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李家的后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话一出,不但是张胖子,连黄大夫和巴特尔也全都是满面的失望之色。

    张胖子有些不信:“你都已经走进去了,怎么能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呢?”

    叶枫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一进去里面就始终都被一道强光晃得眼睛都没法睁开,什么也看不见,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胖子无语了,这么说起来,倒是不由得人不相信。

    这时他才注意到叶枫是自己一个人走出来的,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小鬼头呢?他怎么没跟你一块儿出来?”

    叶枫摇了摇头说道:“他还在里面没出来。”

    他没有对张胖子说更多,毕竟对于和小桑吉诀别的不舍,只是出于他的一种预感而已,其实他的内心之中也还抱着一线希望的,如果能够解决了这外面的麻烦,或许,小桑吉还会再走出来的。

    于是,他转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黄大夫他们。

    黄大夫此刻双眼正出神的盯着面前的黄金圆盘,口中喃喃的自言自语着:“想不到,真的想不到,这黄金圆轮的传说不但是真的,在它的里面竟然还会别有洞天!那么想必传说之中它那些神奇的力量也是所言非虚了,真的是天助我也!”

    他的双眼中射出了贪婪的光芒,这如同野兽一般的光芒令人看了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叶枫望着他,忽然开口问道:“黄大夫,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便是先前西饶活佛口中那位一直在帮助他的先生了,对吧?”

    黄大夫的双眼依旧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黄金圆轮,嘿嘿一笑说道:“不错。”

    叶枫又问道:“我没猜错的话,之前你之所以会好心的为我们指路,让我们走煞由峡谷,想必也是处心积虑的了?其实,你是希望我们会在地震峡谷之中死掉,没错吧?”

    黄大夫哼了一声,说道:“没错。你们之所以现在还能够站在这里,一则是你们的命大,二则是这个愚蠢的巴特尔好心办了坏事,居然无巧不巧的救下了你们,这倒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张胖子听了这话,不由得大怒,厉声喝道:“你这老匹夫,心肠怎的如此歹毒?我们本不相识,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起此歹心来害我们?”

    黄大夫冷笑了两声,说道:“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就不能害人吗?天下间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若非如此,何至于我今天会在这边远的乌斯藏地,活得像个孤魂野鬼一般?”

    叶枫皱了皱眉头,听这话,黄大夫身上似乎还藏着什么秘密,才会让他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想了想,他开口问道:“根据那西饶活佛所说,这一次远从中原之地弄来了这些火药,用以围攻恩西寺,这全都是你的主意。可是你身为一个汉人,又是一名医者,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卷入到这乌斯藏地的宗派之争里去的?难道你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黄大夫呵

    呵的笑了:“没错,我的确有其他目的,我的目的便在眼前,便是这传说中神奇的黄金圆轮!”

    叶枫奇道:“你要这黄金圆轮做什么?”

    黄大夫冷冷的说道:“传说这黄金圆轮的神奇力量能够知过去未来,如果你像我一样身负血海深仇,就会明白这种力量的重要性了。”

    “血海深仇?”叶枫一愣,问道,“你的仇人是谁?”

    黄大夫忽而哈哈大笑起来:“我的仇人是谁?我的仇人便是那中原朱明王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是那些野心勃勃,勾心斗角的高官大臣们,是那沾满了斑斑血迹的大明王朝!”

    他这话一说,在场的人全都不免大吃了一惊。

    连他的弟子巴特尔在内,之前从来也没听他提到过这些旧事,也不免吃了一惊。

    这人竟然敢与如日方中的大明王朝为敌,叶枫忍不住骇然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黄大夫嘿嘿一阵冷笑道:“我是什么人?说出来,下你们一跳!”

    他仰起头,傲然的说道:“我不姓黄,其实我姓李,我的真名叫做李柱,我叔叔便是当年大明的开国功臣,官居左丞相,封韩国公的李善长,我父亲是曾任太仆寺丞的李存义!”

    此言一出,叶枫和张胖子全都惊得目瞪口呆。

    这黄大夫竟然会是当年李善长之弟李存义的儿子?

    要知道当年因为涉及到胡惟庸谋反一案,在洪武二十三年,时年已经七十七岁李善长连同其妻女弟侄等一共七十余口尽皆被诛杀,仅仅只有李善长之子李祺因为是太祖皇帝朱元璋长女临安公主的驸马之身,得以免死,夫妇与子女都被流放至江浦,终于得以善终。

    李家也仅有这一支延续了下来。

    而李善长之弟李存义更是由于当年与胡惟庸关系极好,被人揭发为谋反案主犯之一而全家惨被夷族。

    想不到这几十年之后,哪里又冒出来一个李存义的儿子?

    张胖子张口结舌了半天,才惊讶的问道:“当年李存义的两个儿子李伸和李祐,全都被一同问斩了,从没听闻还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的啊?”

    黄大夫,现在应该叫李柱,说道:“那是我的大哥和二哥,我是家中最小的儿子,又是庶出,原本在家中就没有什么地位,当年两位兄长因为父荫受到封赏,入朝为官之时,我尚年幼,因而知晓的人并不多。”

    张胖子点点头,又问道:“这么说来,当年之事,你是亲历者,真相究竟是如何的?”

    李柱面露凄厉之色,长笑了两声,说道:“想不到几十年后,还会有人关心当年事情的真相,我还以为这天下间尽是一些忘恩负义,利欲熏心之辈呢!”

    “也好,既然你们想要知道,我就把当年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们,让你们也看看我李家对大明江山,对于他朱家王朝,究竟是有功还是有过,我李家满门的血,究竟流得冤是不冤?”

    他知道这话说出来很难让人相信,他也很难对别人解释,但是他进去这一趟,里面是什么模

    样他真的是根本什么都没能看到。

    看到叶枫从黄金圆轮里面出来,张胖子面色一喜:“老四,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怎么样,你没事吧?”

    叶枫怔了一怔,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快么?”

    在他的印象之中,他在那幻境里似乎待了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加上他与小桑吉之间的一番交谈,至少应该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时辰了吧。

    他忍不住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怎么样,那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你都看到了些什么?里面是不是很神奇?”

    一旁的黄大夫和巴特尔此刻也是满面的期待之色,心中只怕也是同样的问题。

    面对张胖子的这些问题,叶枫只能苦笑着老老实实的答道:“其实里面是什么样子的,我根本就没看到。”

    叶枫预感到了什么,他心中涌起了一种不舍,一种难过,他感觉到这一次恐怕是他们俩最后的一次见面了。

    回想起来,自从兰州城初见小桑吉以来,这个长着孩童外表,却如同一位睿智长者一般的奇异的朋友,一路行来,与他共同经历过艰难困境,也给予过他莫大的帮助。

    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叶枫决计不能走到今天,来到距离那宝藏,那真相如此之近的地步。

    可是在张胖子的眼中,他不过才刚刚进入了黄金圆轮里面,张胖子转头看到了黄大夫和巴特尔两人走了进来,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这黄金圆轮便又再度开启,叶枫便走了出来。

    这也实在是太快了点。

    叶枫长叹了一声,转过头来,就看见了和张胖子对峙着的黄大夫和巴特尔。

    看起来,小桑吉说的果然没错,这外面倒是的确热闹得很啊。

    难道说,他真的再也不打算从里面出去了?

    叶枫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不安,他转头想要说些什么,小桑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去吧!”

    他转过身,回头看去,黄金圆轮已经在再度缓缓的关闭上了。

    透过关闭之前那越来越小的空隙,在强烈刺眼的白光之中,叶枫隐约能够看到小桑吉那幼小的身躯,笔直的站在里面,面对着他,似乎还在微笑,与他最后告别。

    随着黄金圆轮的关闭,最后的一丝光芒也被隔绝在了里面。

    而现在,是面临诀别了吗?

    他转头还想对小桑吉说点什么,小桑吉却在他身后轻轻一推,叶枫一步便跨出了那黄金圆轮之外。

    小桑吉扶着叶枫走到了缓缓打开的黄金圆轮之前,叶枫感觉到他把一件东西塞到了自己手中,摸了摸,好像是之前小桑吉挂在胸前的那个金色小圆盘。

    小桑吉曾经用这个小圆盘开启了楼兰王城地下的宝库大门,就在刚才,他又用它启动了黄金圆轮,而现在他却把这个圆盘交到了叶枫的手中。

    莫非他已经不再需要它了?

直播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逍遥岳不群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侠之魔君花无缺神话之最强许仙武侠之超级提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