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安点头道:“没错,这小子必须供述出足够有分量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的小命,这小子这么贪生怕死,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我相信他会听话的,而且,咱们也不算冤枉南诏,东女州的乱局,不就是南诏在背后捣鬼么,我相信对于段俭魏的事情,这个段楚肯定知道一些,要是他手上能有过硬的证据,那就更好了,希望他识时务,否则,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对于段俭魏是南诏派来的,李安已经可以十分肯定,而什么人才有资格派遣段俭魏过来捣乱,无疑只有阁罗凤此人,别的人没有这个权利。

    “李侍郎,末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如现在就派人劝说吧!”

    陈壮说道。

    李安点头道:“好吧!你们两个去会会段楚,暗示他只要把知道的全部交代,便可以保住自己的小命。”

    “好嘞,李侍郎尽管放心,我们兄弟一定把这差事给办好。”

    陈壮兴奋的说道。

    此刻,被关押的段楚,气色非常的不好,虽然官兵并没有虐待他,也让他吃饱喝足了,但段楚由于害怕,精神状态非常的糟糕,一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重要,要是精神不好,整天活在忐忑不安之中,那么,就算他天天吃海参鲍鱼,气色也很难好得起来,而段楚就是属于这种情况,这小子害怕自己被杀,整天都活在提心吊胆之中,气色能好就怪了。

    看着房间内哆嗦不已的段楚,陈龙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货如此胆小,看来李安的计划算是能够实行了。

    陈壮在几名士兵的耳朵边悄悄说了几句,几名士兵点头答应,然后,便进入房间吃点心。

    “兄弟,看来这小子是死定了,李侍郎说了,胁从都可以免死,但主谋必须诛杀,所有人都说这小子是主谋,看来他是活不成了,最多三五天,肯定要被拖出去斩首。”

    一名士兵说道。

    另一名士兵回答道:“是吗?不过,这小子的背后会不会还有人指使,要是他背后还有人,那他也算是胁迫分子了,就不用被处死了,要是能检举立功,说不定关押几年就放出来了。”

    “说的是啊!看这小子这么怂,说不定真是跑腿的,那他背后的人会是谁呢?”

    “官他呢?这些不是咱们该考虑的事情,他们该吃吃该喝喝,不用去管这些事情。”

    两名士兵谈论了起来。

    段楚自然听到了看守士兵的对话,顿时升起了一丝希望,只要供述自己不是主谋,就能活命,这似乎也挺不错的。

    不过,能指挥他的除了阁罗凤之外,也没有别人了,随便说一个人,显然不能取信李安,必须要说阁罗凤这样的重量级人物,这才有可能让自己摆脱主谋的身份,除了供述主谋之外,还必须要有一定的证据,否则没有说服力。

    这些亡命之徒全部咬死自己,这就是人证,而他咬阁罗凤,要是没有相应的证据的话,肯定也是行不通的,必须要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他确实被指使的,哪怕这个证据不是很充分,但只要差不多就行了,至少要让人能够联想到阁罗凤是主谋。

    段楚突然想到,自己的叔父是南诏重臣,是阁罗凤麾下的红人,经常负责处理阁罗凤布置的事物,而这些事情好多都是让属下去做的,这里面自然会有很多来往的书信,这些书信都是高度机密,都放置在段俭魏家的密室内,因为段楚在段家地位足够高,所以,他知道具体的位置,只不过,他没有查看的权限,所以,并不知晓这里面的内容,但他相信这些书信之中,肯定有许多李安感兴趣的内容,他记得清清楚楚,在段俭魏出事之前的一两年内,段俭魏处理的事情都是对抗大唐性质的,这些书信之中肯定有所揭露,而他只要把这个说出去,并绘制段家的地形图,让李安派人潜入段家,将这些书信偷出来,如此,便可以证明他说的是真的,而对于他受人指使,则可以说是阁罗凤的口谕,在大量书信的事实面前,阁罗凤与大唐作对的证据会很充分的,如此,派遣段楚击杀李安也就很有可能了。

    “两位兄弟,我有事情要汇报。”

    段楚看向外屋的两名士兵,开口说道。

    “有事情回报?什么事情啊!”

    一名士兵说道。

    “我要自首,我要把自己知道的都供出来,希望两位兄弟帮帮忙。”

    段楚急忙说道。

    “哦,有什么要汇报的,说说看?”

    一名士兵问道。

    “这个……”

    段楚一脸的难为,眼前两人不过是普通的小兵,他犯不着跟小兵汇报什么,这两名小兵又不是能做主的人,跟两名小兵汇报事情,似乎显得毫无必要,自然要与有身份的人汇报才行。

    “行,老子懂了,你等着,我去请将军过来,要是你感诓骗将军,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小兵迈步走了出去,走了几步就看到站在外面的陈龙二人。

    陈壮微微摆手,让小兵去远处绕个圈再回来,这一圈足有一里路,来回需要一些时间,反正陈壮也不着急,慢慢来就是了。

    在士兵返回后,陈壮与士兵走了进去,而陈壮则站在外面旁听,毕竟,要是两人都进去,就显得对段楚太重视了,会让段楚产生怀疑的。

    “段楚贼子,有什么要供述的,说说看吧!”

    陈壮开口冷声问道。

    段楚激动的说道:“将军,小人要供述背后指使之人,小人并非主谋,并非是主谋啊!”

    “哦,你并非主谋,这倒是有点意思,说说看吧!你背后的主谋是谁,要是敢说半句谎言,有你直播的。”

    陈壮厉声说道。

    段楚吓了一身冷汗,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开口说道:“不敢欺瞒将军,小人也是奉命行事,在下是段家之人,段俭魏是我叔父,多年前他就是南诏重臣了,小人曾听到叔父与人说要对付大唐,这应该都是诏主的意思,不久前,叔父带入进入东女国,然后就没有回去,诏主召见小人,说这是大唐高官干的,让小人想办法刺杀这位高官,他不方便做这样的事情,小人也是听了诏主的话,这才铤而走险,实在不是小人的本意啊!”

    说完段楚是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哭的别提有多委屈了,而从段楚的表情,陈壮也看不出段楚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只要段楚能够拿出一定的证据,陈壮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毕竟,要想灭掉南诏,就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行,要让天下万国心服口服。

    “空口无凭,本将总不能因为你一句话,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吧!你至少也要拿得出让人信服的证据才行。”

    陈壮显然不会因为段楚一句话,就相信段楚说的是真的,天下万国也不会轻易相信,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唐如今极为强大,随便找个理由灭掉南诏,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而这样做的后果,必然会大大降低大唐帝国的威信,而李安显然不愿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灭国无数,也要拿出灭国的恰当理由才是,而且,必须是说的过去的理由,绝对不能随随便便编个理由,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段楚身上自然是没有证据的,他是否撒谎,此时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毕竟,阁罗凤是否命令他,也没有谁能证明,而他需要做的就是拿出一些证据,能够证明阁罗凤确实在给大唐找麻烦,如此,便足够了。

    “有证据,有很多证据,不过,这些证据并不在小人身上,证据在我叔父的密室里,只要找到密室里的大量信件,就足以证明小人所说的话是真的。”

    段楚紧张的说道。

    “哦,你叔父的密室,你叔父是南诏大臣,那密室岂不是在南诏,这么远,怎么拿?”

    陈壮生气的说道。

    “李侍郎的意思,是要从段楚这小子身上下功夫,让这小子把南诏给供出来,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不过,这小子要共处足够有分量的东西才行,必须要有足够的说服力,要不然没有太大效果。”

    陈龙说道。

    陈壮一脸的不信。

    李安一看周围也没什么人,小声的说道:“你们不是担心我去南诏有危险么,那如何南诏成为大唐的一部分,这份危险自然也就不存在了,你们觉得如何?”

    说完看向陈壮和陈龙。

    对于灭南诏,他是想都没有想过,不过,以当前大唐帝国的实力,想要灭掉南诏,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儿,随便抽调一支偏师就能灭掉自以为是的南诏,对于这一点,李安是毫不怀疑的,陈龙和陈壮自然也不会怀疑,唯一需要顾及的是对大唐帝国的影响,毕竟,若是师出无名的话,会严重损害大唐帝国形象的,朝廷是不会同意的。

    李安岂能想不到这一点,既然李安已经下了决心,自然是有办法解决师出无名的问题了,而整个办法需要段楚配合,否则,很难把事情给办成。

    现在,段楚已经被吓的够呛,此时此刻,只要李安派人劝说,很容易让段楚投降,从而按照李安所暗示的情况诉说,如此,攻打南诏也就师出有名了。

    “李侍郎,段楚这小子可真是够怂的,都吓得尿裤子了,我看要不了几次,这小子就直接被活活吓死了。”

    陈壮开口说道。

    “不会吧!这小子有这么脆弱,再怎么也不能被活活吓死吧!好歹也是男人啊!”

    “李侍郎是打算灭了南诏,这可不是小事儿,要有充足的理由才行,要不然会损害大唐的形象的。”

    陈壮开口说道。

    很显然,李安已经有自己的计划了,而这个计划必须要有段楚来配合才行,而段楚胆小怕死,这简直就是天助李安,只要段楚这小子贪生怕死,那一切就都能顺利进行了。

    “胡说八道,段楚这小子如此贪生怕死,他敢胡说八道?”

    虽然没有急于审问段楚,但陈壮时不时的审问那些被俘虏的亡命之徒,当然是分开审问了,以防止他们串供,从而影响审判的真实性,而这些亡命之徒全部供述段楚,他们就跟商量好了似的,都说是段楚让他们刺杀的,他们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当然,就算他们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也抵消不了他们的罪责,李安是不会饶了他们的,之前俘虏的那些家伙,可以全部拉去做苦力,而这些家伙,至少也要杀掉大半,毕竟,这些都是核心人员,看上去也比较凶神恶煞的,留着这些人,李安很难放心的下,还是处死为好。

    为了给段楚增加心理压力,陈壮审问这些亡命之徒的时候,会特意让段楚在隔壁旁听,每一次审问都吓得段楚浑身哆嗦,紧张的不能再紧张了,有几次都吓得尿裤子了。

    “李侍郎,那咱们到底什么时候审问段楚这小子啊!”

    陈壮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李安笑着嘴角淡淡一笑,喝了口茶,开口说道:“咱们不用着急,让段楚这小子想清楚再说,免得到时候胡说八道,那样就不好了。”

    陈龙笑着说道。

    陈壮说道:“这小子就是一个怂包软蛋,他还不如女人呢?女人都比他强得多。”

    李安并不急于审问段楚一行人,先把这小子晾一段时间,让这小子先品尝一下心理折磨的滋味,然后,再对其进行审问,如此,才能让段楚受到最大的惩罚。

    对于一个人来说,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等待死亡的过程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屠刀就在自己的脖子上,随时都有可能要落下来,如此,内心必然是一种很大的煎熬,死了就一了百了了,而随便面临死亡的威胁,则会让人颇为崩溃,而李安就是要让段楚体会这种被折磨的感觉。

    李安并不着急,反正已经打算在莫家谷这里多歇息几天,有的是功夫与段楚慢慢耗。

直播盛唐不遗憾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秦神级选择买来的媳妇特种兵之我有神仙挂隋末之乱臣贼子大唐之神仙装逼系统特种兵之国之利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