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隔行如隔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告诉李老板,既然这东西一而再再而三的生事,肯定不会就此罢手,到时候有什么需要你配合我们就行了。

    李老板猛点头,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连声说自己配合,一定全力配合。

    送走了李老板,我们三人再次讨论了一番案情,怎么看都像是以夜店关闭为主要目的的报复行为,胖爷突然说。

    “我记得那家夜店是刚刚竣工,四五层高,占地面积也很大,会不会是这建筑的位置刚好盖在了妖怪的洞穴之上,等于抢了人家的地盘,才引来报复行为?”

    我精神一振,感觉的确有这种可能。

    “李老板说自己没有仇家,换句话说,就是有他无意中得罪的人。邪物只在夜间出没,它们的住所更是隐藏的很深,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李老板对此毫不知情。”

    胖爷见我点头,继续往下说。

    “自己的家被人占了当然不爽,而只要夜店关门,那它的家就回来了,所以才闹出了这么多吓人的伎俩,同时留有后路,没想害人性命,杜骁盼的死只是个意外……”

    多情接口,说那简单了,只要我们上网查一查,看那块地在夜店建起来之前是干什么用的不就明白了?

    说干就干,我打开电脑搜索,天地合的硬件配套设施一流,网线都是当时泉城少见的光纤入户,上网速度就像是飞一样。

    几分钟后,我就查询到了大量信息,原来在这间夜店建成之前,那块地是一座烂尾楼。当时的开发商因为行贿罪锒铛入狱,地块被荒置了十几年之久,在去年重新拍卖。

    查询到的信息,让我们兴奋不已。

    医院旧址、老宅子、烂尾楼以及垃圾场这些地方可谓是魑魅魍魉的天然温床,那里阴气较足,人迹罕至,非常适合邪物藏身。

    看来胖爷的推测十有八九是准确的,作祟邪物的巢穴很可能就在那块地皮上。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一切都要等到跟夜店员工了解所有细节之后才能确认。

    李老板当即表态,说他可以马上召集全体员工跟我们会面。

    我摇头,说用不着那么麻烦。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以静制动,今晚就去你那家夜店瞧瞧,先从暗中观察观察情况再说。

    话到此处,李老板似乎是找到了宣泄口,冲着我们大倒苦水,说这一行表面上看是赚钱,诸不知支出也不少,一大帮员工要养活,店面租金更是天价,总之就是不好干。

    我听得将信将疑,完全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偷眼望向多情,见结巴和尚也冲着我点头,这老瓢客深谙此道,看来李老板没有扯谎。

    不由在心里暗想现在的女孩子也太不自爱了,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心甘情愿的做这种营生。

    我跟胖爷、多情研究一番,感觉只能从细节下手。李老板虽然清楚几起怪事的情况,但毕竟都不是亲身经历,只是站在宏观角度泛泛而谈。

    要想弄清楚当时的真实情况,恐怕还是要找到当事人才能搞明白。比如当时那名给羊癫疯顾客服务的女公关,还有陪同杜骁盼上天台的保安等。

    最重要的是,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藏在暗中作祟的对手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能确定它的身份,自然也就想不出破解之道。

    不过他当着我们的面自然会往脸上贴金,这乃是人的本性。

    说实话,他们这种皮肉行当我根本不了解,所有的知识都是或者是影视剧里看到的。比如恶毒的妈妈桑、老鸨子,逼良为昌、卖艺不卖深的花魁、杜十娘等等。

    只要是正经人家的姑娘,谁会干这个?想必其中定是有无数杜鹃啼血、鸳鸯洒泪的凄苦故事。

    就像是央视《道德与法治》上常说的,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排除了报复和复仇,案情分析似乎陷入了僵局。李老板的夜店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要是这邪物是跟某个员工有个人恩怨,事情也不会闹到店子里来。三九中文网

    她们和夜总会之间甚至不是雇佣与被雇佣,而是合作关系,不想在店里了随时可以走,完全没有什么条件约束。

    本质上来讲,除了工作性质特殊一点和没有五险一金之外,跟在写字楼里上班的白领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李老板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别看我做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意,但是自己可是一直吃斋念佛,除了打理生意外大多宅在家里,每年还祈福放生,怎么会冲撞邪物呢?

    我差点被他逗乐,暗想这李老板看着不善,两条胳膊上全是纹身,没想到竟然还是位俗家居士,真应了“人不可貌相”那句话。

    听我这么说,李老板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

    “我的这帮女公关都是自愿驻店的,薪资也是按业务提成,我还要负责保护她们的安全,不是你想象的犯罪集团……”

    李老板介绍说,所有他夜店里的女孩,全都是应聘来的。他负责提供底薪,按天计,大部分收入来自于个人的业务提成,按三七分账,个人拿大头。

    李老板既然来到了天地合,那就是我们的客户,面子肯定是要讲的。我话不方便明说,只能暗暗点他,说让他仔细回忆一下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

    “苏先生,看来你对我们这行还真不了解……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什么逼良为昌?李师师、杜十娘……”

    搞破坏、恐吓员工,这分明是想让夜店关门大吉。带着这种思路推想,我怀疑是不是李老板冲撞了某些阴邪之物,或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在暗中报复、复仇?

    向他询问,李老板一脸茫然,说自己是个生意人,以前是开酒楼的,转行做这个时间并不长。你要说同行肯定是有的,但是仇家可谈不上。

    至于什么冲撞邪物就不可能了,他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串念珠,展示给我们看。我见那念珠应该是上等的小叶紫檀,上面雕刻着佛陀头像,被盘的透亮,显然造价不菲。

直播小店奇谈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仙武之无敌作弊器越南记事:密林诡境我的鬼妻超凶罪无可赦末世重生之老子是军阀花都遁甲小道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