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残酷的真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第五魔神!

    万年前的三界大战,五魔神尽灭,其中第五魔神,就是被仙剑斩杀,故此人族流传千古对这柄居功至伟的仙剑,冠名“戮魔”。

    仙剑斩杀第五魔神之后,就此遗失人间,万年以降,不知多少强者大能踏遍诸域,追寻此剑下落,直到最近才被凤九歌发现。而凤九歌为了寻找仙器,不知查阅了多少资料,搜集了多少民间传闻,走遍多少绝灵之地,最终天意不负。

    狂喜之下,他有两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仙剑出世的动静会那么大,惊动了各族大能,以至于掘剑变成了夺剑。

    第二个没想到,就是万万没料到,上古被斩杀的第五魔神,肉身虽毁,魔灵不灭,只是被仙剑镇压而已。

    万年过去,仙剑的仙气耗尽,被重创魔灵则渐渐苏醒。这情形被妖族大贤者智公及对魂灵异常敏感的鬼族尊者无面感知到,于是设了个局,以血伺剑,实际上是伺魔;以灵血催醒剑灵,实际上是以血飨恢复魔灵。

    人族一方,为了争夺仙剑,更没想到魔灵未灭,结果同意四族之战,令千百人族修真精英,以身伺魔,终成人间大患!

    在魔吼响起的瞬间,凤九歌就明悟了前因后果,后知后觉的狄砺锋及诸宗弟子直到听到“第五魔神”这个恐怖名字时,才忆起上古旧事。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不晚!魔灵初醒,实力微弱。请狄老、诸君与凤某合力,攻击仙剑,灭杀魔灵!”

    随着凤九歌的高呼,狄砺锋等人族强者皆是一震,对啊!现在魔灵连肉身都没有,又是初醒,万年削弱之下,实力百不存一,正是千载难逢的灭杀良机!

    然而……

    吼——

    第二声魔吼,响起!

    血雾笼罩着的下方,突然蹭蹭蹭飞出一大票人,全是八大上宗的长老、执事,修为最低的都是飞天境。同时对面也呼啦啦飞出一群模样古怪足以吓死人的牛鬼蛇神,悬立于智公与无面身后,双方呈对峙之势。

    然而无论是狄砺锋还是凤九歌,都没有动手的心思,不为别的,只因为无面的那句话。

    此刻,怪吼的中心区域,血雾翻涌,霞光耀目,一眼看去,只有一柄血色巨剑若隐若现,其它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一声清啸,一道人影破雾飞起,悬停于半空,须发猬张,戟指巨剑,惊怒交集大喝:“这不是仙剑器灵!这吼声,比妖吼还可怕百千倍,这是、这是……”

    “这是魔吼!”又一道人影飞起,悲愤对赤发老者道,“我们中了妖鬼二族之计了,汇聚千百修真之灵血,并不是唤醒仙剑之灵,而是附在剑身的魔灵!”

    “哈哈哈哈……”两声狂笑起于身侧,妖族大贤者智公,鬼族大尊者无面,一个短小,一个薄片,诡异地随滚涌的血雾升到空中。智公那皱巴巴的脸已变成一朵菊花,得意非凡,而无面虽然面无表情,但纸片般的身躯前后乱颤,显然也是得意到不行。

    “问天宗的凤九歌,藏剑谷的狄砺锋,你们一个青丹境,一个炽丹境,都是快成就金丹仙人的修仙境强者、人族的中流砥柱,还有跟随你们一起的各上宗弟子,却来助我们妖族、鬼族复活魔神……哈哈哈哈!”智公笑得露出一嘴豁牙,口沫都喷溅到了无面的脸上。

    无面根本不擦,因为他没有五官,擦不擦无所谓,闷闷地发出一声腹语:“不过我不会谢你们,要谢的是第五魔神大人,因为真正的祭品,是你们!”

    罗霄当即转身,管他什么仙剑,谁想要谁要去。天下至宝,唯有力者居之,没那个实力就别往前凑了。

    罗霄还可以转身脱离险地,而方剑吟一行可就惨了。

    吼声一起,从实力最强的方剑吟到实力最弱的陈宪,全部躺下,无一幸免。好在这些人个个都是肉身强横的修真者,纵使失去意识,身体磕碰在乱石尖物之上,衣服划坏不少,倒没受半点损伤。

    赤发老者浑身一颤,死死瞪住凤先生:“你、你不是想说……”

    凤先生沉痛点头,颤声道:“魔神重生,天下涂炭,我们、都是罪人……”

    与此同时,声波也穿透厚厚黄沙,向荒域地表扩散,所过之处,正打得不可开交的各族选战者如同狂风肆虐过的稻田,稀里哗啦倒伏一片。不过基本上没有方剑吟一行那么凄惨,严重的直接昏迷,轻症的头痛加呕吐,过一会基本也就缓过来了。

    这些都是怪吼的声波抵达中端及远端所造成的可怕结果,那么,在怪吼的中心又如何呢?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六爪,也惊慌乱蹿,不过真龙就是真龙,虽然看上去很慌,却丝毫没受到可怕吼声影响,反而还以龙吟唤醒罗霄。

    前方高能!撤!

    表现最好的,只有方剑吟,并不是因为他的修为最高,而是他是意志如磐的剑修,剑心通明,外魔不侵。

    修心这种特殊修行,其实跟修为高低没有多大关系。有人修为高、战力强,但心境脆弱,很容易就被心魔所侵。有人实力不咋地,但意志坚定,百折不挠,摧垮这样的意志比摧毁其身体更难。

    方剑吟半跪于地,双手捧头,头疼得要炸裂,如同有根锥子在翻搅脑浆,他不停用头撞击周围的石柱石板,眼角都迸裂出了血,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在震颤,如同过电一般。短短十息数,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身下洇湿了一片。这一刻,方剑吟恨不得像其余人那样晕过去,但看到躺地上那些人的情形,却又无论如何都不敢晕,只能咬紧牙关,死死扛住。

    昏迷并不表示万事大吉,在滚落的萤石幽幽映照下,左承羽等几人两眼翻白,口涎溢出,四肢抽搐,好似羊癫疯一般;赵休七窍流血,精血不断流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温如仪、龙馥儿等则陷入妄诞,不停呓语、尖叫,乱抓乱挠,却始终不醒。

    高阳勋、陈宪则滑入一个黑魆魆的深洞,死活不知。

    罗霄没有真的栽倒,在脑袋将将磕到地面时,耳边响起一声清越的龙吟,令他幡然惊醒,手一按地弹起。

    这一刻,罗霄前所未有的惊惧,要知道这十年来,他的神魂可没少被仙镜锤炼,每一次吸收仙气,都是他与仙镜较力的过程。这种“较力”当然不是“较”力量或真罡,而是神魂。可以说,他神魂之坚韧,远超修真者,已达到修仙者的境界。纵然如此,仍差点中招,这发出异吼的又是何等存在?

    再往深了想,这吼声距离非常远,经过这么远距离的衰减,其威能依然如此恐怖,如果站在其面前,会是怎样的下场?

直播一个人的仙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绝世剑仙洪荒之最强妖帝完美世界之风云再起荒村野情神雕逍遥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