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反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众人这个时候才是真的慌了。

    是的,沧澜宗的弟子有着苏玖和楚洛痕的庇护,便是遇到了高阶妖兽,也能躲上一劫,但是他们则不一样。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他们依然望着这排石柱,没有一个人肯轻举妄动。

    最后还是一个小家族的女修站了出来,这女修看起来胆子很小,与其说是自己站出来的,不如说是被推出来的。

    她面色惨白的站到了一根白玉石柱之前,颤巍巍的轻声道“我拥有八成…的木灵根,应,应该可以尝试一下。”

    苏玖看了那女修一眼,忍不住蹙了一下眉头,那女修当然也注意到了苏玖的小动作,心头忍不住一跳,她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出于警惕,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苏前辈,我是有什么不妥么?”

    苏玖淡声道“你不是单木灵根吧。”

    那女修怔了一瞬,随即点头“我是水木金三灵根,只有木灵根到达了八成……”随后她又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道“难道说,是所有灵根都要达到八成么?”

    苏玖刚要点头,便听到那女修身后的中年男子喊了起来“你磨蹭什么呢,快去!”

    那女修不敢再犹豫便走到了石柱之前。

    这个女修倒是没像之前男修一般,直接吐出一口血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面色却越发的苍白。

    虽然女修的手上没有那片莹白光晕,石柱的颜色却开始有了变化,由莹白开始逐渐朝着灰色的方向转变。

    至于那中年男子的面上则是露出了欣喜之色,他有些轻蔑的看了苏玖一眼,表情越发的得意。

    中年男子是一个不出名的小世家的家主,他这人有点小聪明,却并不喜欢趋之于女修之下。

    是的,他其实从骨子里便看不起女修,所以女修在他们世家的地位也比较差。

    就像那打算驱动星图的女修,明明有着不错的资质,却偏偏养成了这副懦弱的性格,显然和家族教导分不开。

    他其实也看不起苏玖,而之所以一直跟着她,纯粹是因为舍不得苏玖能给他带来的好处。

    中年男子以为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不由得同家族的弟子道“所以你们看,没有他们我们一样能解决问题。

    跟在中年男子身后的男弟子们纷纷附和。

    中年男人沉浸于自己的喜悦之中,却没有发现,周围的修士的表情依然十分的肃穆。

    当然他也不曾注意,自家的女弟子的额头已经汗如雨下,甚至唇角还泛起了一丝血丝。

    但尽管已经如此,白玉石柱之上也不过才覆盖了一层朦胧的灰色。

    一刻钟已经过去,中年男子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你是废物么!果然女人除了用来传宗接代没有半点用处!”

    这句话使得周围不少女修都对他怒目而视。

    有女修忍不住讽刺道“你这么厉害,你倒是也上啊,让女弟子上算什么本事?一边嫌弃女弟子,一边又要依靠她,你们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水蛭么?”

    那中年男人仿佛被戳到了痛处,一看那女修是个散修更是毫不忌讳,直接出手。

    女修也没想到这世上竟会有这样心胸狭窄的男修,当下也不再客气,而选择了反击。

    还有几个陌生的女修或许是因为听不得方才这中年男子的一席话,在他们打起来之际也开始在暗中做起了小动作。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世家家主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实力还是有的,便是有人给他下绊子,那女修也还是开始逐渐落了下风。

    在沧澜宗有难的时候,这些宗门世家之人可不见有哪个出手相助。

    如今苏玖对他们做到如此,已是仁至义尽。至于想要用道得绑架她,那也要看她配不配合。

    欧阳烟雨向来是温和的,但是这五年的磨砺,也让她的性格多了几分尖锐,在听到有人大言不惭的说着“以大局为重”这类话的时候,她几乎是毫不客气嘲讽出声“方才他们浪费时间你不站出来,现在站出来是针对谁呢?

    苏玖是有能力,可也从来不欠你们的,方才这几个人任意妄为添乱的时候,你可是没说半句关于耽误时间的话!何况现在有这样的场面又是谁造成的?

    怎么?他们要引出星图你们不同意,发现自己引不出星图了,又希望苏玖他们来帮你们引出星图?

    那人被欧阳烟雨的一番话怼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

    这个时候夜婉晴也开了口“何况等会儿妖兽来了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宗有两个出窍期的前辈总有办法保下我们。”

    言外之意便是,至于你们这些外人的死活,便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而其他人,却明白了苏玖尚未说出口的后半句话,也明白了灵根资质不够,轻易触碰白玉石柱的后果。

    那人后退了两步,目光十分复杂的看了苏玖一眼,随即盘坐于地开始了打坐调息。

    然而再他通过内视看到自己识海状态后,脸色不禁更差了几分。

    我长这么大,倒是还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

    既然屁股都是歪的,就别说的这么义正言辞了,因为这只会让人觉得你虚伪恶心。”

    一直站在一边观望之人,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这件事确实是他们的不对,还请苏前辈原谅则个。

    如今我们多耽误一点时间,这鸿盛天路便多一番变化,说不定不久后这里便会有妖兽追上来,希望苏前辈还能以大局为重。”

    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白玉石柱又看了看手心,愣是没能看出什么多余的花样。

    如今他脸上满是茫然,仿佛还不明白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对待。

    场面异常的寂静,也异常的尴尬,因为出了这件事之后,再没人肯上前一步进行尝试了。

    楼笙看了一圈在场众人,忍不住笑道“还有谁想要进行尝试的么?我们沧澜宗保证不干涉。”

    楼笙的这番话如同在他们的脸上赤裸裸的甩巴掌,响亮却又让人无法反驳。

    怎么说呢,他现在就是后悔!十分的后悔!

    识海发生了动荡不说,甚至还出现了一丝裂痕,要知道对于修士而言修复神识要远比修复经脉更为困难。

    然而还不等那人得意多久,进入到他体内的光点便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迅速的退出了他的体内,同时还带走了他体内最为纯净的灵气,

    这一做法,使得他当下便吐出了一口血来。

    后来,白玉石柱不仅没给他半点回应,自己之前探进去的神识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反噬。

直播边缘人物她重生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无限之逆天武道武侠之超级提取荒村野情武侠之无敌黄金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