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打破壁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同时也涌入了琅琊城里某个地方。

    同一时刻,琅琊城里有两个人破入五境。

    李梦舟感受着气海里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没有想象中那般喜悦,反而极其平静,意识里浮现的《蚕灭卷》第二篇章已经打开,原本空白的页面渐渐浮现字体。

    《蚕灭卷》是不二洞的至高神通,就连韩一也只是打开了两个篇章,便站在了世间年轻一辈的最高峰,而《蚕灭卷》总共只有三个篇章,世间把《蚕灭卷》领悟完全的也只有李道陵一人,他便是凭借打开第三篇章,勘破五境壁垒,越入五境之上的玄命境界,若非那时不二洞遭遇大劫,让得李道陵破境失败,并没有真正跨入玄命,也许不二洞的命运就会更改。

    但正如那五名圣殿修士专门挑着李梦舟破境时来偷袭,便注定了李道陵那时候没办法破入玄命,覆灭不二洞的人是专意挑选的最佳时机。

    《蚕灭卷》第一篇章带给李梦舟的是生生不息的念力,而第二篇章带给他的便是一种更深的感悟,让他能够轻易跨越境界。

    世间修士能够跨境对敌的人物寥寥无几,最高也仅仅是跨越一个小境,且也只是跨境对敌,而不能杀敌,开启第二篇章前,李梦舟只能做到碾压同境,而若境界高过他,他便也束手无策,只是勉强有一战之力罢了,但开启第二篇章后,他便直接具备跨境杀敌的实力,如此对比,便能知晓《蚕灭卷》第二篇章带给李梦舟多大的底气。

    便也意味着他刚刚破入五境,就已经近乎触摸到了知神境巅峰的高度。

    哪怕他并不能对抗知神境巅峰的大修士,但除了像薛忘忧这般在知神境巅峰多年的强者外,寻常的知神境巅峰修士,也做不到轻松杀死他。

    如果再遇到梨花书院那位镇守在天弃荒原的教习云清川,李梦舟有自信一剑便可取其性命,甚至不用借时方雪和卓丙春的剑,也能斩出当时对抗帝君林敢笑的一剑,而在这种基础上,再借卓丙春的剑,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可以直接杀死修为没有回到五境之上的林敢笑。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到底能不能做到,也无法验证,毕竟不可能让林敢笑活过来,再杀一次。

    从破境的感觉里回过神来,李梦舟注视着琅琊城某个方向,显然谢春风也已经破入五境门槛,但他没有着急走出朝泗巷,破境是一回事,虽是让得他的伤势有所好转,但也仅仅是让伤口结痂,他仍需要稳定境界的同时,治愈伤势。

    在李梦舟和谢春风破境的时候,东城门外,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月从霜和南笙赶到东城门时,阵术便刚好被傀儡攻破,而她们开始抵御傀儡不久,东城门下便出现了一名红衣女子。

    那是北琳有鱼。

    “琅琊城的情况好像很糟糕啊。”

    北琳有鱼在傀儡群里闲庭信步,美目轻抬,看着城头上的月从霜和南笙。

    月从霜微微挑眉,她心想着世间诸国里那些绝世妖孽看来全都已经跨入五境,她和谢春风及钟溪言这些人虽是天才一流,但也远称不上妖孽二字,她对北琳有鱼并不是很了解,眼见着简舒玄、欧阳胜雪和北琳有鱼这些跨入五境的存在一一来到琅琊城,要说月从霜心里很平淡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有哪个修行者不想站在世间的最高峰。

    北琳有鱼终究是魏国芍华书院最强的弟子,月从霜也向来不愿跟任何人比较,便开口把琅琊城的状况告知北琳有鱼,希望她也能像简舒玄和欧阳胜雪那样,帮忙引离东城门外的傀儡。

    虽然月从霜只是简单的用一句话描述,但北琳有鱼觉得引开傀儡这种事情太麻烦了,她站在城下思考,千众傀儡却近不了身,那副画面当真给予南笙心里很大的震撼,想着五境里的大修士果然强到离谱。

    而北琳有鱼并没有思考太长的时间,她环顾着周围的傀儡,淡淡说道:“这些傀儡聚在此地,吵吵嚷嚷,也确实很烦人,那便把它们直接解决掉吧。”

    月从霜皱眉说道:“北琳先生,哪怕你入了五境,轻易便可杀死这些傀儡,但它们依旧会复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若没有真正能杀死它们的方法,将得它们引来就是唯一的方式。”

    北琳有鱼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面对着那些傀儡,缓缓拔剑。

    一股气浪凭空生出。

    波涛汹涌。

    宛如水流波纹,在空间涤荡。

    瞬息便覆盖了东城门外所有傀儡。

    随着北琳有鱼手里的剑斩落,砰砰砰地闷响接连响起,仿佛起到连锁反应,在那股气浪覆盖下的傀儡尽数被压迫到炸裂开来,直到整个东城门外变成一地碎石废墟的景象,北琳有鱼便再次出剑,平地掀起一股狂风,将得那些碎小的石子刮飞到数里开外的地方。

    长剑归鞘,北琳有鱼抬头看着月从霜和南笙,轻声说道:“虽然傀儡杀不死,但把它们引开那么麻烦的事情,我懒得去做,这才是最好最快的解决办法。”

    月从霜和南笙面面相觑,一时竟哑口无言。

    ......

    月明湖畔,连接内外城的街道上,自三个方向而来的修行者汇合在一块。

    柳泽开口说道:“只剩下北城门了。”

    他话音刚落,钟溪言和陈子都便走了过来,同时跟着他们过来的还有谢春风。

    “北城门也已经解决了。”

    钟溪言和陈子都的神色都有些怪异。

    他们看着谢春风,解决北城门傀儡的人便是谢春风。

    谢宁察觉到问题所在,当即很是激动的说道:“哥,你破入五境了?”

    谢春风点点头,他看向朝泗巷,轻声说道:“七先生应该也破境了。”

    忙着抵御傀儡的人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琅琊城里的情况,且这里是千海境,破入五境时,并没有出现什么天地异象,何况千海境本身便充斥着气运,有大量气运凝聚在某处,若不刻意感知,也很难发现。

    原本就跟谢春风站在同一层面的月从霜和钟溪言此时对视一眼,他们心里也有了些想法,但没有急着去感悟气运,因为李梦舟和谢春风同时破入五境,便意味着他们要在此分出胜负。

    傀儡的事情已经解决,他们也不需要再守城,便全都前往了朝泗巷。

    在路上,欧阳胜雪和北琳有鱼也知道了李梦舟和谢春风破境对赌的事情。

    但等他们到了朝泗巷时,眼见小院里被毁坏的惨不忍睹,也都颇感诧异,谢宁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李梦舟那家伙破个境,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李梦舟所在的房间门窗皆破,那五名圣殿修士的尸体也很快呈现在他们眼前。

    他们当即意识到情况不对。

    且依旧在观想状态中的李梦舟,浑身血迹斑斑,就算伤口结痂,那副画面也是触目惊心,欧阳胜雪深深皱着眉头,他自然心里有了些愤怒,眼前的场景很明显是那死掉的五个人试图偷袭破境中的李梦舟,虽然那五个人已经死了,但他能够想象到当时的惊险。

    “师弟。”欧阳胜雪快走几步,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梦舟,又蓦然回头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琅琊城里,为什么会有人要杀我师弟?”

    钟溪言和月从霜他们也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他们一眼看出那死掉的五个人是共同守城抵御过傀儡的人,这反而也让他们更费解。

    倒是柳泽隐隐意识到什么,开口说道:“当初有北燕道宫南天门圣殿修士杭子玉要杀七先生,我也曾被其蒙骗,莫非琅琊城里除了杭子玉,还有其他圣殿修士?”

    欧阳胜雪也很快想到曾经杭子玉率领着圣殿修士和那丹城小南天门的掌教刺杀李梦舟,被自己击退的事情,他面色阴沉地说道:“又是北燕道宫!”

    闻听得柳泽的话,钟溪言等人也都反应过来,在柳泽布置阵术前,李梦舟便简单说过一句,只是没想到除了杭子玉,琅琊城里居然还有其他圣殿修士潜伏着。

    事实上,杭子玉最先是出现在坻水郡的,月从霜和南笙早就知道北燕道宫派遣了一批四境修士来到姜国调查莫城小南天门被毁一事,既然杭子玉也在千海境里,那么会在这种情况下要杀李梦舟的,也就只有北燕道宫的圣殿修士了。

    此时南笙朝着李梦舟走了过去,再次伸手去戳他的脸,同时嘴巴里嘀咕着,“应该没死吧?”

    她其实也搞不清楚自己心里再想什么,在刚刚看到李梦舟浑身是血的模样时,她便很是担忧,但她又觉得那种感觉很不对劲,虽然曾经误会李梦舟的事情早就被证明确实是误会,可对待李梦舟的态度,也最多是从厌恶变成无关紧要而已,突然出现其他的情绪,便让南笙很是惶恐。

    她又不是白痴,那种莫名的感觉意味着什么,自然是很清楚的,只是她不愿意去相信,想着去戳戳李梦舟的脸,对方会不会再次像在酒肆里那样睁开眼睛吓她。

    但她把李梦舟的脸戳来戳去,也没见他睁开眼睛,甚至连呼吸声都很微弱,若非距离近根本都感觉不到,她一时便又慌张了起来,很难再压制下去,“真的死了?!”

    欧阳胜雪虽然不知道南笙在做什么,但还是摇头说道:“师弟只是在休养生息,因伤势太严重,意识薄弱,尚且没有生命危险,便不要打扰他了。”

    他亲自将得那五名圣殿修士的尸体移出了小院,回来后,看着在场的人,说道:“你们是否有听闻千海境里所谓五境傀儡出没的事情?”

    多数人都听说过这件事情,但显然没有一个人真正见到。

    反倒是简舒玄轻轻皱着眉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又没有开口。

    欧阳胜雪接着说道:“不管那五境傀儡的出现是不是真的,都要有些防备,我在这里守着师弟,等他醒来,所谓对赌的事情,也得是在我师弟清醒的时候,大家抵御傀儡想必也累了,便先休息吧。”

    有些人依言离开朝泗巷,钟溪言和月从霜也都准备尝试破入五境,谢春风带着谢宁要指导他修行,便只剩下简舒玄、北琳有鱼、南笙、陈子都和柳泽依旧待在院子里。

    南笙和陈子都就坐在距离李梦舟不远的地方。

    简舒玄独自站在角落,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北琳有鱼看着李梦舟,又很快看向欧阳胜雪,说道:“道宫圣殿修士为何要杀七先生?”

    同在魏国,苏别离知晓,不代表每个人都知晓,毕竟莫城小南天门那件事情远没有天弃荒原一战来得轰动,且坻水郡里的修行者也都没有张扬,否则杭子玉到姜国的第一时间便找上李梦舟了。

    待得欧阳胜雪把李梦舟在坻水郡莫城做的事情告诉北琳有鱼后,她略微有些错愕,“没想到七先生居然有这般胆魄,他在天弃荒原朝着山外帝君林敢笑拔剑,那里终究有着很多强者在,可他一剑毁掉道宫的小南天门,便是公然挑衅整个道宫,也怪不得南天门圣殿修士要跑到姜国来杀他了。”

    说到这里,北琳有鱼忽然皱起眉头,“那么雪夜太子也有要杀七先生的想法,因道宫在姜国的布局很浅,才不能第一时间把目标对准七先生,但这么久过去,道宫也应该已经清楚莫城小南天门是被离宫剑院七先生毁去的,何况那杭子玉出现在千海境里,又有圣殿修士在朝泗巷刺杀七先生,很可能在进入千海境前便同雪夜太子有过联系。”

    欧阳胜雪说道:“有我在这里,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师弟。”

    北琳有鱼神情凝重地说道:“但我在千海境里碰到过雪夜太子,也和他动过手,他不仅仅是跨入了五境门槛,而且直接入了上境,想来就算是大先生也不是他的对手。”

    世间诸国里的绝世妖孽,本身便已经站在五境门槛前,在千海境里顿悟,也都不是寻常的知神下境修士,且在稳固境界的同时,再行领悟,也都很接近知神上境,但直接破入知神上境也是稍显夸张的,闻听得北琳有鱼的话,欧阳胜雪的神情也变得严肃了不少。

    哪怕欧阳胜雪和北琳有鱼这般层面的妖孽人物,都能跨境对敌,但雪夜太子也能做到,且他本身就在知神上境,自然是把距离拉开了一截,正如北琳有鱼虽具备和雪夜太子一战的资格,却是根本赢不了。

    或许欧阳胜雪和北琳有鱼一起上,才能勉强和雪夜太子打上一打,但也依旧没有必胜的把握。

    “不管雪夜太子变得有多强,若他真要杀我师弟,那我拼了命也会阻止他。”

    欧阳胜雪的态度不会有丝毫改变。

    他在平常时候或许经常优柔寡断,但在某些事情上,他也同样能够做到相当干脆。

    欧阳胜雪的心是软的,这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可若要担着整个离宫剑院,他的性格便很有问题了,正如现在的薛忘忧,随着年纪越大,他的剑心也已经变得很摇摆,经常犹豫不决,也正因如此,薛忘忧更迫切需要培养出继承者,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问题,却没有办法去改变。

    ......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

    朝阳的光辉洒落琅琊城。

    入了朝泗巷。

    李梦舟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直接靠着门框熟睡的南笙和陈子都,缓缓站起身,那破烂的衣袍上干涸的血迹,让他很不舒服,便轻手轻脚的走出四面漏风的房间,提着从井里打的两桶水,视线从大师兄欧阳胜雪、简舒玄和柳泽的身上扫过,他们也是直接在堂屋里睡的,朝泗巷的小院并不小,有二层楼,李梦舟很不理解他们为什么有房间不去睡。

    但他也浑然忘记了,小院里只有两个房间是有床有被褥的,一间房被毁了,二楼的房间则是以前古诗嫣睡的,欧阳胜雪他们没有去二楼,自然有原因,但李梦舟不知道。

    其实在他观想的时候,小院里出现的人和他们的对话,李梦舟也隐隐听到了一些,只是他确实没办法在观想状态中退出来,毫无防备的被那五名圣殿修士各砍一刀,若非药浴淬炼出来的体魄足够强悍,他连命都没了,想要恢复过来自然没那么容易。

    他提着水小心翼翼的走上二楼,推开古诗嫣的房间门,在屏风后面有浴桶,他径直便走了过去,把两桶凉水倒进去,然后褪去衣服便垮了进去,虽然用热水洗更舒服一些,但此刻的李梦舟也懒得烧水,寻常的修行者便已经能够寒暑不侵,用凉水洗澡也并无区别。

    而在李梦舟刚刚上二楼的时候,在堂屋里睡着的简舒玄便睁开了眼睛,他默默看着李梦舟的背影,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李梦舟的身影已经消失,他便又重新闭上了嘴巴。

    

    五境门槛的那道壁垒碎裂。

    大量的天地气运涌入朝泗巷。

    注视着那五名已经断绝生机的圣殿修士,李梦舟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他紧紧蹙着眉头,根本没有去管身上的伤势,意识再度入了气海,握着手里的不二剑,抬头看着那出现裂纹的锁链,喃喃说道:“就差一剑了。”

    若不治伤,他会失血过多而死,但他必须要斩出那一剑。

    举剑。

    荒漠般的气海里生出新的绿洲,江河奔腾的更为激昂。

    一股股暖流蹿入四肢百骸,让得伤口处往外流淌的鲜血凝固,李梦舟忍不住舒爽的吐出口气,他再度睁眼,在气海里又斩出了一剑。

    咯嘣。

    纵使他的身体被药浴淬炼的很强悍,但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那五把刀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创伤,李梦舟忍不住再度喷了一口血,他瘫倒在地板上,扭头看着站在面前的五个人。

    “七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害得我们紧张个不行,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但对七先生而言,尤为遗憾的是,你注定破不了五境,而是要死在我们手里。”

    李梦舟皱眉看着他们,“在千海境里会杀我的,应该只有杭子玉,如此想来,你们也是南天门圣殿修士,说来也是,你们那位雪夜太子也在千海境里,他也有可能会杀我,可你们的实力连杭子玉都不如,何来的自信能杀我?”

    挥剑。

    枷锁破碎。

    一把飞剑悬浮在半空中。

    李梦舟微笑着说道:“只要我没死,那么死的就一定是你们,现在很清楚了吧。”

    将得整个房间摧毁殆尽。

    猩红的鲜血洒落地板,李梦舟猛地睁开了眼睛。

    “早知剑修很张狂,贵为离宫剑院七先生的你,便是相当张狂,连站都站不起来,依旧有着一身傲骨,可惜在我们看来,那是极其可笑的,我们也懒得与七先生多说废话,太子殿下确实要杀你,而且很快也会来到琅琊城,但想必就连太子殿下也不会想到,七先生你会死在我们手里。”

    李梦舟浑身鲜血淋漓的坐在地板上,挑眉笑道:“事实证明,你们圣殿修士都很白痴,明明你们那么小心,只因打伤了我,便觉得胜券在握,开始展露你们那白痴的一面,杭子玉如此,你们如此,想来那雪夜太子也好不到哪去。”

    他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朝着面前的五名圣殿修士点了点,在他们困惑的目光里,有剑鸣声忽起,伴随着剑鸣声的是一缕寒光乍现,紧跟着那五名圣殿修士便睁大眼睛,捂住向外淌血的脖颈,纷纷扑倒在地。

    那五名圣殿修士像看白痴一般的看着李梦舟,为首者说道:“七先生,实话实说,中了我们五人各自一刀都没有死,你确实很厉害,但你已经是我们粘板上的鱼肉,你又哪来的自信说我们不能杀你?”

    李梦舟淡淡说道:“正因我没有死,那么死的人就是你们。”

    五把雪亮的长刀齐齐扬起。

    直接砍在李梦舟的身上。

    四境巅峰的力量毫无保留。

直播一世剑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叶玄叶灵回到大唐当皇帝唐煜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