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论古往,英雄斗智(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糜芳同样有些茫然,他将斑竹筒都已经准备好了,甘宁却从他们的眼皮底下给溜了出去,难道是他们发现了什么,还是阎文纪对付曹操的招式已经被他们知晓?

    “王德玉当初在潼关,只用了数千枚白玉京便将徐晃压得喘不过气来。后来,攻打长安之时,也只是抛掷了一轮绿映红就让吕布毫无招架之力。”诸葛亮收起手中的羽扇,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而此行,甘宁等人非但没有将白玉京和绿映红带来,甚至就连抛石机也没有看见一架。显然,他们的目的并不在于攻城,而是打算围而不攻将我们困在城中!”

    围而不攻?

    那特么的弄那么大的阵仗出来干啥!

    看着城头下耀武扬威的贼军,刘备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刚刚松了口气,转眼又提到了心口上:“他们的目标不在我们,难道是在叔至和文向的身上吗?”

    诸葛亮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八九不离十,这郭奉孝号称鬼才算无遗策,此言不虚也。我们如今已被困在城中不能出入,叔侄他们的生死或者就在他们的一念之间了!”

    ……

    月儿虽然还没有升起,绵绵的青龙山脉却已伸手不见五指,山中一片静谧,耳边除了虫鸣、蛙叫和风吹树叶的声音之外,就只剩下蚊子“嗡嗡嗡”的吟唱。

    “啪叽!”

    陈到一巴掌将一只停留在脸上的蚊子拍死,轻轻的把它吹落尘土,看着手上残留的鲜血悠然长叹。

    “这可如何是好啊,区区几个时辰的功夫,林中的蚊子都怀上了我们的骨血。要是郭奉孝再不来的话,只怕我们就只能留在这里和这些蚊子成亲了!”

    “谁说不是呢!”徐盛手中的短刀一晃,将一只徘徊在腿边的蚊子五马分尸,跟着叹了口气,“军师说郭奉孝的大军今晨可能会袭击新息,令我和你伏兵以待,给予他们迎头一击。

    可是,我们自出城以后,一路连续推进了几十里路,直到天都黑了,却也没有见到郭奉孝的半根寒毛。叔至,你说这郭奉孝会不会根本就不曾打算偷袭我军呢?”

    陈到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甚至我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十日前的盟友会掉过头来与我们亡命厮杀。但军师既然有令,你我也就只好照做便是!”

    徐盛点了点头正待说话,猛然听得数十里外新息方向一阵鼓角和炮火之声,抬起头来看时,却见新息城上方的那片夜色已经被殷红染透,半空的云层在火光的照耀下娇艳欲滴。

    变生肘腋,新息城突如其来的战火让所有的将士都陷入不安之中,就连刚才还怀疑郭奉孝是否会偷袭新息的陈到和徐盛也紧紧的闭上了嘴。

    “文向,看来军师所料不差,那狗日的郭奉孝果然奔着新息去了!”半晌后,陈到才抿了抿嘴唇看着麾下瞠目结舌的将士们冒出一句毫无营养的话来。

    徐盛麻木的点了点头,同样觉得口干舌燥:“那郭嘉能够悄悄的绕过我们的侦查和埋伏,所图必大。叔至,主公危也,我们带兄弟们回去吧!”

    “嗯!兄弟们速速收拾一下,立即回师新息,随我等前去营救主公!”

    陈到应了一声,朝众将一声怒喝,从怀中掏出一枚火镰迎风一扬,借着微弱的火光,径直奔到山坡下一个纵身跨上马背,接着银剪戟一挥,缰绳应声而断,战马亦如闪电一般窜了出去。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前方便再一次陷入黑暗之中,只余下“得得得”的马蹄声在耳边渐行渐远。

    刘备目瞪口呆的看着甘宁,就仿佛上青楼找乐子陡然瞧见一个绝世美女,巴心巴肝的用尽了前戏卸妆去衣甚至都脱下了亵裤,美女回眸一笑,却发现原来那所谓的美女竟然是星爷电影中的那个如花。

    满腔的快感顿时化作愤懑,刘备愤怒的看着甘宁,一指禅再度翘起:“这甘兴霸究竟想干什么?”

    瀑布在城下的将士们头上不断的聚集和交织,翻滚起暗红色的浪花,飞溅起金色的星光,进而迸发出续而不断的滚滚春雷,气势磅礴雄浑,豪迈奔放。

    然而,甘宁却一点儿也不着急,眼见瀑布即将落下,才朝中军的掌旗兵微微点了点头。

    掌旗兵手中的旗帜急速翻动,一道钲鸣音骤然腾空。

    说时迟那时快,甘宁及其帐下的将士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也不过只是几个呼吸之间。显然,他们的这种战术应该是已经演练过百十遍了,不然他们又怎么能够做到如此的令行禁止如臂使指呢?

    等那红黑相间的瀑布铺天盖地的落下来之时,场中所剩之人也只剩下寥寥无几,而受伤或者丧命的人更是寥若晨星。

    这特么的简直就是高射炮打蚊子,除了浪费还是浪费!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更何况双刀乎!

    双刀落下,甘宁一声怒喝,身后的副将只将马背一拍,胯下的战马亦如光影一般窜了出去,上千名骑士紧随其后,两个方阵的弓弩兵同样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踩上了这即将鏖战的沙场。

    刀剑亮,尘烟起。

    声音响起,声音落下,时间突然就像是停止了一般。前方的副将和校尉们齐齐“吁”了一声,盾牌一举马缰一勒,所有的战马咆哮着掉转马头就向城池的西南两个方向奔去。

    而那些刚刚冲出阵营的弓弩兵和扛着云梯的刀盾兵同样匆匆的将脚步在地上一搓,一个急刹稳稳的停下来,站在了城下的一箭之地。

    刘备嘴角挂起一丝嘲讽,淡淡的一声冷笑,城头上响起密集的梆子声,万箭齐发。

    一阵旋风过后,密密麻麻吗的锋锐和寒芒腾空而起,在摇曳的火光下散发出妖艳的光芒,形成了一道红黑相间的瀑布。

    一支支牛角握在将士们的手中,一道道雄浑高亢的沙场夜曲在他们鼓起的腮帮子里传出来,甘宁轻跨战马手握双刀,宛如握住了整个世界一般。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嬉笑怒骂的地痞流氓,也不再是那出言不逊的无赖子,他就是那指挥若定笑傲沙场的大将军。

    甘宁爆喝一声,一把抢过身旁将士手中的鼓槌猛然一敲,战阵霍然中开,队列里再度冲出十余排刀盾兵,他们扛着云梯眼也不眨的融入了滚滚的洪流里。

    哼,这甘兴霸也太小瞧我刘备了吧,抛石机和冲城车都不带就敢前来攻城,你还当你手中的云梯是什么能够让天堑变通途的天梯吗,砍断了也不过只是几根烧火棍而已!

    “放箭!”

    屠戮还没有开始,刀锋也还没有见血,空气中却已经充满了血的味道。

    “杀!”

    半城烟沙,兵临城下。

    金戈铁马,笑傲天涯。

    “呜呜呜!”

直播后汉长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日之我是楚云飞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