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些幼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竹兰也心疼,“你爹得到的越多,付出只会比得到的多。”

    雪梅一直知道娘的话都有一些道理,仔细琢磨着娘的话,幸好她没什么野心,姜家没什么能付出的。

    竹兰带着闺女出来,“你也别担心,只是受了些凉休息几日就好。”

    雪梅道:“女儿帮不上家里任何的忙,以前是离得远,女儿不能尽孝道,现在女儿离得近了,娘,女儿也想多尽尽孝。”

    竹兰笑着,“你过得好不让我和你爹操心,已经是最大的孝心。”

    周家的几个孩子,雪梅最省心,除了刚来古代操了一回心,雪梅的高情商就没让他们再操心过,这也是孝心。

    雪梅不好意思了,“娘,女儿什么都没做。”

    竹兰拍着大闺女的手,“你做了很多,我和你爹就没少穿你做的衣服,每年送来的年礼,节日礼,你送的都是我和你爹喜欢的,你的心里一直惦记我和你爹,我们都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她和周书仁才不会忽略大闺女,并不仅仅只有会哭的孩子惹人疼,太懂事的孩子依旧惹人疼。

    雪梅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她只是做了女儿该做的。

    礼部,皇上早朝上的冷脸,冯怀想了很多,皇上的冷脸也让一些老狐狸有了想法,老狐狸们本来没多想,可周书仁的请假,皇上的冷脸,老狐狸们忍不住想多了。

    冯怀不喜欢周书仁,打心眼里不喜欢,原因周书仁一路走来太高调,不仅高调还得皇上重用,他嫉妒周书仁的才华和能力,与周书仁笑脸相迎,那是四皇子需要周书仁。

    现在,冯怀觉得周书仁太狂,更坚信周书仁昨日被训斥,今日周书仁竟然敢不上朝,病了,他才不信,没看皇上脸都黑了。

    礼部侍郎问,“大人,吴鸣?”

    冯怀巴不得周书仁被贬,可他也是有脑子的人,没看到结果,他是不会有大动作,这不是生性谨慎,而是京城这个地方,他见得太多最后被打脸的,“不用管他。”

    礼部侍郎明白怎么做,那就是先无视。

    吴鸣感受很直观,尚书和侍郎们没针对他,可昨日他太高调,今日一些郎中和主事对他说话都带刺。

    吴鸣饶有兴趣的看着陶大人,他来礼部的时候干爹说了,陶家不用多亲近,昨日陶家对他跟亲侄子似的,今日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吴鸣对着身边的古卓民道,“你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你还跟我走的这么近?”

    古卓民,“我的运气一直不好,可我现在觉得,我的运气会越来越好。”

    吴鸣觉得有些意思,“为何如此说?”

    古卓民今日第一次笑了,“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周大人,就在刚刚。”

    吴鸣回忆着,刚才他不动声色的怼人来着,能入干爹眼的果然不是泛泛之辈,“你的确如干爹说的有些意思。”

    古卓民惊讶,“周大人跟你提过我?”

    吴鸣不想多说,转身离开,独留下古卓民陷入思考。

    下午的时候,容川和昌廉一起回的家,今日容川进的宫,然后表示自己知道的有些多,皇上还告诉他谁都不能说,其实皇上不嘱咐,他也不会说,谁能想到,皇上炫耀了大半个时辰,竟然是在棋艺上怎么虐周叔叔!!

    容川一想到皇上洋洋得意的样子,他就纠结,皇上有些幼稚!!

    周府,雪梅什么都接触不到,就连爹生病了,还是和闺女一起回娘家才知道,家里唯一不知道的雪梅,现在满心都担心爹。

    雪梅先是看爹,见爹睡的香,放心了,“娘,爹太累了。”

    竹兰都懒得翻白眼,不过又有些想笑。

    宫内,皇上得到消息,周书仁是真病了,咳咳,好像真怪他,不对,应该怪周书仁自己,穿得太多。

    皇上想让太医去看看,随后忍了下来,他今日可配合着周书仁冷脸来着,现在派人去看周书仁,这不白冷脸了,反正周书仁不严重,算了不管了。

    而户部,汪苣今日的差事更多了,周书仁是个很会利用手下的人,只要有人跟上周书仁的步调,周书仁是不会让自己劳累的,今日周书仁不在,不少差事都压在他这里。

    汪苣心里骂着周书仁,他是不信周书仁生病的,他坚信周书仁是装的,谁让周书仁在他这里没有任何的信誉。

    汪苣打定主意,等周书仁回来,他也要请假!

    周书仁委屈的不行,“我是病人。”

    竹兰又扯了两下,羡慕的不行,虽然皮肤没她好,可肉真少啊,松开手道:“你今日不上朝,传言只会越演越烈。”

    周书仁揉着自己的脸,媳妇是真掐,“传呗,我还嫌弃不热闹呢!”

    太子不知道父皇心里的想法,太子是真担忧周书仁,至于昨日的传言,太子都没过心,今日进宫更是证实了,父皇对他一直带着笑的,今日的笑不像前些日子笑容里压抑着什么。

    太子真的松了口气,父皇迟迟不下旨,他哪怕心里稳也有些动摇!

    竹兰咬着牙,“你儿子长的快,一些衣服已经小了,所以要收拾起来。”

    周书仁拉过被子,闭上眼睛,一副刚才说话的不是我,我正睡觉的样子。

    周书仁松了口气,他的嘴巴被养叼了,真不想吃媳妇做的饭或是汤,别说什么真爱不管多难吃都咽下去,他是真不想吃。

    竹兰拧着周书仁的脸,“你表现的太明显。”

    周书仁傻眼,“我都生病了,你要送儿子去吴家?”

    竹兰,“.......你病的不重,也没得健忘症,昨晚说好等风波过去后送儿子去吴家。”

    周书仁尴尬了,他真忘了,“那你给儿子收拾什么衣服?”

    而且皇上巴不得越演越烈,这样至少能多吸引一些目光,昨日的谈话,已经说明皇上要有动作,只是一直没下决心而已。

    竹兰站起身,“你好好休息,我给儿子收拾衣服。”

    竹兰心疼了,“那就多躺些日子,你想吃什么,我亲自,算了,我让厨房给你做。”

    始终没点亮厨艺技能的竹兰是真心塞,她现在顶天会做饭,做的能吃却不美味,厨艺多年没渐长多少。

    这可不是周家成了官身,竹兰就一手不伸,她有的时候无聊也会动动手的。

直播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韩三千苏迎夏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荒岛女儿国男朋友出轨之后从代工厂到科技霸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