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0)独孤剑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见到洛云清起床了,余秋水和往常一样轻轻点头,便又恢复了冷漠,他俩都不约而同地闭口不谈昨晚的事。

    “醒了?”

    “嗯。”洛云清张大嘴打了个哈欠回应。

    “我们下去吧。”余秋水背起了那把他每日都背着的剑,照旧将酒壶丢进洛云清的怀里。

    洛云清摇了摇葫芦,里面的酒似乎已经快空了,余秋水似乎一夜未眠,一直靠在那里喝酒。

    比余秋水来地更早的是看客,不过他们留出了一条道路,好让余秋水走上擂台。

    肖乘风可就舒服了,他包下了整个二层的客栈,只有他一人坐在那里,居高临下地望着擂台上的余秋水。

    身边除了两个替他扇风的仆人,再无他人能够上来。

    “应该,快发作了吧。”他看着擂台之上负手而立站着的余秋水,轻声喃喃自语。

    旋即,肖乘风的目光眺望远处,四个黑衣男子正缓缓走来,他们所经之处,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因为谁都认识他们衣服上的剑纹。

    万都城铭剑阁剑首,挑战剑仙榜第一,此等大事需要四名剑首同时见证。

    他们冲高台之上的肖乘风点点头,然后对着余秋水鞠了一躬,分别站在了擂台的四侧,人们给他们让出了一个空间,生怕打扰到剑首执行判决。

    完事具备,就等着那个男人出现了。

    太阳升到了高空,将擂台照地格外晃眼,在这么一个炙热的天气,穿着黑袍的男子缓缓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手中那柄碧剑似幽谭古井,发着烁目的寒光。

    “你终于来了。”余秋水闭着的眼猛然睁开,他能够感受到铺面而来的剑气,很强也很凶猛。

    这是一股危险的气息,肖如意也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余秋水身上的剑气带着无尽的绝望,像是黑夜里唯一的一颗孤星,耀眼而又孤独。

    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那是一种兴奋,连傲来剑都在兴奋。

    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真正遇到过对手了。

    肖如意一跃而上,矗立在了余秋水的面前,两人默然而立。

    “昊阙剑,余秋水。”肖如意念叨着这六个字。

    “久等了。”

    这一个月来,他听得最多的便是这六个字,以至于他对这六个字充满了向往,或许这便是剑痴吧!

    “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也一直在等我。”余秋水没有太多的废话,手中握着的剑缓缓在空中划了一个圈。

    “我听说,你是洛晓峰的徒弟?”肖如意没有着急,而是问了一个一直在他心头缠绕着的问题。

    如传闻一样,余秋水是洛晓峰的徒弟,来找他报仇,这一切也就都说得通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亲自来试,不是更好。”余秋水冷冷地回应,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擂台边的洛云清,他有些迷糊,眼神耷拉着似乎没有睡醒。

    不过很快他又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眼前的肖如意身上。

    “好,痛快,我肖如意一生未逢敌手,唯一尊敬过的对手就是洛晓峰,今日希望能够死在你的剑下!”肖如意哈哈大笑,伴随着一声剑鸣长啸。

    长剑出鞘,剑式如虹!

    “肖如意的剑很快,他练剑七年,七年有得,从此独步天下。因此他的剑式又被称为七步流星剑,快且凶猛,一共只有七剑,却万剑不离其宗。”

    面对肖如意蓄势而来的一剑,余秋水的神色有些恍惚。

    他的耳畔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是半年前,洛晓峰在一个夜晚来找他,对他说的话。

    “前三剑快而中气不足,可以硬接,后三剑注重力而行动缓慢,却不可强行突袭,否则会被他周身的剑气所伤。你的止水剑我领教过,对上他的前六剑没有任何问题,而他的第七剑,则有万马奔腾之力也有龙吟九霄的快意,切不可直面他的最后一剑,当年的我正是因为接下了这第七剑,这才落败下来。虽然他的七剑都没有丝毫的破绽,但是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便是在他挥出第七剑之后,会有一个间隙,而这个间隙,就是你出招的最好时机!”

    当时的洛晓峰是这么说的,所以肖如意杀不了温兆辰,因为他

    太快了,有形的剑又怎能跟的上无形的魅影呢。

    他这第七剑纵使威力再大,只要不和他硬碰硬,便不会受伤。

    这充满骄傲的一剑,当年的洛晓峰自信能够接下这一剑,却磨去了他曾经的锐气。

    第一剑,第二剑,第三剑。

    余秋水一边数着一边招架,他的剑法名曰止水。

    水轻至柔,无态无形。风发与声,剑如止水,每一剑都极为淡雅,却又有着大海浪涛之力。

    第四剑,第五剑,第六剑。

    肖如意步步紧逼,眉头紧锁,他见自己的七步流星剑安奈不了余秋水分毫,早已有些着急,脚下的步伐虽然错综却依旧稳健。

    普天之下能够接住他六剑的能有几人?这么多年过去,恐怕也就只有洛晓峰了,不过这样也好。

    余秋水,你能接下我这最后一剑吗?肖如意的嘴角缓缓扬起,他感受到了无尽的快意,这一战,纵使是死也值了。

    第七剑!

    余秋水在心中默念。

    不要和他正面硬钢,在他第七剑挥出会有一个破绽,抓住这个破绽,你就赢了!

    可是当他望着这滔天而来的一剑,身为一个剑客的他,又怎么甘心就这样躲过去呢?

    余秋水的心一横,他似乎已经将洛晓峰的话忘地一干二净。

    所有人的心都不约而同地提起,他们都想看看余秋水究竟能不能接下肖如意的这最后一剑,三年前的洛晓峰没有接住,他手里的铁剑被剑气撕扯地七零八落。

    而现在,有一个人比他们还要紧张,那就是肖乘风,他不知道为何余秋水身上的毒还没有发作,倘若他真的战胜了肖如意又该如何,肖乘风的半个身子都快从椅子上脱离开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擂台,纵使是身边的两个小仆拼命地扇风,他的额角还是浸满了汗珠。

    碰!

    昊阙剑对上了傲来剑,火星四射,对撞击起的狂风从擂台中央炸开,如同龙卷风一样卷起狂沙细石,迷得众人睁不开眼。

    “接,接住了?”人们嗟叹,他们眯起眼。突然,余秋水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了,肖如意只觉得剑突然一空,整个身子朝前扑去。

    下一秒,余秋水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剑身狠狠拍在了他的手背上。

    傲来剑脱手而出,一道蓝色的弧光闪过,傲来剑在空中生生断裂而开,碎成了两半,没入石地。

    狂风止住,擂台之上恢复了平静,砂砾噼里啪啦地散落一地。待到尘烟散去,人们只看得见余秋水的剑直指肖如意的咽喉,而被剑指之人闭着眼,似乎已经做好了剑破穿喉的准备。

    “杀了他,杀了他!”台下的观众兴奋地呐喊着,不可一世的肖如意终于吃了败仗,三年了,肖如意在剑仙榜上独占了三年,他们早看腻了。

    新王的登机往往伴随着旧王的鲜血,不是吗?他们想要看到这大快人心的一幕。

    “不要,不要。”肖乘风紧紧地握住木质的椅把,他喃喃自语,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木椅之中。

    肖如意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他昨日本想和自己的弟弟再多说两句,因为那或许是他俩最后的一次对话了。

    没有遗言,再无遗憾。

    可是他等了许久,依旧没有等到冰冷的剑划破自己咽喉的伤痛。

    肖如意睁开眼。

    余秋水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剑,亦如他面对温兆辰和常风时一样。

    “为什么?”肖如意不解。

    “当年你没有杀洛晓峰,今日我也饶你一命,只是此后你不能再碰剑。”余秋水的声音冰冷,于一个剑痴而言,不让他碰剑比杀了他更难受。

    “你不杀我吗?”肖如意似乎没有听到余秋水的话。

    “杀了你又能如何,杀了你,你剑下的二百七十名亡魂就能重新活过来吗?”余秋水冷笑,他收起了手中的剑。

    肖如意呆滞地望着余秋水手里的剑,厚实的嘴唇突然裂了开来,他弯腰捡起了陪伴自己多年的那柄傲来剑,轻轻抚摸着它残缺的剑身。

    他的眼神无比温柔,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确实,傲来剑如他而言,正是他的孩子。

    “真是好锋利的一柄剑啊!”

    “现在的你满足了吗?”肖如意酣畅淋漓地大笑,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输疯了。从天下第一论为一个普通的百姓,任谁都会疯掉吧?

    余秋水抬头望着蓝天,长舒了一口气。天上的云朵飘散聚集,仿佛映着一个笑脸在对他微笑。

    “噗!”一口鲜血染红了擂台。

    洛云清再也支撑不住了,他仰天喷出一口血,鲜红中带着黑色的结块,随后瘦小的身躯缓缓向后倒去。

    余秋水猛然惊醒,一跃而下,眼疾手快地接住正要倒下的洛云清。

    “怎么回事?你这是,中毒了?”余秋水看见洛云清的嘴唇微微有些发黑,突然想起起床的时候他的面色就格外憔悴,原本是以为是酒喝多了脱水的他没有在意。

    “大叔,我的胃好痛。”

    洛云清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他回头看着擂台上的肖如意,眼里满是恨意。

    “五石散。”肖如意看出了洛云清的病态,他恍然明白了什么,再度转身看着高台之上的弟弟。

    因为这五石散是肖家的秘制毒药,更何况这种事,也只有肖乘风能够做得出来。

    五石散会侵入人的五脏六腑,致使他器官破裂而死。余秋水是习武之人,这五石散会让他器官老化,继而全身无力,然后慢慢地死去。而洛云清只是一个孩子,他的肝脏经过一夜毒药的浸泡,早已经变得脆弱不堪。

    肖乘风有些心虚,他不敢直面哥哥的眼神,于是低下头去看着地面,红木雕制的椅把早已千疮百孔。

    “不要死,不要死。”余秋水将洛云清紧紧搂在怀里。

    “我要你帮我,帮我,杀了他!”洛云清用尽全身的力气,他指着擂台之上站着的肖如意,愤怒地咆哮。

    余秋红了眼眶,是因为昨晚的那坛酒吗?他突然明白了为何洛云清昨晚那么的自私。

    “好!”余秋水握紧了手中的剑,白是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青黑色的筋脉清晰可见。那柄湛蓝色的剑此刻居然狂放着血色的红光,如同魔神降世!

    “不要!不要!”肖乘风从高台之上一跃而下,飞一般挡在了肖如意的面前,他张开双臂,死死地护住了自己的哥哥。

    “毒是我下的,你要杀就杀我吧!”

    “弟弟,你这又是何苦呢?”肖如意苦笑着,他上前一步,紧紧握住了肖乘风的胳膊,还是如他记忆里的那般瘦弱。

    他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自己不也是这样挡在他的面前吗?

    弟弟,你长大了啊!

    “我是他的哥哥,他犯下的罪皆该由我来承受,你还是杀了我吧。”

    “今日你们二人,都得死!”

    余秋水怒不可遏,他刚刚起身,向前迈出一步,却发现洛云清的手还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衣襟,他的力气很弱,却让余秋水再也无法向前迈出分毫。

    因为他忽而又笑了,被鲜血染红的嘴唇看起来是那样的明艳,像是抹了唇脂的少女般鲜艳动人,娇艳欲滴。

    “噗。”他再度喷出一口血,染红了余秋水灰色的衣摆。

    “我骗你的,不要再枉造杀孽了。”他慢悠悠地闭上眼,眼珠子在眼皮下咕噜噜地转动着,看起来无比安详。

    “云清早就该死了,医生说我活不到十二岁。洛晓峰自那一战归来,每日浑浑噩噩像是死了一样,终于有一天他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了洛神匠那里,请师傅照顾那个孩子,然后便独自一人离开了。那个孩子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于是趁着师傅不注意,他偷偷下了山,之后便一直跟着你。为什么呢?因为洛晓峰和他说啊,如果你不是自小体弱多病的话,便可以做余秋水的徒弟了,那样你就有了两个天下间最厉害的师傅。只是这辈子云清是没有这个福气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当你唯一的徒弟。”洛云清轻声咳嗽着,他的眸子愈发清亮起来,似是死前的回光返照。

    “你不能死,你还说,要炼出一把天下间最强的剑,你还没有完成你的承诺。你要当我徒弟,那你便是我唯一的徒弟,只要你能够好起来。”余秋水将手中的昊阙随意地丢在一旁,这柄被世人奉为天下第一剑的宝剑,就这样被他随手弃在了满是泥灰的地上。

    “其实,我已经炼成了,在这里。”洛云清终于松开了余秋水的衣摆,轻轻指了指他的胸膛。

    “你就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人人都说昊阙是天下第一剑,但实际上你才是真正的剑。世人不懂你,他们只以为是剑造就

    了你,其实是你造就了它,剑在你手中,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剑,你在哪里,天下第一剑就在哪里。”洛云清咧了咧嘴角,只略微一抬手,内脏便如撕心裂肺般痛楚起来。

    “你心中的孤独,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剑,而这把剑,就是我一直想要守护的,所以你和我父亲的想法都是对的,你们俩之间从来没有对错。”

    “没有,对错吗?”红了眼眶的余秋水突然笑了,他执着了那么久,一直想要证明洛晓峰是错的,他也曾经怀疑过自己,可是现在他仿佛一切都已经想通了。

    “是啊,错的是这个世界啊!你看看这个台下,有多少你们的仇人,有多少人想要杀了你,有多少剑客想要你手中的剑!”泪水无声地从洛云清的眼角滑落,“我多想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陪在父亲的身边,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啊!可是我知道他心中有梦,只要剑一天在他的心中,他就一日不会心安。他杀了很多人不错,但他也救过很多人,传授过很多人剑法,他说现在的剑客并不是真正的剑客。一个真正的剑客不该以比武为生,以杀孽为生,一个真正的剑客是应该行侠仗义,维护这个天下的安宁,可是他没有做到,因为他的能力不够。但是你可以。”

    “洛晓峰是我的父亲,而我是他的孩子。”洛云清终于缓缓地说出了这句话。

    他一直不肯叫他父亲,因为他恨洛晓峰,恨他没有做到一个父亲的职责,可是现在的他突然放下了,在遇到余秋水之后,他突然觉得父亲的做法没有错。

    这个看起来冷漠孤傲,嗜酒如命的孤独剑客,内心其实柔软而又深情,而孤独,恰好是他力量的源泉。

    “大叔,我听说北方一座天山,那里离天空很近,我一直想去那里,等我死了,你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看那里的景色,我相信这个世界有一天会变得很美好,只是我等不到那一天了。”

    “好,我带你去看。”余秋水用力地点头,他将洛云清从地上抱了起来。

    “我死了之后,你不要忘了喂小红啊,它是用我的精血喂养的,等它破壳而出之后,你就可以把它当做是我了。”洛云清指了指一边朱红色的蛇蛋,它的蛋壳看起来透明了许多。

    “好。”余秋水继续点头,他带着洛云清朝着远处的人群走去。

    他没有去管那柄昊阙剑,什么天下第一剑,什么人人都想得到的宝剑,都没有他怀里的小人儿重要。

    “大叔,能把你的酒壶再给我喝一口吗?”洛云清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都快死了,他还想着喝酒。

    余秋水没有拒绝,这一次的他没有吝啬,将酒壶打开,送到洛云清的嘴边。

    他伸长了脖子,费力地抿了一小口,舒而畅快地笑了。

    “你的酒,味道越来越淡了啊!不过还好,我死的时候还是一个饱死鬼。”洛云清心满意足地想再去摸一摸自己的肚子,却在空中无力地垂落下来。

    余秋水的泪水再也没有忍住,无声地流落。

    两畔的路人都不再说话,夹道而行,像是在为他们二人哀悼践行。

    “余秋水!”肖如意突然高声喊了一句。

    “你还会再回来吗?”

    “你知道为何我不杀你吗?”余秋水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这个世界需要一个王,需要有人来维持这个世界的秩序,告诉他们人命不该如蝼蚁般那么低贱,告诉他们杀人应该偿命。你不是一直想当这个天下第一吗?那么就由你来当这个王,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这个世界还是一如既往地这样堕落下去,那么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杀了你。”余秋水的声音冷漠而又低沉。

    肖如意沉默了,似乎被余秋水的话所吓到了。

    久之,他缓慢而凝重地摇了摇头。

    “我的手上沾过了太多人的鲜血,不适合当这个王,不过我会辅佐这个王,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会为了维持这个天下而努力。”肖如意郑重地说道。

    余秋水没有再回答他,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肖如意看向了身边的弟弟,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然后疼爱地笑道。

    “弟弟,我们回家吧,我们造下的孽,该由我们来承担了。”

    肖乘风抬起头来,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是这么的幼稚,而他的哥哥是那样的成熟和稳重,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像一个孩子一样天真和任性。他很后悔,正是因为他的自私才害死了洛云清。

    “从此以后,我们二人不再姓肖,改名南宫,我们后代的每一世,都会遵守着这我定下的规则。”肖如意,哦不,是南宫如意当着万都城所有的百姓宣誓道。

    四名剑首矗在原地,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宣判这场比试,天下第一的余秋水消失不见了,此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南宫如意捡起了那把断了傲来剑,将剑仙榜砍成了两半。

    从此天下间,再无铭剑阁。

    后来有人相传在天山脚下看到了余秋水,听说他于昆仑之上开宗立派,被人们称为天山派。

    为了纪念他,万都城自此改名天都,守城大将南宫如意遵守着他的诺言,此生再未踏出天都城半步。

    人世间有了王,有了法律,有了秩序,而剑客也越来越少了。

    三年后,昆仑境之上。

    余秋水坐在一个小小的墓碑前,举起自己手中的酒壶,他将壶中的酒尽数倾倒在了面前隆起的土堆前,他的身边跟着一条赤色的小蛇,昂着首,眺望着远处的碧海蓝天。

    “现在的你看到这个世界了吗?”

    “想不到这么多年来,最懂我的,还是你这个小屁孩儿啊!”余秋水轻叹一声,他从身后掏出一柄剑。

    正是他在多年前遗弃的昊阙。

    碰!

    长风呼啸而过,宝剑应声而断,碎成了两半。余秋水丝毫没有心疼,只是淡淡一笑,他将剑插在了墓碑前,然后背靠着赤红色的小蛇,长夜慢酌。

    “小蛇啊小蛇,你那么通灵性,我就叫你常云清如何?”

    不知道过了多久,余秋水还是没有被人们忘记,时间愈发流逝,他的名号反而愈来愈大。

    人们给还给他起了个响当当的绰号。

    独孤剑仙,余秋水。

    后记

    十年前,桃花村,桃花客栈。

    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在畅饮桃花酒,一尘不染的衣衫将他的皮肤衬地很黑,可他却似乎丝毫没有发现这白色的衣服并不适合他。他的眼里,只有眼前清冽浑浊的桃花酒。

    “喂,苏太白,听说你要去铭剑阁参加剑首的选拔啊?”桃花客栈里走进来几个纨绔少年,他们在离这个名字和皮肤并不相称的男子身边坐下,嬉笑着拿他打趣。

    “你懂剑吗就要去当剑首?要不露两手给兄弟们开开眼界呗?”

    “是啊,是啊,酒鬼要是懂剑,那我就是天下第一剑神了。”两个毛头小子互相使了个眼色,口无遮拦地嚷嚷着。

    “咦嘻嘻嘻,剑首大人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怕了啊?”

    苏太白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喝酒,面对他们的挑衅找茬毫不生气,宛如一尊木头人。

    “哎哎,快去外面瞧瞧,那里有两个剑客要比试了?”

    “哟,可稀奇了?咱快去瞧瞧。”

    “你小子再这里等着,我们去看看就回来。”几个小混混听说有比试,刚上来的茶也不要了,钱也没付,一窝蜂地又涌了出去,只留下客栈的掌柜在柜台前气得直跺脚。

    苏太白默默做了一会儿,他从口袋里掏出些许碎银放在桌上,提着自己的酒壶也出门去了。

    桃花村的门口,是一个白衣剑客,长得器宇轩昂,气度不凡,手持一把重铁剑,嘴角挂着若即若离的微笑。在他对面是一个灰衣剑客,身上的衣服不知是本色还是脏了许久未洗,左手握着一个紫金葫芦,右手举起一根折了的桃枝,和白衣剑客遥遥相对。

    一边对着还一边仰天畅饮,像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

    “就这?用一根桃枝也算剑客?”

    “是啊,这场比试还有什么看头,这酒鬼啊,输定了。”

    桃花树下,苏太白站的远远地,他看着那个忧郁男子不屑一顾的傲然神色,不知为何,一向冷若冰霜地他竟然笑了。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葫芦别在腰间,缓缓地转身离去。

    夕阳西下,血色的残阳映在他一尘不染的白衣上,如同浸上了一层铂金。他朝着桃花村的另一条路走去,越走越远,再也没有回头。

    在他离开不久,铁剑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如他的心一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脆响。

    fpzw

    洛云清起床的时候,余秋水早已坐在窗前,静静地透过窗户望着门外的擂台。

    他在等着那个男人的出现。

    “无怨无悔吗?所以执着了这么久,都是我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吗?”余秋水苦笑,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他说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需要守护的东西,肖如意的剑中充满了自信,而你的剑中,充满了孤独,他从未见过如你一般孤独的人,因为孤独,所以害怕,因为孤独,所以强大。大叔,你缺的从来都不是一把宝剑。”洛云清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趴在桌上沉沉地睡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已经黑了。

    或许等到明天,一切就都该结束了。

    他抱着洛云清朝着二楼的客房走去。

    天很快亮了,还未到午时,福禄客栈照旧人满为患。

    “是啊,肖如意便是这样击败了洛晓峰,那时的洛晓峰没有死,却和死了没有区别,不能碰剑的日子对于一个嗜剑如命的剑客简直就是煎熬。就在半年前,洛晓峰死了,死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剑客手下,他走的很安详,脸上挂满了笑容。”洛云清瞪着余秋水,眼神莫名哀伤和幽怨。

    “没错,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哈哈哈哈!”余秋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周围的人不多,他们听到这突如齐来的狂笑声,无不用着奇怪的眼光看向他。

    “当年我在桃花村外和洛晓峰相识,他邀请我一同去往铭剑阁参加剑仙大赛却被我拒绝了。于是他独自前往,并且侥幸获得了剑仙榜的魁首。”余秋水的眼神忽而又空洞起来。

    余秋水一个人坐了很久,终于他似乎想通了什么,微微笑着将椅子上的洛云清轻轻抱起,抱起来的时候,他怀里还捧着那个已经空掉的酒坛,美美地砸着嘴,似乎在梦里又吃起了满汉全席。

    “你问我那天为何同意让你跟着我,正是因为孤独啊!”余秋水贴近洛云清的耳畔小声呢喃着。

    “可是他输了。”余秋水固执地说。

    “他没有输,当年的他确确实实没有接下肖如意的那一剑,他不是输在剑上,而是真正输在剑法之上,所以他无怨无悔。”洛云清立马打断了余秋水的话。

    “那时的洛晓峰还不到三十岁,年轻气盛。他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最强的剑,只有最强的剑客。于是有一天,他执意下了山,抛弃了妻子,抛弃了刚刚诞生的孩子,并且带走了剑炉里自己打造的第一柄铁剑。那一年,正是剑仙榜初成的一年,无数剑客前往万都城,想在剑仙榜上留下一足之地。洛晓峰自然也是如此,他想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他持着一柄铁剑便上了路,信心满满的他在桃花村外便吃了败仗。一个酒鬼,一根桃枝,却让他拿下了当年的剑仙榜魁首。”

    “他不该去,他不该去的,我和他说过,当他遇到真正的高手和宝剑,他手里的那把剑会成为他最大的弱点。”余秋水抱着头,眼神游离似星火,嘴里喋喋不休地说着。

    “所以我成全了他,如果你要复仇,就来找我吧,等我击败了肖如意,就把命给你。”

    “我听过另一个说法。”洛云清静静地听着,眼角的泪水渐渐风干在脸上,褪去了他原本两颊的绯红。

    “他说当年的你没有自信,坚持认为只有拥有一柄宝剑才能配得上被称为一个剑客,所以手持桃花木剑的你不愿意去参加比试。于是洛晓峰去了,他想通过自己的实力来告诉你,是剑客成就一柄宝剑,而不是一柄剑成就一个剑客。”

    “后来他和肖如意的比试中,那把剑果然断掉了,他输了那场比赛,也输了作为一名剑客的资格,他很痛苦,一直想要重新站起来,直到半年前,他和我说他得了重病,想要死在我的剑下。”

    余秋水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只有这样才能使得这个坚毅的剑客不会哭出声来。

    洛云清哭了,余秋水第一次望见他哭。像他这么大的孩子,哭一哭闹一闹很正常,可是余秋水以为他从来不会哭,因为他看起来一直是那么的天真活泼,厚颜无耻。

    “我确实不是洛神匠的徒弟。桃花剑客洛晓峰,他本是洛神匠唯一的徒弟,却库爱研究剑术。有一天他问师傅,自己何时能够下山,因为他想要去这大千世界闯一闯。洛神匠和他说,等有一日,他能够炼出天下间最强的剑,就可以下山了。”

    洛云清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两行清泪挂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显得弱小而又可怜。

直播独孤一剑之昆仑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洪荒之最强通天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