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要是她们都被埋没了的话,不仅是这个男子的悲哀,也是这个世间的悲哀。或许,你讨厌的女子,还是某些人的梦中情人也说不一定。

    侯门或许深如许,浓情不忍萧郎顾。

    人们,何必互相折磨。

    他轻轻护着蕊心,开始往相思楼的门口走去。后面看着他们的人,眼睛都有些痴了。这副情景太过美好,他们的眼里、心里都是羡慕,没有一个人议论。

    很多男子的心里都是缺少温情的,他们需要一个女子真正的爱慕。也只有这样的爱,才能够激起他们向上的欲望。但是,这个也只适合大多数的男子。

    还有一些男子,知道女子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是会无私的付出的。

    她们受过很好的家庭教育,被自己的父母训练得不在乎金银。即使自己的生活中很需要这些外在的俗物,也只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慢慢积累。

    面对心仪的男子的时候,她们还会拿出自己的钱财,慢慢贴补那个男子。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平步青云,带着彼此的梦想。

    这些男子,利用这些女子的心理,剥夺着这个女子所拥有的一切。等到他们发现,这个女子身上,再也没有什么是他需要的时候,就把将她抛弃。

    她或许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会面对这样的宿命。

    她会不甘心,会默默等待。直到发现后来者,还没有自己靓丽的时候,才会死心。

    她们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看错了人,并且对那个人太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等到那个骗人的男子在她身上投入太多心力的话,恐怕还舍不得将她抛弃。

    但是其实若是真的遇到了这样的人,被抛弃还算是好的宿命。要不然的话,被这样的人痴缠一生,虽然可以说是荡气回肠,但是却也太过浪费生命了。

    在蕊心的心里,真正的爱恋,应该是静水流深的。

    只有这样的爱情,才会足够刻骨铭心,让人难以忘记。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眼前这个人不知道还会喜欢自己多久,自己千万不要再遇到赵梦笙这样的事情了。

    这些穷酸的文人,总是喜欢讴歌女子为他们默默付出,做牛做马。因为他们缺少必要的物质支持,连一个老妈子都请不起。只好打着爱情的名义,让一个爱慕着他的女子来为他做这些事情。

    蕊心的心里有些愤恨,但是她十分注意,不让自己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要知道,所有的人都喜欢自己面对的人是开心的。他们就是自私,不喜欢承受别人的负能量。要是必须要承受的话,也希望可以得到一些东西作为补偿。

    而来到相思楼的男子,更是如此。

    他们本来就是来寻欢的。自然是更加喜欢你伏低做小,若是偏偏要剑走偏锋,也要走出另外一种风格,让人恋恋不忘。

    要不然的话,恐怕小命都难保。

    蕊心心里有一丝凄怆,心想,快些到湖东吧。这样的话,自己看着镜面无风的湖水或许心情会好一些。

    慕容麟一直都十分注意观察身边女子的神色,本来身在皇宫的人都十分注意周围的动向。因为你要是一句话没有说好的话,就会落人口实。

    眼下看到身边的人并不是十分高兴,慕容麟的心里就有些忐忑。

    自己好不容易说动她,和自己一起来这里游玩。要是美人儿不开心的话,自己的心力就白花了。

    慕容麟呵呵一笑,说道,“蕊心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蕊心的心里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不过自己的心里确实是不开心了。自从经历了那件事之后,自己就是一个开心不起来的性子。有时候真的觉得身世实在太过凄惨了,完全就没有开心的基因啊。

    她呵呵一笑,神情中颇有一丝动容。

    她抬眼看了一眼慕容麟,说道,“我时常看到你乐呵呵的,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什么痛苦的事情吗?眼下见你们都是这么一副开开心心的样子,真是令人羡慕得紧。”

    她的心里想道,都是些王孙公子,自然是没有什么忧愁的。要是自己也如此顺畅,必然就是一个单纯无忧的人。

    她心里颇有一丝讽刺,自己的经历就注定了自己不会单纯。

    若是真有一个天真的命格,就不会面对这么多的事情。她看着眼前的人,心里其实是有一丝讽刺的笑意。这个人含着金汤匙出身,还指望每一个人都跟他一样。

    自己自然是和他不能够相比的。

    蕊心叹了一口气。

    慕容麟这个时候,彻底觉得自己错了。本来就是为了打破这种沉静,随意一问。没有想到,竟然会听到她叹气。

    他的心里十分焦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他想了想,说道,“其实我还以为,像蕊心姑娘这样的绝色美女,是没有什么忧愁的。没有想到,姑娘现在看起来是满腹的心事。”

    蕊心听到了这话,脸上愣了一下。

    这个人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自己身为一个低下的青楼女子,为什么会没有忧愁呢?虽然深得阿嗔的照顾,不用时时迎人,但是也有很多身不由己的地方啊。

    她呵呵一笑,说道,“你将很多事情想得太过天真了,像我们这样身份的人,忧愁应该是很多的。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会面对这一切不堪的事情呢?”

    若是真的没有忧愁的话,自然是他们这些王孙公子了。

    太子看了一口气,说道,“像你这样的绝色女子,根本不会有人为难你啊。人们都贪恋你的美貌,希望你展露笑颜,怎么会让你不开心呢?”

    蕊心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他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她突然笑了,觉得自己也确实没有这么惨。

    虽然有很多客人,他们都让自己不是很开心,但是眼下自己要面对的事情也不是那么难堪。客人可以由自己挑选,自己用不着讨他们的欢心。

    相反,每一次都是别人迁就自己。

    蕊心看着眼前这个人,说道,“太子殿下,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慕容麟知道她眼下想明白了一些,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他看上去十分温和,根本没有传说中的杀伐果断。她怔怔地看着他,心里有些疑惑。

    太子见她一直盯着自己,心里也觉得十分奇怪。说道,“蕊心姑娘,你一直盯着我,是因为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蕊心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她的心里也有些疑惑,这样的人儿为什么会看上自己?莫非,也是因为自己这无边的美色?

    她试探性地问了问,“太子殿下,若是我没有这一副皮囊,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慕容麟愣住了,没有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难道每一个美人儿都担心自己红颜迟暮吗?

    他呵呵一笑,说道,“我要是说假话的话,你也不会开心的。我想真实的情况是,若是你没有这样一副美艳的外表,我根本就不会在人群之中看到你。即使我想对你好,也没有什么办法。”

    蕊心听到这里之后,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现实居然是这么残酷。

    眼前这个人儿,骗都没有骗自己一下。

    她禁不住说道,“你好残忍!”

    慕容麟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蕊心,你好单纯。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单纯。”

    蕊心呆住了,说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单纯?难道你不觉得,青楼的每个女子,都是有心计的吗?要是真的单纯的话,怎么会在青楼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生存下去?”

    慕容麟点了点头,说道,“或许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你依旧是单纯的。”

    慕容麟之所以觉得蕊心单纯,是因为在她的心里,美貌还是一件负累。她知道美貌的价格,但是并不知道美貌的价值。

    眼下自己爱上她了,即使她是一个蛇蝎美人儿,自己还是会前仆后继。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是有爱情的。

    他们只要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就有无穷的力量。要为那个人创造出美好的明天,要为那个人提供一个良好的温床。只要她想要,只要自己能给,自然都是会给的。

    他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神色之中颇为动容。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脸颊上都是爱慕。

    蕊心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子这么看着,心里颇为不好意思。以前即使知道有人爱慕自己,自己也是没有给一个笑颜的。

    要是这个人不是什么太子的话,自己也不会主动接近他。

    眼下接近了他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魅力。蕊心觉得,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指引着自己接近这个人。他是这么的优秀和迷人,跟自己以前见过的很多人都不一样。

    她笑了笑,说道,“太子殿下,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优秀吗?”

    慕容麟愣住了,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觉得自己优秀。被自己心爱的女子夸奖,慕容麟的心里只是觉得欣喜。他谦虚地笑了,说道,“蕊心姑娘谬赞。”

    只是简短的一句话,根本没有寻常人大段大段的谦逊。

    想来,他的心里对自己的夸奖也是十分认同的。不愧是活在人群中的耀眼的人物啊,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蕊心当然知道,慕容麟在当朝的皇子中十分耀眼。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是未来王朝的继承人。其实夺嫡的旋涡在暗处汹涌,但是他的强劲让很多人侧目。

    很多人,在他那个位置的时候,都是不能够自如的。要是自己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应对吧。

    蕊心笑了笑,这么一丝丝美貌加诸在自己身上,都让自己觉得十分困扰。若是这无上的权力?

    她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有些不敢想象。

    慕容麟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觉得有些疑惑,于是问道,“蕊心姑娘,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蕊心看着他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他看着她晶莹的双目,眸子之中似乎有整个星空。他看到了那些星星耀眼的光芒,身处其中,只是觉得无比的心醉。

    他呵呵一笑,眼前这个女子是真的美貌动人。

    他渐渐地靠近蕊心。

    蕊心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眼前这个人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他慢慢地靠近自己,让自己觉得十分害怕。而且,这害怕中,也有一丝害羞在里面。

    蕊心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是这么优秀,根本不是自己觊觎的对象。眼下自己既然能够与他相逢,自然是珍惜这段情缘来得比较好。不用想那么多,只需要静静地享受现在就好。

    她闭上了眼睛,微微仰起了头,脸上有一丝满足。

    慕容麟看到这里,心里微愣,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

    他有些迟疑,但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不解风情,于是直接凑了上去。

    两个人接合在了一起,忘记了世间的一切。

    蕊心只觉得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满足,似乎很多事情都找到了理由。她心里是蓝蓝的天空,是青青的草地,是一切一切美好的事物。

    她沉浸其中,只觉得相当美好。

    这个时候,慕容麟恢复了意识。他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有一丝害羞。

    蕊心看到他这个样子,觉得十分好笑。这人似乎没有经历过这一些一样,感觉十分生涩。不过蕊心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慕容麟是太子,只能说是经验丰富,绝对不可能没有经历这些。

    不过她还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第一次?”

    慕容麟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居然如此大胆。他点了点头,脸红得更加厉害了。

    蕊心看到一个男人的脸红到了耳朵根,心里颇有一丝不可思议。她看着眼前这个人,说道,“你不要这个样子,感觉好像是我轻薄了你。”

    慕容麟的心里此时鼓起一丝勇气,他看着蕊心,说道,“你也是第一次吗?”

    蕊心点了点头。心里想道,和赵梦笙从来都没有接过吻,所以自然是第一次。

    慕容麟根本不知道她的潜台词,心里十分高兴。他听到自己喜欢的女子点头,心里就像是飞上了天一样。他丝毫没有怀疑蕊心的忠贞,因为对于相思楼他也不是不了解。

    司嗔嗔是一个铁血女子,一般的男人都是近不了这里女子的身的。

    他看着蕊心,眼神里浮现出一丝惊喜,深情地说道,“蕊心,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蕊心听到这里,脸一下子就红了。

    这个人真是奇怪,明明只是接一下吻,弄得跟什么似的。貌似,自己并不需要他负责啊。

    但是她的心里十分高兴,轻飘飘的,有一种单纯的快乐。

    还是第一次,有一个男孩子,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这么许诺。仿佛,真的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感觉啊。她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心里颇有一丝疑惑。

    她的神情中有一丝淡然,没有高兴多久就恢复了平静。

    她神色里颇有几分质疑,说道,“你是太子,我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你有什么能力,对我负责呢?”

    她的脸色一变,说道,“你不要对我说这样的话,眼下你没有实力做到的事情,就不要轻易地许诺。我要是当真了,你又没有做到,我会很难过。”

    蕊心说到这里的时候,眉目之间颇有几分传奇。

    她的五官十分明艳,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拥有的。

    慕容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只觉得十分吃惊。以前只是觉得蕊心生得极美,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美。

    她身着白衣,明明是出尘的衣服,却将她衬得颇有人间烟火。

    她的雪肤花貌,她的不画而黛,她的不画而朱,都让人觉得动人。

    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上天的宠儿,人间的尤物,一般的人都是只能远观,而自己居然有幸和她一起游玩。

    他小心翼翼地牵着她的手,不愿意让她受一点委屈。

    蕊心能够感觉到他的小心翼翼,虽然说一直以来都被人呵护着,但是像他这般小心的,还是第一个。

    她看着他,明媚的眼眸颇有几分震惊,说道,“这件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你看看我,生得这么直播。自然也不会是那种什么都不会的人,你就不要白白担心了。”

    听到她这么轻快的样子,慕容麟的心里只有震惊。

    没有想到,这人居然可以这样,也让人有些动容了。

    还以为美人儿都是如花隔云端的模样,这人却这么接着地气,似乎根本不是一般的花朵一样的感觉。他看着蕊心,有些无可奈何,说道,“你真是让我惊喜,每一次都有新的发现!”

    蕊心虽然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说什么,但是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难听的话。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那是因为你的期待不高,所以才会有一次一次的惊喜。”

    慕容麟听到这里,心里只是觉得十分好笑。

    但是眼下见她如此,就有些无可奈何了。

    他说道,“既然你这么想,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蕊心直接撒开了他的手,径直往前面走去。

    慕容麟看到这一幕,根本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他追了过去,但是对方爱理不理。

    无奈之下,他只得默默地跟在身后,心里十分委屈。他哪里知道,蕊心最讨厌别人说的,就是这句话了。她认为,那是男人推脱责任的一句话。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不想负责的,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他们总是会说一些伤害女生的话,让她们的心里对他们死心,这样的话才可以堂而皇之的不负责。

    那些女子都是善良的人,听到别人的话之后才会觉得自己真的错了,然后才要面对那些不开心的时候。她呵呵一笑,神情中有一丝淡然。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完人,每个人都是会犯错的。凭什么别人犯了错,要让自己来承受?难道就因为是男人,所以就高人一等,所以就要让别人承受他们不愿意承担的吗?

    既然是觉得高人一等,那么为什么不承担他们应该承担的呢?

    蕊心这个时候才觉得,这个世界的残酷之处!

    这些人,一边说美人迟暮,一边又都爱慕着美人儿的容颜。以前的她,心里老是担心,等到自己老了,是不是就会被很多人嫌弃。

    一茬一茬的美人儿长出来,自己的美艳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眼下她想开了,这些话都是那些得不到她的酸腐文人编出来骗人的。

    自己长得直播,自然就要拥有更多、更美好的东西。

    眼前这些人究竟算什么,自己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她呵呵地笑了,心中有些扬眉吐气。

    她本来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这金陵城里,若论琴艺,难有匹敌。就因为自己生得直播,又长在相思楼里,所以他们就将自己归类为以色侍人的人。

    蕊心的心里颇为嫌弃,这些人也实在太不知趣。

    有那么多人得到美人儿的欣赏,并不是因为金钱。眼下听到他们这样的话,才发觉这些人注定不是那些人当中的一个。

    因为他们的小心眼,因为他们的看不开,所以他们注定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若是生得美貌,有上天赐予的好底子,那就不要浪费了。你不必发胖,不必糟蹋自己,你就是上天的宠儿,就应该享有天赐的一切。

    她呵呵一笑,神情之中妩媚动人。

    这个时候的淮河,两岸的红灯已经燃起。红男绿女们在街上游荡,有一丝迤逦的感觉。

    慕容麟包下了一条花船,将蕊心引了上去。

    这时候隔壁传传来了嘘声。

    蕊心一看,原来是司灵燕在那条船上。蕊心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让她子啊这里对自己这么做。

    司灵燕老早就看到这个女子过来了。

    蕊心生得十分貌美,她一路走来,都有很多人暗地里打量着她。

    那些人中,有的时候坦荡,就明明白白地看。有些人十分猥琐,就看一眼,然后再阴悄悄地看第二眼。

    她的心里嫉妒无比,这个人明明不是什么好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为她侧目?她要揭穿她的真面目,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不堪的一面。

    司灵燕扯着自己的衣襟,心里嫉妒得发狂。

    她讨厌眼前这个女子,她拥有得太多,甚至连自己孟哥哥的魂儿都勾走了。想到孟岩现在都还魂不守舍的样子,她的心里就觉得十分心疼。

    本来是很看不起这个男子的,但是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有比孟岩更合适的追求者了。

    司灵燕无奈,只得再一次将他纳入考虑范围内。

    若是眼前这个女子,孟岩是绝对不会对她这样的,司灵燕的心里这样想到。

    她看着蕊心,眼神里面有一丝鄙视,说道,“想不到相思楼的头牌,居然乘坐这样的花船,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蕊心所乘坐的,是淮河十分普通的一条小船。

    按照道理说,以她的身份,应该乘坐一条巨大的花船,才符合。但是慕容麟并没有想那么多,他的身份高贵,出行的时候总是尽量低调。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也是这样的处理的。

    眼下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跟着自己受了委屈,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他呵呵一笑,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说道,“蕊心,对不起。这一次都是我的错,让你落人口实了。”

    蕊心伸出了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她的心里倒是十分坦荡,自己原来也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的人。眼下这艘小船,正好符合她的心境。

    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太讨厌了而已。

    司灵燕看着她不说话,心里有些不服气。她巴不得蕊心跟她大吵一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失了风度才好。

    于是她悠悠地开口,说道,“像你们这样的花魁啊,就跟戏文里面说的那样,专门喜欢这样的穷书生。眼前这个人虽然穿得比赵梦笙穿得稍好一些,但是本质上应该还是不阔绰的。”

    她笑了笑,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就做不到,我喜欢的人必然都是和我家境相仿的。所以像你们这么伟大,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

    慕容麟不禁沉思,这赵梦笙到底是谁?

    蕊心听到她出言讽刺,并不想在这里和她争辩,只是跟艄公说道,“我们快些走吧,不要在这里了。”

    艄公听到这里,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应该多加参与。

    他乐呵呵地笑了,说道,“我在这里久了,也看到过很多女子这般。姑娘生得貌美,不必跟她一般见识。”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蕊心知道他是害怕被司灵燕听到。

    毕竟他只是一个讨生活的艄公,跟富家小姐还是没有力量对抗的。

    不过蕊心还是感激他的直言,于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你放心,我并没有往心里去。眼下只不过觉得,这个人十分无聊,所以才没有跟她计较。”

    艄公点点头,知道这姑娘比自己认为的想得开,于是就没有说什么了。

    小船悠悠地划着,开始远离了这艘大船。

    司灵燕看到这里,心里十分愤怒。

    蕊心坐在船上,给慕容麟斟上了一壶酒,心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好意思啊,刚刚让你见笑了。”

    慕容麟知道她们的不易,没有想到会这么不易。

    但是真正的强者,敢于为自己选择应该过的生活。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能够选择。整日为了一些利益,与那些不喜欢的女子在一起,也是悲哀的。

    每个女子都是一朵花,在适宜的土壤里面,都能够绽放花的嗔香。

    就这么默默的,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

    他的心里颇为怅惋,心里也是有些为那些女子苦痛。或许在她们的心里,正在骂着这些青楼女子狐媚,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输在哪里。

    除了个别无药可救的人,绝大多数的男人,心里是想有一丝温暖的。

    慕容麟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虽然他知道这些,但是也不会说出来。

    自己不愿意成为那些女人们的闺中密友,自己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些个男人,所要面对的琐事,自己一个都不想面对。

    自己身为太子,比一般的人都有一个好的起点。自己要征服的地方,也不是一般的人想要向往的。虽然现实里和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自己都是身不由己的。

    她们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却早早地将自己交给了一个男人。她们的心里,或许是期盼着那个男人能够给自己带来骄傲、带来荣誉。

    殊不知,在男人得到她的时候,她在他的心里就已经不重要了。

    这个不能够怪男人,他们所想要征服的东西还有很多,不是一般的闲情的女子所能够想象得到的。他们有来自各种方面的压力,迫切地需要发泄和交流。

    若是家里能够给他们这一丝温暖,他们是不会在外面去寻求的。他们很明白,很多人靠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为了银子而面对他们微笑的女子,他们的心里也是不屑的。

    可是面对逼迫自己的人,他们还是愿意选择这些肯爱千金的女子。至少她们看到银子的那一刻,对待自己的温柔是可爱的。

    他们自己的心里,也有通向俗世权力上端的欲望。

    那是一股内驱力,来自男人的自豪和向往。不用谁逼迫,也想要达到的境界。但是那里的位置就那么少,自己有时候也没有什么能力,能够真的拿到那些东西。

    慕容麟看着蕊心骄傲的模样,心里有些开心。说实话,他的心里,是喜欢有一丝傲气的女人。她们有自己的想法,至少不会轻易就被人骗了。

    很多女子,慕容麟看着她们的时候,心里是替她们可惜的。

    她们就像是一个怨妇一样,没有丝毫的情趣,让人见了之后就有些生厌。

    若是家里有了一个这样的女子在,恐怕她的男人都是不愿意回去了。

    相思楼里,这样的男子有很多。他们逢场作戏,看起来潇潇洒洒,但是也不过是在寻求一丝慰藉。他们渴望温柔,也不是希望别人能够逼迫自己成功。

    但是养在深闺的女子,哪里有那个才情,可以听他们的想法,和他们探讨自己人生所能够面对的问题。

    她们只知道攀比,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待遇。别人有的珠宝,自己也一定要有。别人的丈夫封妻荫子,自己的丈夫还是原来的样子,就给自己丢脸了。

    他做了一个十分自持的动作,让蕊心走在了自己的前面。蕊心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女皇一样,享受着他们的簇拥。

    她昂着头颅,就像一只骄傲的天鹅。美丽优雅,走在这一群享有俗世权力的男人们中间,受着他们的众星捧月。

    这个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真正阻止自己去追寻美好。很多东西,蕊心现在都已经明白,全是纸老虎。只要自己勇敢一点,执着一点,他们都是一戳就破的。

直播带着淘宝到古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男欢女爱豪婿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大国崛起之老子是军阀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