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血神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血雾之中,耿月的面庞时隐时现,虽然被血水覆盖包裹,但仍旧依稀可见眉眼鼻口形状,不断扭曲,狰狞无比,已然是没有了神智,然后她的身形猛地膨胀开来,生出无数污血不断向外涌出,然后化作一条悬于空中的滚滚血河。这让李玄都想起了那些没有半点鲜血的活尸,难不成那些活尸的鲜血全被抽离到了此处?

    李玄都身形一动,身周如林剑气亦是随之而动,不等血河弥漫开来,无数剑气已经蜂拥而至,与血河对冲,如同两军对垒。

    李玄都踏在血河的浪头之上,出剑不停,使得流淌不休的血河表面荡漾起无数涟漪,露出鲜血覆盖下的骇人景象,竟是无数张人脸,男女老少,似虚似幻,面目模糊,呈现出一种不祥的灰白之色,密密麻麻地簇拥在一起,让人头皮发麻。

    李玄都立时明白耿月为何能在短时间内修为大进,实在太过剑走偏锋,为了汲取那些外来的修为,竟是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器皿,筑造成为一座熔炉,熔他人亦是熔自己,最终融为一体,再也难分彼此。这等修为虽然恐怖,但是能收不能放,如今的耿月就像一个爆竹,点燃了引信炸开容易,炸开之后再想还原成原本的爆竹模样,却是万万不能了。这也是魔道功法的局限所在,所以就是邪道中人也甚少修炼。

    就在这时,血河猛地翻滚上涌,竟是要将李玄都包裹其中。

    李玄都只觉得自己陷入万千人厮杀的沙场之中,四面八方皆是敌手,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此时何止四手?

    李玄都大喝一声,用出“慈航普渡剑典”中“剑字卷”的绝学“千剑观音”,此时他已经是天人造化境的修为,又学了“心字卷”,用出的“千剑观音”丝毫不逊于白绣裳本人。

    此剑有四种种变化,一者是以气机化作百手;一者是以气机化作百剑,一者是此时白绣裳的用法,直接化出一尊手持百剑的观音法相。还有一种用法, 干脆是两者合一,自身化出百手法身,威力无穷。

    只见得梵音禅唱,天女散花,继而白光当空洒落,一尊高有三丈的观音法相生出,拔除众生之苦,面带慈悲。与金刚宗、静禅宗的金色法相不同,这尊观音法相通体洁白,初时观音只有双手合十,然后背后生出四手、八手、十六手,转眼之间,这尊观音法相已是有百手之多,这尊百手观音的手上没有任何佛家法器,也不见柳枝净瓶,只有一柄柄形态各异却又神意相仿的“人间世”,或古拙厚重,或轻灵单薄,或扭曲如蛇,都无一例外散发着凛冽剑气。

    观音法相现世之后,百手轮转,百剑随之而动,剑影绚烂,纵横交织出一张细密剑网,带着凌厉剑气,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河相击。

    金风四溢,剑气激射,与剑网相撞,不计其数的金铁交鸣之声响成连绵一片。李玄都驾驭观音法相,剑法剑势之繁复多变,已然到了当初白绣裳的境界,六十四剑便是六十四种剑法,或大开大阖,或以慢打快,或如梨花绽放,或如疾风劲草,或古拙凝滞,或迅如雷霆,似清风明月,又似金戈铁马,时而剑势如大江大潮激荡三千里;时而剑势如小桥流水绵绵不绝。一众风格迥异的剑法由观音法相同时施展,糅合一处,不见半点冲突,极变化莫测之能事,若论剑法之玄妙,李玄都只是逊色于李道虚一人而已。

    寻常人等一心两用已是难得,李玄都本身就是擅长一心多用之人,一心驾御六十四种不同剑法至于,又用出“四海潮生剑”,此剑是张海石观潮起潮落而悟,剑势浩大如海,所谓海乃百川,有容乃大,此剑是张海石在东海打潮所悟,用来对付滚滚血河,最是合适。

    如此片刻之后,意图包裹着李玄都的血河轰然炸裂。无数血水纷飞,好似异常血雨,不过片刻功夫,耿月又完好无损地凝聚成形。

    李玄都心中暗忖:“竟然是不死之躯,倒是难缠。可话又说回来,在这人世间,何曾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之说?就算是佛门中的真正天神帝释天,也有天人五衰,身为一劫地仙的国师尚且陨落,更何况是未及地仙境界之人?”

    念及于此,李玄都施展开“南斗二十八剑诀”,布下剑阵,将其团团围住。

    李玄都不敢有丝毫怠慢,展开“极天烟罗”的同时,激发出无数剑气,在自己的四面八方结下一张剑气罗网。

    耿月所化的血影围绕李玄都不断扑杀,血气对上剑气,嗤嗤燃烧作响,使得无数血色烟雾升腾,接着血雾又化作血水,从空中落下,一时之间当真是腥风血雨,凡是被血水触及的地面,尽被腐蚀,满目疮痍。

    下一刻,血雾重新凝聚成一个血人,仅仅可以从轮廓上判别出她的女子身份,滚滚鲜血在她的身上流淌,模糊了一切体貌特征。

    李玄都忽然记起一门魔道的大成之法,修炼之前要将自己全身上下的皮肤整个剥下,只余血肉,残忍无比,非大毅力之人不可修炼。不过修炼有成之后,玄妙无比,可使本身化作一道血光,无形无相,飞天遁地。还可以通过吞噬他人气血来增加自身修为,每多杀一人,修为就会多高上一分。

    眼前这一幕,却是与传闻的魔道神功十分相似。

    这门魔道功法传承自一位上古魔头,名为“血神经”,剥下人皮之后,以魔针刺体,魔火炼化,至少要受九年的生不如死之苦,将自身上下的肉、骨、筋膜、经络全部炼化为精血,等到炼化功成,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影,神出鬼没,防不胜防。与人敌对交手时,也无须使用什么法宝外物,其自身就是一件无双法宝,只要朝对方一扑,立时透身而过,对手的神魂精血立时就要被他吸走化作滋补之物,而且他所化的血影还可将对方肉身体魄化为己用,再去害其朋友同门,所杀之人越多,他可吸纳的神魂精血也就越多,自身修为也就越高,端的厉害非常,阴毒无比。这样的魔道功法,就是邪道中人也不敢贸然修行。

    李玄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幸见识到传说中的魔道手段。

    不见耿月如何动作,她整个人化作一抹血影,伴随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直扑李玄都。

    李玄都不再犹豫,手中出现“人间世”,人随剑走,一剑掠向耿月。

    神道在剑气余波下,如同被犁过一般,裂开一道沟壑,而牌楼更是寸寸碎裂。唯独在牌楼下方的耿月竟是毫发无伤,吸纳了大量死气的耿月开始异变,皮肤变得透明,可以清楚看到皮肤下的经络、血肉,却不见骨骼,似乎骨骼已经彻底溶解,十分恐怖。

    这一剑在耿月面前三寸的位置停下,不能再前进分毫。

    世间虽然有正邪之分,但正邪

    终究是同归于道门之中,而在正邪之外,还有魔道,却是不容于世间,江湖上每隔数百年就会有一个魔头出世,掀起腥风血雨,造下无数杀孽,最终死于正邪两道的联手绞杀之下。

    李玄都停下身形,环顾四周,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且那团炸开血雾久久没有消散,反而是凝而不散,其中饱含着一股暴虐凶残的意味,让人不寒而栗。

    这样的气息,已经不是活人,这也印证李玄都方才的猜想,耿月很可能已经将自己变成真正的“八部众”之一了。

    下一刻,整个陵园中的气息突然生出变化。原本白帝陵就笼罩在一层浓郁的死气之中。犹若实质,让人窒息,甚至武道高手都要在此地被大大压制,就像一潭死水,唯有李玄都出手的时候,才会短暂地在水面掀起浪花。

    现在,这方死气沉沉的“潭水”突然生出一个漩涡,无数死气如长虹吸水一般被吸入其中,然后悉数灌注到了耿月的体内。

    可耿月却浑然不觉一般,一掌扫出,其中蕴含的巨力竟是将李玄都短暂逼退,而她则是身如鬼魅地向后跃去。

    李玄都如何会放她轻易走脱,再次出剑,剑气更胜第一剑,便是宋政也不敢硬接这一剑。

    在这一剑之下,耿月的体魄自然是无法抵挡,直接炸裂成一团血雾。

    李玄都可以感觉到无数死气凝聚成一面,强行抵住了“人间世”的剑尖,使得“人间世”不能再前进分毫。

    李玄都冷哼一声,剑上剑气转化为杀力第一的“逆天劫”剑气,强行撕扯开耿月面前笼罩的死气,一剑刺入耿月的心房。

    李玄都不想再与这个疯女人废话下去,打算直接出手,先将这个疯女人擒住,然后再细细审问。

    不过李玄都没有贸然出手,因为他发现耿月的情况有些不对,绝非普通的天人境大宗师那么简单。

    这让李玄都有了一个极为不好的猜想。

直播太平客栈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洪荒之最强通天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