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劫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隗林在这里孤坐着,他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闭死关,要么活下来,要么死去,或者疯癫。

    一个人想在长时间的定静,是必须要观想的,无念无想几乎不可能,如果做到了,那进入这种状态之下就根本不知道外界的事。

    他观想的是日与月,随着洞口传来的太阳光芒散发地温度,他观想着太阳在自己的心中升起和降落,太阳降落之时月亮又升起。

    观想圣日、圣月照耀自身,这是地球上道家流传久远的一种观想法。

    日夜交替,与天上的日月升迁重叠,他整个人都保持这种定静,而元神与肉身都在发生着改变。

    隗林的身体已经冰结了,成了冰块。

    突然有一天,发他现自己的身体中的五脏出现变化,先是心脏像是燃烧了一样,向着四肢百骸里蔓延,他努力的保护着观想,任由焚烧,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肺窍之中仿佛起了风,藏在其中的剑丸也似融合进了风中,吹向五脏,吹向周身。

    他觉得自己要被分解了,被割成一丝丝,这种阴寒的风,这种如剑丝的风仿佛让他周身再也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隗林依然保持着观想日月升降,终于,当一切都停止,他开始感受到温暖,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当他再一次的睁开眼睛之时,四周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亮。

    他仔细的感受自己的肉身,发现肉身还是那个肉身,但是其中的杂质却像被剔除了个干干净净,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

    而每一个毛孔都像是能够呼吸一样,浸润着天外而来的能量,只是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饥饿,这不仅是来自于肉身,还是元神,他知道,自己需要去补充能量,而唯一能够补充自己的能量的地方就只有天外。

    但是前往天外是有着极大的风险的,他的元神在可能适应了宇宙射线,但是依然不够深厚,量上依然不足。

    他一步跨出,来到了山顶,身上的元神法光隐隐之间竟是呈现七彩色,如虹光。

    他没有什么长啸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因为此时的他看着天空是如此的平静,世界明亮空旷,于是张口一吐,一团白光飞纵而出,刹那之间已经到了九天之间。

    正是夜晚之时,剑丸在天空如一轮明月,散发着皎皎光辉。

    这剑丸在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祭炼完了,不需要刻意的去镇压着会不会割伤自己的肺了。

    随着他的念头,那如皎月般的剑丸飘忽飞纵,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北。

    此时同样在这片山中隐修的看着天空的剑丸,一个个无比的震憾,只觉得真正的仙家手段在面前出现,当他们要寻找是谁时,那皎月又突然消失了,而隗林也已经离开了这里。

    他悄悄的来到这片喜马拉雅山脉,挖了一个洞,有所成之后又悄然的离开。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让这山中静修的人知道,曾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这里。

    隗林提着灯笼,在虚空里行走,第一步都有数十里路,如果有人此时正抬头看天空,会看到高高的天空有着一点红光一闪一闪的前进。

    当天晚上,天初亮之时,他回到了沪城的灵馆之中。

    自然的,他也就知道已经过去了七年的时间。

    灵馆之中安静无比,显然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了,他来到了三楼那熟悉的地方坐了下来,看着巷子里渐渐多起来的行人。

    在这七年之中,这个世界有了哪些变化,他并不知道。

    长时间里处于那高寒无人的地方,面对是一片山与雪,这让他整个人都变的淡漠了许多,还有那观想日月升迁的变化,这一份感觉,让他多了一种起色于世外的意态。

    七年的时间,对于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甚至可以让一个国家由盛走向衰,可以让一个无忧的骄傲的少年变的麻木消沉,也可以变的现实。

    还可以让一个单纯少女,变成妇人,组建家庭,孩子绕膝。

    也可以让一批懵懂的小朋友长大成年。

    巷子里仍然背着包拿着相机的在旅行,也有旅行团,只是不如当年那么多。

    其中一个旅行团的走在最前面拿着小旗的女子,指着隗氏灵馆说道:“这里就是我们沪城老巷著名的景点之时,这座灵馆有着数十年的历史,但后来一度关闭,在大约九年前,这座灵馆重开,有一位大家可能都知道的人,在京道场毕业回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重开灵馆。”

    “这个人是谁呢?就是我们的元神法脉接续者,元神首席,隗林隗馆长,而且据说他曾受天外道门召唤前去执行过任务,是最早一批离开过地球的人。”

    “巴山剑馆的顾剑主,曾亲口证实,她在天外之时,亲眼见过隗馆长,当时的顾剑主与天外百族决斗之时,对方使了诡计,这个时候隗馆长出现了,据说,当时隗馆长即使是在天外的那一座城中,也同样的是一剑镇压百族……”

    突然,有一个声音惊呼:“三楼有人。”

    韩玲玲迅速的转头看向三楼,果然,那里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有些慵懒又有些冷漠的看着这边。

    不知道为什么,韩玲玲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自从隗林消失之后一年,偶然间她看到一篇报道说隗氏灵馆的已经关闭,其中的馆长隗林消失许久。

    那时起,她就常常来这边徘徊。

    她曾被隗林救过,而且是在一个异度时空里,她听说隗氏灵馆关系,隗林消失的消息之后,立即想到隗林可能被困在了哪里,正等着人去救,或者是更可怕的情况,陨落在了某一个遥远永远不会被人知道的漆黑世界里。

    她觉得那是最让人难受的,韩玲玲觉得隗林那么有名,在这个世界里那么多的人知道他,他为这个世界做了那么多的贡献,可却死的那样的寂寂无名,所以后来她当了导游,每当从这里过,都要将隗林的事迹讲一讲,不让人们忘记他。

    因为她发现,这些年过去了,人们已经不再记得他了,只追捧是这些年里那些声名鹊起的人。

    在隗林离开后没多久,网络上不知道从哪里就爆出许多关于诸天世界和天外的秘密,一开始很多人都质疑真实性,可各个国家也没有第一时间出来辟谣。

    因为那些确实是真实的,政府单位一开始还想查是什么人爆出这些东西的,但是快,居然出现了一些视频与照片,是一些其他世界种族的视频。

    而且那些录制的视频中说话的人,看上去态度很不错,而且话中不但说了地球之外还有诸多的文,还有就是表示愿意帮助地球更快的更好的融入诸天世界的网络之中的意思。

    再的后来,就是有很多人突然的崛起,变的非常的强大。

    甚至那一段时间内,不少的小国家都突然的被颠覆了,而且像夏国这样的大国也出现一些小混乱,但是很快就被镇压。

    世界上,很多突然出现的强者,居然在网络上发展,说自己现在是天外某某势力的在地球的代言人,这样的人不少,一时之间人心动荡。

    也就在那时,夏国将隗林提交的一些编辑着公布了一些,这是让大家知道,国家早就知道这些,并且还有隗林在昆仑城之中剑慑百族的事迹,也是通过顾红炎传开的。

    目的也是让大家不用太过于怕这些,而且是让大家知道,天外的人也不是不可战胜的,还公布了隗林曾受天外道门征召,去过执行过任务,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夏国在天外也有靠山,为的是稳住大家的心。

    在那之后,世界局势居然慢慢平静下来,至少夏国没有发生动乱,当然一些小国已经乱的不行了。

    但同样的,这些年夏国有些人也突然之间实力飞涨,大家也知道可能跟天外的势力有关。

    甚至在网上很正式的爆出过一些天外势力招募使徒的条件。

    这些都是在这些年之中发生的。

    隗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认出了那个女子,正是自己救回来韩玲玲,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回来之后第一个看到熟人会是韩玲玲。

    而韩玲玲她自己没有注意,自己的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流了下来,旅游团之中,有人早已经拿出掌上无人机飞在高空,拍摄下了这一幕。

    而五分钟之后,关于隗林再一次的回到了灵馆的消息便传上了网络,同时还有这一个视频。

    半个小时之后,‘隗林’两个字上了热搜。

    那一个视频中,窗户后面的隗林身形没有那么的清楚,但是巷子里的拍照的人那惊喜的表情,以及那一个导游脸上挂着的泪,却能够看的很清楚。

    也很快有查出那个流泪的导游是谁,而此时韩玲玲则社交平台上,则是发了两张照片,一张是现在的坐在那里微笑的照片,宁静之中带着几分高远。

    另一张则是显得很久,那是一张隗林舞剑后停下来,剑斜指地面的动作。

    从后面那一张照片之中可以看得出来当时还有很多人在场,但是都被韩玲玲做了虚化处理,看不清楚,而中心的隗林身体一半处于阳光里一半处于阴影里,剑在剑光里折射着光辉。

    那时的隗林神秘之中带着几分飞扬的锐气。

    并配有一行字。

    “当年你初回灵馆,我是你第一个顾客,这一次你再回灵馆,我依然是第一个见到你人,但最让我高兴的是,你没有陷落于那些虚妄之中,你活着,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高兴的事。”

    而这个时候,有许多人往隗林这里赶,第一个赶到隗林这里的是曾经的同学江渔。

    身边一盏八角宫灯,散发着淡淡的红光,旁边的一个石台上摆着一个剑匣,无论是八角宫灯还是剑匣,在这一刻都像是随着隗林的呼吸而吞吐着某种玄妙的光芒。

    满天雪花,呼啸的风。

    一缕风吹在身上如刀割,山间偶然出现的雪崩声,也会让他感到惊惧,元神会不由自主的随着这个声音而窜起。

    隗林知道,这到了关键的时候,于是他坐在自己挖出来的山洞之中。

    全身心的渡此劫。

    在他们来,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自己不能够一昧的反抗,一昧反抗的话,最后就是完全不接受,在心灵上会崩塌。

    但是也不能够完全的顺从,要不然的话,可能会陷入某种疯癫之中,失神失智,或者成了精神痌人。

    他必须得在保持自己本心的同时,又顺从于身体方面的改变。

    隗林之所以不在沪城之中采天罡,是因为他发现在那里,天罡垂落到城中被城中的浊气冲散了。

    城中那么多的人,各种气息混在一起,笼罩在城头的上空,即使是太阳之中的罡气也非常的稀薄,所以他才会想到这里来。

    地球上将宇宙外落下的叫做宇宙射线,但是神秘侧,则有另一个叫法——天罡。

    这是受到天罡冲刷的后果,只有过了这一关,适应了,那么这一切才会消失,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这就是劫。

    隗林坐下的时间心中便生出家样的明悟。

    在第三年的时候,他开始出现幻听、幻视,鼻子里更像是闻到了古怪的味道,一会儿像是香,一会儿又是臭、酸,各种各样,有时他抓一把雪放到嘴里,居然都品酸味来。

    他原本已经感觉不到冷的皮肤,突然之间变的格外的敏感,一缕阳光照在身上就变的无比的热。

    一开始,他去采天罡都是出去一阵子然后就回到山洞,因为山顶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即使他站在山顶,都是小心不被风吹走。

    采食天罡,一直都是夏国修行界的传统,无论修身还是炼宝,都喜欢采地煞天罡的。

    隗林将这一步叫做洗身、炼神,他心中清楚,只有被洗炼过后,自己的才能够开始真正的采食天罡壮大自己的灵与肉。

    而脚下那个山洞之中死了的人,就是没能够承受得了这个天罡的冲刷。

    这种修行方式对于他来说,其实也是危险的,高寒以及那宇宙射线对身体的作用,会让元神上出现麻痹,甚至会记他产生幻觉,让他恍惚。

    可能是科技在这一方面认识的还不够。

    隗林的肉身与元神都在接受着天罡洗礼。

    这里非常寒冷,在上山的时候,他看到一路的尸骨,都是些普通人登山路上死去了。

    而到了后面,他甚至看到有修行人死了,还死了不少,其中有一个就死个山洞之中,就在现在他所挖山洞的下方,整个人还保持着盘膝而坐的样子,栩栩如生,但是肉身却像冰一样。

    对身上有一些法器,隗林并没有拿,对于一个有着八角宫灯和飞剑与剑丸的人来说,很少有能够让他动心的东西了。

直播我是灵馆馆长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逍遥岳不群荒村野情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侠之魔君花无缺神话之最强许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