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血染京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这么被活生生逼疯了。

    此刻的她,毫无体面。就像是一个骂街的女疯婆子。一点矜持都不复存在。

    “小弟。你在意吗?”楚云回头看了楚少怀一眼。

    楚少怀耸肩:“无所谓。”

    楚家没了,就没了。

    但楚家的恩怨,必须了结。

    有钱人的日子,他们都过过。

    过过穷日子,又有什么关系?

    “你看,我们无所谓的。”楚云眯眼说道。“我们楚家人做事,没那么多顾虑。更没那么多讲究。”

    大厅陷入沉默。

    陆凤凰的情绪彻底崩溃。

    陆颖的内心,也陷入了绝望。

    被关押的第一天晚上。

    她和姑姑一样愤怒,一样绞尽脑汁地在思考如何报复楚云,报复楚家。

    可直至第二天晚上。

    当她和姑姑还被关押在楚家,没有任何人把她们拯救出去时。她的内心防线,正逐渐崩塌。

    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陆家对她们的处境,无能为力!

    至少在没有父亲主持大局的陆家,无法将她们从楚家捞出去。

    她俩挨了楚云的打。

    姑姑甚至被楚红叶那个女魔鬼泼了滚水。

    搞出如此大阵仗。

    外界竟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让陆颖感到绝望。

    也深刻地知道了楚家究竟为什么在燕京城人人忌讳。简直达到了讳莫如深的地步!

    后半夜。

    楚家来了一个客人。

    一个穿着打扮很古怪,而且是个光头的客人。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老和尚。

    他直接找到了楚云,并去后院聊天。

    楚云煮好茶,点上了香烟:“我二叔的事儿,您知道了吗?”

    “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老和尚说道。

    从事发至今,楚云没找过老和尚。

    他坚信,如果老和尚希望自己知道。自然会主动找自己。

    楚云不喜欢强迫别人。哪怕是关系亲密的人,他也不愿让对方为难。

    “现在什么情况?”楚云关心道。

    他虽然对二叔有信心。

    可这种信心太盲目。而且没有任何参考标准。

    他心中始终是没底的。

    尤其是。二叔这次面对的,可不是什么三教九流。

    “他已经找到了古堡。并且进去了。”老和尚缓缓说道。

    楚云闻言,心头猛然一颤。

    二叔一个人去面对古堡?

    “我妈呢?”楚云追问道。

    “没去。”老和尚摇头。

    “她不管?”楚云皱眉。

    “不知道。”老和尚摇头。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古堡里有哪些人?”楚云问道。

    “不清楚。”老和尚摇头。“理论上来说,你二叔亲自登门,他们应该都在。”

    “如果都在,我二叔有几成胜算?”楚云吐出口浊气。内心隐隐感到不妙。

    “不知道。”老和尚仍是摇头。

    “但当年,你父亲没能走出来。”老和尚补充了一句。“你父亲在当年的武道世界,是实至名归的第一人。这是公认的。也是得到武道世界认可的。”

    “你的意思是,我二叔可能会重蹈覆辙?”楚云狠狠抽了一口香烟。皱眉问道。

    “不知道。”老和尚仍是摇头。“你父亲,是你父亲。你二叔,是你二叔。他们不是一个人。”

    “我父亲不是武道第一人吗?”楚云抿唇说道。“难道我二叔比他还要强大?”

    “不知道。”老和尚今晚说了很多不知道。但楚云并不反感。

    他很了解老和尚。

    对于不清楚,或者无法下判断的问题。他不会模棱两可,而是直接给出自己的答案。

    他的答案,就是不知道。

    “你父亲的确是武道第一人。但他不会靠打败他的弟弟,来证明他的武道第一人是没有破绽,是实至名归的。”老和尚一字一顿地说道。“当年,你父亲也没打败我。或者说,没打过。”

    任何第一,都可以遭受质疑。

    有些,或许实至名归。还有些,或许存在一些纰漏或者破绽。

    这些都是常态。

    楚殇究竟是不是第一人,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也无法再历史重来一遍。

    但楚中堂的强大。老和尚是认可的。

    “小姐曾说过。你二叔的综合天赋,比你父亲更高。也更深不可测。”老和尚抿唇说道。“更何况。三十年前和今天,也不可以一概而论。今晚,我会坐飞机去找小姐。应该也会找到你二叔——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不要跟着我。你跟不上。”老和尚深深看了楚云一眼。“这一切,是你二叔自己的决定。你干预不了。或许就连小姐,也不会自作多情。”

    楚云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我就留在楚家等消息。”

    “如果你二叔真死了。”

    老和尚轻轻拍了拍楚云的肩膀:“我陪你血染京城。”

    “那你们楚家也必将面临灭顶之灾!”陆凤凰咆哮道。

    好好一个优雅大气的女上位者。

    她的愤怒,她的委屈。她的不甘心。她的愤怒。

    足以毁灭所有的理智。

    任何人在经历她这样的遭遇之后,都很难得到平复。

    “我个人认为。”楚云点了一支烟,风轻云淡地说道。“你先考虑能不能离开楚家,才是关键点。”

    陆凤凰寒声质问道:“你要真有种,现在就杀了我。”

    “不要质疑我的胆魄。”楚云喷出一口浓烟。“我二叔回不来。你一定活不成。”

    他姓楚。他弟弟,也姓楚。

    楚家的气氛很诡异,也很凝重。

    陆凤凰二人都挨了巴掌。

    血债。

    必须血偿!

    “我绝不会放过你们楚家!”

    陆凤凰在接受了简单的治疗之后,伤势好转了一些。但内心的情绪却达到了顶峰。

    他不是要证明什么。也不是一定要帮楚少怀什么。

    他只是不会在危难之际,抛下自己的兄弟。

    说毁容其实有点过于夸大其词。

    但想要完全康复,或者说完全不留下后遗症,也不太可能。

    尽管现如今的化妆技术足以掩盖瑕疵。但这绝非简单的模样问题。而是尊严,面子问题。

    但陆凤凰的情况明显更严重。

    她整张脸都被烫坏了。

    楚云留在了楚家。

    尽管只是暂时的。

    但现在的楚家,他不会走。

直播近身狂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重生之市长的娇宠重生香港之风流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