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 梦中【为我是青菜啊加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娘娘,冯嘉此举明摆着是不把凤懿宫放在眼里。婢已经让郑喜顺出去撵他们走了。”胡美莲一脸愤愤,“冯嘉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在凤懿宫门前撒野。”

    韩皇后眸中划过一丝厉色,抬手锤在罗汉榻上,“去!把那个狗奴才给我绑了来!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少斤两。”

    胡美莲有些犹疑,但还是领命去办。当然,她不会真把冯嘉绑了。冯嘉好歹是仪风帝跟前得用的。她匆匆步出殿门,就听韩皇后唤她:“回来!”

    胡美莲提着裙子掉头回转,“娘娘,您还有何吩咐?”

    韩皇后拔下头上金钗丢在榻上,“不用叫冯嘉过来了。”

    “娘娘?”胡美莲闹不懂韩皇后为何改了主意。但是被一个奴婢如此欺负,韩皇后能忍得下这口气?

    “去请太医,就说我被那俩狗奴才冲撞了,受到惊吓一病不起。”韩皇后动手卸下钗环首饰,“冯嘉这般行事,怕且是他授意。敬妃那件事他心里窝着火,我就让他出了这口气。”

    胡美莲似懂非懂的哦了声,“婢这就去请太医。”

    韩皇后目光森寒,冷哼道:“看谁能笑到最后!”

    ……

    裴锦瑶坐在崇贤殿侧殿里小口吃茶大口吃点心,冯嘉命人拿来不少好东西,“这套白玉杯是正经料子。你瞅瞅,多润多白。”

    裴锦瑶点点头,“是挺白的。”

    冯嘉晃晃手里的白玉杯,挑眉问道:“喜欢不?”

    “喜欢。”

    “送你了。”冯嘉又拿起一个木匣,将其打开,里头盛着的银票扑了出来,“你在外面免不得酬酢,这些银子你拿去应应急。”

    “哎呦,这怎使得?”裴锦瑶连连摆手,“冯大哥,您也被罚了俸禄。银子留着您自己使。”

    “你跟我客气什么?”冯嘉把木匣带银票一并塞给裴锦瑶,“大哥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又没多少钱。”

    裴锦瑶略加思量,搂紧木匣,“那成,我替您收着。要是外面有合适的庄子,我就做主帮您买下来。我可会挑庄子了。”

    冯嘉笑的见牙不见眼,“我住宫里,买庄子做什么?”话虽如此,他还是非常高兴。裴三这人不装假,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跟这样人打交道不累心。

    “您不住可以养猪养牛,种菜种树。有了收成就能换钱了。”裴锦瑶挺直腰杆,满脸骄傲,“料理庄子我也会!”

    “我轻易出不了宫,就全靠你帮忙料理了。”冯嘉笑着打趣。

    “包我身上。”裴锦瑶往正殿方向瞟了眼,“陛下大白天倒是睡的挺香。”

    “唉!可不就是。”冯嘉担忧的说道:“晨昏颠倒伤神又伤身。”

    “能睡着就好。”裴锦瑶拿起一块董糖放在冯嘉掌心,“大哥,吃块糖甜甜嘴儿也甜甜心。”

    啧啧,多会疼人的小姑娘。冯嘉把糖放进嘴里还没等嚼,有个小黄门急急来报,“郑寺人非得撵咱们走。小的们不敢得罪郑寺人,就把小桑小胡带回来了。他们……他们还有一口气吊着。定是过不了今晚的。”

    冯嘉嗯了声,“知道了。不跟郑寺人硬碰是对的。咱们也碰不过。”他就是想告诉韩皇后,他冯嘉不是任人搓圆捏扁的面人。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小桑小胡的死活与他无关。

    “你看着他俩咽了气再送出去埋了。他俩不死,你不许吃饭。”冯嘉含混不清的吩咐道。

    小黄门是个眼皮活泛的,立刻接道:“是,小的这就让他俩快些上路。”

    冯嘉摆摆手,“行了,你去吧。”算算时辰,仪风帝差不多该醒了。他对裴锦瑶说道:“我先进去跟陛下回禀小桑毒害安道姑的事。你在这吃着等。”

    “大哥,能不能给我来碗馄饨?”裴锦瑶有些不好意思,“最好是素馅的。”

    “行,我这就让人去光禄寺取。你别着急。”冯嘉安顿好裴锦瑶,趋步进到正殿。仪风帝还没醒。不知他梦见了什么,眉头紧蹙,嘴里叨咕着冯嘉听不懂的话。

    冯嘉静静立在离仪风帝半丈远的地方。眼观鼻鼻观心,就连呼吸都是轻轻的,缓缓的。唯恐惊扰仪风帝。

    大约过了盏茶功夫,仪风帝惊叫着从梦中醒来。

    冯嘉赶紧上前给他捋顺前心,“陛下,您醒了。”

    他不能表现出关心仪风帝做噩梦,更加不能流露出半点惊讶。一切都要做的滴水不漏。

    “嗯。我睡了多久?”仪风帝睡眼惺忪的发问。

    “约莫半个时辰。”冯嘉伺候仪风帝起身,拧了热帕子给他擦脸,“今天一早有人毒害安道姑。用的是剧毒。”

    仪风帝两道目光如同破空而出的羽箭般锐利,“谁做的?”

    “是小桑和小胡。奴婢已经将他二人绑到羽仙夹道杖毙。但是……打到一半,郑喜顺把他们都撵走了。”冯嘉无奈摇头,“唉!郑喜顺还是那个暴脾气。”

    仪风帝想明白冯嘉没能挑明的那些话的意思。“这件事就先放一放。”

    “奴婢省得。”冯嘉停顿片刻,又道:“多亏裴神机使神机妙算,否则不知何时才能查明真相。小桑投毒,却把所有罪名都推在小曾身上。他倒是蛮有城府。”

    “小胡是婢收的干儿子。小桑是将毒药混入安道姑粥水里的小黄门。”胡美莲戚戚然道:“原本小桑将这事推脱的一干二净。但被裴三看出端倪。将所有人带入刑房严加审问。不知裴三用了什么法子,把小桑小胡揪了出来。”

    韩皇后隐在袍袖下的手紧紧攥成拳,咬牙切齿道:“该死的小矬子!”

    韩皇后做个了美梦。梦中的她将刘仹一步步推上皇位,一如当初她襄助仪风帝那般。不!他不配和她的仹儿相提并论。韩皇后眉头微颦,很快就舒展开来。龙袍加身的刘仹俊朗倜傥。他定能成为名垂青史的英明君主。

    韩皇后弯起唇角,露出欣慰的笑容。她迈步走向刘仹,耳边忽然想起匆促的脚步声。

    是谁这般没规没矩?韩皇后胸中涌起怒意,循声望去,就见敬妃双眼流出血泪飘到近前。韩皇后心下一惊,厉声呵斥,“贱婢!今日吾儿登基,岂容你兴风作浪?还不速速退下?!”敬妃狞笑着张开血盆大口,一双手好似鹰爪带着劲风扑向韩皇后。

    “扶我起身。”韩皇后单手搭在胡美莲手腕,冰冷触感激的她心尖微颤,“手这么凉?”

    胡美莲目中惶惶消散一二,“娘娘,冯嘉命人把小桑和小胡押到羽仙夹道处置。这会儿正打着呢。”

    “小桑小胡?”韩皇后大为不解的问道:“谁啊?”

    胡美莲握住美人锤的手顿住,“娘娘,您说冯嘉会不会向陛下禀明此事?”越想越是后怕,“陛下若是知道了……”眼珠儿转了转,决绝道:“如果陛下怪罪,婢一人承担,绝不会连累娘娘。”

    韩皇后张开眼,轻笑出声,“你以为能瞒得过他?在他看来,我和敬妃都是棋盘商的旗子而已。我诬赖敬妃与假道姑有染,正好遂了他的心意。敬妃一死,他日刘俶登基就不会有个碍事的亲娘干涉政事。”

    没有亲娘,还有韩皇后这个母亲呢。更何况敬妃远远不及韩皇后行事果决。陛下先是除去敬妃,接下来是不是轮到皇后娘娘了?

    韩皇后大惊失色,连声高呼,“救命!救命!”张开眼,撞上胡美莲惶惶的目光,“娘娘魇着了?”

    韩皇后没有立即作答,环视四周,是她的凤懿宫。没有敬妃,亦没有刘仹。

    韩皇后重新躺回去,缓缓阖上眼帘,“光是想想成不了事的。”

    胡美莲见她昏昏欲睡,便不再说话,给她盖上薄毯。韩皇后呼吸渐渐沉重,胡美莲蹑手蹑脚退了出去。

    “娘娘,敬妃刚被陛下赐死,我们还是别太互张扬了吧。”胡美莲扶韩皇后仰躺在罗汉榻上,从旁拿起美人锤,跪坐在地,轻轻敲打着韩皇后小腿,“您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犯不上为了冯嘉那个狗奴才动真格的。”

    小腿舒适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韩皇后餍足的眯起眼,慵懒的冷哼道:“且看他会不会做人。他是个精明的,不会不知道安道姑是谁的人。”

    胡美莲重重点头,“娘娘,那我们该怎么做?”

    “怎么做?”韩皇后目中含笑,坐直身子轻拍胡美莲肩头,“不是正在做吗?他想让刘俶做孤家寡人,我们就成全他好了。先是敬妃,再是刘俶,最后……才轮到他。”

    胡美莲毅然决然道:“娘娘定能心想事成。”

    胡美莲面色微变,“娘娘,陛下他……”

    韩皇后讥诮冷哼,“换做我是他,也会想方设法在刘俶登基之前拔掉我这颗眼中钉。所以,我决不能坐以待毙。”

    韩皇后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冯嘉不过是养在崇贤殿的一条狗。他若是跟我对着干,大不了将其除掉。省得碍手碍脚。”

    除掉冯寺人?

    不容易呢。

直播妆宦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祸水养成系统韩三千苏迎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