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六十六章 借雷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也有吴聘的,他给许易发的都是他近日的心得,并坚定地认为许易给他指的瞎路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因为据他观察,岳麓书院有好几个仆妇对他频频目视,露出觊觎之光,足以证明他开始拥有别样魅力了。

    又过两日,正逢休沐,许易闭关,尝试着布置聚灵大阵,看看能不能加速炼化玄黄精,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即便动用了聚灵大阵,玄黄精炼化的速度只增加了一星半点,基本无济于事。

    他正苦恼,荒魅传意念道,“你不是会扮演巫族么,试试遂杰模式,据我所知,巫族炼化玄黄精可没这么矫情,基本是有多少化多少,也许是巫族天生的一种异能。”

    此话一出,倒是提醒了许易,当下,他尝试着将双命轮重合,再度开启祭炼模式,刷的一下,一枚玄黄精散出的精纯之气,瞬间从他周身的毛孔涌入他体内,和原来吸收的速度相比,快了何止百倍。

    这也是他星空戒内,为数不多的几件晏姿版青衫之一了,“老荒,借点尸灞,遮掩遮掩,境界冲得太快,被人嫉妒事小,知道我拥有主角光环,那可就大大不妙了。”荒魅“呸”出尸灞,给他涂了。

    许易照了照镜子,觉得变化不大,随即,他便出了洞府,同时,将腰囊从星空戒中挪了出来。岂料,腰囊才出,里面便有如意珠突突跳了起来,一枚枚联系过去。

    有刘冠岑等故友问平安的,其中,也有龙进思等债主报喜的,显然,他在道宫弄出的动静儿,也难免传到外面,知道他大发后,最开心的就是龙进思等一干债主了。当然也免不了吴思要失魂落魄了。

    道宫的惩罚,象征意义大于惩戒意义,许易在千级殿前磨了一天洋工,这惩戒便也就结束了,他又开始了正常而不平淡的道宫进修生涯。说正常,是终于没人再跟他找茬了。

    在见识了他接连草翻了贾兆贤一干人,做掉了齐天,弄臭了吴博济,任谁再看他不爽,此刻也只能先偃旗息鼓了。暗地里,他甚至多了个瘟君的称号。说不平淡,则是许易现在的人气极高。

    不止在朝晖堂,在其他房舍,他也有了顶级的知名度,尤其是那日和吴博济的舌辩,简直成了名场面,传播力度大得惊人。尤其是关于“道祖是否无所不能”的话题,成了一时之热点。

    如果说原来的炼化过程,是婴儿喝稀饭,卑鄙无耻下流,现在,则是深渊巨口喝超大杯可乐,直接吸干。许易终于再度开启了堆资源模式。整整两日两夜,他炼化了八千多枚玄黄精。

    算上前面炼化的,已经突破了一万之数,终于,这日下午,滚滚天意再度袭来,许易依旧是先祭出通灵宝物。半个时辰后,他开始沐浴更衣。心情不错,他换上晏姿所缝制的一件青衫。

    许易怔了怔,“还请教谕见谅,近来,许某旷课实多,实在不便再请假远行。不如这样,还有两个多月,道宫这边便结课了,届时我再助教谕一臂之力,不知教谕愿不愿等?”余庆愣了一下,微微一笑,“如此甚好,那余某便静候许兄佳音了。”

    余庆去后,许易便将这事儿忘在脑后了,他还真没打算应约,主要是他和余庆毫无交情,突然被引至陌生所在,谁知道他余庆会不会动歪心眼,何况,谁都知道他许某人如今是重金傍身。

    许易脸上的欢愉和深情一并收敛,他终于醒悟过来,眼前这位是易冰薇,不是宣萱。对易冰薇,他观感很一般,甚至给她打上了腹黑女的标签。他懒得搭理,“你自己随便挥就是了,对了,替我谢过余都使。”

    见他这懒洋洋模样,易冰薇没来由一阵火气,想她易教谕人比花艳,所到之处,那些恼人的眼神简直就没停息过,这家伙怎么敢这样?易冰薇想喝叱他,又找不到由头,冷哼一声,怒气冲冲去了。

    余庆没让许易费神猜测,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见识过许兄的雷法,实在霸烈非常,某近日在熔炼一个宝物,需要借助许兄的雷法,若许兄肯助一臂之力,我愿意出三十玄黄精的酬劳。”

    许易道,“教谕言重了,若只要一两日光景,许某乐意相助,至于酬劳,就不必了。”他现在财大气粗,对区区三十玄黄精已经不怎么看在眼里了,若用三十玄黄精,能买好一名教谕,他觉得值。

    余庆抱拳道,“酬劳总是要给的,祭炼用不了多久,三天就够,只是要远行至奓山?不知许兄愿不愿往?”

    许易很享受这种正常的进修日子,听听课,炼化炼化玄黄精,再凝练凝练勾魂剑,这日子既充实又惬意。然而,没有波折的生活,是不属于主角的,读者们是要退订的,订阅是要哗哗掉的。

    这日,许易下完午课,返回洞府,洞府前立着一名白衣青年,自我介绍唤作余庆,乃是道宫的一名教谕,便出示了令牌。许易见礼,便打开洞府邀请余庆入内闲坐饮茶,心里却嘀咕这位是何用意。

    许易没有抱怨,他觉得有这个结果,已经算好的了。毕竟,道宫不可能不维护教谕的权威,吴博济不要脸,道宫总还是要的。不过,只要不让吴博济那张油腻的圆脸在出现在眼前,许易觉得千值万值。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幽寂的山林里,许易抱着把扫帚,扫扫停停,打望打望山景,颇觉惬意。他正抱着扫帚躲在一株巨松下小憩,便听一声道,“现在知道练嘴的下场了吧,你迟早得毁在这张嘴上。”

    他转过头来,见是易冰薇,下意识便浮现出深情而欢愉的表情来,易冰薇皱眉道,“这臭德行改不了了是吧?别以为我闲的没事来看你,是小鱼儿交待的,对了,那个吴聘发了游记来,之乎者也,酸腐之极。”

直播这个修士很危险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洪荒之葫芦天尊大明之最强锦衣卫大周仙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