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野猪为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带来了什么后果?!凡人的主要肉食没了,养猪的农户一下子失去了生活来源,经济受到影响,政权也不稳定,周边群雄伺机而动,人间至此乱斗一场!你此刻便瞧瞧你面前的这些人魂,不是饿死的就是战死的,你摸着良心说说,你对得起他们吗?!”

    孟婆和常胜就这样你一言我一句的吵了起来,全然忘记自己的初衷是为了让桃枝枝不再伤神。

    “……”

    被无视的桃枝枝张了张嘴,几次都插不上话,想了想,还是先回姻缘殿吧。

    月下仙人正巧打算出门,迎面撞上她,连忙将人迎了回去,虽然红书已经看了很多遍了,但他还是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了?那人的结局可有变数?”

    桃枝枝一噘嘴,正要哭诉,却莫名其妙想起了老常野猪王的故事,顿时将那涌上来的几分泪意打散了。

    知道自己表情有异,她先是说了野猪王的故事,再说了道人失踪的事,而后问道:“师父,你可有什么法宝能将他找出来?”

    此事一听月下仙人便知孟婆其意,却按下不表,只说:“他离别时既说了再见,却又切断了你们之间的联系,可见确有什么古怪,让他又不欲与你再见了。”

    桃枝枝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是什么让道人又改了主意。

    却听月下仙人又说道:“你要先想想,你寻他到底能做什么。”

    这不是个问句,桃枝枝听出来了。

    是啊,她其实还是改变不了什么,再见面也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说你不要放弃执念,以免消散至虚无吗?那他就得继续世世孤苦下去……

    说让他放下执念吗?那就是将这个人从这个世界抹去,再也不复存在。

    这看起来,其实已经无解。

    月下仙人看桃枝枝是真有几分颓丧,不禁疑惑了:“你下界修缘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因何对他特别上心?”

    “不知道,”桃枝枝至今也想不明白她与道人的联系在哪里,“大概是觉得感同身受吧。”

    没错,就是感同身受,那种与世隔绝的孤寂感,实在令人窒息。

    当初看到步霄坐在巨石上的时候,就是这般感受,所以她一瞬间就觉得心里有个地方疼了起来。

    一个人没有亲缘情缘,她都不知道步霄这万万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她甚至想都不敢去想。

    一念于此,她突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

    刚站起来转身一迈腿,就被月下仙人一把拽了回来:“想去找心月是吧?你俩凑一块儿,不知又要腻上几日,在此之前,还是先跟我去一趟黄泉吧。”

    桃枝枝一脸迷茫:“去黄泉做什么?我才从那边回来!”

    想了想,又一拍脑袋:“啊,你是对野猪王的热血传奇感兴趣了吗?”

    “……”月下仙人一个巴掌拍在了她的头上:“去谢谢你的孟婆姐姐!以她的身份,收魂这种小事,还不至于得派她亲自过去。”

    桃枝枝抱着脑袋,露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什么意思?”

    月下仙人一挥手,桌子上排了两排仙酿,他细心选了两瓶,左右手各提一瓶,示意桃枝枝跟在身后。

    “据说她已经万余年来没有出过幽冥了,走这一遭,大抵,是为了护你。”

    倒是孟婆猛的一拍桌子:“你既然是个野猪王,就好好当你的山大王,唆使家猪往山里跑算怎么回事?!朝圣啊?!”

    “啧啧,你这话就不对了,大家都是猪,猪猪平等,就不要分什么野生还是家养的搞分化好吧?况且我那怎么就叫唆使了?!我只是重新燃起了它们对生活的希望!它们不是在追随我,只是在追求梦想和自由!不信你问,它们可都是自愿的!”

    孟婆摆摆手,撑着头,又指了指常胜:“你去问他。”

    等着喝汤的凡魂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常胜忙得不可开交。

    但听了这话,他还是扬起头,颇有兴致的与她聊了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看我来了这么久,也蹉跎了好些时光,但看着你们,又觉得人生艰难不过如此,于是我决定重拾穿越时空赋予我的伟大历史使命……”

    “……”桃枝枝眨了眨眼,无语的瞪了会儿常胜,表示自己不想听什么动物世界,于是转而与孟婆说道:“我突然想起,道人一事,我还未与师父回禀,这便先走了。”

    孟婆还未说话,常胜先不干了:“别走啊,在我们那里,无限风的话本很受欢迎的!更重要的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我真的当上了野猪王!”

    桃枝枝看着一脸热血的常胜,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她对他的野猪历险记没什么兴趣。

    得了这样的答案,桃枝枝生气极了:“那你们就不管了?万一是大奸大恶的残魂,出去兴风作浪,为祸人间呢?!”

    “不管有没有执念,残魂终究只是残魂,消亡是迟早的事,既然如此,管不管又有什么区别呢?”孟婆说,“关于你说的那个道人,我问过冥王,可能他死的时候身上留有法器,些许魂魄便寄生在这法器上,虽然在执念的驱使下完成了轮回,但你看,你遇到他的时候不是只剩一片残魂了吗?他自己不也说过不记得穿过生死门吗?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他的魂力快要被耗尽了!呃,你别急,你不知道,这样的魂魄其实有很多,只要他们不造乱,冥界不会将他们登记在册,自然也不会管着他们,因为他们大多飘着飘着就自我消散了。”

    “……”

    孟婆一巴掌过去:“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直接说重点。”

    常胜不满的撇撇嘴,没敢反驳,继续说道:“我前世投生是只野猪,你也知道,我带着记忆在轮回,虽为猪身,但却有人的意识,所以我怎么能只甘愿做一只猪呢?我想了三天三夜,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野猪王,我当定了!”

    也是,世间多个人可能会容易引起什么变数,但自然界多只小动物,应该没有什么影响。

    “那他现在怎么又……”

    孟婆被桃枝枝晃醒,擦了擦口水,迷瞪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桃枝枝在说什么。

    “残魂无法被打上印记,不被召唤,更不能穿过生死门,因此不在幽冥的管理范围内。”

    “看缘分吧。”孟婆胡乱应道,又一指常胜,试图转移话题:“你不好奇他怎么没去投畜生道吗?”

    桃枝枝看着忙碌不已还偷空冲她挤眉弄眼的老常:“对哦,说起来,此前他为什么一直被投畜生道?”

    “因为他不属于这里,不属于世间的任何一个地方,你想想,连司命星君都无法为他书写命格,为了不让他扰乱人间秩序,自然不能做人了。”

    眼看着桃枝枝的眼泪又要盈出眼眶,孟婆连忙补道:“我不是说了吗,他寄生在法器上,这法器不灭,他也不会消亡的!”

    桃枝枝这才把眼泪憋了回去,又问:“那我怎样才可以找到他?”

    尽管步霄一再表示,既然道人累世追寻,执念哪会说放下就能放下,但桃枝枝还是难以放下心来。

    待她失魂落魄的再次回到幽冥,她看见了正在打瞌睡的孟婆。

    是了,世间所有的魂魄最后不都得回到幽冥么?!孟婆那里一定有办法追踪凡魂!

直播三月不许开花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荒村野情洪荒之葫芦天尊大周仙吏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