招,把全身的力气用在一刀上,一刀定生死。

    十五米,十米,五米,三米,两米,那黑衣人快速的靠近,手中的青铜剑已然力劈而下,可熊二却动也不动,只是默默的听着,任由青铜剑临身。

    施夷光被吓得眯起了眼。

    “呼。”一阵风声,黑衣人青铜剑斩落熊二的头顶,却不是鲜血四溅,反倒是那黑衣人像是一阵烟,一碰就碎,消失不见。

    眯着眼偷看前面,施夷光都来不及惊疑,熊二猛地朝前一冲,同时出刀,一道雪白色的匹练扫出,随即才是清脆的刀吟,以及精铁交击的脆响。

    施夷光只看见了一串火花洒落,以及某个模糊的黑色影子一闪而逝,周围再次恢复了平静。

    熊二深吸一口气,压着右手的颤抖收刀入鞘,继续躬身保持拔刀的姿势。

    “一百四十五的【暗夜仆从】,我锁定他了,不过对方领悟力极高,力量也强,至少是超A级。”熊二伸手入怀中,毫不犹豫的掏出一支暗红色的药剂,直接扎入脖颈,他低吼着道:“秋刀鱼给我个盾,我帮你们断后,快走。”

    随即便单手握刀,保持着姿势动也不动。

    秋刀鱼学姐迟疑了下,看了眼满脸凝重的五人组领队,得到眼神许可之后,几步跃到熊二身后,嘴里默默吟唱了几句晦涩难懂的音节,手里竟然凭白出现了一枚淡蓝色的圆盘法阵模样东西。

    她单手将那法阵按进了熊二的背后。

    “走。”五人组领队对着施夷光等人命令,随即深深看了眼熊二,沉声的道:“拖一分钟就跑。”

    熊二挤出了个笑:“我还不至于那么废,一分钟都拖不到。”他尽量笑的灿烂,灿烂深处却又一丝悲意。

    九个人丢下熊二,继续往城门方向逃。

    被围在中间的施夷光使出吃奶的劲往前跑,跑了三十来米,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眼,却瞳孔骤然缩小,她看见了几十只眸子中燃烧红色光焰的黑衣人虚影把熊二团团围住。

    黑衣人团中,熊二拔刀,收刀,拔刀,收刀,拔刀,收刀......整个动作快到肉眼都看不清了,能看清的只是集聚精气神的刀芒一道接一道,将握着青铜剑冲杀过来的黑衣人砍成烟气。

    可无论多少黑衣人消散,后方便有多少黑衣人凝聚,纵跃冲杀过去,参与围杀熊二的团队中。

    拔刀术讲究的便是凝聚精气神,全力爆发下一刀毙敌,正常拔刀斩使用者拼死搏杀下不用十刀下去就虚脱了,而熊二却在短短十秒内抽出去三四十刀。

    他挥刀的速度越来越慢,刀芒圈出来的‘真空’区域越来越小,冲杀的暗影仆从离他越来越近。

    熊二断后不到十五秒,在他后方的头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背上长着巨大的蝠翼,正缓缓的煽动,悬浮在半空中,赤红色的瞳孔毫无情感的盯着下方快速力竭的熊二。

    黑衣人对着熊二伸出一只手,遥遥一抓,周围几十个人形暗影仆从蓬的爆散,化作成百上千的黑色蝙蝠,“吱吱吱”搅作一团,硬是搅出一道黑色蝙蝠龙卷。

    蝙蝠龙卷裹住熊二,快速的缩小,一开始黑色蝙蝠龙卷中还有些白色的刀光,渗出来,像是一桶黑墨中的点点白灰,可随着龙卷越缩越小,白灰便彻底消失了

    刺耳的蝙蝠叫声中,隐约听见有人在爆喝,随即便是长刀折断的声音。不过接下来,蝙蝠龙卷也随之蓬的爆碎。

    蝙蝠龙卷中的熊二从半空中跌落,双膝跪地,全身上下血肉模糊,像是被成百上千老鼠撕咬过一般,完全找不到一点完好的皮肤,胸口还有十余个前后透亮的窟窿。

    “咔嚓。”清脆的碎裂声,过天门后,学院用碳钢为他续接的机械手臂从中间断裂,砸在地上滚了几圈。

    长着蝠翼的黑衣人双目依旧赤红一片,目光冷幽无情。

    此时距离他留下断后只过去了二十六秒。

    “走。”五人组领队也注意到后面的情况了,才真切明白了熊二刚才直接给自己注射暴血针的原因,后面这黑衣人太强。

    熊二的契约是一百零三位的【驭风者】,一旦发动,四周每一个气体分子都是他守卫,本该一定程度克制刺杀类型的【暗夜仆从】,却近乎被碾压式的击败。

    对方极有可能是S级,单打独斗,剩下的九个人中没一个会是他对手,一起上都不会是对手!

    领队低声的嘶吼:“快走。”

    虽然双腿早已经麻木,特别胀,可后面发生的事情硬生生吓得施夷光双腿倒腾的飞快:“快跑,跑,春晓你快点,快跑啊。”

    长着蝠翼的黑衣人扑扇着翅膀,就欲追着九人过去。

    可就在他越过地上跪着的熊二是,却猛地一窜,飞到了五六米处的高处,冷冷盯着下方。

    “一分钟,一分钟。”本该气绝的熊二突然喃喃的开口了,“我说了要拖你一分钟的,现在才三十二秒,还不够呢,不够呢,你还不能走呢。”

    自言自语间,熊二丢掉手中某个针管,缓缓的站起了身,全身上下都开始燃烧起了猩红色的火光,是真正的火焰,以血液,骨骸,肉躯,灵魂为燃料,烧起来的汹涌生命之火。

    熊二猛地抬起头,龇起爆突的獠牙,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空洞洞的眼眶里散发出诡异的红晕,虽然其中的眼球已经燃烧殆尽,却已然摄人心魄。

    熊二猛地抬脚,脚底涌起一股股爆裂的气流,竟然将他整个人托起来,像是一枚血红色的箭矢,朝蝠翼黑衣人激射过去,他人还未到,一寸寸被凝固的空气墙已然冲撞到了蝠翼黑衣人身上,一瞬间将其禁锢。

    契约【驭风者】从防守的盾牌,变成了进攻的利剑。

    :“”

    正当五人队觉得施夷光和春晓有些承受不住,犹豫是不是要腾个人出来帮帮她们提升一下速度时候,前面的皇城道上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个黑衣人,拦在众人和城门之间。

    昏暗的街道上,看不见这个人的面孔,唯一能看清楚的便是他那双闪烁着赤色光芒,宛若有熊熊火焰在燃烧的双目,正冷幽幽的盯着十人。

    “哦哦哦哦哦哦哦。”白九被疼着嘴巴喔成了圆形,猛地一把揪住旁边施夷光的手臂,使劲的掐,同时还怪叫:“你等暴血针起效了再拔啊,洗吧洗吧,疼啊.......”

    “啊啊啊.......”‘看热闹’的施夷光惨遭池鱼之祸,被掐动上蹿下跳,“我疼,疼,掐我啦,你掐我啦,你放手,你放手。”同时用力的打回去,结果白九越疼越掐,越掐越疼,和施夷光一起,怪叫连连。

    皇城道上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停止的时候,施夷光虚脱的跌倒在地上,而白九则面色惨白无血,双目紧闭昏过去了,他身上的箭矢已然全部被拔出。

    三十多岁的领队学长端着枪,护卫着众人,急声催促道:“快,快,再快点。”

    施夷光拼了命往前跑,跑啊跑,跑的左侧腹部疼得要命,却还不能停,春晓也是,何时有过这么高强度的身体负荷,往前再跑几步依然是只能慢慢的往前。

    施夷光数次想丢掉担架,一屁股坐地上歇歇,可看看白九身上七个窟窿,硬生生强迫用力迈着腿,眼里死死盯着远处的城门,一步一步往前。

    五个稷下的学生换了满弹夹,继续托着枪,成队列围上来,一个个检查,一个个补枪,全都照着脑袋来,下手果断狠绝,丝毫不留活路。

    施夷光爬起来,双手抱头:“是学姐,学长吗,我是自己人,我是自己人,别打我,别打我。”

    四个学长,一个学姐根本不搭理她。

    临时急救结束了,春晓,施夷光抬着白九,轩辕昊和张三清分别被五人队中的秋刀鱼,泥鳝两人背着,朝着春明门的方向,在皇城道上继续奔逃。

    跑了一阵,终于在依稀夜色中看见远处的那道巨大城门,就在前面一千多米的位置,大门前还有四五个人混战成一团,纵横跳跃,分不清身份。

    “放心,我们会在你死亡之前注射解毒药剂的,希望这支暴血针可以帮你撑到学院方舟的到来。”领队半点废话不说,直接把药剂扎入白九的脖颈。

    “准备凝血喷雾,我要拔箭了!”领队的对旁边同伴道,随即抓住白九大腿上的箭矢,毫不犹豫的猛地一拔出,那伤口顿时飙射出一股热血。

    这些黑衣人,原以为那些黑黝黝的管子是吹射毒针的暗器,冰蚕丝衣足以防住,却远远想不到简简单单的一个黑架子,没有半点炼金器物迹象的普通物件,会连续爆发出那么强大的穿透力,连钢板都能打穿。这些黑黝黝的管子,简直比八连弩(不是炼金器械)还强的多,论到穿透力比之五牛攻城弩也不差多少。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本来还有反抗余力,甚至能反过来剿灭稷下五个援军,却因为判断失误全军覆没。便是至死也不瞑目,那五个人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失传的诸葛连弩?

    “肾?”白九愣了下,但接着便悚然的道:“哥呀,你认真的?你别吓我。”

    “我也希望是吓你呢。”五人队中领头的拧着眉头,接着便道:“你得注射暴血针了,不然你可能会死的。”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个五厘米长的小盒子,拿出一支装着暗红色液体的药剂。

    “这么严重?”白九直瞪眼。

    “鹰大,熊二警戒,秋刀鱼,泥鳝救人。”这支五人小队中领头的学长下命令,接着自己把九五式挂在身后,帮忙检查白九的伤势。

    “伤的挺重啊?”五人队领头的学长草草检查了白九的伤势道:“一共六支箭,五支箭不在要害,剩下的一支看位置应该射在了肾上。”

    不同于施夷光这个枪械射击都能挂科的憨憨,稷下其他学员枪法好的一塌糊涂,步枪点射,一百米内,不说打个十环那也是九环之内。

    一顿明黄色的火舌,数以百计的子弹被打出,几乎无一例外的命中了黑衣人,而且多是要害位置,脑袋,心脏,喉咙。

    这是钢芯弹和所谓冰蚕丝衣服比拼,结果毫无疑问,加强版的九五式以碾压的优势完虐冰蚕丝衣,一顿扫射之后,现场再无一个站立的黑衣人。

直播天门谣志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