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七一章 阔别已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豁然之间众人心头又是一喜,不愧为天影,与风逸并列为亚特联邦的全能型智勇战士,只在顷刻之间便已缕清思绪一语道破玄机。

    是的,倘若‘诡异’一开始知道大家来对付它,就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不惜耗费能量制造这样大规模的打斗现场。

    彼此曾经不是没交过手,相反,曾经的他们就无法战胜诡异,那么换做现在,诡异只可能比当初更加强,就算它清楚大家找来另外次元的风逸对抗它,也不可能愚蠢到通过这种方式虚张声势,因为,它既然知道大家的来意,就自然清楚这支队伍是怀抱着怎样的觉悟——必死觉悟

    以此可推断出,起初诡异并不清楚他们抵达这颗星球,而众人感受到的磁场气息,也绝对是真实的风逸。

    所以天影说张晓波如屎般的推测其实一点也不过分,士气这种东西虽然不算太过重要,可也会有一定影响。

    但天影似乎并不在乎刚刚那句话,或可能只是随口一说,转瞬一声冷笑,“哼,就知道那家伙不会轻易的死,毕竟他是复仇影骑,一个不能以常理衡量的存在,虽然猜不出具体原因,但任何事发生在他身上我都不会感到奇怪。”

    罗兰无声耸了耸肩,“我赞成天影的话,这人确实令你捉摸不透,就像是她……”

    视线瞥向梦蝶那瞬,大家视线也都齐齐看向梦蝶,别说,如果说梦蝶神秘,这时想来风逸的神奇光环似乎一点也不亚于梦蝶,如果把梦蝶的神秘堪称单纯的缥缈难寻,那么,风逸带给大家的印象则更倾向变幻莫测,来去无踪,所有奇迹的缔造者。

    胖子张晓波插了句嘴,“这货居然笑了,天影,现在的你也终于承认不如风逸了么?”

    气氛突然又是一冷,天影视为微沉,低声道:“白痴,我怎可能会输给这个混蛋,不过那些都是后话,解决眼前难题才是我们的目的。”

    显然,天影虽说承认风逸具备某些神奇特性,但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他,相反,他才是主角,但不得不说有风逸的世界才更有趣。

    不过胖子认为自己才是主角,他才是队伍的核心,至少现在是这样,道:“喂,听指挥啊,别乱下命令,我才是主角!!”

    “收了吧,看你长着的路人脸,哪里像个主角。”

    天影仿佛根胖子杠上了,冷不防来了这么一句,说完话他就没再看成像投影,转而一个人靠在机体边缘进入闭目养神状态,为接下来的战斗进行静默调整。

    胖子差点被天影说哭,真是说到痛处了,不得不承认单论颜值,胖子还真不能说难看,反而非常耐看,可这机梭上的又有几个正常人?

    刀锋武士身材魔鬼,俏面如花,虽不能说绝代佳人但也敢称万里挑一的美女。

    至于罗兰,婉约端庄,进退自如,气质出尘,她会给你种邻家姐姐的气息,又会让你察觉天壤之别的距离,并非寻常人可比之。

    梦蝶更是仙灵气息十足,堪称天生丽质难自弃,颜值绝对属于队伍担当没跑了。

    这……MD,他傻了,干嘛要和这帮女人比颜值,特别还是这个时代的女人,他完全可拿天影与风逸做对比啊。

    可他发觉自己还是比不过,天影是那种智慧颜值并存型的,别说自己,12星中也是颜值一哥,他有着不亚于克斯奥相貌,只是气质过于平静沉着加冰冷,真要拿人比,也是拿风逸和他比,当初天影就被誉为是和风逸齐平的存在,由于政治需要,加上风逸一些事情上更具能力,比如人际关系方面就有着优势,这是性格问题,加之硬实力确实比天影强,综合方面总是高出一点点,因此才掩盖住天影的光环。

    想到这里胖子紧忙甩了甩头,看向风逸,这小子长大后应该和风逸差不多,也别比了,可是总要有参照物满足一下哥的攀比心啊。

    胖子目光轻轻一瞥,别说,他还真发现一个东西,机梭装饰上的一条大黄,不知这屎一样的公司为何会装饰有大黄赠品,胖子绝对不相信风逸会无聊到购买大黄,我可去你MD吧大黄,他这辈子讨厌大黄!

    轰隆!哧……

    突然机梭巨震,转而传来气闸一声响,他们到了,停留距离风逸气息不过三千米的位置,是为防止距离过近被‘诡异’直接摧毁。

    虽然罗兰天影认为这没什么软用,梦蝶也是无声摇头,仿佛对于刀锋武士的降临方式感到无语,这么近的距离被发现是肯定的呀,但是众人也没多说什么。

    “你的朋友看来已经到了。”遥望着那个方向,诡异早已感应到众人气息波动,对风逸摊摊手,“怎样,要叙旧么?”

    “叙旧?你这么厚道的吗。”

    “或许吧,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通过你们人类的方式通融一下也不失为一种乐趣,看我是不是很善解人意呢。”

    “叙旧就免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立即消失。”风逸给出一个更为妥善的答复。

    啊……这……?诡异冷声一笑,“你的要求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这不正应了你的那句善解人意。”

    “呵呵呵,不得不承认你能言善辩的功夫——嘛,逞强也只有趁现在了,待会儿你们回认清与我真正的差距。”

    “但愿如此。”

    风逸简短回应,可见刚刚和诡异的交手它确实没有拿出全部实力,好在自己手中也保存有一张王牌,庆幸的是,诡异存在本身会被宇宙规则限制,这导致即便自己不暴露第三律动这样的绝技,它自己也会在规则绝对限制之下呈现实体形态,尽管诡异听过第三律动,但传言只能说是传言,他却根本不了解第三律动的恐怖法则。

    呜……

    气流带起一阵风沙拂过废土,风逸抬手遮住视线,送开手时,六道渐行渐近的影像已然姗姗走来,那六人赫然是他熟悉的几位,外加一个另外次元的自己。

    风逸有在墨影给他传递的思绪得出刀锋武士穿越多元宇宙成功,并且找到自己,所以尽管不认得风逸,也可大致猜出来者身份。

    这种感觉,实有些奇妙……

    此时行走中的六人,已经尽可能压住面见风逸时的喜悦,管如此,他们沉重的呼吸也无不说明,确实是一点点的,被那道熟悉的面容震惊到无以复加。

    胖子脚步都有些乱了,本来他已做足充分准备,在远处准备好了拍摄器材,如果本次行动真成功了他决定会将这段视频公布于世,并起一个类似陌路勇士为守护人类而战,或者末世之战这类响亮标题,他甚至幻想着可以卖出高价,不,这原本就是无价之宝。

    谁知脚步一乱,胖身体顿时歪倒直接就是个踉跄扑向走在一旁的梦蝶……

    妈的!卧槽!简直无情!

    胖子心中顿时一万头羊驼扑面而来呼啸而过……要知道,能来到这他是付出多大的勇气,谁知形象瞬间崩坏!回来!胖子心里苦,想哭,而且还想骂娘。

    呜地又是一阵风息……

    谁知就在这时,梦蝶食指曼妙一道上挑,凛冽罡风就像岩石一样顿时挡住胖子身体去势,这是众人阔别已久的风暴势,风逸最后送给梦蝶礼物,不料短短时日梦蝶已将风暴势融会贯通信手拈来。

    面面相视的众人一时无语。

    天影却笑了,不过属于冷笑那种,呵道:“屎一样的推断,如果它知道我们要来,根本没必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吸引我们,多此一举。”

    不是有句话叫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张晓波这辈子活着,让他满怀期望的事情不能算多,上回的星战赌钱算一个,战场逃命算一个,但是比起以上两天事,仿佛也没有摆在眼前的期待令他抓狂。

    张晓波从没哭过,至少他留的每一滴眼泪都是为自己而留,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灼热的双眼已然涌出一丝喜悦的泪。

    说起来,反而少年风逸成了这艘机梭上最理智的存在,他左看看,右瞧瞧……先是闻声看了看胖子,又瞥向无言的梦蝶,视线最后落到罗兰与天影两人身上。

    风逸道:“不管是不是你们口中常常提到的他,至少现在的我们应该认清形势,提高警惕,毕竟‘诡异’是不能以常理看待的对象。”

    风逸这盆冷水可谓泼的惟妙惟肖,恰逢其会,瞬间就使众人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不得不直面的问题,诡异可以潜入梦境,掌握他们不了解的规则。

    这是不是说,它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什么,比如干扰大家的判断,提前预知这次行动?当胖子突然醒悟,他直接道出这可怕的猜想。

    可也正是这好无厘头的狗血相遇,使她慢慢了解到风逸,了解到隐藏在他背后的特别。

    风逸并不如看上去那么简单,尽管他看起来一点都不简单,可是一旦接触,你会发现他是个极为具有人格魅力的男人,敏锐,机智,聪慧过人却又不乏幽默细胞,会讲故事,偶尔的滑稽又恰到好处地讨人亲近,正是曾经的点点滴滴,使她了解到风逸与任何男人都不一样,她懂他的特别。

    再联想到最后的声音,他对她说:“就这样吧。”

    之所以如此,倒不因为别的,只因少年风逸平时很少会在这三人面部表情中看出情绪的波动,特别梦蝶。

    事实正如风逸所想的一样,除开梦蝶,罗兰目光已经眯成一道缝隙,天影更是眉头紧蹙,像是迫切等待着什么。

    刀锋武士发出一声由衷感叹,众人思绪也突然被这道喜悦的叹息打断。

    “我说大姐,你能不能安静点儿,话可别说的太早,没见到人你怎么能确定他就是风逸?”胖子张晓波口中如是说着,沉重的喘息可见一点不比大家平静,只怪这货实力不到,无法从模糊的五官容阔作推测,因为他怕期待落空,化作泡影。

    现,梦蝶只将痴痴目光投像那个位置,和她剧烈起伏的酥胸无声证明着,证明她现在的内心同样不平,就像无法压抑着的情感突然找到了唯一宣泄的归宿。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这世上,如果说巫天属于亦师亦父的存在,那么,风逸则无异于一颗温暖的太阳,打开她内心闭合的大门,尽管起初的那一丝温暖并不算强烈,甚至彼此之间更倾向于相敬如宾,礼尚往来,你帮我一回,我回你一次。

    现,就连面对任何事情都不甚在意的刀锋武士,动作也都看清来人瞬间刹那僵住,就好像被闪电猛然劈了,失去生的意识呆若木鸡,静立原地。

    短暂的平静顷刻又被一声疑问所取代,少年风逸突然有些想笑,这个场面确实有点滑稽,因为刀锋武士张口就来,开口就和前面俩哥们儿说着同样的话。

    “不……不可能!不会吧?我去,他真的是风逸耶……”

    简约而不简单的道别,怀着些许遗憾,这是梦蝶最最无法释怀的记忆,思绪至此,她无声握住一个小物件,风逸当初送给她的空间水晶,水晶里面依稀存放有风逸当初用过的所有物品。

    现场格外古怪的氛围,一下就使来自遥远次元的少年风逸意识到事态远没那么简单,大家仿佛突然的,震惊的,见到一个阔别已久的朋友,那个人是——自己!?

    现场唯有梦蝶视线没有丝毫涟漪,或者说梦蝶感应天生敏锐,异于常人,自打来到这颗星球时起,开始的惊讶就早已被无法言喻的平静取代。

    纵使梦蝶心绪掀起惊涛骇浪,可是,由于素颜过于阴柔加上她波澜不惊的气质,出尘的外表,也显得看上去比任何人都要平静。

    此时的梦蝶正如往昔,素颜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似有苦楚,似有情感想去倾诉,眉宇开合间蕴含千丝万缕,又似处子亭亭玉立,仿若一枝文静幽香之花,韵味深长……但是就在见到风逸那瞬,连她周身的气质也仿佛在这瞬间焕然一新。

直播机动纵横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网游之我有十倍攻速网游三国之无限融合我在末日捡属性绝地求生之升级狂人末世网游之镇压全球超级王者荣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