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番外二十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其他几个跟廖将军来的士兵见皇后娘娘和将军在演戏,几人一脸惊慌的靠墙,生怕祸及自己也跟着挨打。

    卫兵们见是一家长辈出来抓自己孩子的,也懒得理会这种事,对安然他们道:“宵禁了,别打了,快回家,若是再让我们看到,抓你们去坐牢。”

    “是是是,老妇这就将我儿子带回家去,辛苦各位官老爷了。”安然哈腰。

    “走吧。”领头的卫兵带着底下的人继续巡街了。

    见卫兵走了,安然松了口气,对廖勇民道:“你掏银子没用,会让他们怀疑的。”

    “还是皇后娘娘反应快,末将愚钝了。”廖勇民致歉。

    “现在霄禁之时,我们可怎么找皇上啊?”安然愁道:“实在不行只能等明日早上了。”

    可把皇上一个人丢在外面一晚上,安然想想都难过。

    “也不知道皇上是不是被马龙的人抓走了,唉……”安然心里很慌,一慌就忍不住的念叼。

    “皇后娘娘不用担心,若是皇上被马龙抓了,大不了我们想办法救就是,若是皇上躲起来了,皇上对这里不熟,他不会跑太远的,明日我便把所有的人手都叫来,一定能找到皇上的。”

    “嗯。”安然只能这样了。

    “皇后娘娘,末将先将您安排住处吧,皇后娘娘累了一天了,先歇歇,寻皇上之事就交由末将,明日末将便会打探到皇上的消息的。”廖勇民宽慰安然道。

    “好,辛苦你了。”安然点点头。第八书库

    廖勇民一怔,皇后娘娘竟跟他一个臣子如此客气,心中顿时涌出感动之情,“皇后娘娘折煞末将了,这是末将的职责。”

    安然随廖勇民来到一家民宅,这是他安排在哈萨国的一个眼线,负责打探这里民间动向的,皇后娘娘住在这里是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

    烧了热水,找了一身干净的民服,让皇后娘娘先将就着,等次日一早便去打探皇上的下落。

    卫临被老管家带进衡府,随他进了厨房,老管家道:“大厨,这里鸡鸭鱼肉,牛肉羊肉应有尽有,大厨看着做,只做你拿手菜就好了。”

    “哦。”卫临见有很多肉,便将一大块五花肉拿了下来,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放上豆鼓,酒了盐,先给自己做一道豆鼓蒸五花肉吃。

    老管家见这大厨这么快就动手了,很是满意,又道:“大厨,今日你帮我们府上做菜,我们老爷是有赏银的,做完这餐,给你一贯铜钱如何?”

    “好。”卫临听有铜钱拿,想也不想点头了,有铜钱可以买东西吃啊,他记得婉儿就是拿铜钱给他买的肉吃。

    他还想吃香辣牛肉,卫临又切了一大块牛肉下来,用烈酒,酱油,红薯粉腌渍,抓起一把干辣椒就爆炒。

    他贪吃,所以经常趁婉儿睡着了,一个人偷偷起来去厨房弄吃的,府里的厨子看见他,都不敢作声,好像怕婉儿打他们,所以他们都装着什么也看不到。

    好像不是府里,他住的地方挺大的,卫临努力的去想,可越想,他脑子就越空白,头也晕乎乎的。

    “大厨。”老管家见卫临有些犯晕,便问:“是喝多了吗?怎么站不稳了?”

    可好像从他身上没闻到什么酒味啊。

    “我没事。”卫临一下又清醒过来,朝老管家摆了摆手,继续炒菜。

    蒸五花肉,爆炒牛肉刚好就被老管家派人端走了,卫临急道:“那我吃什么呀?我也饿了。”

    老管家一听大厨饿了,只好赔礼道:“大厨再忍忍,先帮我们老爷炒几个菜招待客人,大厨再给自己炒个菜垫个肚子好么?”

    “好吧。”卫临继续炒。

    等炒到第九个菜的时候,老管家终于说可以让他自己炒菜自己吃了。

    卫临只得又重新给自己蒸了个五花肉吃。

    老管家给卫临盛了满满的一碗饭,和气道:“看大厨好像是大卫那边的人,定是和我们老夫人一样只吃得惯米饭,辛苦大厨这么久,饿了吧,吃饭吧。”

    “谢谢!”卫临接过,白米饭配着五花肉,卫临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老管家又从身上拿出一贯铜钱递给卫临,感谢道:“这是答应给你的赏钱,你拿好。”

    “哦。”卫临接过,放进衣服里。

    卫临吃了一大碗饭,把盘里的肉吃的干干净净,摸着肚子打了个饱隔。

    老管家见大厨吃饱了,问:“天色不早了,街上宵禁了,大厨今夜怕是回不了家了,要不大厨就在府上住一晚,明日一早再回去吧。”

    “好,我也困了,明日我再出去找婉儿。”卫临点头道。

    老管家热情的带卫临去了自己院子里,安排了他一间房间,他大半夜的把人带来,理因照顾的。

    第二日,卫临心里一直记挂着婉儿,便很早就起来了,穿上衣服就离开老管家的院子往外走,路上看到一老妇人正在松树下正压脚,便想起婉儿也喜欢这样一早起来动动的,卫临见那人背影怎么看怎么都像婉儿,便轻轻叫了声:“婉儿?”

    崔曚闻听声音侧过身,看到卫临顿时惊的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他?他不是大卫国的皇上吗?怎么会出现她府里?

    “你……你是……叫……叫卫临?”

    “是我呀,婉儿,你不认识我了吗?”卫临上去就握着崔曚的手点头道。

    崔曚又惊又吓,忙抽开自己的手,这是不是就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她当初被那些士兵玩腻了便卖到这哈萨国后,低调的过了几十年的日子,才有了今日老夫人的地位,原以为自己这辈子跟大卫国再也不会有何联系的,谁知道大卫国的皇上竟出现在她府里,你说这吓不吓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崔曚问话都是颤着音的,她毕竟是崔炎的女儿,生怕被卫临认出来了,自己便要被杀头。

    “老夫人。”老管家匆匆跑来,见老夫人正跟大厨说话,便上前解释道:“这位是老奴从外面请来的厨子,昨晚老爷要招待远方来的客人,府里的厨子不在,老奴只好去外面请了,他第一次来府里,不认识路,冲撞了老夫人还请老夫人勿怪,老奴这就领他出府。”

    “厨子?”崔曚看着卫临一脸难以置信道。

    难道他不是卫临?只是和卫临长得像?

    不可能啊,虽然卫临老了,可她还是认得出他来的。

    “婉儿,我不走,我找到你了,我哪儿也不去。”卫临一听老管家要带他出府,立马躲到崔曚的身后不肯离开。

    哪知道他还没把银子拿出来,皇后娘娘一脚便踢到他脚上,边踢还边骂:“你个死崽,一天到晚就知道喝喝喝,连家也不要了,跟着他们鬼混,看我不打死你。”

    连中好几脚的廖勇民顿时明白过来皇后娘娘的用意,于是配合道:“娘,娘,别打,别打,我以后再也不喝了行吗?”

    跑那么久也没发现拉的不是卫临,用脑子想想也知道以卫临那么胖的身躯也不可能跟着她跑那么长时间的嘛,现在把人丢了,说什么都后悔来不及了。

    “丢了?”廖勇民问:“皇后娘娘是在哪里把皇上弄丢的?”

    “就是那条街上,侍卫们突然出现,我一慌,拉错了人,等我甩开追兵,才知晓的,回来再找皇上人已经不见了。”安然难过极了。

    “好。”安然擦了擦眼泪,她得把皇上找到,不然皇上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国家,可怎么办啊。

    “你们!”一支负责巡街的卫兵看到胡同里还有几个人,便上前查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我们这就回,各位大哥辛苦。”廖勇民想从怀里拿些银两打发了这些卫兵。

    “你是廖将军?”安然虽不认识廖勇民,但听卫霄提起过,此人也是一员猛将。

    “正是末将。”皇后娘娘总算是信任他不跑了。

    若是把皇后娘娘吓跑了,弄丢了人,他万死难辞其咎啊。

    难怪他见到皇后娘娘时,皇后娘娘正一脸焦急的在找人的,原来皇上人丢了。

    “皇后娘娘,您别难过,皇上不会有事的,末将这就陪皇后娘娘去找人。”廖勇民道。

    “别说了,我把皇上给弄丢了。”安然又悔又急道:“现在我也不知道皇上往哪跑了。”

    她真够糊涂的,怎么拉错人了呢?

    但听名子好像是中原人,安然慢下速度,停了脚步,转回头看着那个满脸金黄色络腮胡的廖勇民。

    “皇后娘娘,可算是找到你了。”廖勇民忍着舌~尖的痛,尽量口齿清楚的道:“末将云洲左统领,拜见皇后娘娘。”

    “哦。”安然点点头,这廖勇民贴上假胡子看不出来还挺像哈萨国人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若是廖勇民一直在这街上营救,前两个时辰她和卫临被侍卫们追的时候就该出现了。

    “末将听说这街上有官兵抓人,于是就碰碰运气来看看哈萨国的官兵抓的是谁,结果还是救驾来迟了,皇后娘娘,皇上呢?”廖勇民只看到皇后娘娘并未见皇上,于是问:“皇后娘娘难道跟皇上分开了吗?”

    “你怎么?”安然指了指他的打扮。

    “这个。”廖勇民摸着自己化妆的哈萨国人,无奈的笑道:“现在是宵禁之时,这身打扮也只是为了方便而已。”

    安然也痛,手指骨都要快脱节了,忙甩了甩手,听那汉子的大舌头说的什么皇后……是我,安然生怕被人又抓住了,只得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廖将军见皇后娘娘如同惊弓之鸟,说跑就跑,好不容易找到了皇后娘娘,廖将军岂能让她再陷危险之中,急的边追边喊道:“皇后娘娘,别跑了,我,我廖勇民啊。”

    廖勇民?她认识吗?

直播深山娇娘,愚夫当家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韩三千苏迎夏沈浪苏若雪荒岛女儿国陈二狗的妖孽人生从代工厂到科技霸主他和她的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