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三女折腾 终有结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姊姊烦透了!蹦蹦跳跳咆哮:“少说两句好不好?挽尊瞎了;尔是不是很高兴?”

    “吾恨,恨铁不成钢!仙师固执他会骂,怎么就不骂骂自己呢?”

    花欣委实不甘心,蹲下去扒开挽尊的眼皮看,薄雾好像散了一些,症状有所好转,问:“能看见吗?”

    挽尊使劲揉几下眼睛睁开看,花欣的脸模模糊糊,鼻子嘴连在一起,变成一个黑点,晃晃脑瓜儿再看,犹然如此;怎么办?

    姊姊又用清水洗了不知多少遍,只能这样;为此,大家闷闷不乐!还要去找弟子们,不可能这么多人,一下全消失了。

    现在脑瓜儿都满满的,思绪万千,也找不到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大家一路前飞,郁闷极了!

    花欣突然弄出一句:“找医者来看看?”

    大家还记得;那个庸医不知用什么怪药,治好了小仙童荷灵仙的气血两亏,能不能把他找来看看?或许能找到解决方案。

    那么,是谁找来的呢?花欣也不用问,用眼睛挤几下,秋波发出去,眼看着到了尽头,收回来,没看见庸医跟随。

    姊姊说:“既然是庸医,就不要找了;还是找最有名的专家吧!”

    大家都很奇怪;四海八荒有庸医就不错了,还想找专家;怎么可能?

    轮到姊姊发生理信号,还特别声明,必须找到眼科专家;波纹向四海八荒推送,一会就看不见了;加上吃奶的劲,也没收回来。

    挽尊说:“波纹发出去是不可以收回来的,除非有仙法;吾的这双火眼是天生的,即使瞎了还有雷公眼,只是要用什么东西蒙住,会影响个人形象;作为王子,不能像海盗那样,瞎了就瞎了……”

    闻此语,姊姊颇为着急,左思又想,问:“王子妃;尔不是给俘虏兵治过瞎眼病吗?为何不拿出来试试呢?”

    大家几乎都忘了,心里只想着骂人解恨,却把这么大的事,活生生甩开了;不过,想起来也不晚,记得当时浑身发光,在瞎眼俘虏兵们的身上过一下,眼病就治愈了,现在就一个人,把挽尊的眼睛扒开,轻轻吹一口仙气,感觉很柔和,在薄雾上变成一个圆圈,转来转去,就不见了,待仙气飘出;使劲揉一揉,火眼看见了,好像比以前还明亮,看什么东西,旁边都站着一个女人;挽尊高兴极了,也不吱声。

    接下来,就是寻觅弟子们的下落。挽尊以刚修复好的火眼到处看,虽然没发现,但眼边的美女令人可心,不知小仙童荷灵仙,为何要弄这个美女?

    那么,姊姊也用仙眼扫瞄,在很远的地方出现一个小点,颇为兴奋:“仙师——大家快看呀!”

    小仙童荷灵仙和花欣同时顺指的方向看去,不但发现仙师,连李照办也在身边;真是太好了!有很多事,没仙师真不行呀!

    姊姊紧紧牵着挽尊,一弹身飞起;小仙童荷灵仙差点醋翻;这是哪跟哪呀?吾的良人,被姐姐厚着脸皮抢走了!立即喊:“等等!”

    花欣也吃醋,没小仙童荷灵仙那么厉害,只是闷在心里说不出来。

    然而,姊姊根本不回头,而且速度是以前的两倍,快要追不上了;小仙童荷灵仙看着前方瞎喊:“仙师——快来帮帮忙吧!把他俩分开!”

    这喊声管用了,姊姊停下来,到处找仙师,也没发现;憋不住问:“仙师在哪?”

    花欣替小仙童荷灵仙回答:“不这样喊,尔等会停下来吗?”

    “真气死人了!远处的白点好像更小了,不知能不能追上?”姊姊紧紧牵着挽尊;小仙童荷灵仙拽着另一只手,花欣没拽的地方,只能牵着……四人并排一起飞。

    女人多了真是累赘,没有又不行!挽尊一人带着三个女人,速度受到制约;好道前面的小白点不动,等飞到才看清,不是仙师,也没有李照办,却是一个奇怪的人,问:“尔等追吾干什么?本人四十岁了,还有三个女人惦着,可想而之,有多髦士呀!”

    “放屁!放狗屁呀!尔知道吾是谁吗?一个堂堂正正的王子妃,怎么能看上一个丑八怪?”

    奇怪的人并不生气,还微笑道:“吾丑吗?怎么没觉得呢?不是找不到女人?而是吾等地带不产女人,男的倒不少,随便出来两个都是基友;很亲昵!当众秀恩爱,脸一点也不红。”

    。

    挽尊这么大的人,终于忍不住哭起来:“呜呜;吾的双眼看不见了;怎么办?尔等快想办法呀!”

    小仙童荷灵仙当众大骂:“杀千刀的!像仙师一样,固执透顶!不让下,就是不听!这下好了;瞎了就不会想别的女人!”

    “哎哟,疼死人了!”挽尊双眼像针刺一样疼痛,蹦蹦跳跳一阵,双手紧紧蒙着,一点用也没有。

    花欣冷不丁问出一句关键的话:“如何处理?”

    小仙童等不及了,发送仙波向洞内扩大十倍收回来,获得新的情况:“赶快找水清洗;否则,毒钻进里面就瞎了!”

    姊姊不支持这种说法:“阴河水肯定也有毒,愈洗愈瞎,不如到处看看。”

    小仙童荷灵仙一蹬腿飞起来,用仙眼扫瞄;发现到处都是水,刚下完雨不久,原来没水的地方,也流出水来了。

    姊姊比谁都着急,紧紧拽着挽尊飞,一会落在山坡上。这里有一股水,很清亮,立即给挽尊洗眼睛,十几遍过后,薄雾没有消失,也看不出增加的痕迹,犹然看不见……

    小仙童荷灵仙在身后,一直唠唠叨叨的骂:“杀千刀的!就是不听话,这下好了,变成了大瞎子!”

    花欣倒想得开,瞎了也好,就不会惦着别的女人了。

    姊姊大骂:“真是迂腐透顶!良人瞎了对尔等有何好处?一个想当王子妃,一个想当王子妾,就让汝等去当吧!”

    此语一出,挽尊像孩子似的哭喊:“快找水呀!吾快受不了哪!”

    花欣慌慌张张说:“洞里不是有阴河吗?下去洗一洗不就完了吗?”

    大家都在看;小仙童荷灵仙关心问:“有信息吗?”花欣在一边露出关注的目光。

    姊姊考虑半天,决定让她俩知道:“岩浆石里有大量的盐酸,存积时间太久,浓度很高,滴在眼里要抓紧时间处理,否则会瞎!”

    姊姊发生理信号,获得答案:“西行为高山;继续前进,流向西海。”

    看来没什么可探索的,弄得挽遵挺尴尬,灰溜溜的往上飞,掉下来的水滴,毫不留情打在他的眼睛上,感觉很难受,楺一楺,居然看不见了,叫唤一阵,弄得姊姊很紧张,扒开火眼看,什么也没发现,只是多了一层白雾,在山洞里不能修复;于是,紧紧拽着,猛力一蹬,飞出去……

    这是甚么意思?意味着挽尊的两只火眼永远瞎了。

    “真他娘的奇怪!这里的水究竟怎么了?哪来的毒呀?”挽尊百思不得其解。

    姊姊也为此十分懊恼!在身边走来走去,困惑半晌,觉得里面有些内容没弄清,又发生理信号,波纹再次钻进洞里收回来,获得答案不一样。

    挽尊瞎了火眼,还有雷公眼,一点不影响视力,只是听不惯妻妾们的唠叨。如果真的瞎了,不知会被她们扔到什么地方去?为此,伤透了心!

    姊姊跟别人想的不一样,现在要给挽尊治疗眼病!这可是岩浆水弄瞎的呀!必须知道岩浆水里有什么?于是,发送信息钻进洞去,十分钟获得答案,此水有毒,滴在身上没事;滴入眼内,先蒙上一层薄雾,尔后将瞳孔洞穿,甚么也看不见了。

    姊姊大手一挥,迷雾不见了,大瞎子也看得清清楚楚,地下是一条暗河,深达千米;上面的水往下流,不知奔向何方?

    小仙童荷灵仙发送仙波,向四周展开,收回来立刻宣布:“上面属西,水往东流,直通东海。”

    那地方,挽尊、姊姊和小仙童何灵仙去过,唯独花欣不在。那么,如果人掉进来去往西行,会到什么地方呢?

直播正身法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