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七六章 龟甲之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场无形之间的较量在暗中进行,两大真王境界,后期的高手散发出庞大的压力,朝着裴君临席卷过来。

    近在咫尺的四周,一切却连头发都丝都没有动一根,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较量。

    裴君临同样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它的脚印有着深浅的变化,刚一开始裴君临的双脚渐渐的下陷,不过很快裴君临的身体就慢慢站直了,而那些被他踩下去的脚印竟然主动恢复原貌了。

    两名真王境界后期的高手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傻眼,他们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家伙,竟然有着如此神秘的实力,难怪敢当街和人叫板。

    那年轻男子脸上已经带着不耐烦的情绪了,眼看着身后两个仆从,无法完全压制裴君临,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股愤怒的神色。

    “没用的东西真是丢人现眼。”年轻男子说完这句话也不看裴君临转身就走。

    而老板看到自己的大客户走了,脸上露出怅然若失的神色,裴君临拿着那龟甲站在原地,脸上都露出了淡淡的诧异。

    本以为这年轻男子是一个恃强凌弱的人,没想到倒是如此讲究。输了之后竟然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就离开了,连一句狠话都没有撂下。

    “既然他不要这东西,当然是送给您了。”老板看到裴君临脸色不善,连忙朝着裴君临笑笑说道。

    裴君临对于这长相粗矿的中年男子之前颇有好感,觉得对方肯定是一个豪爽的人,但是现在,裴君临内心除了厌恶还有一丝可怜。

    一挥手一袋极品灵石落在了摊位上,裴君临冷冷的说道:“我也不占你的便宜,你该得的东西自然是你的。东西我拿走了,咱们钱货两清,记住以后做生意要讲诚信说出去的话,就要讲信用。”

    那男子连连称是,不过脸上颇有几分敷衍的样子。裴君临也懒得和对方计较,毕竟他拿走了这龟甲,已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成功买到龟甲之后,裴君临匆匆的赶回息站,不过在息站的大经理裴君临竟然再次遇到那名年轻的公子。

    年轻男子正在大堂之中似乎在等待什么,看到裴君临之后眼神也略微有些诧异。可是他的两个手下已经不见了踪迹,只有这年轻男子一个人站在那里倒是温文尔雅,自有一番韵味。

    一个人的行为举止自然能够看出一个人的修养和出身,这年轻男子给裴君临的感觉就是做事谨慎优雅,有自己的原则。

    裴君临抬手朝着对方打了一个招呼,眼看着对方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之后,裴君临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迅速布下阵法,将整个房间所有的气息和信息全部屏蔽了。

    在房间的大床上则是躺着一口漆黑的棺木,如果有人不知情的话,进入到这里肯定会吓一跳的。

    这间房间对于裴君临来说只是一个掩护,事实上它并不需要在这里休息,每天忙完一切之后,裴君临都会进入金斗空间,在那悟道树下修炼。

    此时裴君临则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抬手馄饨筋斗的空间直接张开,裴君临跳入了金斗空间的世界。

    进入到金斗空间内部之后裴君临忙不迭的拿出了那片龟甲,仔细的研究。从这片龟甲上,裴君临能够感觉到一股怪异的波动,似乎其中有一股生命的气息。

    明明只是一个龟壳,但是却散发出生命的波动,这就是裴君临为什么非要买下这龟壳的原因。

    但是此时东西买下来了,裴君临却左看右看,找不到其中的原因,这就让裴君临颇为失望了。

    一个穿着银色衣衫的少年模样的男子出现在裴君临的身边,长相极为英俊,他一伸手就将这龟壳拿了过去。

    这银色衣衫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金爷。

    只见那龟壳在他掌心翻来覆去,到了最后竟然开始快速的转动,伴随着龟壳的转动,在龟壳的上方出现了一片迷蒙的光芒。

    裴君临看得直接傻眼了,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形,因为那片光芒之中隐隐有一些神秘的符文在流淌。

    金爷自始至终没有说话,讲规讲完好无损的还给了裴君临。裴君临则是一脸发懵的状态,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这龟甲到底是什么,金爷竟然没有说。

    “这东西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金爷的脸色有些怪异。

    当听到裴君临说出的龟甲是从路边小摊上随手买来的,金爷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有没有用呢?”裴君临虽然心中有一种预感,但是却不敢肯定。

    “这是大名鼎鼎的龟甲卜卦,传说中推演天机的东西。而且这其中还有一份推演天机的方法,你可以尝试一下,不过取出的方式我就不说了,你自己悟吧。”金爷说完这番话之后就消失在了原地。

    裴君临尝试着让龟甲在掌心旋转,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尝试着让法力进入这龟甲之中,但是却遇到了阻隔龟甲,就像是一件平平无奇的东西一样,始终无法激发。

    渐渐的裴君临有些急躁了,他不明白,今年明明知道这东西的秘密,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那不行,这龟壳是我的了,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和这老板成交了,只不过我还没有挑出东西。”裴君临自然不肯吃这个大亏,这龟壳是他看见的,绝对有大用。

    那年轻男子眉毛一拧似乎略微有些意外,他身后的两名老者则是欺身上前一股庞大的压力朝着裴君临笼罩过来。

    龟壳是裴君临先看上的,而且在龟壳中的一些秘密裴君临都没有来得及研究,甚至培君临可以肯定这龟壳价值不菲。

    裴君临的目光也停留在了那老板的身上,他很想看看这老板到底要把这龟壳卖给谁。

    不过最终裴君临仍然败给了人性,就看起来颇有正义感和粗狂的老板,最终为了五斗米折腰。一脸嬉笑的忽略了裴君临,朝着那年轻男子说道:“公子既然这么说,那么我这摊位上的东西自然是卖给你了,而那龟壳自然也送给你了。”

    因为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在他的手中,但是这两帮他都不想去惹,所以做一个和事佬的架势端坐在那里看裴君临喝的年轻男子如何去争夺。

    “东西不是你的,就放下。”那年轻男子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裴君临发现对方的眼光一直就没有离开这一个小小的龟壳,很显然对方也发现这龟壳的不同寻常之处。

    老板是一个中年人,脸上带着风霜之色,在眉心有一道疤痕,看起来有些粗犷,人也很爽朗。

    看到裴君临拿起这个不起眼的龟壳,老板摆了摆手,朝着裴君临说道:“这东西不要钱,但我不能白送给你,你如果在我这里买一件东西的话,这件东西就当搭售了。”

    裴君临听到对方这么说,心里不由得一喜,毕竟这次又捡漏了这龟壳,裴君临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凡品。

    裴君临手中自始至终抓的这龟壳并没有放下,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老板不敢来看裴君临,只是尴尬的低下了头,双手缩在袖子里,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

    但是这年轻的男子却根本就不看裴君临,直接朝着那摊主说道:“卖还是不卖?如果把这个价给我,你在摊位上所有的东西我都买了。”

    这人说出来的话就带着一股土豪的味道,不过裴君临却有些生气。

    “这个龟甲怎么卖?”裴君临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的龟壳。

    这个龟壳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裴君临却能够从其中感受到一股不一样的东西。你有什么神秘之处这玩意儿还要回去仔细研究,不过想来这东西应该不会太贵。

    裴君临转过身正好和对方四眼相对,这个男子长相有些平平无奇,不过穿着倒是极为华贵,在身后跟着左右两个跟班的。

    这两个跟班的气势倒是极为强烈,是真王境界后期的高手,一个瘦高的老头,另外则是一个矮胖看起来面色颇为和善的光头。

    “这位朋友这龟壳可是我先看上了,而且老板已经答应卖给我了,一个普通的东西阁下难道就不顾及身份吗?何必来跟我抢了?”裴君临略微有些生气了。

    听到老板这么说,裴君临的目光开始在摊位上搜寻起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裴君临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这个龟甲我看上了,你摊位上所有的东西我买了。”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这是为了安全起见,毕竟之前的明轩还有周鹰这两个人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之前如果不是有那白发老妪出手的话,裴君临估计自己现在已经被周鹰抓去当小白鼠了。

    在街道的两旁排得极其简易的摊位,这些摊位要远远没有一些大城市里的商会更加显得富丽堂皇。

    但是最近裴君临却忽然爱上了这些摊位,因为这些摊位虽然简朴,但是能够淘到一些好的东西,而且买东西全凭运气和眼力,有的时候真的能够低价捡漏到一些不错的东西。

直播重生之修罗归来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豪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清茗学院同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