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葬礼【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者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瞬间就愣住了!

    “这是……这……”

    看着那小山一般高的大船,眼中尽是惊诧之色:“这是船只?”

    “爷爷,您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船只吗?”

    老者一脸木讷的摇了摇头,直直的盯着船首飘扬的那面龙旗,脸上尽是激动之色!

    “小子,记住了,这是我们大夏的战船!”

    “看到那面战旗了没有?”

    “看到了!”

    “那是我们的大夏龙旗!”

    看着自己爷爷突然十分激动的样子,那小家伙也点了点头,一脸天真的问道:“爷爷,我也想坐那大船!”

    老爷子面色一僵,笑道:“那船儿是战船,只有将士才能坐呢!”

    “那我就去当兵!”

    “好好好!”

    ……

    战船的甲板上,周瑜背负双手,直直的望着前方,身侧站着几位偏将,“大帅,最多三日,我们就能赶至秦关!”

    “嗯!”周瑜微微颔首:“后面的小船可曾跟上?”

    “我们铁索连环,十万水军数百艘船只相连接,自然不会落伍~!”

    周瑜眼中精光炸现:“此次我军若想建功,唯有靠一个奇字!”

    “大帅,我们从水路一路过去,完全能够直接抵达秦军的腹地!”

    “嗯!”

    周瑜眸子之中精芒闪烁,轻声道:“传令三军,待到我大夏边境之后,一律不得喧哗,不得惊扰沿岸!”

    “诺!”

    “可曾掌握大秦边关的消息?”

    “嗯!”

    “通天河水势绕至大秦东北,而且,其河道两侧皆是有渡口驻守,我们想要进入大秦的腹地,需要先拔掉两个渡口!”

    “这两个渡口驻扎了多少人?”

    “暂时还不清楚,保守估计有万余人!”

    周瑜微微颔首:“一定要在抵达大秦之前探查清楚具体人数!”

    “诺!”

    ……

    翌日一早,长安城!

    宁府门前。

    三千弟子已然在此站了一宿,这其中,有长安书院的学子,有各地书院前来的学子,也有长安的文人骚客,还有各地名流,大多数是年轻人!

    他们没有进去打扰,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前候着,没有过多的言语感伤,将心中的那份敬畏深深的埋藏!

    “三省丞相,文武百官到!”

    此次没有任何人强迫着一定要前来吊丧,但是,满朝文武却是纷纷自行请假,前来吊唁!

    毫无例外!

    苏洵率领着一众文武百官匆匆赶到,他们都没有乘坐马车,就这么一路从皇宫走了过来。

    “大秦使臣到!”

    “北苍使臣到!”

    “西楚……”

    一道道呼喊声,只见一行人成群结队的走了归来,各国使臣,名儒,仰慕者,还有一些长安城的百姓!

    “皇上驾到!”

    “太上皇驾到!”

    又是一道高喝声响起,不只是围观的学子百姓色变,就连满朝文武也是面露惊诧之色。

    洛尘亲自前来已经够他们感到意外了,但是谁曾想到,竟然连三年不漏面的太上皇也亲赴葬礼!

    “臣等参见皇上陛下,太上皇!”

    苏洵带头行礼,哗啦啦的一大片跪了下去,洛尘挥了挥手,轻声道:“不必多礼!”

    “陛下,出殡还有一个时辰!”

    洛尘微微颔首,和洛临风一同走了进去,轻声道:“我等就在此静静等候!”

    “是!”

    宁府上下一众人忙里忙外的,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宁府的门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若是有心人注意观察的话,以宁府为中心,周围的数条街道不知何时已经聚满了人!

    “时辰已到,出殡!”

    一个礼部官员一声长喝,顿时,唢呐奏响,哭声一片,虽然宁公遗嘱,不让自己的儿子知道,但是狄仁杰还是知会了一声!

    “大人,我等愿意为先生抬棺!”

    门口的一个长安书院的学子大声道。

    “对,我们愿意为宁公抬棺!”

    “让我们来吧,我们为先生弟子,当为先生抬棺!”

    霎时间,数百人争抢者为宁公抬棺!

    江玉书缓缓上前一步,场面的气氛也是为之一滞,只见江玉书将头上的孝巾紧了紧,朗声道:“老夫也为先生抬棺!”

    狄仁杰和柳清自然也是当仁不让,三人各自站了一个位置,宁公之子也是占了一个位置,年过七旬的荀安秋也是上前:“老夫虽然身体老迈,却也该送宁公一程!”

    “荀公!”

    众人皆是面色微变,门口又是出现一道人影,正是白鸣!

    “白公也来了!”

    只见白鸣的脸上挂着一丝淡笑:“我是来抬棺的!”

    他与宁玄尘是老友,当年他出山之时,便是宁玄尘带着洛尘前往祁山请他出山,只是后来一直在长安定居!

    “我等也愿为先生抬棺!”

    一道道人影走上前,有学子,有大儒,也有官员。

    宁公的棺材已经被里三圈外三圈围满了人。

    并没有人出面组织,似乎是默认了一般。

    洛尘沉声道:“朕为宁公引路!”

    说完,直接将身上的外套脱下,大声道:“走!”

    一行人抬着棺,前后簇拥着朝着街道上走去,前前后后绵延十里,到场之人竟然有近万人!

    刚走出走入主街道,众人就被面前的这一幕惊呆了!

    只见这偌大的长街,两侧早已经不知不觉围满了人,看到殡仪队伍走了出来,哭泣声一片,也有人跪地叩首!

    “我等恭送宁公!”

    “宁公千古,光耀汗青,自此之后,当以宁公为谏!”

    “草民恭送宁大老爷!”

    “我大夏宁公,终究是离我们而去了!”

    人群之中,几道身形瘦小的人影静静的看着殡仪人群,终于,棺材到了他们的前面,徐长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们快看,那不是夫子的弟子吗?”

    “他怎么在抬棺?”

    “难不成那是他的亲人?”

    旁边有围观的百姓听到了他的话语,轻声道:“休得胡言,那位乃是宁公的弟子,柳清柳大人!”

    “什么,他是宁公弟子?”

    紧接着,宁公的肖像也是被抬了过来,徐长卿浑身一颤,看着为首的两道人影:“老先生,还有他儿子?”

    “放肆!”

    “不得对陛下无力!”

    几个小家伙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徐长卿也是面色呆滞,许久之后,轻声道:“怪不得先生不去了!”

    “我们等了夫子几个月!”

    “小墩子,你快点回村子告诉兄弟姐妹们,夫子仙逝,我们若是不送他一程,岂能心安?”

    “嗯,我这就去!”

    徐长卿一咬牙,直接冲出人群,朝着葬队冲了过去!

    “保护陛下!”

    林近南被这冲出来的小家伙吓了一跳,铿锵一声,长剑出鞘,面露警惕!

    “长卿?”

    夏皇面色一怔,对着林近南道:“退下!”

    “先生……不,皇上陛下!”

    “我……我想……”

    徐长卿结结巴巴的开口,夏皇淡淡一笑,轻声道:“你怎么跑到长安来了!”

    “他是……他是我们夫子,我们想要送他!”

    小家伙说着说着,瞬间泪流满面,周围的百姓也是纷纷将目光聚集过来,眼中露出一丝惊诧之色!

    “此言何意?”

    夏皇也是迷糊了一下,他早就听闻夫子的大名,却并不知道那位传说中的老夫子便是宁玄尘!

    还是柳清认出了小家伙的身份,解释道:“陛下,他们是老师教过的学生!”

    “老师三个月前还在他们村子之中教书!”

    “什么!”

    不只是夏皇愣住了,洛尘也是面色一怔:“那位老夫子竟然是宁公?”

    旁边的人皆是一脸的懵,洛尘的脸上露出一丝怅然之色,默然不语!

    “来!”

    夏皇上前,牵着徐长卿的手,轻声道:“随朕一同送你们夫子一程,如何?”

    徐长卿有些畏惧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夏皇,原来他是传说中的大皇帝!

    多了这个小插曲,葬礼却是继续进行,烈士陵园坐落在外城东,要经过两条街道。

    哭丧队过后,夹道的百姓也是自觉地跟在身后,不知不觉间,竟然绵延十余里之多!

    “真是没想到……宁公百年之后有如此殊荣,天子引路,丞相抬棺,六国来使,万民相送!”

    有人暗自感叹。

    “宁公何等人物?”

    “有人说,他镇压了整个中原文坛!”

    “也有人说,宁公便是文人的最好诠释,他便是文人的一个标杆,堪比古之圣人!”

    “先生生前设教堂于宫墙之外,传扬有教无类,所教授的弟子何止千百!”

    “这些弟子回去之后,也是散布在天下各地,继承先生大志,教化苍生!”

    三军仪仗队迈着整齐的步伐,为队伍开道,所经过的街道上,有不少人家已经挂上了白条,甚至,有不少百姓皆是头戴孝巾!

    “敬礼!”

    禁军早就已经将要经过的道路进行管制,两侧的百姓在队伍到来之前也是不得随意走动!

    洛尘一边走着,突然大声道:“明德四年,宁公时任南阳郡郡守,时年大旱,宁公亲上一线,率百姓自山间饮水,被毒蛇咬伤,需卧床静养,宁公带伤上阵!”

    “明德七年,宁公调入中央,任刑部侍郎,时任丞相的张孝宽之子,张德当街强抢民女,将其良家妇女逼死!”

    “朝中官员,无人敢判,欺瞒君上,意图包庇罪犯,宁公持冠冕上殿,誓死为百姓主持公道,力求斩张德,否则愿退离朝堂,自此恶了丞相!”

    “张孝宽四下派人探寻宁公把柄,历经半月,却是一无所获,不了了之!”

    “明德八年,江北瘟疫,宁公主动请缨,手持天子诏令,亲自前往灾区救治百姓!”

    “明德十二年,南蛮大举入侵,犯我边境,掳我子民,陛下怒,欲与南蛮决一死战,宁公死谏,求我大夏休养生息,不惜忍受骂名!”

    “明德十五年……”

    一边走着,洛尘直接将宁玄尘的功绩说了出来,围观的群众无不色变,陛下竟然对宁公之事如数家珍!

    “如陛下这般,怕是百年难遇,圣明之主啊!”

    “你总是问我,宁公于我大夏有何功绩,为何备受世人尊崇,如今可曾知道了?”

    “真是没想到,宁公竟然为我大夏立下如此功绩!”

    “何止于此啊!”

    “宁公不只是对我大夏有所功绩,更是中原的大功臣!”

    ……

    “立正,敬礼!”

    烈士陵园之前,一道道官员恭敬肃立,看着的殡仪队的到来,单膝跪地。

    “入园!”

    殡仪大队直接穿过了烈士陵园,来到早已经准备好的位置。

    “入葬!”

    “奏乐!”

    “击鼓!”

    一套流程下来,众人皆是失声痛哭,百官躬身行礼!

    “铛!”

    “铛!”

    这时候,天钟也是随之敲响,一连九响,完全是按照亲王礼仪下葬!

    ……

    【四千字大章,这段剧情完了,下面就该大发展了,全民腾飞!】

    看着老者盯着自己的鱼竿,小家伙晃了又晃,指着一个方向!

    “你莫要惊扰了我的鱼儿……”

    小家伙静静的坐在河畔,看着来来往往的大船只,两岸青山相映衬,一江秋水向东流!

    “爷爷,什么时候回去啊~!”

    “什么时候这桶里的鱼儿满了我们就回去!”

    “咦?”

    “爷爷……爷爷,你快看!”

    “你看啊!”

    “摆驾凤鸾宫!”

    “诺!”

    洛尘带着一行人朝着凤鸾宫走去,轻声道:“传水依公主前来见朕!”

    “哦!”

    小家伙静静的托着腮,似乎是十分无聊的样子!

    通天江畔。

    一个老翁带着一个娃娃在垂钓,这段河流较缓,鱼儿肥美,附近的百姓皆是以打渔为生!

    “郑和!”

    “奴婢在!”

    洛尘迈着大步走了进去,回头有些责怪的看了郑和一眼,如今小家伙说不定正在睡觉,这狗日的还呼喊那么大声,想干嘛?

    郑和自觉错了,一脸的赔笑,低眉顺首!

    ……

    “遵旨!”

    “陛下驾到!”

    洛尘挥手制止诸葛亮继续说下去,轻声道:“不必多言,此事不容商量!”

    诸葛亮拱手一礼,虽然没有劝谏成功,但是眼中尽是敬重之意,古往今来,有几位帝王能够放下身段去参见一个臣子的葬礼?

    诸葛连弩的图纸被送到了工部,诸葛亮也是匆匆离去,如今朝中官制改革,诸葛亮作为门下长官,也是日夜操劳!

直播召唤之绝世帝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