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上古秘辛之玄灵守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开唐铭师弟的防御阵法!”纪智玮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唐某拭目以待,等着师兄来指教,也好让我这做师弟的学习学习!”唐铭眼中满是自信道。

    “看好了!”纪智玮当即一口精血喷了出来,并不多的精血直直落在了白虎杀伐阵中。

    “嗡!”

    瞬间整个院子都变得晃动了起来,那原本已经消失的白虎再度出现,纪智玮的精血也缓缓被白虎吸收,虎身上的花纹逐渐成为了血红色,整个被阵法勾画的虎头,也变得活灵活现有血有肉,盯着唐铭的防御阵法虎视眈眈。

    “神虎临世——去!”

    随着纪智玮的声音落下,硕大身形的血纹阵虎直直朝着唐铭的防御法阵扑了过去,血盆大口当即咬上了那灵力流转,看起来极其不凡的防御法阵。

    在场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提了起来,唐铭依旧不急不慌打了个哈欠,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纪智玮的动作。

    “唐师弟莫非是自知不敌所以放弃了?”纪智玮见状正色道:“我等身为修士,即便明知不敌,也应该奋力一搏,而不是像你这样坐以待毙!”

    唐铭看着纪智玮严肃的表情,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走到纪智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

    “纪师兄,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可爱得很呐!”

    “啊?”纪智玮一脸茫然,竟然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什……什么意思?”

    还没等唐铭回答,纪智玮就发现自己阵兽白虎的力量居然越来越薄弱。灵气仿佛被抽走了一般。

    结合刚才唐铭说的话,纪智玮难以置信地看着唐铭问道:“你的防御阵法里,糅杂了些别的东西?”

    “嗯!”唐铭开口说朗声道:

    “不愧是他们口里说的阵痴,和周围那群只会议论纷纷的蠢货不一样,我这阵法确实揉进了一些冷门的阵法,像噬天阵等等能够汲取对方灵力壮大己身的,这样的话,此消彼长之下,就不怕自己的防御阵法被你攻破了!”

    “噬天阵!?”纪智玮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这噬天阵已经失传了上千年,唐师弟你居然会布置!”

    “呃……”

    唐铭脸上的笑容突然有点凝固,本来想故作高深地说一下自己阵法的构成,没想到只是提了一下噬天阵就能让纪智玮兴奋成这样。

    倒也难怪,那黑曜石石碑教给唐铭的阵法哪个不是失传已久,就是传说中才有的,随随便便出去露一手,都是别人穷尽一生想要获得的法阵。

    看着纪智玮的神色,唐铭不由得心中低叹了一声:“我要不改名叫孤独求败吧……不对,叫阵法求败……”

    “噗!”

    一声

    宛如破布被撕开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唐铭和纪智玮不同的想法。

    两人回头看去,原来是因为唐铭防御阵法的一直吞噬,那阵兽白虎终于灵力不支,不甘地消散了开来。

    众人这时候也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唐铭依旧屹立在院子中央的防御阵法感叹不已:

    “我的天,我不是在做梦吧……”

    “身为阵痴,纪师兄居然输了?”

    “而且看纪师兄的反应,好像那唐铭融合的噬天阵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我听我内门的哥哥说过,噬天阵是当年卦宗的开山鼻祖的独门阵法,可困可防,能守能攻!”

    “真想知道唐铭有怎样的奇遇,居然会习得这么强大的阵法……”

    “不过也只是一比一平手罢了,你们别忘了,纪师兄的阵法杀伤力是四阵痴中最低的,可是纪师兄的防御至今无人能破!”

    “是啊是啊,虽然只是输掉了第二场,纪师兄依旧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

    在一众人的议论声中,唐铭看着纪智玮略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心中突然想恶搞一下他,便缓缓开口戏谑道:

    “纪师兄,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可爱了吧?”

    纪智玮脸上的表情起伏不定了好久,才深吸一口气道:“现在你我各胜一局,最后的一局我会更加认真的,让你尝试一下我绝对的防御!”

    说着,纪智玮单手拍在了地上道:“上古秘辛之——玄灵守护!”

    纪智玮手下的土地顿时暴涨,唐铭这才发现,纪智玮居然是罕见的土属性灵气,在纪智玮的灵气催动下,手中的符文和龟裂的口子布满了以纪智玮为中心的方圆四五米。

    随着越来越多的符文涌现,唐铭发现这些符文交杂着纪智玮的土属性灵气和土地,竟然组合成了一个硕大浑圆的身影,宛若一头神龟模样。

    “这是……”唐铭看着面前的生物有些眼熟,略微思索后说:“这是玄武?”

    纪智玮的眼光顿时一亮:“唐师弟果然不同寻常,你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能准确叫出这玄灵本名的人。”

    唐铭撇了撇嘴,寻思着这白虎都出来了,后来再出来个龟不是玄武是啥。

    考虑到这个世界终究和地球有着许多区别,唐铭也就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径直迈步上前,开始沟通天地灵气。

    不一会儿,唐铭便看似随意地在地面布置了一个散龙阵,然后便拍了拍手对众人笑着说:“好啦,我赢了!”

    霎时间,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纪师兄的这个阵法从来没见过,应该是什么从来没展示过的底牌吧!”

    “这个阵法的气息就让我感到不安,有股来自灵魂的惧怕。

    ”

    “唐铭那是弃权了吗,布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阵法就敢说自己赢了。”

    “他那阵法该不会是失败了吧,居然一点波动都感受不到!”

    “不知死活的东西,看他输了之后怎么办!”

    纪智玮感受着唐铭所布的阵法没有任何灵气,更加费解了,可是根据他和唐铭这两次交手对唐铭的了解,他觉得唐铭应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果然,他细细观察了三五个呼吸后,才逐渐感觉到自己玄灵守护的气息居然开始逐渐溃散,任凭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再次重新聚集起玄灵守护的灵气。

    “怎么回事?”纪智玮有点慌了神,他实在想不通发生了什么,唐铭所勾画的阵法明明没有任何攻击性,甚至对于自己一丁点儿的威胁都没有,可是玄灵守护的力量却还是在不停地溃散。

    “咦!你们有没有发现,唐铭布置完那个莫名其妙的阵法之后,纪师兄那个防御法阵的力量好像在层层溃散?”

    “还真是啊,你看那神龟的躯体都没办法保持了!”

    “难道那唐铭的阵法真的这么厉害,随手一个阵法就破解了纪师兄的最强防御!”

    “也有可能是纪师兄的发挥出现问题,毕竟第二局为了让白虎的攻伐更加凛冽,纪师兄硬生生耗费了自己的精血!”

    (本章完)

    唐铭微笑着点了点头,内心却是一片汗颜:“这纪智玮要是知道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天赋,全是开山师祖的教诲才有的今天,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这最后一式,一定会破

    “我就知道,唐铭根本赢不了纪师兄,什么阵壳不过是个小把戏罢了!”

    “不过那唐铭也不弱,仅仅能结出阵壳,就已经是人中翘楚了!”

    “那又怎么样,到头来不还是输了吗?”

    漫天的尘埃散去之后,唐铭破裂的阵法之下,赫然呈现着另一个看起来更加凝实的防御阵法。

    盘坐在地上维持攻击阵法的纪智玮此时也缓缓地张开了双眼,向唐铭所在的地方看了过去:

    “唐师弟好手段,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都让纪某觉得佩服不已,毕竟唐师弟的阵法造诣和天赋,是我所不能及的,虽然今天你赢不了我。但是假以时日,一定会超过我,成为卦宗最耀眼的存在。”

    “这唐铭看来有几把刷子,不过纪师兄还没用全力,他一定会打败这个有一点能力就沾沾自喜的家伙。”

    “今天居然有幸见到了传闻中的阵壳,看来鹿死谁手真的不一定!”

    ……

    “等等,你们看那是什么?”

    “难不成是传说中第一代卦宗祖师才会施展的……阵中阵?”

    巨大的轰鸣声中,院子中间泛起了满天的尘埃,唐铭的防御法阵终于和白虎消逝成了四溢的灵气,消散在了这片浓浓的尘埃之中。

    随着这声轰鸣,也引来了卦宗里更多的弟子前来围观,纷纷在一旁议论不止。

    “可是如果有人攻击这完美的防御阵法,这防御阵法外表那看似人畜无害的普通阵法外层便会破碎,然后反守为攻,击溃对方的攻击!”

    “居然这么强大,难怪纪师兄的白虎径直回到了阵法中,完美的防御阵法,好多年没有阵法师能布出来了。”

    “吼!”

    在一声震天的虎啸中,背生双翼的白虎直直飞了起来,而后朝着地面上唐铭的防御阵法扑杀而去。

    “嘣!”

    一直云淡风轻的唐铭,不由得瞥了一眼那看不起自己的女弟子,冷哼了一声,心想:“自己不过是接受了纪智玮的挑战,什么时候沾沾自喜了?”

    此时,纪智玮手中法印再度频繁地结出,那只硕大的白虎居然开始背生双翼,随着光翼越来越逼真,那白虎的样子也越来越凝实,宛如真的有了生命要活过来一样。

    “是阵壳?”

    “师兄,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师妹啊,你入门时间短,不知道也正常,据说最完美的防御阵法,可以做到丝毫灵力不外泄,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

直播噬天狂尊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绝世神皇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