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报信,天生的战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聂铮被凤无忧吼了两句,自己也冷静下来了。

    的确,他太冲动了。

    就算皇上再想知道这个消息,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去告诉他。

    更何况,娘娘这是早产。

    皇上听到这个消息,只怕不是惊喜,而是担忧。

    以皇上对娘娘的在意,那绝对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千月也怔了怔,手中端着的血水盆子都忘了倒。

    聂铮笑了一下,千月看似有章法,还提醒她。

    可此时的举动却正好证明,她其实也是心神不宁的。

    其实,想也知道,在凤无忧这么重大的事情面前,他们怎么可能还保持着理智?

    他伸手接过了千月的盆子,道:“干净的热水已经备好了,你快进去吧。

    我在这里等着皇上凯旋的消息。”

    千月又怔了怔,这才过去端起了换好的干净热水,转身又跑进了帐篷。

    帐篷中,凤无忧很想自己去察探一下宫口的情况,但她这身体,实在是做不到。

    所以,她也只好用疼痛的级数,来大约算计着自己生产的时间。

    千心千月在边上一直努力地帮着她,千心不停地说话,千月紧抿着唇,眼睛须臾不离开。

    凤无忧咬咬牙,到底又挤出一个笑意来,道:“别担心,你们肯定能帮我的。”

    伏龙谷中,处处混战。

    谷口的蛮军太多,夏平宁又急着要去救她和孙子,成思安和郑克保抵敌不住,一步步退进谷中。

    萧惊澜和慕容毅见状,立刻让人上前接应。

    但大军加入,到底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

    而且,方才几波大水一冲,高地上下,联军蛮军,其实已经有些分不清。

    双方犬牙交错,只是不住混乱。

    万思明下令蛮军不惜一切代价先把夏傲接应出来,夏傲也极力向着夏平宁的方向靠拢。

    虽然联军极力阻拦,可在蛮人的锋利兵器和悍不畏死之下,到底还是让他们混在了一起。

    他们聚合在一起之后,蛮军的行动几乎瞬间就开始有了章法,与联军的势均力敌的对抗起来。

    这一切,自然全都是夏傲的功劳。

    不得不说,他在军事一途上的天赋,的确是令人惊叹的强悍。

    萧惊澜和慕容毅指挥着手下军队沉着应对,双方一时之间倒是杀的难解难分。

    但这也只是表面而已。

    蛮人所有的军队都在此处,夏平宁手中已经没有任何牌了。

    可是萧惊澜和慕容毅不一样,天岚是他们的主场。

    只要他们顶住这一阵,援军就会从周边的城镇源源不断地赶到。

    到时候,胜利必然会属于他们。

    他现在的问题,只是怎么尽量住这些蛮军,不叫他们一个人逃脱。

    一片混战之中,一个云卫快速来到萧惊澜跟前。

    “如何?”

    萧惊澜一见到他,就立刻发问。

    那云卫吞咽了一口,平缓下气息说道:“回皇上,北凉军已经往草原方向撤退。”

    “退了?”

    慕容毅眉心轻皱,看向萧惊澜:“拓跋烈倒有自知之明。”

    他们知道北凉军放了蛮人过来,如今厮杀混战的场面虽然混乱,但二人的第一个命令,都是令人立刻去探拓跋烈的行踪。

    整场战事里面,只有他是最大的变数。

    而如今,拓跋烈的退却虽然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可是退的这样干脆,倒也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拓跋烈倒当真是个做大事的人,知道事有不可为,立刻抽身就走,半分便宜也不贪。

    虽然,就算他想贪,也根本贪不着。

    萧惊澜没有回答慕容毅的话,而是依然盯着报信的云卫,问道:“全都撤了吗?”

    那云卫正想点头,忽然想起一事,说道:“绝大部分人都走了,可是负责侦查的兄弟说,拓跋烈自己没有走,还带着二百多人的亲卫,往东南方向去了。”

    东南?

    萧惊澜咀嚼着这个词,忽然之间,像是一道电光劈尽脑中,他猛地想到一个可能性。

    “燕霖!”

    他厉喝。

    “属下在!”

    燕霖大叫着跑过来。

    没有大水,没有仰功的劣势,虽是战事激烈,燕霖反而没有先前那么忙,就守在萧惊澜身边。

    “皇后娘娘去哪里了?”

    萧惊澜这问题问的突兀,他可是一直跟在萧惊澜身边的,怎么会知道凤无忧去哪里啊。

    可是他却丝毫也没有认为萧惊澜这问题问的不对,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便道:“娘娘控水消耗了许多体力,聂铮定然会带着娘娘休息一下,这附近有我们的伤兵营最为适宜,那地方在云岭。”

    云岭?

    萧惊澜手指一下握紧,转头看向身边剩余几个将领,厉声喝道:“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内,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给朕结束这场战斗!”

    萧惊澜声音太过严厉,慕容毅明显感觉到了什么:“萧惊澜,凤无忧在东南?

    拓跋烈去找她了?”

    萧惊澜嘴唇抿的紧紧的,连下巴都是锋利的形状。

    他咬着牙关道:“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凤无忧是他的,那只小凤凰是他的!拓跋烈,当年在安陵的时候,他带不走凤无忧。

    如今,他也一样带不走!云岭离此处约有七八里路程,快马过去了,须臾即至。

    可是拓跋烈所在位置要去云岭,却要走上好一阵子,中间还有山头。

    两个时辰,他定然赶得及。

    原本,他只是立于便于观察的地方,看着眼前这场厮杀,只偶尔才发出一些指令。

    可此时,他却是大步向前,一直走到观察位的最前方,口中命令更不断发出,伴随着大旗摆动,谷内联军的攻势猛然犀利起来。

    慕容毅同样走到前方,看着军士往来不住跑动,这才第一次见识到了萧惊澜在排兵布阵上的能力。

    他以前一直以为萧惊澜只是勇而已,排兵布阵固然也会,但只是平平。

    但到了此时才发现,他到底还是小瞧了萧惊澜。

    只略看了片刻,慕容毅便也低声对身边人下了几道命令,他的命令与萧惊澜的指挥相辅相承,更加周密圆润。

    先前萧惊澜阵角上的几处破绽,不知不觉间便被补了起来。

    这种默契,这种天成,就算是他们先前那几个月的并肩作战当中,都不曾出现过。

    身后几名亲信将领看着前方并肩而立的二人,一时都有些恍惚。

    这二人,当真是天生的战友啊。

    若是,他们的立场没有分歧。

    若是,他们能共同效力在同一国。

    这天下,哪里还有他们去不得的地方?

    可惜,他们注定都是要为王的,所以,这样的并肩作战,这样的圆融无间,他们这辈子,大概,也只能看到这一次了。

    这种时候,把她生产的事情告诉萧惊澜,这场仗,还怎么打?

    萧惊澜的心,不乱才有鬼。

    被蛮人的事情拖累,娘娘有孕的时候皇上一直没能陪在身边,虽然从不说什么,但只从不断前来的书信频率,都可知皇上心头有多欠疚,对这个孩子又有多期待。

    现在娘娘临盆在即,皇上一定很想要知道这个消息。

    可,他还没来得及跑出去,就听帐篷里面大声喝道:“不准去!”

    聂铮尚未回神,就听凤无忧又大声喝道:“不准去!不准去打扰皇上!”

    这些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萧惊澜那是在打仗啊,而且,面对的还是蛮人这种硬骨头。

    他虽没见过别的女人生孩子,可也听说过,只是从来不往心里去。

    此时凤无忧在里面生子,他才知这种抓心挠肝,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是何等的无奈。

    只是此时他的这些焦急,早已不是为了心里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只是单纯的因为里面的人是凤无忧,是他所敬服的主子。

    凤无忧的声音有些破音,没办法,她实在太疼了。

    可正是这种疼痛,反而让她对周围的一切都极为敏感,就连千月和聂铮在外面悄悄说的话都听到了。

    这下子,他总算有需要做的事情了,身形嗖地一下跃起来,道:“我这就去!”

    娘娘这可是要生产了啊!这个孩子,皇上昐了多久?

    凤无忧额上发丝都被汗水湿透了,纵是疼痛过去,也疲累得说不出话,只是要了温蜜水来喝。

    聂铮一直在外面站着,整个人像是僵住了不会动一样。

    这根本不是他的自主动作,而是下意识听着千月的指令行事。

    千月道:“你这么闲站在这里,娘娘生产的事,有告诉皇上吗?”

    聂铮一怔,这才想起,他光顾着震惊和发愣,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都没有派人去告诉萧惊澜。

    千月端着水盆来来回回地进出了不知多少次,又一次看到聂铮立在那里挡路,终于不耐烦了,喝道:“让开!”

    聂铮连忙往旁边让了一让,但仍是僵硬的。

    虽然凤无忧尽量表现得轻松,可随着产程进展,阵痛越来越密集,痛感越来越强烈,她到底也到了说不出话的时候。

    先开始的时候,还能十多分钟才疼一下,疼也不过疼个一两分钟就好。

    到了后来,几乎每隔一两分钟就要疼,疼起来却足有好几分钟。

直播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回到大唐当皇帝唐煜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我能复制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