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住新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英伤感的在门前静默片刻,这才擦擦湿润的眼角,扶着孙秀芳上车,驾驶室小,她们家人多,都坐在架势室里根本不可能,王英就让孙秀芳带着三个小点的孩子坐在里面,她和石可在后车斗里找了个地方挤了进去。

    眼看着车都要开了,也没见到瑞民的身影,对于瑞民王英是眼不见心不烦,他不来更好,孙秀芳心里却不太高兴,她这个当老娘的都要走了,做儿子的都不来送一送吗?

    好在现在已进入六月,天气越来越热,王英带着石可找个背风的地,她把石可抱在自己怀里,一路上也没感觉到冷。

    行驶三个多小时,中午十二点多钟王英她们到达了目的地。

    王英感觉到车身猛的一顿,她忙从藏身处站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刚刚建好的院落,她们的车正停在大门口处,王英扶着车帮四处打量一翻,这里占地大约有二十多亩,东西数有五排房子,南北查是六排。

    “嫂子,到了。”张斌从车上跳下来介绍说道,“这就是新家属院,等报完到才能知道分到哪排房子了。”

    “哦”,王英新来乍到,还不知道东南西北,哪里知道往哪里去报道,她眯着眼睛抬头看看挂在正头顶的太阳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先找地方吃饭,吃完饭去报到,看那间房子是分给我们的,到时候才能卸车。”

    张斌按按肚子,“嫂子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一提吃饭我还真觉得饿了,我知道食堂在哪,我带你们过去。”张斌说着重新跳上车,将车掉了个头,拉着一家人向另一边的一个大院驶去,看他那熟门熟路的样子,肯定不止来了一回两回了。

    到处都是新建设的痕迹,远处是尚未完工的厂房,近处是砌了一半的院墙,地面上新挖的排水沟还裸露着新土,还有那间隔数米就插着的彩旗,无不述说着这是一个新生的,充满了朝气的新单位。

    正是吃饭的时间,远远的看见前方一处建筑物前有许多人端着饭碗进进出出,不用猜,这就是食堂确定无疑。

    张斌将车停在不远处,他率先跳下车,对着后车斗喊了声,“嫂子,到了。”说完打开副驾驶的门,先将三个小的接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孙秀芳,唯恐老人家摔着了,“婶,你可慢点,看准了再落脚。”

    王英从车上翻下来,站稳脚跟后向前看去,食堂人很多,但基本上都是陌生人,王英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个熟悉的人,崔云香家是前天搬来的,如果没有来食堂吃饭的话,想必家里已经收拾好了,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在哪排房子里面,要是两家能做了邻居就好了。

    饶是这两天来报到的新人太多,王英带着婆婆和四个孩子进入食堂的时候还是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张斌这两天来得勤,食堂的人已经和他认识了,只见一个胖胖的大姐握着饭勺子和他打招呼,“小张师傅,你又来送人了?”

    “哎呦王姐。”张斌登时脸笑成了一朵花,他领着王英一家人就往他唤作王姐的窗口走,“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嫂子,分到你们这,以后啊,就在这里工作了。”

    “新同事啊,我还以为是谁的家属呢,欢迎欢迎,你看咱还是一家子呢,你姓王,我也姓王。”王访热情的用勺子头指着餐盆里的菜问王英,“都喜欢吃什么?我给你们盛。”

    早上因为起的早,一家人简单的吃了点面条,这会子都饿了,想想和念念两个最小的孩子更是盯着菜盆里的肉肉不放。张斌一上午都在帮她忙活,王英心里感谢人家,就点了几个好点的菜,点完后才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没拿饭盒,直接用你们的碗可以吗?”

    “行,怎么不行。”王芳痛快的从旁边拿过来一摞碗,将王英点的几个菜都盛到碗中。

    “谢谢,谢谢。”王英接过碗,在旁边的桌子上找了个地方,又要了几个大馒头,她把饭菜摆到桌子上,转过身子正要去结账,却看见张斌正从兜里往外掏钱。

    这怎么可以?张斌明明是在给自己帮忙,自己本应该好好的做几个菜来感谢人家,怎么能让张斌出力还出钱,王英急了,忙着跑上前,“我来我来,小张你快把钱收起来,可不能让你破费。”

    张斌没有听她的,直接将钱掖到王芳手里,示意王姐赶紧将钱收起来,“嫂子,你跟我客气什么,细说起来,你还是我师娘呢,当徒弟的孝敬师娘一顿饭还不是应该的吗?”

    王英脸一板,拿着钱就往张斌手里放,“那也不行,快把钱收起来。”

    一个不收,一个执意要给,两人推推搡搡引得打饭的人纷纷往这边看。

    “嫂子,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吧,你没看见念念他们都饿了。”

    听到张斌说孩子,王英转头看向可可几个,果然,念念和想想嘬着手指头盯着桌子上的菜碗不放。

    “那好吧。”王英无奈的垂下手,“吃饭,先吃饭。”

    吃饭期间,王英瞅了个机会将钱偷偷的放到张斌的衣兜里。

    吃过午饭,张斌领着王英去找到人事科,虽然是午休时间,没想到办公室里面竟然有人,王英本来还以为要等到下午二点以后,惊喜之余,忙把调令拿出来办理入职手续。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几个大小伙子一阵忙活,一会儿的功夫东西就全装到了车上。

    王英站在屋门口,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子,这是她和大勇的第一个家,说实在话,王英心里还是恋恋不舍的,她环顾着整个房间在心里说道:“大勇,你的魂灵还在家里吗,咱们要离开这个地方搬家了,你如果在,就跟我走吧。”

    自从知道队里要解散,所有的人都要分流,瑞民才彻底对王英死了心,他有工作拴着,又不能跟着王英走,昨儿个,瑞民回家了一趟,看着一屋子的狼藉,他呆了一会儿就会单位了,说是第二天早上过来帮忙搬家。

    王英婉拒了,告诉瑞民单位里面会有人过来帮忙,你要是忙就不用过来了,不能耽误了你的工作。

    瑞民听了也就“哦”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明确的表明来或是不来。

    张斌从驾驶室跳下来,对王英说道:“嫂子,都收拾好了吗,我们来帮你搬家。”

    对于张斌王英感觉比较亲近,她笑笑,“收拾好了,张斌你分到哪去了?”

    张斌站在门前,往院子里面看了看,“嫂子,我分到邯郸了,队长说让我们这些没成家的小青年最后一批走。”说完手一挥,领着几个小青年往屋里走,“兄弟们,准备干活了!”

    自己那些家具哪里用得着两辆车,王英忙说:“一辆就行,不用两辆。”

    任秉锋颔首,“那明天我派几个人去帮你搬家,上午九点行不?”

    “行行。”王英忙答应着,“谢谢队长了。”

    将近九点,一辆解放汽车停在了王英家门口,从后斗上跳下来四五个小青年,司机王英认识,张斌,小伙子刚上班的时候分到了大勇的小队里,大勇带过他一段时间,所以大勇经常开玩笑说这是他半个徒弟。

    张斌是单身职工,没有家的牵扯,常年在外面驻勤,石大勇的追悼会他回来了一趟,后来就很少见了。

    说话间,陆陆续续来了好几个人来找任秉锋汇报工作,王英看队长挺忙的,也就告辞了,“谢谢任队长,您忙着,我就先走了。”

    第二天,石可没有去上学,两个妹妹也没有去幼儿园,早上起床,王英把被褥都卷了起来,吃过早饭,熄灭炉火,将炉子放到一边凉着。

    王英有些局促,“队长,都收拾好了。”

    任秉锋脸上保持着惯有的温和,“那行,明天我派人过去,东西一辆车能拉了吗?拉不了我派两辆车过去。”

    事情都说完了,王英却没有立即转身离去,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任秉锋有些疑惑,他不解的问道:“王英同志,你还有事吗?”

    “队长。”王英抿抿唇,“明天我就要搬走了,有自从大勇走后,我们家的事没少给你添麻烦,所以我今天也是专门来感谢你的。”

    任秉锋笑着摆手,“看你说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难为你还记在了心里,你就别客气了,去了新单位好好干,哦,我分到处机关了,你以后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也可以到处里来找我。”

    “你调令开好了吗?”任秉锋提醒道:“你要是没有调令那边可不接收。”

    王英连连点头,“开好了,昨天就开好了。”

    家前还有二件事必须要做,下午的时候王英去了石可的学校给她办了转学手续,然后又回到了单位去找任秉锋。

    王英站在任秉锋办公室门前想了想,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邦!邦!邦!”

    “请进。”顺着门响任秉锋抬头望去,看见王英,客气的站起来,“王英同志啊,家里都收拾好了吗?”

直播青梅煮酒为谁斟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冷清欢慕容麒都市情缘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朝秦暮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