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悲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熬好了药,魏氏并不亲自送去正房,而是让儿子亲自给卢若良端去。

    这是卢若悲的建议,趁这个机会让卢无涯在老爷面前好好表现一下。说不定,将来卢无涯还真能做卢家家主。

    魏氏对卢若悲言听计从,佩服的五体投地。若说之前与卢若悲的苟合,是因为儿子的短处捏在了他的手里,自己被逼无奈。可现在,完全是魏氏自己主动的。

    事情果然朝着卢若悲预料的方向发展,如今卢家能继承家主的,只剩下魏氏的儿子卢无涯了。

    儿子最终的上位,少不得卢若悲在其中运作。为了儿子的将来的,魏氏必须要笼络住二老爷。

    魏氏刚把熬药的罐放在火上,便有人从后面抱住她的纤腰。

    魏氏吓了一跳,扭头见是卢若悲,她一边挣脱一边嗔道:“死鬼,大白天的,也不怕别人看见!”

    卢若悲也不答话,嘴唇凑到魏氏的耳垂边上亲吻起来。

    魏氏被他搅得混身瘫软,双颊绯红。

    “我去房里等你,你快点!”卢若悲说完这句话,悄然离去。

    魏氏看了一眼灶台上的药罐,整整衣襟,然后出了门。

    一番云雨之后,魏氏已经瘫软在炕上。

    卢若悲飞快的穿好衣服,也不打招呼,很快离开了。

    灶房内,卢若悲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将里面的的粉末倒入药罐里,然后闪身而出。

    半夜时分,卢若良吐血身亡。

    卢家家主暴毙身亡,让卢家上下人心惶惶。

    关键时刻,卢若悲挺身而出,他怀疑卢若良死的蹊跷,立刻报了官。

    卢家是幽州的大家族,家主猝死也算是大事,郭敬之亲自带着府衙的人前来验尸。

    据仵作报告,卢若良周围有呕吐物,五官流血,舌头起疱,是中了剧毒。腹部青黑,而指甲颜色不变,说明他早上没有吃东西,是空腹中毒。

    郭敬之让继续检验卢若良喝过药,结果在药渣里验出了砒 霜。毫无疑问,卢若良是被人毒死的。

    为卢若良端药的卢无涯被官府带走,押入大牢准备次日进行审问。

    谁知,当天夜里,卢无涯在大牢里竟畏罪竟自溢身亡了。

    听到儿子的死讯,魏氏疯了。她整日披头散发,目光呆滞,又哭又笑,逢人便说儿子是冤枉的。

    ……人人

    卢无稽可以下地的同时,老叫花带来卢家的消息。

    老叫花平静的说,说的很详细。

    卢无稽静静的听,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在听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没错,卢无稽现在与卢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卢家的事情同样与卢无稽没有关系。

    老叫花说完,盯着卢无稽看了好一会,叹了口气,起身走出了土地庙。

    卢无稽的平静,让老叫花心中有了一丝愧疚。

    “这位大姐,不知你是要找谁?”土地庙外传来老叫花的声音。

    “找我儿子,我听别人说,他在这儿!”一个嘶哑的声音传来。

    这是个妇人的声音,尽管嘶哑,但卢无稽还是听出来了,他站起身朝外走去。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老叫花又问道。

    “他叫……”那个妇人停了下来,愣愣瞅着老叫花身后。

    卢无稽站在土地庙门前,看着许氏,彻底惊呆了。

    才仅仅分别了几日,许氏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佝偻着背,面色腊黄,满脸皱纹,一头秀发已经全部花白。

    三十多岁的许氏,看是去竟然像六十岁的老妇人。

    这还是那个秀丽年轻、对自己疼爱有加的母亲吗?

    卢无稽心头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他冲上前去,扶住许氏:“阿娘,您的头发怎么全白了!”

    许氏看到卢无稽,嘴唇颤抖着,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老叫花也觉得心里不好受,一扭头转身进了土地庙。

    许氏一边哭一边说:“儿呀……老爷……他……死了……是被毒死的……死的好残……阿娘……看不下去……这两天……阿娘……睡不着……一闭眼……就全是他的影子……老爷他是好人……他不该死呀……”

    许氏越哭越伤心,卢无稽没有语言来劝慰她,只能不停的抚着她的背,好让她的气能顺些。

    卢无稽能够理解许氏现在的心情。

    许氏自小便生活在卢家大院,少女时,就一直陪伴着卢若良,后来她为卢若良生下儿子,依然伺候着卢若良,这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卢若良是她的天,是她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难怪许氏会变成这个样子,难怪她会突然满头白发。因为,卢若良死了,她的天塌了,她的半条命也没了。

    良久,许氏才止住哭泣,她拉着卢无稽的手:“儿呀,能找到你,阿娘也就放心了!阿娘知道你知道你受了委曲,知道你在心里怨恨老太爷和老爷。其实,他们也不容易,也挺苦的。阿娘想求你,你就原谅他们吧!尤其是老爷,他都去了,也不知道在那边会不会孤单!“

    说到这里,许氏的眼泪又落下来了。

    “阿娘!我不怨恨他们!”为了让许氏能够心安,卢无稽违心说了假话。

    “这就好!”许氏一脸欣慰道,“阿娘要走了!记着,阿娘不在你身边,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别让阿娘放心不下!”

    看着许氏颤颤巍巍远去的背影,卢无稽的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老叫花瞅了一眼面色忧郁的卢无稽:“她走了?”

    卢无稽点点头。

    他双目无神,不知在想着什么,手里捏了几个骰子,来回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老叫花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也不打扰他,静静坐在原地。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叫花皱着眉头道:“无稽呀,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哦!”老叫花沉吟道:“我总觉得你阿娘有些不对劲,给你说的怎么都是告别的话,难道她要出远门!”

    “我阿娘怎么可能出……”卢无稽脸色一变,他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起身向外跑去。

    ……

    许氏死了,从卢无稽那里出来,她回到卢家大院,穿戴整齐然后悬梁自尽了。

    卢无稽去晚了一步。

    他心里明白,就算自己没有去晚,最后也会是这么个结果,因为许氏的心已经死了。

    卢若良的死,对许氏打击是致命的。若说这世上还有放不下的,那就是她的儿子了。见卢无稽最后一面,只是向他告别。

    许氏死的第二天,夫人也死了,她的死法与许氏一模一样。

    卢无稽很羡慕卢若良。

    生则同衾,死则同穴,这两个厮守他一生的女人都做到了,他在九泉之下也应该很幸福。

    回想起近段时日,卢无稽就像在梦中一般。他狠狠甩了甩脑袋,似乎要把所有的烦恼都要甩出去。

    ……

    自从卢无稽住进土地庙,这里似乎热闹了许多。

    卢无稽瞅着进来的管家,冲他微微一笑:“您老最近还好吧?”

    管家没想到,这个时候卢小闲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他瞅了一眼老叫花,对卢无稽道:“无稽少爷,你可否与我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讲!”

    一连串打击之下,卢若良怎么能受得了?

    放在以前,为卢若良熬药的事情,肯定是由许氏来打理的。可这两日,魏氏前所未有的勤快,从许氏手里接过这一重任,亲自为卢若良和夫人熬药。

    卢无稽摇摇头:“卢家与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那你今后怎么办?要不要我帮忙?”

    “我自有打算!”卢无稽冲着卢小闲一笑,“好意我心领了,您不可能帮我一辈子,谢谢了!”

    卢家最近真的很邪门,先是卢无忧无缘无故暴死。

    接着,是卢无稽和卢宇霄被暴怒的老太爷逐出家门。

    再下来,卢无伤也突然失踪了。

    老叫花说的是实情,土地庙实在是太小了,卢宇霄要住进来,估计转身都困难。

    卢无稽不言语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对老叫花道:“师父,我想自己安静一会,行吗?”

    ……

    卢若良病了,而且病的很重。

    ……

    “无稽!”卢小闲看着虚弱的卢无稽,心中有些不忍,“你要是愿意,我可以想办法让再回到卢家!”

    “怎么不把他也带到这儿来?”卢无稽埋怨道。

    老叫花撇撇嘴:“说的轻巧,巴掌大点的地方,一个人住就很挤,加上你勉强能住的下,若再来个胖子,你让他住哪?”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卢无稽措手不及,他得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处境了。

    既然被赶出了卢家,肯定是回不去了。再说了,卢无稽内心对卢家并不留恋,除了对阿娘有些愧疚,其他的他一点也不稀罕。

    老叫花说的没错,自己和他有缘,以后土地庙就是他的家了。

    “行行行!”老叫花忙不迭点头:“你好好休息!师父去给你弄点吃的!”

    老叫花走后,卢无稽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卢无稽想起来了,自己昏迷前,卢宇霄向老太爷求情。一定是他惹恼了老太爷,也被施了家法,这才会被赶出卢家。

    想到这里,卢无稽急切地问道:“那他去哪儿了?”

    “我把他送到忠悯寺,交给法正方丈了!”

直播大唐坑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我能复制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