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我求求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收敛心神,神色一敛,挥了挥手臂,沉声问道:“高师兄,咱们不用扯那些个没用的,你就明说,你今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高挺神色一敛,眼睛定定地盯着云舒儿,观察着对方的脸色,犹豫一下,一脸忐忑,小心翼翼地问道:“裹儿师妹,我想求求你,你能不能饶过我掌门师弟呀?”

    云舒儿目光坚毅,神色肃穆,摇了摇头,斩金截铁,断然拒绝:

    “不能!”

    高挺早料到云舒儿会是这么一个回答,但是,这会得到确定,脸上还是难掩失望,即儿,软声恳求:“裹儿师妹,你宽宏大量,慈悲为怀,渭氏世代单传,我师父老人家现在就只剩下渭宁这一根血脉了,你能不能可怜可怜我渭流门,放过我掌门师弟呀?”

    云舒儿心里抽搐一下,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升起了一丝哀伤来,对高挺很是怜悯,登时别过脸去,不敢面对高挺。

    高挺见云舒儿面淡如水,没有吭声,登时眼中含泪,面上露出了悲戚之色,声音带着哭腔,继续哀求:

    “裹儿师妹,你通情达理,心地善良,你我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我也曾在天守栖身过,怎么说来,我们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同门师兄妹了,所以,你能不能看在师兄的面子上,宽宥渭宁,饶过他呀?

    师妹,你也是知道的,渭流门当年遭受你们魔门圣教的袭击,死伤惨重,亲人尽遭屠戮,时至今日,我身边可就只剩渭宁这么一个至亲,一个兄弟了啊!”

    云舒儿虽然性子泼辣狡黠,但是,在秋怀慈身边长大,骨子里却是仁义善良的,加之,她小时候经历了丧母之伤,成年之后,又有亡兄之痛,因此,推己度人,她对高挺的这种痛苦那是感同身受,怜悯不已。

    云舒儿听得高挺的哀求,见他说得凄惨,心里一阵发颤,有些难过,禁不住眼眶潮湿,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将指节捏得咯咯作响。

    翻翻见到它的裹儿姐姐双眼含泪,一脸悲伤,惊诧之极,本想询问一下,但是,瞥了高挺一眼,又忍住了。

    云舒儿咬着下嘴唇,没有吭声,念头闪烁,思绪良多,转瞬,待得脑中突然映显出南郊亲切俊朗的样子之时,心头大痛,瞬间克制住心中所涌现出的那股想要答应高挺要求的冲动,硬起心肠,依旧摇了摇头,叫道:

    “不行!”

    只是这回她说得有些犹豫,声音稍轻,没了先前的那种果断明快与冷硬决绝了!

    云舒儿现在神功盖世,天下无敌,渭宁的本事远远不及,云舒儿若是执意追杀渭宁,渭宁岂非绝无生路,唯死而已了。

    高挺见云舒儿不肯饶恕渭宁,见渭宁身陷绝境,心头一颤,拔凉拔凉的,一片绝望,表情一僵,傻了似的,整个人都愣住了,一动不动。

    稍顿,

    高挺回过神来,嘴唇抽搐,脸色微变,思忖一

    下,有了主意,于是,定定地盯着云舒儿,大声叫道:“裹儿师妹,说句实话,在我来之前,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我今日约你来此,除了想恳求你饶恕渭宁之外,其实,主要的目的,乃是跟你谈判来的!”

    云舒儿手掌冲着自己的面目隔空一抹,脸上泪痕尽去,又恢复了一张俏丽素净清冷的面孔来,她回头瞅着高挺一眼,讶然问道:“谈判?”

    高挺目光明亮,一脸坚毅,叫道:“裹儿师妹,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你执意要给南郊师弟报仇,我们也不想逃避罪责,那么,在你向我掌门师弟出手之前,我们不如来做一个交易吧!”

    云舒儿眉头一蹙,心中疑惑,反问:“什么交易?”

    高挺道:“裹儿师妹,世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某个人欠下的债,本人若是无力还债,别人可以代其偿还。

    我是渭宁的师兄,又比他年长许多,所谓长兄如父,我作为渭宁的至亲,因此,他欠你的血债,我可以替他偿还!”

    云舒儿一愣,眉头一挑,凝视着高挺,停顿了一下,一字一顿,沉声问道:“你想以命换命,替渭宁了断我与他之间的这段仇怨?”

    高挺点点头,神色坦然,昂然应道:“对!”

    云舒儿略一思忖,缓缓地摇头,断然拒绝:“不行!”

    高挺神色一滞,连忙追问:“为什么不行?”

    云舒儿淡淡地回道:“因为害死我南郊兄长的人是渭宁,而不是你,欠债的人平安无事,却要让无辜的人枉送性命,不但天道不公,而且,对你更是不公!”

    高挺急了,大声叫嚷:“这件交易乃是我想出来的,渭宁压根就不知道,我愿意替我兄弟还债,只要我愿意,又何来的不公呀!”

    云舒儿摇了摇头,眉头微蹙,面淡如水,道:

    “高师兄,你忠厚仁义,纯朴善良,为了渭宁的平安,不吝牺牲自己,你的这份情义,的确让我很是感动。

    但是,你不是杀害我南郊兄长的凶手,若是让你去偿还血债,不但,会让元凶逍遥法外,而且,还制造了新的冤案!

    我找渭宁报仇,乃是要为我的南郊兄长讨回一个公道,我既然是为了追寻公道,又怎么会去制造不公呢?

    我若是向你出手,如此一来,岂不是有悖我报仇的初衷,与做人的原则吗?”

    高挺遭到云舒儿的拒绝,更是着急,眉头一皱,声音稍大,叫了起来:“云舒儿,你、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究竟想要怎样?”

    云舒儿见高挺生气了,她也有些恼火,瞥了高挺一眼,脸色转冷,沉声叫道:“血海深仇,上天入地,渭宁不死,绝不罢休!”

    高挺眼睛一瞪,定定地盯着云舒儿,嘴唇抽搐,脸色微变,脑中念头急闪,寻思对策。

    几息时间。

    高挺突地双膝一曲,跪在地上,冲着云舒儿磕头如蒜,额头触地咚咚有声,双眼泪流,一脸悲伤,哀求起来:

    “裹儿师妹,求求你,求求你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慈悲为怀,饶恕我师弟的罪过,不要杀他,不要杀他啊!”

    是羞愧,本来还想强行辩解一下,但是,嘴巴蠕动一下,那些不要脸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啊!

    云舒儿火气来了,数落了高挺几句,待得气儿顺遂,突然觉得自己绕口令似的,跟高挺胡扯那些道理,很是无趣,也很无聊。

    云舒儿见高挺说话偷换概念,强词夺理,心里有些冒火,眉头一拧,玉脸一沉,冷哼一声,沉声呵斥:

    “高师兄,你这样东拉西扯,胡搅蛮缠的,可就没有意思了,这天下的恩怨厮杀,凭的就是各自的本事,难道还要似那买东西一般称斤论两的,让双方的实力达到势均力敌了,才能开打不成?

    再说了,世间的很多事情自有其规律与法则,岂是公平二字所能涵盖与判定的?

    高师兄,你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狗屁道理呀?”

    呃!这?…………

    高挺被云舒儿怼的是体无完肤,哑口无言,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很

    高挺见云舒儿说的乃是事实,无言以对,但是,由于担心渭宁的安危,他念头急闪,脱口而出,大声叫道:“不公平,不公平,这不公平!”

    云舒儿一愣,讶然问道:“那么不公平了?”

    高挺舌子打结,迟迟艾艾地叫道:“…………渭宁,他、他、他打不过你呀!”

    绵羊抵不过猛虎,绵羊就可怜,而那青草亦为绵羊所食,那么,那青草是不是也很是可怜呀?

    猛虎乃是食肉之兽,吃羊乃是为了活命,不让猛虎吃肉,从而让猛虎活活饿死,难道这就是公平吗?

    “裹儿师妹,赤链神诀玄妙神通,威力巨大,比起我渭流门稀疏平常的武功来,那是厉害多了,你学了我渭流门的秘术,却来追杀我渭流门的人,对渭宁来说,这原本就是不公平的呀?

    你现在的本事跟渭宁比起来,就像猛虎之于绵羊,你让一只猛虎去追杀一只绵羊,这、这实力天生就不对等,这、这就是不公平呀?”

    高挺遭到反诘,不由一愣,一时语塞,脸色微变,神色尴尬。

    云舒儿斜睨着高挺,一脸不屑,语中含讥,继续开怼:“再说了,从头到尾,我有说过,只许我向渭宁报仇,却不许渭宁向我报仇的吗?没有吧?既然没有,我又何来的不讲良心,不讲道理了呀?”

    这天下本来便是那弱肉强食,残酷血腥的丛林,我们打打杀杀的,能不能生存下来,全凭自己的本事。

    渭宁打不过我,那是他没有本事,既然是他的无能,难道还是我的过错吗?”

    高挺尽管也觉得自己这样强词夺理,好不要脸,脸颊微热,但是,为了保护亲爱的掌门师弟,一时眼珠子骨碌,搜词觅字的,即儿,强口狡辩,嗫嚅着叫道:

    云舒儿听了高挺的回答,愣了一下,登时满头黑线,一脸懵逼,哑然失笑,待得回过神来,眉头一蹙,瞅着高挺,一脸不悦地道:

    “高师兄,你这话说的真是好奇怪,渭宁打不过我,就是不公平,难道他打的过我就公平了吗?

    几息时间。

    云舒儿终究是神思澄明,心志坚毅,转瞬,醒过神来,定定地盯着高挺,目光渐渐地变得冷冽,轻哼一声,淡淡地道:“高师兄,你说的很对,做人的确要讲良心,凡事要讲道理,既然我与渭宁互相欠了血债,我为了报仇可以追杀渭宁,那么,渭宁为了报仇,同样也可以追杀于我,不是吗?”

    呃!这!…………

直播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无限之逆天武道武侠之超级提取荒村野情武侠之无敌黄金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