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家门蒙羞,无地自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他是这几天都没吃过肉,天天在那嚎,大家嫌弃他吵把他赶到这。”曹凌没好气地给姜譲等人揭开迷云,“从头到尾这家伙就走去干过活,我们没染哪轮得到他染上瘟疫?”

    “你!”姜譲恍然大悟,瞪着眉千笑道,“你又骗我?你没病!”

    “譲哥我没骗你,我是真病了!”眉千笑被曹凌坏了好事,又急又气地咳嗽了几声,“咳咳咳……我其实得了不吃肉就会死的病,活不了几天了,望譲哥能速速回京城帮我了结心愿。”

    “你闭嘴!真是好人不长命,你这种祸害遗千年!”姜譲气得想锤死他。

    寒宁等人感觉自己的眼泪是喂了狗了,心情比便秘十天还难受。

    花了点时间才平复下心情,姜譲低着头没脸见人朝曹凌拱手道:“姜某管教无方,让曹大人见笑了……他绝对不代表拱卫司形象,请曹大人不要误会。”

    曹凌有个这样的老大也低着头没脸见人,朝姜譲拱手道:“彼此彼此,见笑了。”

    “什么彼此彼此?”姜譲没明白其中意思。

    “没什么。”曹凌敷衍道,“总之见笑了。”

    “那我的心愿怎么办?”厚脸皮的人众人皆尴尬我独无耻,插嘴道。

    “你老实闭上你的嘴巴!”曹凌和姜譲同时大喝,这丢脸的家伙还要让人看笑话吗!

    “曹大人,我们是来接应你们和分驻地的同僚回去,现在可以安排大家撤退吗?”姜譲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询问道。

    “大家还在轮流值岗,目前情况尚可。瘟疫尚在控制中,病人的病情也没有加重,而我们已经进入危险区域,说不定身上已有感染而未知,匆匆离开不稳妥。还不如继续留守在这里,再坚持个十天八天应该就有结果了。”曹凌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我马上往京城禀报这里的情况,不知你们还有什么需要帮助?”姜譲理解。

    “这剂药的药材有些已经不足,急需供应。不管是否有效,但至少目前我们服用后都没有被感染,病人病情也不再恶化,姑且保持供应才对,回头再让专业大夫出方子救治。还有,你们既然已经来到这里说明武昌府已经拿下,我们食物的供给不用我的下属偷鸡摸狗地送。请把食物丰富调配送来,我相信这里头的不少病人吃得营养起来后,病痛也会好得快些。”

    “好,姜某这就去安排!诶,仇浩宇你去哪?”

    “先保障药物为重,药方已交给将军他们,我去督促他们把药材调配,切莫断供了药物!”仇浩宇说完急匆匆地上马跑了。

    “这小子真是……”姜譲回头朝眉千笑道,“别看他总和你斗气,实际上最关心你安危。听说你为了阻止瘟疫屠城留下在隔离区冒风险,他鼻头都酸了,饭都吃不下。”

    “恩,多好的孩子……要不你唤他回来和我换换?我想回家吃鸡腿。”

    “你吃屎去吧!”姜譲叹了口气,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

    十天之后。

    公良俊逸下朝回到东辑事厂的厂公书房,他后头这次立下大功的白松跟随在后,坐在公良俊逸对面把卷宗补充完整,这次事情就算结案了。

    武昌府贪污赈灾物资一事闹得比公良俊逸一开始想象的严重,竟然扯出巡抚大臣出来。但后边的处理又比想象的轻微,案子审结之后牵扯出很多官员,甚至有六部的侍郎等大官,全都锒铛下狱。一个巡抚大人主谋,以他的势力和地位来看,又似乎不止于此。

    不管怎样,这卢安顺畏罪自杀,家中搜出的证据又只这么多,案子也只能到此为止了……这也是皇上的意思。

    “不过我就不明白了……这次事件我们全都领功有赏,连拱卫司武昌府分驻地那些锦衣卫都蹭上了功劳升了官。但唯独春联侠这核心人物之一,非但没领赏,还被痛骂了一顿,要不是您和李指挥使给他说几句,怕还要挨板子。”白松在卷宗上画下完结的句号,交给公良俊逸,同时不解地问,“你看,皇上也不是不看重他。当时前边传回信说他舍己为人留下看守和治理瘟疫患者,皇上那个着急啊,两天之内连派十八位御医带队支援,可见皇上还是很关心此人死活。此番吃力不讨好协助我们东辑事厂办下大案,居然被当着文武百官面被训得趴在地上头都不能抬……我是有那么点替他不值。额,也就那么一丁点,大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嫌弃地看着我?”

    “一个都没染上?”姜譲从好消息里听出了矛盾点,指着眉千笑道,“他不是染上瘟疫,被隔离在此吗?”

    被扔在这角落独自一人,看着怪可怜的样子。

    他这还单着身呢就咒这么恶毒的话,能不跳脚。

    眉千笑眼见姜譲他们还没去帮他完成“心愿”,这头又来了个多余的人,拼命给曹凌使眼色让她先走开。

    但曹凌是真看不下去了,自家这老大活像路边碰瓷低级诈骗犯,干的这多么丢脸的事,万一哪天身份败露传出去这魔教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不喝,你走,赶紧走!金莲的药我打死不喝!”要不是姜譲还在,眉千笑直接暴走赶人了。

    “原来曹大人在此,难怪能保千笑逃出升天。但这什么药?能治好他吗?”姜譲好奇地问道。

    “不知他哪弄来的治瘟疫的偏方,这几天一直让病人和我们服用。服用下去病人的病情没有恶化,但也没多大起色,熬不过去的病人还是死了。我们倒好,暂时一个都没染上。”曹凌没搭理自家老大跳脚,把碗直接硬塞眉千笑嘴里去,堵住这臭不要脸的玩意。

    “我这辈子从没有这么大气过……”眉千笑感慨万千深沉道,“如果等我下到黄泉,我希望我能骄傲地说出我可是金凤楼的预充值高级贵宾,这么一来我就此生无悔了。”

    “你这辈子的志向还真是‘高大上’!”仇浩宇现在真是恨不得抽刀上去给他一个痛快,免得他越说越丢了拱卫司的脸。

    “好,区区小事,我替你办了!”姜譲大气道。

    他的脸不要,自己在青衣教下混的脸还要呢!

    “你不‘病’了吗?年纪轻轻病入膏肓,你不大郎谁大郎?”曹凌面无表情道。

    只见她端着一碗散发奇怪味道的药水,朝姜譲等人点了点头,来到眉千笑近前递上药水道:“喝药了,大郎。”

    “我呸呸呸,你才大郎!咒我戴绿帽还是咒我死呢!”眉千笑急忙道。

    “你不马上要死了吗,还充什么值啊!”姜譲头疼道。

    没想到瘟疫还有减智的副作用,瞧,活生生把他的副队长整成神经病了。

    一声冷喝传来,姜譲等人抬眼一看,一道高挑的身影干练地走来。

    他们曾在京城郊外追踪买凶杀人案碰上五毒教时有一面之缘,即便她依旧黑衣蒙面,众人也能一下子认出她来:“见过影都府的曹大人!”

    来人正是曹凌。

    反正都替他还那么多债,不差这五两银子,换来兄弟一路走好也值了!

    “办什么?”

    “如此甚好!譲哥你此地不宜久,速速去接干炒牛河回京城复命,顺便就把那些账给结了吧!”眉千笑感觉幸福的光正从天上抛洒下来照耀着他,此时就算真归西了也毫无怨言,但还不忘补充道,“差点忘了,替我上金凤楼也给拍上五两银子。”

    “金凤楼你也能赊得了账?你不说因为指挥使大人的原因现在和金凤楼老板关系很差吗?”

    “诶,你误会了。我确实没欠那边账,但最近金凤楼搞活动,你帮我去搞个预充值也是极好的。”

直播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豪婿麻衣神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顶级神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